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二六章 坐吃山空
  “告诉你吧张老弟,你对缅甸的情况还真得是一无所知啊,不仅克钦军如此,缅甸政府军也是如此,双方都只是为了扩充自己的军队实力而不断地从各个地方掏钱,当然最多的就是出售资源了,翡翠是最有名的,现在都快卖得没了,才想起来保护,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不是吧,缅甸军政府不是早就垮台了吗,现在已经是总统选举了啊。”张天元疑惑地问道。

  “别提了,换汤不换药而已,你以为缅甸的军政府已经垮台了,可实际上再缅甸,真正掌权的还是军队,你怕是不知道吧,缅甸政府根本就没有税收,因为他们即便定了税收,也是收不上来的,所以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国内的资源卖出去,来扩充自己的腰包,来养军队,不养不行啊,他们的军队战斗力本来就不行,如果再不投资的话,估计就会被克钦军或者别的什么势力给收拾了。”

  “什么!一个政府竟然没有税收,这真有点不可思议!”张天元还真得听傻眼了,只能怪自己孤陋寡闻了,这才是头一回出国,对外面这稀奇古怪的世界,了解实在是少之又少啊。

  “你以为呢,缅甸政府的财政收入,基本上就是落在了这些资源公司的身上,在过去,只要你满足他们的条件,给他们足够多的钱,他们就不闻不问,管你破坏环境,管你破坏生态呢,只要有钱,一切事情都好说。如今倒是稍微在意起了翡翠的产量。那也不是考虑别的,而是想利用饥饿营销来提升翡翠的价格。赚取更多的钱。”

  “不是,这政府也太不负责了吧。这还算是政府吗?”张天元听到杨耀山的话,简直是目瞪口呆,这整个就是一活脱脱的军阀嘛,不管政治,不管经济,只在意军事,只要给他钱,他完全不管你们做什么啊,估计就算是把整个缅甸都给挖空了。他们也不会在意吧,还躲在自己的被窝里面数钱呢。

  “你觉得这很离谱是吧?其实还有比这个更离谱的呢,就是你不知道罢了,你知道缅甸政府跟华夏政府做交易的时候是怎么干的吗?知道他们之间的贸易分配是什么样的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就一个平头老百姓而已,哪里知道政府的事情啊。”张天元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告诉你吧,那样的交易就是一边倒的交易,利益全都被华夏方面拿走了,缅甸这边能喝点汤就算是不错了。有时候什么都得不到,你以为华夏在国际上像个冤大头?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很多事情而已,华夏人做生意精明的很,怎么可能会吃亏呢。论耍滑头,华夏人可不输给任何人。”杨耀山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知道网上把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叫什么吗?叫五大流.氓,这里面的事儿。我倒是听说过一些,不过今天就不说了。以后我给你详细讲讲。”

  张天元此时已经被杨耀山的话给说得有点懵了,他是从小读书。一直到大学毕业就没太接触过社会,对于国际上的这些事情,更是真正的孤陋寡闻,此时听着杨耀山的话,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政治白痴啊。

  缅甸政府居然如此办事儿,这样真得可以吗?

  事实上,缅甸到如今依旧不能算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依然处在分裂状态,只是没有以前那么严重罢了,国内最大的**武装被剿灭了之后,缅甸倒也算是走上了和平之路,但是边境的战斗却还是失常发生。

  缅甸政府企图致力于经济的发展,但问题在于分裂军的存在,使得他们根本就不能专心发展经济,只能将大量的金钱用在军队身上,缅甸的军费消耗一年为四亿美金,听着好像不多是吧,可是要清楚,这四亿美金,基本上就是缅甸政府一年的三分之二财政收入。

  这么点钱,大部分还用在军队给养上面了,剩下的钱能干什么?

  就是修条路只怕都非常困难,这也是为什么缅甸发展仍旧是举步维艰的原因之一。

  从2011年缅甸解散了军人政府到现在,也不过才过了几年而已,要想让缅甸发生什么大的变化,那实在是有点困难,毕竟那个小地方,好像除了卖资源之外,实在找不出什么别的增加收入的方式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可是没钱的话,你真得是什么也干不了了。

  也正因为如此,缅甸政府一直想要浇灭克钦**军,但却怎么也做不到,资金就是很大的一个问题。对于缅甸人来说,和平真得是非常难得的奢侈品,尤其是边民,几乎每年都要担惊受怕的度过。

  哪里像在华夏啊,别说是地区纠纷了,就算是一个自然灾害,政府都有大量的资金可以拿去重建灾区,为地震埋单。

  缅甸呢?地震了只能靠国外的救援,如果没有救援,就只能看谁的命更好了。

  或许缅甸政府并不是世界上最穷的政府,但是之一绝对有了,有时候张天元都觉得,缅甸政府可能还没有杨耀山的家族有钱,难怪杨氏宗族可以从幕后控制这个国家呢。

  过去军政府的时候,缅甸就没有征收税赋的规定,虽然如今新政府成立了,也制订了税法,可是却不敢征税,因为新政府这才刚成立没多久,一上来就征税,搞不好军政府就死灰复燃了,国家将可能再次陷入动乱之中不能自拔。

  所以正因为如此,缅甸的国库实际上一直都是空的,每年的战争消耗,让缅甸政府也是头疼不已。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中东国家靠卖石油发家,缅甸政府也就只能靠卖翡翠了,只可惜翡翠终究不像石油那么有普遍性。而且缅甸政府对国家的控制力也太弱了,根本就没办法从那些顽固的地方割据势力手中获得翡翠的专营权。于是就连卖资源,也得看别人的脸。可怜到不能再可怜了。

  听到这里,张天元不仅感慨,如果自己来控制缅甸,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呢?大概还不如现在的缅甸政府吧,毕竟军政府的力量实在太牢固了,尽管现在已经解散,可是实际的控制力依然很强,除非缅甸政府连军队也解散了,但那样显然是不靠谱的。

  按理说。缅甸地广人稀,而且资源也是极其丰富,尤其是珍贵木材、以及地下宝石的蕴藏量,在世界上都能排到前几位的,农业也是相当发达,可怎么就富不起来呢?

  后来张天元问了杨耀山才知道,原来这跟中缅之间的交易是有很深层次的关系的,目前中缅边贸的主要内容就是:缅甸人从大山深处把翡翠原矿挖出来,把柚木、红豆杉等珍贵树木砍倒。卖给守候在一旁的华夏商人,华夏人运回国内制成首饰、家具,然后用赚来的钱帮缅甸人修路——以便向大山更深处挖更多的翡翠,砍更多的树木。

  这样持续不断。最后的结果就是,明明坐拥金山,可是缅甸人能做的却只是做苦工。赚取少量的辛苦钱,真正的大钱反而是被华夏人给赚走了。他们明知道那些资源赚钱,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只能将这些资源挖出来给了别人,最后能得到的,仅仅就是一些辛苦费和修建的柏油路而已,最多也就是再得到几间平房罢了。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话用在缅甸的身上,实在是太合适了。

  “咳咳,这不太可能把,缅甸人就算再傻,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华夏人赚大钱,而且还是拿他们的资源赚大钱,却无动于衷吧?”

  虽然杨耀山已经说得很详细了,可是张天元实在是不能相信,堂堂的一个国家,竟然会混到这样的地步,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落后就要挨打吗?

  他以前开玩笑也跟一些朋友说起咱们的国家在外面太窝囊了,总是受欺负,被小国都欺负,可是实际一了解的话,完全不是这种情况啊,不管是生意场上还是政治军事上,真正能从天朝身上占便宜的国家还真是不多,反而是被天朝玩得团团转。

  说实在的,张天元都觉得这样做太欺负人了。

  “不是缅甸人傻,而是缅甸太弱小了,正因为弱小,很多事情上都得依靠别国,尤其缅甸与华夏接壤,很多事情还得仰仗华夏国的帮助,他们有时候也是没办法的。当然了,华夏人因为有很多在这里定居,所以做生意方面也是留一线的,不会把事情做得太绝了……”

  杨耀山提到如今的华夏,总是能感觉到一种骨子里的骄傲,毕竟他的根在华夏,他的祖宗都是华夏人,可是提到缅甸,他又忍不住唉声叹气了,毕竟缅甸如今是他的国家,是他居住的地方,也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啊,那也肯定是有感情的。

  此时杨耀山内心就像是有两个恶魔在打架似的,那叫闹得一个欢腾。

  “什么叫不会做得太绝了啊?难道华夏政府也跟我一样,觉得这样做太欺负人了,所以就手下留情了?”

  张天元实在是不太能理解杨耀山的话,如果说用着别人的地,赚着别人的钱,还玩着别人的翡翠也不叫绝的话,那绝究竟是个什么程度?难道非要把缅甸整个拿下才叫绝吗?

  杨耀山没有因为张天元的问题而感到厌烦,都一一进行了解释了,听完之后,张天元才恍然大悟,华夏国跟缅甸做生意,虽然说是赚了钱,但毕竟也间接帮助缅甸政府增加了财政收入,也帮助一些缅甸人富裕了起来。

  要知道,缅甸大量的资源都是销往华夏国内的,这等于就是帮缅甸人挣钱啊。不偷不抢,公平贸易,还真算不上太绝了。

  而且华夏人来了之后,在这里留下了公路,留下了建筑,留下了技术,也等于是帮着缅甸发展进步了,如果缅甸能够真正和华夏进行经济上的往来的话,那还真得是有可能会发展起来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