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三七章 小咸菜和大白菜
  “杨大哥杨大哥,咱不说了啊,再说天可就要亮了,先回去睡觉吧,你说的那些我都懂,明天再说吧,咱今晚上就不折腾了啊……”

  张天元听着杨耀山还要继续讲下去,头都有点疼了,急忙是止住了杨耀山的长篇大论,站起身子,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那你可得答应老哥我啊,明天就带上老哥给你指定的那两个人,他们都是有经验的,也知道野人山的可怕,还能够愿意陪你一起进去,你不能让他们这好心没处安放啊,说难听点,这不是把别人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了吗?”

  “明天再说,明天再说吧。”张天元觉得继续跟杨耀山纠缠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杨耀山这摆明了就是非要给他派两个向导,他不接受都不行,那还说什么啊。

  至于说翡翠矿脉的事情,澳门赌博网站:他现在暂时还不打算告诉杨耀山,这不着急,就算要说,也要等到签订了合同之后,木已成舟了再说,不然人心隔肚皮啊,谁知道杨耀山现在发现了翡翠之后,还愿不愿意跟他继续合作。

  凡事多留个心眼,这是张天元一直以来的作风。

  即便是等到合同签订了,钱到位了,他也不能明着告诉杨耀山说什么地方有翡翠,其实这个理由很好找的,随便找个人假扮成风水先生,说那个地方风水好,让挖一挖,就成了,这迷信可是没地方找证据的,杨耀山想怀疑张天元都怀疑不上。

  毕竟风水学在华人的圈子里那还是非常受追捧的,大陆也就是破四旧之后。风水渐渐没落了,但还是有人会在意这些东西。甚至一些政府部门在修建政府大楼的时候,也同样会找人看风水。

  翌日清晨。刚刚过六点,天边只有一抹亮光的时候,张天元就起床了,他自从有了地气之后,这睡觉也不需要睡得太久了,有时候睡得太久了,反而会浑身不舒服的。

  穿好衣服的张天元走出了木屋,伸了个懒腰,抬眼看去。第二天刚刚过了六点,张天元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出木屋,顿时被外面的景色给吸引住了。

  此时天边刚刚显出了一抹鱼肚白,在这山谷之中,还弥漫着浓浓的雾气,仿佛是人间仙境一般,将远处和近处的山峰都笼罩在了其中,随着太阳不断地挣扎着从黑夜之中跳出来。这雾气也渐渐散去,透过朦胧的雾气,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远处的山峦。

  不远处突兀着一堵绝壁,斜斜的直插云霄。在一阵阵山风中,它仿佛向我们倾倒过来,通往峰顶的小道。真像云端上挂下来的笔直而窄小的梯子。一眼望去连绵起伏的山岭,一座接一座。高高的,尖尖的。横着的,竖着的……真是形态各异,有的像骆驼,有的像猴子,有的像蜿蜒的长蛇,有的像奔驰的野马。怪不得人们把这些山岭叫做什么蛇形岭、狮子坡、豺狗洞、牛角峰、野猪岩、人形山……

  那里就是野人山了,神秘而又恐怖的地方,按照镁铝他们所说,那地方就是一个绿色的魔窟,虽然景色秀美,但是却充满了危机。

  清晨的山谷之中,已经响起了阵阵爽朗的笑声和聊天声,矿工们早就已经醒过来了,有人打着哈欠洗漱,而又人则在那里准备早餐,这一幕,恍惚间让张天元有一种身在桃花源之中的幸福感。

  当然,这样的日子一两天还不错,可以让人忘记许多烦恼,但是时间久了,他还是受不了的,他这人没有热闹可真得是不行。

  “张老弟,起得够早啊,昨天晚上睡好了没有,我可是没怎么睡好啊,回去之后一直就在想投资的事儿。”

  “我也是刚起,不够我睡得倒是挺好的,杨大哥你不行的话白天就补会儿觉吧,别把身体搞垮了。”

  “没事儿,我现在心情比昨天好了很多,你在看野人山啊?我可是三番五次叮嘱过你了,不要深入进去,就在边上打猎便行了,那里面真得是魔窟,可怕的魔窟啊……”说话的时候,杨耀山还不住得打着哈欠,看起来昨天晚上是真得没有睡好啊。

  张天元笑了笑,他此时已经洗漱完毕,身上衣服都换上了,是登山用的冲锋衣,虽说缅甸不太冷,可是山上冷风还是挺可怕的,脚上则穿着蛇麟好不容易买来的那种特制的登山靴。

  “看你这打扮,不像是要去打猎啊,你是不是想深入野人山?”杨耀山打量了张天元一番之后,好像猛地清醒了过来,急忙问道。

  关于那矿,杨耀山已经没了什么压力,反正他已经劝过张天元不要投资了,如果真得是血本无归了,他这心里头也不会有什么愧疚的,毕竟他跟张天元还没有好到生死朋友的程度,说到底,也不过就是意气相投而已。

  纠结于那个事儿,还不把他给累死啊,他现在反而担心张天元会在野人山里面出事儿了,要是万一张天元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他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不仅仅是愧疚的问题,还有现实的资金问题啊。

  “杨大哥,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张天元在杨耀山的胸口上拍了拍笑道:“没事儿的,我又不深入,也就是在野人山的外围转一转而已,没多大事情的,在国内打猎和持枪那都很麻烦的,能过过瘾真是太爽了,你就让我好好地收拾一下吧,太随便了那怎么过瘾啊……”

  张天元嘴上如此说着,心里头想的却全然不是如此,打猎什么的他一点都不感兴趣,射杀动物有什么好玩的,他之所以要进入野人山,可是为了寻找宝藏啊。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询问了蛇麟有关野人山的一些事情了,知道距离雨季的到来不远了。现在是最适合进山的季节,一旦雨季到来之后。那里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可怕魔窟了。

  镁铝和杨耀山之前所说的很多倒霉的事情,其实都是在雨季发生的。而且还不止如此呢,雨季最麻烦的就是经常下雨,把人搞得全身**的,很容易感冒,在那里面感冒,那就基本上只有等死了。

  再说了,雨季的时候,野人山经常会有山洪暴发,搞不好你走着走着。就被那洪水给冲走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而且现在进山还有个好处,目前这个时节是缅甸气温最低的时候,像一些热带毒蛇虽然不需要冬眠,但是活动的时间也会大大减少,在没有遇到攻击的时候,不会主动的去攻击人类。

  还有蚂蝗、蚊子之类的虽然肯定也有,但是却要比雨季的时候少上很多。

  “兄弟,枪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子弹也非常充足,别的老哥办不到,但是这点东西还是没问题的,你想怎么打猎。就怎么打猎,完全没有任何限制,好不容易来一次。的确是要过过瘾……”

  杨耀山听张天元说不进入深山,也就放心了。看了看那边早饭已经做好了,就让张天元一起过去吃饭。缅甸的早餐跟华夏的早餐还是非常像的,有稀饭,有像馍馍一样的麻团,菜也很简单,基本上就是咸菜和炒白菜。

  说起咸菜,张天元还记得自己小时候上学的事儿,那会儿家里还很穷,那是相当穷啊,衣服上到处都是补丁,一年到头能买一件新衣服,那还是过年买的,从来就没想过买鞋,鞋子都是母亲给做的。

  然后家里有个陶瓷的那种大缸,母亲就将萝卜洗干净了,然后去掉皮,放到里面用酱油、盐、水等腌制。

  他上学去的时候,会用纸包着一块小咸菜,然后拿两个馍,饿了的时候,就一边就着咸菜,一边吃着馍,那个时候,那东西都算是美味了,虽然馍馍黑得就跟非洲人的皮肤似的,喝得也只是白开水,但却非常香。

  对他来说,那就是童年啊,虽然贫穷,但是却很快乐,好歹是没饿过肚子,不管吃的好不好,日子还是能过的。

  每当冬天的时候,家里就会囤积很多白菜和土豆,基本上一个冬天,就靠着这两样菜活了,要不就是咸菜和油泼辣子,那个时候白菜一斤才几分钱,便宜得很,土豆也是非常便宜,经常是一袋子才几块钱,那个年代,国内还没有大棚技术,要么就是比较落后,所以冬天新鲜蔬菜是非常少的。

  张天元看了一下碗里的稀饭,是“米汤”,也就是大米粥,这个在张天元的记忆力,算是奢侈品了,当然现在不会了,现在什么粥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他想喝什么就喝什么。

  为了有足够的精力去赶路,张天元只喝了一碗稀饭,但是麻团却吃了好几个,因为稀饭有汤,很容易把人给喝胀了,肚子胀了可不是饱了,到时候还是很容易饿的,也就是不够瓷实。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这一次进入野人山,或许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顺利,要把困难想在前头,这样的话,真正遇到了困难也就不会慌乱了,那么吃饱喝足,多带些干粮,充分做好准备,就是必须的事情,别以为野人山野兽多就不愁吃了,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啊。

  他听蛇麟讲过当初有一支杜聿明率领的远征军的部队,就是因为缺少食粮,最后很多都饿死在了野人山。

  当时远征军进入野人山一个月后,部队开始断粮了,有几名战士饿死了。杜聿明只得把驮物资的一百多匹战马都杀了,让战士们饱餐了一顿。

  战马吃光以后,大家就开始吃皮鞋,吃皮带,就连手枪套也成了他们的食物。当这些东西全都吃光以后,大家就只能够靠树皮和草根来维持生命了。

  一天,一位战士看到河边长着野生魔芋,极度饥饿的他急忙挖了一小块儿野生魔芋,用舌头舔了舔,谁知道他的舌头马上就肿了起来,连话都不能说了,直到四天以后他的舌头才消肿。

  这还是轻微中毒,要是严重的中毒,那就只能等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