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三零章 巨型翡翠
  “我的天啊,那么多翡……飞蛾!”

  当那一片入眼简直能够让人眩晕的翡翠呈现在眼前的时候,张天元差一点就喊出声来,幸亏他临机应变,看到有飞蛾飞过,就改口了,不然的话,这还真是不要解释了。

  “这里是深山,吸血的蛾子多得很,尤其是晚上更多。”

  蛇麟大概猜出了张天元的心思,虽然他不知道张天元为什么会那么激动,但还是很配合得替张天元打了掩护。

  “那咱们明天就趁着白天去山里打猎吧,晚上我可受不了这些飞蛾,这山上我也帮不到什么忙,就不来了,让杨大哥跟秦教授来也就是了……”

  张天元和蛇麟大概是配合久了,所以两个人说着说着,居然就把话题强行转到了别处,居然与翡翠毫无关系了,反正打猎的事儿总是要给杨耀山说的,在这里提出来也很正常。

  尽管之前张天元有过打退堂鼓的意思,不过现在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就像这次的废矿一样,如果说他没有多看那一眼的话,就不可能会发现那满眼的碧绿,这宝藏也是一样,如果自己不坚持到底的话,说不定好东西就真得是失之交臂了。

  当然,说话的时候,张天元也没有收回目光,眼睛一直盯着出现翡翠的那片地方,因为已经过了绕圈的那一段,这里开始直接往下,所以他也不怕距离远了看不到了。

  此时天色本来就已经暗了,再加上这里又是山谷之中,光线本来就不好。所以也没人注意到张天元脸上的兴奋,就算是看到了。估计也会误认为是晚霞照在他脸上的红晕吧。

  蛇麟靠的近,所以能够看到张天元此时的情况。他还特意将张天元给挡住了,不让杨耀山看到。

  此时的张天元,双手死死抓着缆车的外沿,然后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眼睛里透出了十分炽热的光芒,只是这炽热和兴奋之中,却又有些纠结,有些紧张,还有些烦躁。

  张天元的心情。在不经意间全部都暴露出来了,本来是可以控制的,但是因为实在是太过激动了,他已经忘记了还要去控制自己的情绪,此时他的心跳都有些加速,那一双手上青筋暴露,搞得蛇麟不由得抓住了张天元的胳膊,生怕张天元一个不小心直接扑出去了。

  他此时也困惑呢,张天元到底是看到了什么。怎么会如此的激动?

  “张老弟,今天辛苦你了,明天你想打猎的话老哥我再给你找个向导吧,需不需要枪?老哥再给你们准备好。这野人山很危险的,你们可不能走得太深入了。”

  “向导?”

  “对,就是那个镁铝。他对也一代的地形非常熟悉,以前还进入过野人山。十公里之内的话,不成问题的。要是没有他跟着,哥哥我可不放心。”

  杨耀山本来是打算亲自带着张天元去打猎的,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这个矿坑,就没那个心情了,于是便想着给张天元找个向导,那镁铝虽然长得很像女人,但是却非常厉害,不管是枪法还是对这一带的熟悉情况,那都不是张天元能比的,有镁铝带着,他也放心。

  “什么?哦,杨大哥你随便安排吧,我们走不了那么远的……”

  张天元此时哪里有心情去听杨耀山的话啊,实际上杨耀山说了什么,他也只是大概听到了而已,他真正在意的,还是那矿山里面的翡翠啊。

  不过蛇麟却听得很清楚,他很奇怪张天元为什么愿意节外生枝?就算是对人妖没有什么意见,可问题是宝藏的事情不能让外人知道啊,这怎么直接就答应了呢?

  他轻轻拽了拽张天元,将张天元从那种亢奋而又紧张的状态之下给拽了回来。

  “怎么了蛇队,你拽我干什么?”

  张天元有些无奈,自己正在想着要如何处理这山体里面的翡翠呢,就被蛇麟给打扰了,只是蛇麟是他好哥们,他又不好生气,便有些无奈地问了一句。

  “兄弟,杨大哥说让那个镁铝陪咱们一起去打猎啊,说是镁铝熟悉野人山的地形,怕咱们出事儿……”

  “不行,这可不行!”

  张天元顿时有点着急了,那个事情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让别人陪着去的,只有他跟蛇麟知道就行了,别的谁也不可以。

  “怎么了?嫌镁铝不阴不阳的?你可不能歧视他啊,他虽然长成那样了,但是的确是个厉害的人物,给你做向导,我才放心,交给别人,我还不放心呢。”杨耀山看了张天元一眼说道。

  “我倒不是嫌弃谁,不过就是打猎而已,犯不着别人陪,杨大哥你只要给我们搞两把猎枪就行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自己就能解决,反正也不会离开太远了,没事儿的。”张天元这话还真得是实话,他对人妖真没什么偏见,那是别人的选择而已,他也干涉不了,只要不影响他就行了,一旦影响到了他,有些事情他就不能忍了。

  “不行不行,真得不行,你们是不知道野人山的可怕,才会这么说的,我可告诉你啊,那野人山是世界上地形最复杂、环境最险恶的地区之一。方圆五六百公里,到处崇山峻岭,山峦重叠,河网密布,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和华夏南方俊秀、隽永的山岭相比,野人山更充满着野性勃勃的生机和原始的韵味。前者若是一群花枝招展充满青春魅力的闺秀佳丽,野人山便是围着烈火赤身狂舞的一群未脱蒙昧的山莽野人,澳门赌博网站:甚至是一群人面狮身的妖孽。让你们两个去,那绝对不行,是我把你们带来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向柳叔叔交代啊……”

  杨耀山的态度非常坚决。因为他是生在缅甸,长在缅甸的人。很清楚野人山的可怕之处,虽然张天元和蛇麟都是身高马大的汉子。可是在这样的地方,你光是身高马大没有用的,很多危险之处,你根本就想象不到,那里真得是魔鬼居住的地方啊。

  “不是,我真得不需要向导啊。”张天元苦笑了一声,对于野人山的可怕之处,听了蛇麟讲的一些事情,他大概都了解了。他倒是想请多几个人一起去呢,但毕竟他不是打猎啊,如果打猎的话没有任何问题,他现在去野人山,是有别的事情啊。

  “你听着,马上就要到雨季了,雨季的丛林是蚂蟥的天下,丛林里面到处都是蚂蟥。冒险者们走在路上,这些嗜血的魔王就昂着头在树叶上等候。人体一接触到树叶,它们就趁机爬到人身上吸血。缅甸的蚂蟥个头特别大,据说一只大蚂蟥一次能吸一斤血呢!小蚂蟥会通过衣服的缝隙钻进人的皮肤里,不知不觉间。它们已经把人体内的血吸了出来。等到你们发现的时候,蚂蟥已经变得又粗又大了。我刚刚不是给你说过嘛,镁铝去过野人山。他在里面迷了路,每天都能从身上逮到一大把蚂蟥。至今她腿上还有很多伤疤。都是当年被那些蚂蟥咬的。”

  “那好吧,今天西安不讨论这个了。明天再说吧……”

  张天元觉得此时继续争论这个事情已经没多大意义了,他知道杨耀山肯定是为了他好,但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啊,与其在这里争论不休,那还不如先不要吵了,他此时心里头很乱,刚刚那一片璀璨的绿色,让他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此时根本没有心思跟别人说话,更不要说争论了。

  蛇麟看了看张天元,觉得有些奇怪,按照张天元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同意这样的事情啊,他也无奈地摇了摇头,有点搞不懂了,不过这既然是张天元的决定,他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或许自己这个老板,自己这个兄弟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吧。

  等到杨耀山不说话了,张天元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一片绿色之中去了,他之所以会如此激动,主要是因为他目力能及的那一大片,竟然全部都是绿色,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看到的这一片很可能全部都是翡翠,也说明了当初其实那些专家的判断是真的,这里的确是一个富矿,只可惜他们因为某些因素的影响,判断错了位置而已,所以一直挖,一直挖,也没能挖出什么来。

  这片绿色不仅偏离了矿坑的位置,而且距离地表还很深,这就是没有被发现的直接原因了。

  刚刚张天元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怀疑自己是不是以为看了阳光,所以导致眼睛出现了一些不应该有的幻觉。

  很多人应该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吧,看阳光看久了,看别的地方,眼前都会呈现出一些奇异的颜色来,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但的确是有的。

  所以张天元才会仔细地去看,他要确认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幻觉,不是海市蜃楼,而是真正的矿脉,绿色的矿脉。

  因为距离太远,他无法将这块矿脉的整体情况看清楚,但是却可以看个大概,翡翠大概是深入到了岩层之内五十米总有,而距离山顶则有三百米左右,也难怪到现在为止也没挖出来了,距离现在这个矿坑,也有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往外面还有延伸,只是这个延伸他有点看不清楚了,只能模糊地看到绿色。

  这应该是一个整块的矿体,如果矿体里面没有石头杂质的话,甚至可以说这根本就是一块整体的翡翠。

  此矿体为一浑圆透镜状,倾向135度-140度,倾角35度-40度,长轴长度有90米,真厚度24米-30米,倾向长度60米-75米。整个矿体与围岩接触关系清晰,上、下盘见绿泥石化剪切带,整个翡翠矿体完整,没有后期构造破坏。

  另外在这个翡翠矿体的周边,还能见到一些小型的翡翠矿脉,脉厚从几厘米到1米不等,最大延伸长度可达24米-30米,与围岩接触关系清晰,围岩主要是绿泥石及纯橄榄岩等,并在接触带有绿泥石剪切带。

  随着缆车不断下降,张天元的心却在不断地往上提,这不是担心,而是太激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