|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五零章 毒虫之灾
  那两个野人脑袋爆裂之后,喷出了黑色的烟雾,浓密而且恶心,等那些黑色雾团洒在地上后张天元和蛇麟才得以看清楚,那并不是什么黑色雾团,而是一团团的黑色虫子,这些黑色虫子落地后又继续在地上爬动,而且奔着张天元和蛇麟的方向而去,行进速度还很快。

  这个时候,只听得张天元惊叫了一声大喊道:“我的妈呀,这不就是缅甸这边老人常说下蛊时候用的蚀骨墨蠹蠓!快!蛇队,找个地方躲起来,快点!”

  张天元一直以为这种东西只是小说之中才有的,根本没想过会在现实中遇到,吓得他是魂飞魄散啊。

  蛇麟却并不知道这黑压压的虫子到底是什么,居然还拿起了突击步枪,冲着那群黑压压的虫子就准备扫射了:“兄弟,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不怕,我来用突击步枪突突了这群黑虫子,看这些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张天元一听这话,吓得脸色都发白了,赶紧上去一把抱住了蛇麟,一边往旁边的山洞附近拉,一边快速解释道:“别开枪,开枪大家都死!蚀骨墨蠹蠓常年生活在箭毒木树上,体内都他妈是毒,你一开枪打烂了它们,蚀骨墨蠹蠓体内的毒液就会四处飞溅,告诉你,沾肤即死,见血封侯!”

  眼见蚀骨墨蠹蠓越来越近,张天元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了,居然把蛇麟扛了起来,大叫了一声,就冲了出去。然后在距离比较远的时候,直接扔了一颗手雷出去。

  “轰——!”

  只听得一声巨响。张天元和蛇麟早已经躲进了山洞之中,外面尘土飞扬。不过却影响不到他们,直到一切都平静了,那虫子飞舞的声音也消失了,张天元才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朝那边看去。

  蛇麟并未有反应,他这会儿还震惊呢,自己这兄弟力气也未免太大了一点吧,自己的身体少说也有一百五十斤啊,虽然不胖,可是身材高大。肌肉结实,自然也就重,可是自己这兄弟居然好像扛着个布娃娃似的轻松,这是怎么练出来的啊。

  张天元没注意到蛇麟的惊讶表情,而是看向了那些黑色的虫子所在的方向,此时尘土已经落地了,他能清楚地看到,那些虫子并没有追过来,而是待在原地瑟瑟发抖。就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害怕的事情似的。

  “这些家伙也害怕手雷?”

  张天元愣了一下,拍了拍蛇麟的肩膀,让蛇麟也一起朝那个方向看去。

  “蛇队,快看。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这帮小家伙居然也怕手雷,还真是没想到啊。”

  蛇麟跟着一起朝那边看去。发现那边的蚀骨墨蠹蠓已经很多了,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并排横着的追来足以将一段路面覆盖住。但此时所有蚀骨墨蠹蠓都停止不动了,每个虫子似乎都在轻微抖动着。给他们的感觉像是害怕什么似的。

  “再来一下!”蛇麟突然将手雷在墙壁上磕了一下,然后扔了出去。

  “轰——!”

  又是一声巨响,就仿佛惊雷的怒吼声从天地之间穿来一般,那群蚀骨墨蠹蠓便转身飞奔而去,那逃跑的速度比追击张天元和蛇麟的速度还要快上数倍,转瞬间就已经消失的没影儿了。

  看到这忽然峰回路转的画面,张天元也是忍不住笑了:“不是吧,亏我刚刚还吓得不行,居然就这么解决了?两枚手雷就完全解决问题了?这也太没意思了吧。”

  蛇麟问道:“兄弟,那东西真得很可怕吗?”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所知道的那小虫子,也是从书上看到的,一次也没遇到过,不过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他们居然能够寄生到尸体里面,着实恐怖。”张天元解释道。

  “那既然如此,你就应该盼望它们赶紧跑掉啊,看你这样子居然好像还有点惋惜?你还嫌麻烦不够啊。”

  “哈哈哈,说得倒也是,跑了好,跑了好,跑了我就可以好好地找黄金了,真是的,没想到这块要完成目标了,居然遇到了这样的麻烦,真得是够晦气的,差点把我这小心脏都给吓得吐出来了。”

  蛇麟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算是认识到张天元的本性了,这小子,平日里正儿八经地,可是一旦疯了,那真得是比疯子还疯,遇到这么大的危险,居然好像还挺兴奋似的?

  摇着头的蛇麟朝着那边两个野人的尸体看去,可是这一看,眼睛顿时又瞪大了:“兄弟,你说这尸体会长了腿逃走吗?”

  “开什么玩笑啊,你可别吓唬我,别看我是搞考古的,我怕鬼啊!”

  “不信你看!”蛇麟指着那两个野人原本尸体应该在的地方说道。

  张天元的脖子此时就好像是僵硬了一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扭了过去,朝着蛇麟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原本应该是两个野人的尸体,但是我那群蚀骨墨蠹蠓从那两具尸体身上爬过,而它们爬过之后,那两具尸体就彻底消失了,仅留下两套破破烂烂的衣服在那里。

  看到这一幕,张天元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骂道:“狗日的,我就听说过白蚁过后,留下的都是尸骨,可是这小虫子比白蚁还狠啊,居然什么都没留下?”

  “是啊,尸骨无存,这死得也未免太彻底了一点吧。”蛇麟也忍不住感慨了起来。

  张天元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苦笑道:“也不知道咱们到底是不幸还是幸运啊,居然能够从这种怪物的嘴下逃得一命,这也实在是太难得了啊。”

  蛇麟看到张天元这表情,就忍不住问道:“这个蚀骨墨蠹蠓是什么东西啊?”

  张天元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解释道:“蚀骨墨蠹蠓的卵喜欢寄生在各种生物的体内。随着虫卵的成长慢慢变成蚀骨墨蠹蠓的幼虫,这些幼虫会顺着体内的器官爬到人体的脑子内慢慢吞蚀。按理说这应该是传说中的东西啊,没想到居然被咱们给碰上了。这还真得是倒霉啊。”

  蚀骨墨蠹蠓这种可怕的虫子喜欢由内之外的吞蚀各种动物,包括人类,在将体内吃空后还会在爬出吃表面的一层肌肤。

  蚀骨墨蠹蠓常年生活在海拔1000米以下的常绿林中的箭毒木上,箭毒木是林中的毒王之王,见血封喉。箭毒木树型高大,枝叶四季常青,树汁有剧毒,是自然界中毒性最大的乔木,有林中毒王之称。所以蚀骨墨蠹蠓也会经常吸食箭毒木排出的乳白色汁液。这种液体一经接触人畜伤口,即可使中毒者心脏麻痹(心率失常导致),血管封闭,血液凝固,以至窒息死亡,所以人们又称它为“见血封喉”。

  所以说蚀骨墨蠹蠓的体内都含有剧毒。

  张天元在给蛇麟说完关于蚀骨墨蠹蠓的一切后,就连蛇麟都更加的后怕无穷,但好在这些家伙居然被手雷的声音给吓得逃跑了,不然的话。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啊。

  “咦?蛇队,咱们待得这个洞该不会就是当初小日本藏宝藏的洞吧?”

  被那奇葩的小虫子吓了一跳之后,两个人都渐渐冷静了下来。

  张天元开始发愁要如何把宝藏的事情告诉给蛇麟,是干脆不说了?还是借着隐晦的方法说出来啊?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自己和蛇麟躲藏的这个山洞有一条缝隙,朝里面延伸而去,于是就心生一计。故意说了一句,想来以蛇麟的聪明。应该能联想到更多的事情吧。

  “嗯,好像还真是有这个可能。根据这附近的地形来分析,如果咱们没有猜错的话,小日本抢掠来的黄金和珠宝,就是放在这里面了,他们当初肯定挖过洞,虽然后来也许是炸塌了这里,让土把藏宝的洞给填了,但是后填的土肯定是虚的,只要时间一长,就会跟外部分离开来,形成这样的洞穴,如果再配合上周围那些炸药炸裂的痕迹来分析,这里面藏有宝藏的可能性就极高了……”

  果不其然,蛇麟分析得还真得是更加详细,都省去了张天元胡编乱造的力气了。

  其实分析的根据都已经在摆在周围了,从附近的遗骨、钢盔的残骸以及枪械的残骸来分析,再加上那些爆炸的痕迹,只要稍微动一动脑子,都应该能猜出来这个地方很可能就是埋藏宝藏的地方了。

  蛇麟可是爆破专家,从这方面来推断,绝对比张天元的判断还要准确。

  听蛇麟这么一说,张天元就暗暗笑了,接下来他也不用费时间去解释什么了,而是只要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是不是要将这山洞炸开,然后把里面的黄金珠宝拿出来,这个选择听起来好像容易,但是真正要做的话,却也未必就有那么容易了。

  其实对于张天元来说,这一次来到这里,只是想要确定一下这里的宝藏究竟还在不在而已,现在他通过鉴字诀的透视和查微功能已经看到了里面的黄金和珠宝,根本就不需要把洞口炸开了,因为一旦炸开,怎么把东西弄走就是个问题了,毕竟他们就两个人,不管力气多大,都不可能把那里面那么多的黄金珠宝弄走,这玩意儿估计是要用直升飞机或者船来运的,当初小日本就是这么干的。

  如果把山体炸开,却带不走黄金,留在这里说不定就等于给别人做嫁衣裳了,以张天元的性格,可是有些不爽的。

  就不说那二十吨的黄金了,单说那其中的一个高五米的大金佛,那就不是他们两个能够带走的,别说这里面还有不少的珠宝和古董,或许是为了保护这些珠宝和古董吧,装黄金用的是木箱子,而装这些东西用的却是钢板制的箱子,石头砸下来也不会把箱子砸扁,里面的东西自然也就不会坏了。

  “兄弟,我看那宝藏多半就在这里面了,你想要怎么办吧,是炸开还是怎么样,反正咱们这一次带了很多手雷和塑胶炸弹,绝对够用了?”

  蛇麟对里面的宝藏没多大兴趣,那是因为他看不到里面,也不知道宝藏究竟在不在里面,所以就自然不会被吸引了,尤其是经历了刚刚的危险之后,他现在只想早早带着张天元离开这鬼地方,万一张天元要是出个岔子,他可是担待不起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