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三一章 如何分配?
  翡翠矿脉有断裂现象,并伴有轻微的位移,断裂方向一般垂直脉体走向,并在位移空隙充填有绿泥石,在与围岩接触的边缘处局部翡翠有浸染状淡绿色,在细脉的两侧也有淡绿色。

  脉状翡翠的颜色以翠绿色为主,局部含有紫罗兰色,翡翠属老种,而且通体成分单一纯正。

  从脉体形状及围岩的接触关系来分析,可以看出翡翠形状规整,与围岩接触关系平直,受后期构造影响,不仅有位移,而且还非常大,有后期滑动,脉体边缘及裂隙处有浸染状的淡绿色。

  这样的一块翡翠,估计得有上万吨吧,跟这个比起来,之前张天元所见的那块所谓的国宝级别的翡翠,岂不是跟蚂蚁和大象比身高了?

  “最长之处可是有九十多米啊,而且整体连在一起,跟一整块翡翠差不多,这东西要弄出来,那就太惊世骇俗了,我好像记得这附近有一个矿脉,那个矿脉也是一个整体,不过三千吨而已,比这个小了三倍差不多,而且质地还不好,所以就被政府当成参观的东西了……”

  张天元此时此刻,心中那叫一个激动,那叫一个疯狂啊,九十多米的翡翠,厚度也有几十米,如此巨大,而且这质地应该还不错,这样的翡翠到底能值多少钱,张天元无法计算,五千万欧元算什么,搞不好这个矿坑开采出来,翡翠就能有十多亿欧元了,而且别忘了,这里不仅仅只有这么一块巨大的矿体。他的周围还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小的矿体,大小不一。但是却非常多,质地当然也是有差有坏。可是综合起来的价值,却是让人无法估量的高啊。

  所谓的矿脉,指的是一片矿区内,每隔一段地方就会有比较集中的翡翠群出现,而就张天元看到的这个矿脉,基本上是以那块超过万吨的巨大矿体为中心,朝周围延伸开来的有些零零散散的矿体。

  杨耀山当初说这里的矿脉是经过专家进行研究之后,认为的确是个富矿,张天元还以为那纯粹是别人个杨耀山下的套。但是如今看来,或许是歪打正着了,虽然挖掘的这个地方不是富矿,但是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却绝对是一个富得流油的矿啊,这还不仅仅是深度的问题,甚至还包括了纵向的距离。

  按理说,这个矿还应该是属于杨耀山的,因为他把这块地儿全都买下来了。只是没有挖掘而已。可是让张天元就这么拱手把矿交出去,他肯定不甘心,他又不是圣人,虽然不太敢昧着良心把这矿便宜收购了自己挖。但是也不可能做个圣母,直接把这事儿告诉杨耀山的。

  如果是他自己挖的话,这麻烦很多。他不可能长期待在这里,绝对是需要有人来管理的。就跟在和疆的玉矿一样,为什么能够顺利经营?不是他张天元有面子。而是那位库尔班老爷有面子,是聂震有面子啊。

  在这里,他自然也要找到一个代理人,而这个人,就是杨耀山,杨氏家族,这样的话,就必须得分给杨氏家族一些利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家发财比较安全嘛,杨耀山其实也未必能占便宜,毕竟还要派人保护这矿呢,他张天元倒是可以做个甩手掌柜了。

  而且缅甸政府明令禁止外国人开采翡翠矿,如果没有杨耀山的参与,这也是个大问题,现在按照张天元的想法,肯定是自己要拿到一部分利益的,但也要给杨氏宗族分够,喂饱了,到底要分多少,得好好想想才行。

  张天元这样的考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说这地方的翡翠是他找到的,但是这个地方距离废矿并不算太远,如果说杨耀山继续坚持下去的话,还真的可能发现的,所以他也就是先发现了而已。

  当然了,这种可能性是比较低的,首先那个位置按照常理说不太可能诞生翡翠的,即使用钻探的方法,也不可能想到去那里打洞,去那里寻找,再说了,这山可不小啊,杨耀山根本就耗不起。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按照当前翡翠地质学的知识,是不好去解释那个位置能出翡翠的。

  这就好比一个数学经常考个位数的学生,如果别人告诉你说你们班有一个人数学考了个满分,你是绝对不会想到他的。

  毕竟目前在国际上就有一些这方面的专家学者推断,翡翠是在低温和高压的环境里形成的,尽管一直都没有定论,但对于翡翠的生长环境,到现在因为没有一个公认的说法,所以这个说法就被大部分人认可了,毕竟在小的范围之内,这个说法还是很靠谱的,大部分翡翠矿的发现,都跟这些专家所说的一样。

  但是张天元发现的这个矿脉,就与这个说法有很大的不同了,这也是让很多人都把他看到的那个地方给忽略了。

  估计就算以后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看到这个情况之后,也只是会说这个属于特殊情况吧,让专家们承认自己的错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们有的是手段跟你在那里胡诌。

  因为缆车快要到山脚下了,所以张天元已经看不到翡翠的情况了,他只能收回了目光,开始思考着究竟要如何来跟杨耀山说这个事情,而且不仅要想说法,还要想想该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杨耀山跟他,只能算是朋友而已,如果是生死朋友,像蛇麟、徐刚这样的,他还真得会把这个事儿委婉地告诉他们,但是杨耀山还没到那个程度,只能说是兴趣相投,并且有着那么一点点的亲戚关系而已,他能不打算私吞,已经是不错了。

  当然,胡乱编造个理由也是没问题的,张天元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比如他赌石吧,总是将运气和直觉挂在嘴边。别人信不信跟他没关系,他只能用这种方法说出去。不然的话,会给他带来麻烦的。

  如果他直接跑过去告诉杨耀山说某某位置有翡翠,你只要挖一下就知道了,我肯定没有骗你,杨耀山可能会有两种反应,一种是不相信,觉得你在开玩笑,毕竟那个地方挖掘可不容易,他不愿意浪费钱。二一种就是相信了,然后也挖出来了,但这更麻烦,他会问你怎么发现的,如果说不出来,那真得是会给张天元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的。

  这一次到底要怎么说,他还没想好,如果单纯说是直觉的话,自己就得不到一点好处了。就算是杨耀山大方分给他一些翡翠,那在巨大的利润面前,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张天元自己心里头可是不爽啊。他又不是傻子,不能练嫁衣神功,然后为他人作嫁衣裳啊。

  在山脚下的木屋里。晚上还是非常凉快的,澳门赌博网站:尽管有蚊虫叮咬。可是点燃一堆火就好很多了,而且这里专门请了人做饭。尽管只是写粗茶淡饭,可是人饿得时候,吃点粗粮也没什么的。

  再说了,张天元何许人也啊,他可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长出来的孩子,还怕吃这点苦啊,那也未免太矫情了一点吧。

  张天元等着师傅做饭的时候,就注意到镁铝和一个肤色比较黑,身材比较矮小的中年男子从山上下来的,镁铝为什么下来张天元知道,因为杨耀山打算让他做向导带着张天元进野人山打猎的,至于另外一个中年人,张天元就不清楚了,反正他是不打算带人进去的,至于到时候怎么甩掉这些人,再看吧。

  “来来来,今天杨老板来了,咱们换换伙食,这可是刚从山上打的野猪,还有几只野山鸡,正好烤了吃,佐料都有,没有人不吃肉吧?”做饭的大师傅问了一句。

  见众人都问题,便着手烤了起来,看他那手艺,就知道是经常做这种事情的,完全就是驾轻就熟嘛。

  “镁铝,帮我看看那锅汤,别烧糊了就行。”大师傅喊了一声,让镁铝帮忙看着一旁指着的一口大锅,这菜色还是蛮丰富的嘛,不仅有肉,还有汤,估计是杨耀山的交代吧,不管他心情多么差劲,可毕竟有朋友,这伙食还是要弄好一些的。

  杨耀山竭力装出了一副高兴的样子,但是张天元还是能看出来,他心里头有事,所以纵然强打精神,可是依旧是高兴不起来,脸色也有些阴沉,看得人忍不住摇头。

  桌子和垫子都已经放好了,这种桌子很低,放在地上正好,也不会晃,凉风吹着,给人的感觉,还真有那么一点野外郊游的味道。

  张天元没有说话,还是在想自己的事情,这个过程,就有人已经把餐具和烧好的食物断了上来,而且还有用特殊的东西酿出来的美酒。

  “张老弟,秦教授,你们不要客气,这酒都是我们自己酿的,虽然味道可能不如那些名酒,但是关键对身体没坏处,还大补呢。”镁铝笑眯眯地拿过了一个陶瓷的坛子,从里面倒出酒到酒壶之中。

  张天元有些好奇地用鉴字诀朝那陶瓷坛子里看了一眼,这不看还没什么,一看简直把他给惊呆了,那里面放着的简直都是蛇虫鼠蚁啊,这都是剧毒之物,居然用来酿酒,难道这些人都是五毒教里修炼出来的吗?

  “来来来,干杯,这酒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杨耀山首先端起了一杯酒,冲着张天元和秦教授举杯笑道:“这酒虽然是五毒炮制,但实际上酒里面已经没有毒了,放心喝吧,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那我先干为敬了。”见张天元和秦教授都不动杯子,杨耀山先将一杯子就一饮而尽,灌进了肚子里:“其实啊,这酒对于常年生活在潮湿地区的人非常有好处,可以治疗风湿,治疗肩周炎等等,效果好着呢,在外面,想买都买不到。”

  张天元见杨耀山都喝了,也是尴尬地笑了笑,他知道杨耀山不可能害他的,而且他也用鉴字诀看过了,这酒的确是没有毒,的确是能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