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三三章 船大难调头
  木材不防潮,不过缅甸的木屋却很特殊,不仅防潮,而且还能防水。

  缅甸人所搭建的屋子,实际上是竹木混合的屋子,其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潮防水,这些屋子往往都要高出地面一两米,有一个空间,如果紧贴地面的话,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事儿了,一旦山洪暴发,屋子就直接被淹了。

  这些木屋底下,都是用粗壮的木头作为柱子,然后再上面用竹子和木头混合搭建出房屋的架子,铺上放水的屋顶就差不多了,当然,为了进出方便,在屋门和地面处,会有一个木头或者竹子的楼梯,现在也有人就地取材,用石头来垒砌楼梯,其实也是蛮好用的。

  为防止冷凝水使屋面保温层受潮,发挥良好的保温效果,避免为霉菌和木腐菌提供生存条件,通常可在屋盖内设通风口的目的:一是通风口在屋面木质结构板和保温棉之间形成空气流通渠道,促使可能因渗漏或冷凝水作用变得潮湿的结构板和保温棉干燥:二是通风口可在夏季降低屋面结构板的温度,起到保温隔热的作用。

  屋面板的温度过高会影响玻璃纤维沥青瓦的使用寿命,屋面板下的通风系统可将瓦片的温度降低l4c左右。

  降水是建筑结构内部水蒸气的主要来源,而屋顶是抵御其侵入的首道防线。为利于屋面的防水,木结构房屋宜建成坡屋面,在坡屋顶中,雨水在重力作用下排离屋面。

  屋面的坡度越大。重力的作用就越明显,通过屋面瓦、防水卷材和泛水板的共同作用。屋面防水效果也就越显着。屋面材料防水基层一般采用普通防水卷材或防水透气膜,是屋面第一道防水层。防止透过屋面材料的水进入屋面板。

  屋面材料指屋面的表面饰材,是建筑物屋面最基本的防水层,应具有良好的防性和耐久性。大部分的屋面漏水都发生在两个平面交界处,如屋脊线、屋谷线、屋面一墙体交汇处及屋面开孔穿管处。

  施工时主要通过屋面防水基层和屋面材料的正确安装避免。

  当雨季到来的时候,山洪流过,河水上浮,最多也就是一两米的高度,只能冲击到作为柱子的那些粗壮的木头,而无法对木屋造成任何损害。这样的建筑,不仅在缅甸,只要是环境相似的地方,都可以随处看到的,比如老挝、泰国,还有我国与缅甸交界的地方。

  基本上可以说这些小屋都是不会用钉子的,谁都清楚,在这种潮湿的环境之下,金属是容易生锈的。用钉子的话,过不了多久就塌了。

  缅甸人用的是浸过油的绳子捆扎的,十分的结实,木头上的树皮都没有刨去。张天元借着月色望去,可以看到这些木头是十分粗糙的,根本就没有抛光。不像国内建造原木别墅的时候那么讲究。

  张天元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很是爽快地将体内多余的水分排泄了出去,借着凉风狠狠打了个哆嗦。然后走到屋外的溪水旁洗了把手,看那溪水十分清澈。就想要喝一口,他现在真得是有点渴了,喝过酒的人都应该知道,这玩意儿真得是越喝越渴的。

  “别喝那个,喝这个,那溪水不干净,谁知道有没有人在上游嘘嘘。”张天元冷不丁被身后的一个人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似的就做出了防御的动作,结果一看是杨耀山,就苦笑了一声道:“杨大哥,你这大半夜的是要吓死人啊,刚刚是蛇队,现在又是你,我这小小的心灵可承受不了啊,这会儿心脏还在砰砰直跳呢。”

  杨耀山吸了一口烟,叹了口气道:“走,过去跟大哥我坐坐,晚上睡不着,吹吹风,醒醒酒也好。”

  杨耀山脸上没有什么笑容,似乎也没兴趣跟张天元开玩笑,明显得是心情不太好,他将自己手里的一个保温杯递给了张天元,然后就走向了不远处的几个用石头磨平的座位。

  “咕咚……咕咚……”

  张天元大口地喝着,简直就跟牛饮似的,这里面的水含有丰富的矿物质,所以喝起来居然是有些甘甜,张天元喝得也是非常的畅快。

  “杨大哥,还在操心那个废……那个矿的事儿吗?”

  其实这话都是白问,不用问也知道杨耀山就是在操心这个事情了,张天元之所以问,无非是想找一个话题可以把矿的事情给引出来而已,他也坐了下去,看着杨耀山的脚底下居然已经多了好几个烟头,估计刚刚杨耀山就在这儿抽烟了,这一夜根本就没有睡好。

  这个地方能够看到远处丛林茂密的野人山,此时的野人山黑漆漆的,里面时不时还能传出猫头鹰的叫声,这猫头鹰一直被认为是不吉祥的鸟,此时叫起来,更是让人有些心烦意乱。

  “叫叫叫!催命啊!”杨耀山烦躁地骂了一句,他知道自己这生气是毫无道理的,但是却没办法,那个矿的事情把他搞得有点神经质了。

  “杨大哥……”

  “唉,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因为那个矿的事情睡不着,你也不用口下留情,那估计的确就是个废矿了。有时候我真想一醉方休算了,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管,可是不行啊,即便是喝着酒,我这心里头也是清醒得很,大家族也有大家族的麻烦,我们要养活的人可不少,就像古代的那些皇帝,你能说他不做就不做了吗?那可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啊,他如果不做了,还没有一个合适的替代者,那么肯定会引起混乱的,在这个位置上,真得是不能任性,不能肆意妄为啊……”

  “能力越大,担子就越重嘛。”张天眼记得在好莱坞的电影里面好像有类似的话,不过那好像是对超能力的英雄来说的。

  杨耀山叹了口气。烟头上已经点燃了很久,他却忘记去抽了。烟灰被风一吹,才掉落砸了地上。仿佛杨耀山此时的心情一样,焦灼得很。

  他的脸上也显出了浓浓的愁容,白天不能表现出来,因为他不想让那些工人失望,可是此时此刻,只有他跟张天元的时候,他便有点控制不住了,他想把自己的苦闷发泄出来。

  “杨大哥,你就没有想过再坚持下去?坚持两三个月。说不定就能够发现矿脉了,毕竟你已经投资了五千万欧元了,如果现在就停下来的话,那五千万欧元可就真得打了水漂了啊……”

  张天元看杨耀山如此纠结愁闷,就忍不住暗示了一下,提醒杨耀山其实这座山上真得有翡翠,只是你没有挖对位置而已,只是他没有直接说罢了。

  有些话,真得不能明言。他自己知道,却不能直接说出来。也正因为如此,很难让杨耀山相信他的话,反而认为他这不过只是在安慰而已。

  安慰的话。谁都会说,只可惜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杨耀山要的不是这样的安慰话啊。

  “算了吧。老弟啊,我知道你这是不忍心看我发愁。所以才安慰我的吧,的确。挖下去没问题,以我杨家的财力,还是能够撑下去的,但问题是这如果真得是个无底洞呢?我五千万的时候还能收手,还能解决问题,一旦再下去几千万,我想收手都收不住了啊,你玩过赌博,应该也知道赌博的人其实有时候也是很矛盾的,输得少的话,可以很果断的放弃,可是输得都了,就会非常不甘心……”

  杨耀山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他来说,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废矿之上是很不明智的,这一次请秦教授来,为的就是给他下个主意,能放弃也就放弃了,没必要继续折腾下去了。

  继续下去的话,搞不好不仅他自己要深陷泥潭之中,他的家族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别看杨氏宗族表面上如此风光辉煌,但是实际上,缅甸这个社会盘根错节,关系复杂,他们终究只是外来户,有很多人都看他们赚钱眼红,心里头不服气呢,不仅没有人雪中送炭,反而恨不得再在他们的身上狠狠踩上两脚,让他们彻底地死透了。

  别以为就印尼有屠华事件,美国也有排华法案,华人在外面,终究不是在自己的家里,相安无事的时候,别人会给你一些权利,一些自由,但是这些都得看别人的脸色啊,如果别人不高兴了,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谁也不敢保证缅甸就不会来一次和印尼一样的大事件,毕竟缅甸的华人都不愿意去从事政治,也不愿意去培养自己的军事力量,一旦打起来,这是会很糟糕的。

  再说了,杨氏宗族的其余矿坑基本上都快要开采完毕了,现在必须得寻找到新的矿坑,才能够维系杨氏宗族的富裕状况,才能够支付给工人们足够的工资,才不至于会崩盘。

  尽管杨氏宗族现在已经开始转型了,知道翡翠这生意不能长久,但任何事业的转型都是需要时间的,如果在转型没有成功之前就遭受到这样的打击,资金链断裂,那真得可能会导致杨氏集团的全面崩盘。

  大公司就是如此啊,人家船小好掉头,可是你船大了,调头就需要时间,如果没有合适的调头地点就掉头,那就很有可能会触礁的。

  按理说,翡翠价格暴涨,从清乾隆年间就开始了,一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大幅度提升,杨氏家族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一直在稳步发展,也就是积攒了相当于上百亿欧元的资金,这样规模的资金,不管是在哪个国家,都属于很有钱的家族了。

  可问题是现在杨氏宗族准备转型,大量的金钱都投放到了海外以及缅甸国内的其余产业之上,以至于目前能够使用的流动资金也就只是两三亿欧元而已,如果在这个矿上花费太大的话,别的地方一旦需要钱,那就真得不行了,这个时候想贷款,怕是都很难贷到的,有些人更乐意看到杨石集团从此崩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