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二七章 孤注一掷
  五大流.氓里面最狠的,还要是美国。

  不是咱偏袒自己的国家,实在是美国做的那些事情让人觉得的确是有点太过分,太不厚道了,不管是墨西哥还是巴西,明明国土面积大而且资源也丰富,却因为美国从中制衡,不仅白白弄走了别家的资源,还把人家的国家搞得是乌烟瘴气。

  张天元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听人提起过有关巴西和美国之间的那点事儿,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巴西因为从美国贷款,最后偿还利息的时候,居然要用整个国家税收的一半多来进行偿还,这还只是偿还利息而已,本金都没在里面算,这简直比按揭买房还要凶狠得多。

  跟流.氓里的标杆老美相比,华夏做的那点事情,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难怪在外国人看来,华夏这个国家就是老实好欺负呢,敢情这老美就是这样对付那些跟自己不对路的国家的啊。

  老美一直都说自己是世界警察,今天在这里掺和一脚,明天在那里放一枪,好像正义民主的伙伴似的,实际上却做着男盗女娼的勾当,逼得那些国家像他们贷款,然后收取高额的利息,要么就必须得拿资源偿还。

  缅甸政府虽然说没有巴西那么惨,可是也挺郁闷的,他们想要赚钱,想要维系统治,就必须把国内的资源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像翡翠这样的值钱玩意儿,那就更是如此了。

  不管是政府方面还是克钦军,都想在这上面玩花样。打主意。要是不把这个掌握好了,军队就养活不起了。养活不起军队,将直接影响到自己的生存环境啊。

  为什么缅甸政府军跟克钦独立军一直在这里纠缠不清。说到底,一是为了地盘,二当然就是为了利益了。

  张天元可以想象的出,当一个国家只能靠出卖自己国内的资源来度日的时候,那得凄惨到什么地步了。

  之所以杨耀山要提及这些,就是因为这些跟他的前途是息息相关的,如果说他这矿能够顺利出翠,能够顺利盈利,那么一切都好。不管是分红也好,还是投资也罢,他都有目的,有目标,有希望了。

  可是如果无法达到预期,那对他来说将会是个灾难,这个事情摆不平,他也就只能是蒙受不白之冤,然后乖乖从杨家的家主位子上下来。不仅如此,搞不好还要被杨家的人唾弃,认为他毁了杨家的生意呢。

  正因为如此,杨耀山这几个月时间里都是茶不思饭不想。当缅甸翡翠公盘邀请他去做监督的时候,他差点就拒绝了,后来听说柳生平也去。这才勉强答应,因为他想通过柳生平联系一下国内的地质专家。

  而且缅甸翡翠公盘上毕竟有杨家很多的毛料。他这个掌舵人不去好像也不合适。

  作为一个家主,不能因为一些事情而影响了自己的行为。不然的话,会引起更大的损失的。

  可是不管他怎么装,怎么掩饰,别人看不出来,但他自己心里头还是知道的,这是他的心结,不,应该说是已经成了心病了,如果解不开,治愈不了,他觉得自己真得是要犯病的。

  就目前来说,这个矿已经开采了四个月有余了,但是出来的翡翠原石,不仅数量上,而且质量也非常差,基本上可以判断是个废矿了,他只是不死心而已,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人嘛,总有一些侥幸心理存在,在没有到完全放弃的时候,就是不太想要轻易放弃。

  杨氏珠宝在杨耀山接掌家门的这几年之中,发展也是非常快的,他们不仅在缅甸国内从事毛料事业,还进军到了宝岛、大陆、香港、东南亚、印度等许多国家都设置了珠宝行,摊子铺的太大了,自然所需的周转资金也就变得多了起来,尽管五千万欧元实在不算什么,可是一分钱都难倒英雄汉呢,更何况这五千万欧元。

  更何况对于杨耀山来说,现在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他投资眼光的问题,是他做人的问题,因为太轻信朋友,才有了今天的这种悲剧。

  杨氏宗族在幕后掌控缅甸,没有钱怎么可能,如今的很多关系,那都是要靠钱来维系了,没了钱,就算是奴隶也会造反,更何况是那些与你合作的人而已。

  这些里里外外的支出,那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杨耀山光赚钱还觉得不够多呢,一下子赔进去这样,说实在的,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太浑了,真得没资格继续担任这个家主了。

  “唉,缅甸政府的事儿,我虽然想管,但目前还没那个能力,我们之所以会暗中支持一些人,说到底也只是为了我们的事业而已,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把家族的事业搞好那就行了,不能辜负了父亲对我的信任,让杨家在缅甸最少屹立十代以上,咱也不想永不衰落了,但是绝对不能毁在我这一代,不仅不能毁,而且还要做得更大一些……”

  杨耀山野心不小,但如果说这一次的事情真出了,他就算有多大的野心,那也得收着了,因为只要一件事情处理不好,他就会被从家主的位子上给拽下来了,有多大的野心,有多好的愿望都变得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最希望的就是这次秦教授能够帮他把事情解决了,告诉他这个矿并不是废矿,如果说这个希望也落空的话,那他就只能损失掉已经投资的五千万欧元,放弃这座废矿了,如果克钦军想要的话,那就送给他们好了,总比无止境地往里面投钱要好。

  如果说有人想要买下这座矿的话,他也是乐意之至的,钱哪怕给少一点也行,那也不至于全赔了。

  张天元注意到杨耀山原本颓然的目光重新变得明亮了起来。就知道杨耀山想通了,这个人还真得是有些魄力的。

  他笑了笑道:“杨大哥。你放心吧,五千万欧元。也不算多,如果需要小弟帮助的话,小弟可以暂时将钱借给你来进行周转,总是不会让你被那些暗中躲着的家伙们算计的……”

  张天元之所以愿意帮杨耀山,并非因为朋友关系,也不是因为柳生平,只是单纯因为他很佩服杨耀山,而且杨耀山这种雕刻大师,五千万欧元对他来说真得不算什么。或许一两件好的作品出来,钱就有了,雪中送炭胜过锦上添花啊,如果在对方情况不妙的时候伸出援手,那么被对方记住的可能性就更大一些。

  作为一个商人,也要懂得人情投资啊。

  “哈哈哈,谢谢你了啊张老弟,不过暂时还没那个必要,五千万欧元。他们就想把我整下台,哪有那么容易,我杨耀山还没那么好整的,我会让这些人知道整治我的代价的……”

  的确。以杨耀山的能力,已经做了好几年杨氏宗族的族长了,他如果想要拉拢一下社会上有地位有关系的人。那是非常容易的,搞来五千万欧元的投资。那也并不困难,暗中的敌人想要这样弄他。还真的是有点小瞧他了。

  他或许会因为友情而犯糊涂,可是吃一堑长一智,对方那么猴急地想要弄倒他,反而是让他生出了警惕之心了。

  “好了,张老弟,婆婆妈妈地说了一大堆,估计你就烦了吧,你先四处去转转,我去陪陪秦教授,看看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此时的杨耀山已经不对张天元有多大的期望了,毕竟张天元的话说得很对,他又不是地质学方面的专家,怎么能搞懂这废矿里面到底有没有矿藏啊,这种不靠谱的事情,他已经不愿意去依赖了,只要秦教授的结果一出来,那他就要进行接下来的计划了,也没时间在这里自怨自艾了。

  “那我和蛇队就去随便转转了,你去忙吧。”张天元心想总算是可以自由在这里转转了,没有人在一旁盯着,他也能大大方方地使用自己的能力了。

  在听了杨耀山的那番话之后,他还真的有帮一帮杨耀山的意思,只是究竟具体要怎么帮,现在还不确定,不过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他就不信没有解决的方法。

  “等等,我给你找个人陪着你们,这样在矿场里走的时候也比较方便,免得被拦住了,毕竟还是有些工人没什么眼色的,他的名字叫镁铝,在我们的学校里学过汉语,说汉语非常标准,应该可以陪好你们的,而且镁铝也是很懂鉴定原石的,是我们这里最好的熟练工,说不定你们会有共同话题……”

  杨耀山刚走了两步,忽然间又回过头来说了一句,冲着远处的一个人招呼了一下,那人就跑了过来。

  “女人?矿场里也有女人吗?”张天元看这人虽然穿得很朴素,可是长得却是眉清目秀,而且身材凹凸有致,绝对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女了,名字叫镁铝,这会不会是谐音啊?

  “女人?什么女人啊,澳门赌博网站:你说他吗?”杨耀山刚准备转身离开,又不得不停了下来,指了指那个叫镁铝的人说道:“他是泰国来的。”

  一听这话,张天元顿时都明白了,泰国来的,如果不是女人的话,那就只能是人妖了,只是这家伙到底怎么弄得啊,看身材看脸蛋,简直没有一点像是男人的,活脱脱就是一个美女,比起很多自以为漂亮的女人还要漂亮得多。

  “杨老板,你太坏了啊,凭什么说人家不是女人嘛,人家就是女人,从小就是,要不要脱了裤子给你看看啊……”

  那个叫镁铝的人妖非常妩媚地冲着杨耀山笑了笑,本来以为他一出声就会暴露的,不过很有意思的是,这个镁铝的声音并不像男的那么粗壮,虽然稍微有些沙哑,但听起来真得很像是女人的声音,这真得是人妖吗?该不会是杨耀山在开玩笑吧?

  “看你这样子还不信啊,要不然让他把裤子脱下来你看看?”

  “别,千万别。”张天元心中一阵恶寒,他单身的日子还不算都,没有到饥不择食的时候呢,看男人的下.体,这得多恶作剧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