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三二章 劝君更尽一杯酒
  听到杨耀山的解释,张天元就没有再犹豫什么,端起酒杯就呡了一口,感觉味道还不错,除了有一点点苦涩之外,倒是没有别的不适,所以当即一饮而尽,没想到的是,这一杯喝下去之后,整个身体都舒服之极,舌头上的苦涩也变成了甘甜。

  “好酒啊!”

  张天元赞叹了一声之后,就开始一边喝着,一边吃起了东西,今天在山上跑了那么久,之前又在路上坐车那么久,这身体也确实是有点疲乏了,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秦教授只喝了一杯酒,这还是因为这种酒不容易上头的缘故,他其实是不喝酒的,再加上人老了,所以就容易犯困,吃了点东西之后就上床睡觉去了。

  张天元和蛇麟这酒量很好,自然就成为了众人争相敬酒的对象,好像是非要将他们两个灌醉了似的,但凡是稍微能喝一点,稍微外向一点的工人,都要过来跟张天元和蛇麟捧上一杯,好像不喝酒就觉得不是朋友似的,还真的是够热情的。

  其实这酒酒精度含量很低的,跟白酒没法比,甚至跟红酒都没法比,就是喝起来味道还不错罢了,蛇麟是不太满意,他喝酒喜欢喝烈酒。

  张天元就无所谓了,他喝酒品的是那个味道,而不是酒精度啊,只要酒的味道还不错,他就能喝,当成饮料其实也还不错的,比饮料又要好喝那么一些。

  本来他有地气,喝酒基本上不会醉,如今再加上这个酒的度数不高。喝了也不知道多少了,就是上了两次厕所。但是头却一点不晕,蛇麟就不行了。虽说他酒量也不小,可毕竟不像张天元有地气可以作弊,说是累了,老早就已经跑去帮忙收拾东西了,避开了这些工人的攻势。

  “来,张老板,咱们相见就是缘分,不如喝杯交杯酒吧,你可不能拒绝哦……”

  这偌大的矿坑里。就只有一个人的声音像女人,所以听到这声音,没看到人,张天元就知道是谁了,不由打了个寒颤,有些僵硬地扭过头一看,果不其然啊,正是那位镁铝,此时正在用清澈如水的眼神看着他。居然脸上还因为喝酒飘起了两朵红晕,娇羞可人。

  张天元狠狠在自己的腿上掐了一下,才猛地清醒了过来,暗道“好厉害的魅惑之术啊”。

  其实哪里有什么魅惑之术啊。这人要是长得漂亮了,一笑一颦都很迷人,只可惜对面这不是女人。不然张天元还真得挺乐意喝杯交杯酒的,反正又不是上床。他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但人妖坚决不行,他要守住自己的底线啊。坚决不能滑落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之中去了。

  “喝酒可以,但是交杯酒就算了,咱们干杯……”

  张天元不等镁铝说话,就将酒喝了下去,镁铝看这情况,也是不好再强迫了,端起酒一饮而尽。

  此时的张天元心中就有个疑惑,你说这样漂亮的人妖,他们的性取向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又或者是喜欢跟他们一样的人?

  “张老弟,明天进野人山就带上镁铝吧,还有胡大哥,他们都进入过那里,对那里非常了解。”杨耀山害怕张天元被灌醉了,就又提起了野人山的话题,虽然说他对翡翠矿仍旧耿耿于怀,可是对张天元倒还是蛮关心的,光是这一点,张天元就不好意思独吞那翡翠矿了。

  “又要去野人山!”镁铝的酒杯直接就掉在了地上:“那片原始森林浩瀚得如同大海似的,成千上万棵生长了千百年的大树巍然耸立着,层层叠叠的树叶遮住了天空,阳光照不进来。偶尔看到筛子眼儿那么点儿大的天空,我就会觉得精神一振,你知道吗,那里真得像是居住着魔鬼一般,非常的可怕。”

  “这个我知道啊,我已经调查过野人山的资料了,原始森林一般都是那种情况,所以镁铝你不去是可以的,我跟蛇队去就行了,反正我们只是在近处打猎,又不是要进去多远,不会有事儿的。”张天元很轻松地说道。

  “你不懂,澳门赌博网站:你真得不懂啊,那地方到了晚上,豺狼虎豹全都跑出来了,野兽凄厉的吼叫声回荡在山谷里,听得人毛骨悚然。那个时候我们为了躲避别人的追赶,才不得已进去的,进去之前因为那里是天堂,但是进去之后,才意识到那里是地狱,我们用芭蕉叶和树枝搭成棚子,一个棚子大约有三四平方米,能睡几个人,大家就挤在棚子里过夜,我们一行有六个人,最后从里面逃出来的,就我一个而已。”

  “真的假的啊?”张天元看了一眼杨耀山,有点不太相信。

  “全是真的,镁铝和他的那些同伴原来是被卖到别处的,后拉逃入了野人山,出来的只有他一个。”杨耀山点了点头道。

  “当时的情况,只能是徒步前进,走了几天后,我们的脚上都冒出了血泡。旧的血泡破了,脚板上又冒出新的血泡。每个人的脚上都是血泡连着血泡,血泡叠着血泡。如果沙子掉进鞋子里,嵌进血泡里,那可真是痛得钻心啊。”镁铝现在说起来当初的事儿,还是一脸的惊恐。

  “我只是进去打猎啊,一天之内就回来了,不会去那么久的。”张天元挠了挠头,他知道野人山的可怕,但是如果一日往返的话,应该问题还是不大吧。

  “杨老板给你说过蚂蝗的事儿吧,其实在那里面和蚂蟥一样猖獗的还有蚊子。野人山的蚊子也大得出奇,翅膀一张开简直就像蜻蜓似的,我们被咬得满身都是包,又红又肿,奇痒无比。细皮嫩肉的女人是蚊子的重点攻击目标。有一天早上醒过来,我就发现自己脸上满是大红包。都是被蚊子咬的。我数了数,竟然有二十多个大红包。当时就觉得痛痒难忍。只好用手拼命地抓脸,结果把脸抓得鲜血淋漓。有时走到低洼处。埋伏在那儿的成千上万只蚊子如同一片黑云似的向大家飞过来,大家只能抱头逃跑。”

  “……”

  听到这里,张天元不由得沉默了,听得出来,镁铝的确是在野人山里面受了很大罪,所以对那个地方,才会如此的恐惧。

  “你知道吗?进山之前,我们天真地想:快点儿撤吧,野人山是天然屏障。撤进山里,那些追我们的坏人就拿我们没办法了,山里可能还有很多野果和野味呢!但走进野人山以后,我们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多么愚蠢,野人山分明是一个可怕的‘绿色魔窟’!”镁铝说到这里,竟然是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好了不说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再回去好好想想。”张天元有时候还是蛮心软的。不愿意勾起镁铝的伤心事儿,所以装着头疼的样子,扶着脑袋站了起来道:“我也有点醉了,就先回去睡了。至于明天去不去野人山,再说吧。”

  “我送送你。”镁铝站起了身子说道。

  “还是我来吧。”蛇麟急忙走过来扶住了张天元,他可是真担心张天元会被这位镁铝给占了便宜。那样的哈,到时候可没法给未来的弟妹柳梦寻交代啊。

  这一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小时,喧闹结束之后。山谷之中也是渐渐恢复了平静,熊熊的篝火已经被用土和沙子填灭了,大部分的工人都已经回到了木屋里面睡觉,鼾声如雷。

  黑暗之中,偶尔可以看到几星火光,那是守夜人在抽烟提神,毕竟别人睡了之后,他们为了防止有人来偷矿,还是要坚持在这里守候的。

  杨耀山对这个矿非常重视,不过现在也不是太在意了,原来在这个矿的附近,有十多处的明哨和暗哨,而现在呢,也就派个守夜的在那里坐着,算是做做样子吧,因为这个矿是废矿的事儿早就传遍了,就算是偷矿的人,也对这里没有丝毫的兴趣,他们还怕来到这里之后,把自己的运气给弄没了呢。

  再说了,这里地形本来就不好,万一从山上掉下来摔死了,那就更是不划算了。

  张天元今天也很困,所以就睡得特别早,但是有个事情你不能不解决啊,因为喝了太多酒的关系,他深更半夜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口干舌燥,而且还很想去小解。

  伸了个懒腰,张天元蹑手蹑脚地从床上下来,穿好了鞋,就朝外面走去,他白天的时候知道这里没有厕所,不管是小解还是大解那都是直接在露天解决的,反正这地方到处都是遮挡物,还宽敞得很。

  房间里有一股特殊的香味,张天元大概能猜出来,这东西是用来驱除蚊虫的,要不然外面的时候蚊虫那么多,到了这里面,就一下子没有了呢。

  “唉呀妈呀,蛇队你怎么站在那里不吭声啊,吓我一跳!”

  张天元被站在门口的蛇麟吓了一跳,苦笑着说道。

  “嘿嘿,我怕吵着你睡觉,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啊?”蛇麟笑着问道。

  “我去上个厕所,你是不是根本没睡啊,赶紧睡觉去,这里又不是野人山,外面还有守夜的呢,没那么危险。”张天元看了看蛇麟的床,上面的毯子还叠着,就知道蛇麟没有睡觉,而是在这里站岗来着。

  “不用了。”

  “什么不用了啊,我们明天还要去野人山,你得养好了精神啊,不然谁来保护我啊?”张天元这话说得很是强硬。

  “那好吧,不过万一有个什么事情就直接大喊,我会立即到达的。”蛇麟想了想也是,明天要去野人山,自己得负责张天元的安全,今天晚上还真得好好睡一觉才行。

  想到这里,他就上了床,不过跟张天元一样没脱衣服,只是脱了鞋,然后用毯子盖住了肚子,免得着凉。

  见蛇麟睡好了,张天元才推开木门走了出去,外面凉风一吹,居然还有几分凉意,其实这外面的温度也有二十多度呢,根本就不冷,只不过山谷里风比较大而已,这猛地一吹,人就容易打哆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