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三六章 抵押
  杨耀山的烟抽了一半,忽然猛地往地上一扔,站起来身子来捻灭了,然后看向了张天元。

  “五千万欧元,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这个已经是极限了,再多的话,我就不好办了,而且还有个限制,这些股份如果想要买卖转让的话,必须得先通知我,如果买方我觉得行的话,你就可以卖,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些人想搞我们杨家,希望你可以理解。另外,这个翡翠矿的管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插手,你插手多了,政府就会过问的,派个人来就行了,或者即使不派人来,每个季度都可以过来审核一下财报,确认没问题。”

  “张老弟,既然决定了合作,做哥哥的我就不会亏待你的,但是你也要做好血本无归的心理准备,一旦最后证明这个矿的确是个废矿,那你的投资就没有任何收获了,等到抗坑关闭的时候,你可能连一分钱也拿不到了,可以吧?”

  “这个我有心理准备。”张天元自然知道自己是不会亏的,所以这样的事情绝不可能发生。

  “那就好了,关于合约的事情,我们可以在这里签订,也可以在大陆签订,甚至香港、宝岛都可以,跟缅甸政府方面,跟克钦独立军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杨耀山是那种一旦决定了下决心要做,就不会再胡思乱想的人,之前他因为犹豫,所以一直不肯答应张天元把钱扔进来,不过现在已经想明白了,也就不会迟疑了。该说的事儿,都摆在了台面上说。这样以后也不至于因为股份和一些琐事闹得不可开交。

  “杨大哥,这笔钱需要我回去之后才能筹集。需要一定的时间,你觉得最迟多久必须到账?”

  张天元现在手头没钱,不然的话,在这里就签订合同了,其实这样也好,在大陆签订合同的话,合同得到公证处的公证之后,就等于是受到了华夏法律的保护,如此一来如果杨耀山违反合同。或者是缅甸政府横加阻拦,华夏官方也可以帮忙反击。

  听到张天元的问题,杨耀山想了想,然后说道:“兄弟,不瞒你说,我这边情况有点特殊,持有的资金最多还能再维持两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你的钱不到位的话,那哥哥我只有关闭矿坑了。所以你最好是在两周之内把钱凑齐了,只要合同签了,那什么事情就都好办了。哥哥这是信任你,所以才会再拖两个星期的。不然见不到钱,我过两天就要关矿了。”

  杨耀山并没有说谎,他的钱也就可以维持两周了。如果两周之内还得不到资金,那就只能是停产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然杨氏宗族还有余钱。可并不在他杨耀山的控制之下,因为他这个家主刚刚才继承没多久,所以并不是所有的事业都交给他负责了,目前也就矿坑是他的,主要就是为了考验一下他的能力,如果这个矿坑搞砸了,那另外一些不满他的人也就有了说辞了。

  就算工人的工资可以拖,但是交给克钦军方面的钱,却拖不得,不然这矿肯定没法采下去了,所以杨耀山算来算去,也只能是再维持两周时间了,再多就没可能了。

  “两周时间?嗯,我想想……”

  张天元觉得这个时间还是稍微有点紧张的,原本预定用来扩充天瑞祥的海外市场,以及准备开发神罗珠宝国内市场的想法必须得暂时停下来了,五千万欧元,也就是将近五亿rmb,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大数目,可是有时候啊,就是在你急用的时候就没钱了,他考虑过是不是先把自己博物馆里的东西拿出去抵押,然后换成钱,但是还是舍不得。

  “嗨,我想这么多干什么啊,以神罗集团的经营规模,五亿rmb而已,从哪儿都弄出来了。”张天元忽然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公司可不光是往里面吸钱啊,还能给他赚钱呢,别的不说,光是自己妹妹和妹夫管理的民俗工艺品公司,就绝对能轻易拿出两三亿来了,还有上浦的猴儿酒厂,也能拿出来一两亿来,自己在上浦那么多的文玩铺子,再拿个两三亿,绝对是绰绰有余了啊。

  想到这里,张天元就完全放心了,钱有了着落了,一想到那犹如巨大宝石一般的翡翠矿脉,想到那犹如繁星一般密密麻麻的翡翠原石,他心里头就无比的火热,别说现在有钱,就算是没钱,他也敢把自己在上浦买的那两套房给卖了,那也值不少钱了。

  那个矿价值数十亿欧元,这还只是他的初步推算而已,因为仓促,他并没有看完,所以据他估计,只能是比这个更多,而不会再少了。

  不说别的,就单单说他看到的那块完整的,重达上万吨的真正意义上的翡翠巨无霸,估计价值都超过二三十亿欧元了,一百多亿rmb,按照二十亿欧元来算,根据目前的汇率,也就是一百六十亿rmb,自己占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投资只有五千万欧元而已,也就是四亿rmb,可是最后的利润估计能够达到六七十亿了,这是什么概念啊,利润达到了十倍还多。

  这么好赚的生意不做,除非他张天元脑子进水了。

  “放心吧杨大哥,两周就两周,两周以内,我肯定把五千万欧元给你凑齐了,我可以告诉你,这座矿坑我肯定是必须要投资的,你只管把合同准备好就行了,只要我回国之后,立即就联系资金的事儿,要不了几天,你就能得到我的回信了,到时候你可得赶赴大陆一趟啊……”

  张天元反正是绝对下定决心了,这么好赚的生意,他一定要掺和进来的,万一让杨耀山把翡翠矿便宜抵押给了别人。那他可真得是哭都没地儿哭了。

  “那没问题。”

  杨耀山点了点头,现在交通也比较便利。就算是去一趟大陆,也花费不了多长的时间。

  “张老弟。你可不能再后悔了啊,不管这矿是坑还是宝,你把老哥我忽悠得决定继续挖下去,那就不能后悔了,不然的话,那可就是坑死老哥了啊。”

  杨耀山已经决定了跟张天元同甘共苦,赔钱一起赔,赚钱也一起赚,他也是觉得张天元这个人比较靠谱。所以才会最终决定合作的,换了别人,除非是见到现钱,否则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这种半路跑路的合作伙伴,现实中多得是,他杨耀山也算是个商人了,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杨大哥,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这个事情是我提出来的,自然由我来负责,对了,我那块翡翠不是还放在你那儿吗?那东西可不止五亿rmb啊。如果雕琢的好,怕是十亿都有人买的,如果我半途跑路了。那东西就归你了,怎么样?”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今晚上可以踏踏实实睡个好觉了。”

  “咱们这是比赌石更大的赌矿,真正意义上的疯狂赌注啊,不知道杨大哥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要赌它大涨的,咱们走着瞧吧……”

  张天元心中畅快之极,劝服杨耀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让杨耀山相信自己的诚意,也并不容易,这一些仿佛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如果没有那块凤凰翡翠,只怕杨耀山还真未必会完全相信他张天元呢,这不是很巧合吗?

  “行了,是该睡觉去了,这都折腾到凌晨了,你明天不是还要去野人山打猎嘛,那真得赶紧睡了,再不睡,待会儿给睡不着了,打猎的时候也没精神。”杨耀山放下了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所以心情也明显是比之前轻松了不少,看了看张天元笑道。

  “杨大哥,我给你说个事儿啊,明天打猎,我跟蛇队去就行了,不要让别人跟着了,我们就在附近打猎,又不去太远的地方,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张天元提到明天打猎的事儿,还是不想有人跟着,他对那里的环境不熟悉,想要甩开一个人可是很困难的。

  “唉,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倔呢,我再给你说个事儿,如果你听了之后还要这么干,那我也就不管了。”

  杨耀山再次将张天元拉着坐在了石凳上,然后讲起了镁铝他们在野人山的一些事儿。

  在那条险象环生的死亡之路上,死神紧紧地尾随着那几个逃亡的人,随时都在伺机吞噬掉他们的生命。当是镁铝绝对没有想到,第一个离开他们的的竟然会是他的亲妹妹,那个叫芽衣的女孩子。

  进山几天以后,芽衣在寻找食物的时候一不小心被毒蛇咬伤了,大伙及时用土方对她进行了抢救,毒性没有发作,但是她一直觉得心里闷胀难受,走路的时候没有力气。大家伙都特别关心她,抢着帮她拿包裹,温言细语地安慰她,鼓励她。可是谁能想到,芽衣还是第一个离开了她们。

  那天,镁铝和另外一个人搀扶着芽衣一起赶路。走着走着,镁铝和何珊突然都想去解手,芽衣便独自一跛一跛地往前走去。过了三四分钟,镁铝和何珊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救命啊!”她们急忙抬头一看,只见一只恶狼叼着芽衣往前跑去。

  她们拼命地追过去,一边追赶一边大声叫道:“有狼,有狼……”当时有个人身上有枪,听到叫声,他立即拿起枪瞄准那只狼开了一枪,打中了狼的后腿。那只狼放下芽衣,仓皇逃命。她们跑到芽衣身边,发现芽衣的颈部动脉血管已经被狼咬断了,血流如注。几分钟以后,她就离开了人世。大家伙心如刀割,扑到芽衣身上哭喊道:“芽衣,芽衣!”可是芽衣再也听不到了。

  “她那个妹妹可是真命苦,澳门赌博网站:先被蛇咬,后来又被狼咬……”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是镁铝只要一想起妹妹惨死时的情景,就会忍不住哭泣起来。

  眼睁睁地看着那么一个花季少女在自己面前死去,大家伙感到悲痛不已。面对茫茫的原始丛林和不可预知的命运,她们更加恐惧,更加害怕,就仿佛是迷失在地狱里的可怜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