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二五章 秀才遇到兵,有理也没用
  张天元只是客气客气而已,如果真让他看的话,还是能看出这个矿的成色的,只是问题在于他不能大包大揽,不然这个事情实在没法解释。

  “唉,那这希望就只能寄托在秦教授身上了,你随便逛逛吧,这里还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的,至于这矿,万一真得是废矿的话,那也只能忍痛关掉了,唉……”

  杨耀山听了张天元的话,却是连连叹气,他实在是有些无奈,为什么明知道这矿目前挖不出好东西,他还没有停?就是因为他舍不得关啊,对外他说自己没花多少钱,可是他心里头去清楚,钱还是花了不少的,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尽管即便是关掉,也不至于会大伤元气,可是对杨家的事业,总归是有很大的弊端。

  “杨大哥,听我一句话,长痛不如短痛,如果这矿真得是废矿的话,你继续开下去,只会使投资更多的钱,这就跟赌博一样,发现情况不对就赶紧收手,虽然之前的钱没了会有些心疼,但总归是不会倾家荡产的……”张天元见杨耀山唉声叹气,就劝说道。

  杨耀山苦笑着摇了摇头,澳门赌博网站:似乎是欲言又止。

  “杨大哥,咱们也算是朋友了,有什么话不能明说的吗?难道我还会笑话你不成?”张天元问道。

  杨耀山看了他一眼,这才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可是我就是不甘心啊,虽然买下这个矿的时候没花多少钱,但后期的投入实在是不小了啊。总共扔进去了五千多万欧元啊,这笔钱对我们杨家来说或许不算多。但对我来说却会使一个大麻烦,家里的人本来就觉得我年轻。不够资格担当这杨氏宗族的家主、族长,是我父亲强行将我推上这个位置的,如果说这笔投资失败,只怕是我父亲也会对我失去信心的啊,我虽然并不眷恋这个位置,但是却不想某些居心叵测的人因为这个事情而上位……”

  杨耀山看起来是真得把张天元当成了朋友了,所以有些不该说的事情,也是开口说了出来,因为这些事情憋在心里头。实在是憋得他难受啊,这种事情是不能给自己的父母说的,老两口操心都够多了,哪里还能让他们继续操心啊。

  “嗯,五千万欧元虽然不多,但是按照目前的汇率,也有将近四亿rmb了,这的确不是个小数目,如果投资完全打了水漂。如果是公司总裁的话,那也要引咎辞职的……。”

  其实张天元也觉得杨耀山这个决定未免太过鲁莽了,如果他是老板,杨耀山这样的经理也是要直接开掉的。一笔投资导致如此巨大的损失,这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原谅的啊。

  如果说投资不赚钱,甚至是少赔一点。他还能理解,可是如此巨大的损失。别说杨家人了,连他都觉得杨耀山不怎么够资格来做这个杨氏宗族的族长了。还是乖乖地去钻研非此雕刻会比较合适。

  反正如果没把握的话,张天元是绝对不会做出如此出格的投资的,这简直就是犯二的举动啊。

  “杨大哥,问句不中听的话,你怎么会做出这么鲁莽的决定?”

  “唉,这事儿真得是怪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而且又太过重感情,结果一时糊涂,就失策了啊……”

  杨耀山又一次叹气,将自己买下这个矿脉的事情从头到尾的叙述了一遍,原来也是一个很无奈的故事。

  之前在缅甸翡翠公盘的时候,杨耀山就告诉过张天元和柳生平,自己这个矿是从一个人手里购来的,不,是对方低价送给他的。

  但那实际上并不是真的,杨耀山当时撒谎了,就是不想把自己的糗事告诉给别人啊。

  其实这个矿原本是他的一个朋友的,那位朋友因为资金链断裂,走投无路,就打算将这个矿卖给了他。

  当时杨耀山因为担心矿脉情况不好,所以还请了专门的人来探矿,最终得出的结论让他非常高兴,勘探结果表明,这个矿蕴含了非常丰富的翡翠矿脉,虽然算不上什么特大矿,但是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翡翠矿,能够让翡翠家族得到巨大的收益。

  不知道是谁将这个风声泄露了出去,结果之后就引来了大量翡翠公司的争夺,很多人都直接找到了他的那个朋友,要高价来收购这个矿脉,但是他那朋友都拒绝了,最终是选择了他杨耀山,因为觉得他杨耀山够朋友。

  杨耀山本来可以低价买进的,只是他这人实在太够意思了,见对方面对那么多的高价诱惑,最终还是把翡翠矿打算卖给他,就想着不能在价格上亏待了别人,于是就在原来的价格上提升了不少,将这个矿买了下来。

  当然,这个过程并非杨耀山一个人操作的,期间家族的其余人也是都同意的,毕竟杨氏宗族的很多老的矿坑都已经开采得差不多了,后继无力,为了继续杨氏宗族的荣耀,就必须得继续购买新矿才行,虽说新坑的料子比不上老坑,但是在翡翠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就算是新坑料子,也一样能卖上高价的。

  杨耀山不是没犹豫过,但是有那么多人在后面撺掇,他自己也就没主意了,说到底毕竟还是年轻啊,自己的肩膀没能撑住自己的脑袋,就稀里糊涂地做出了这样的决策。

  为了这个所谓的富矿,杨氏公司前前后后一共是花费了五千万欧元左右的投资,这还没算完呢,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每天还有大笔的金钱要花费呢,也正因为如此,杨耀山百般无奈之下,才想到了寻找华夏国家地质大学的教授来帮忙。

  终于张天元,就当是他请的神汉吧,如果正经的科学解决不了。这种邪道或许反而还能成功呢。

  当然,如果说这个矿再没有收益的话。那他也只能是放弃了,就算是损失五千万欧元的投资。也不能继续再往里面扔钱了,那样子就真得像张天元所说的那样,跟赌博一样直接就把自己给扔进去了。

  其实这里面最麻烦的还是缅甸政府方面,政府允许他开采翡翠矿,但是却要从他这翡翠矿里面每年抽取固定的红利。

  所谓固定红利是个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不管杨耀山这矿是亏本还是盈利,那都必须得缴纳固定的金钱,所以这个事情就更不能拖下去了,杨耀山必须得尽早快刀斩乱麻。把这个事儿理清楚了,要么直接把矿卖了,要么就干脆停掉,不然的话,政府方面还得从他的矿里面抽取红利。

  克钦军政府虽然不愿意招惹杨家,但是如果杨家不肯把固定的利润交给他们的话,他们也不怕对杨家下手,他们脸缅甸政府军都敢招惹,更何况杨家呢。反正他们不怕打仗,但杨家要开采翡翠矿,一旦战事起来,就没法继续工作了。

  “杨大哥。这克钦独立军到底是个什么啊,居然这么狠?”

  “克钦独立军成立于1961年2月5日,是缅甸克钦族分裂运动克钦独立组织的武装力量。为缅甸最大的地方民族武装之一。也是缅北势力最大的**武装,缅北山高林密的有利地势和漫长且复杂的缅中印边境线为其提供了生存的土壤。为了建立独立的‘克钦政府’,数十年来与缅甸中.央政府的国防军战争不断。主要活动于缅北的中缅边境的胡冈谷地等地区。”

  “缅甸政府军曾多次企图剿灭这股力量。但是都没能成功,我的护矿队虽然厉害,但还没办法跟缅甸政府军相比,就更别想去收拾这股力量了,所以大家都是和平相处,他们要利益,我们赚钱,相安无事,可是一旦谁毁约,那么这问题就严重了。”

  “唉,在缅甸做个生意也不容易啊,克钦军的这个条件简直有点太过霸道了吧,矿刚买下,还没来得及开采呢,谁知道会不会赚钱,他们就想坐收渔利,这钱赚得也太轻松了一点吧。”

  张天元心里头有些不舒服,可是也没办法,当初华夏也有过类似的时代,军阀混战的时候,谁会跟你讲道理啊,还是毛爷爷说得对啊,枪杆子才是硬道理,没枪杆子,你屁都没有,有了枪杆子,你说话一句顶十句!

  想到自己在和疆的玉石矿,张天元不由有些庆幸,虽说政府也干涉其中,但绝对不会像克钦军如此不要脸的。

  “唉,没办法啊,在缅甸这个地方生存,你要赚大钱,那就得舍小钱才行,钱这东西,你不舍得就赚不来的……”

  “杨大哥,我怎么听着你好像是被人给忽悠了啊?”张天元毕竟旁观者清,如果仔细听一听杨耀山的话,然后稍微推敲一下就不难发现,这简直就好像是精心设计好的一个圈套啊,那个所谓的朋友,也是黑了心了。

  杨耀山苦笑摇头,其实这个事情,他一直是不愿意承认的,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朋友骗了自己,而且合同都已经签了,现在想要后悔都来不及了,如果他真得毁约,那么迎来的可能就是一场战乱,比损失五千万美元的情况可严重多了。

  花钱消灾,其实在什么地方都差不多。

  “唉,你以为我不明白啊,我事后反复思考过,也觉得这事情里面有问题,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罢了,不过我的父亲托人调差过了,这的确是家族里面一些人联合了外人故意给我设得圈套,没办法,大家族就是如此,表面上看起来很和谐,实际上却是内斗不止。”

  “既然杨大哥你都明白,那我就不多说了,你们这大家族应该就跟古代那些皇家一样吧,为了争夺皇位,亲兄弟都能互相算计,不过这个事儿,难道克钦军政府一分钱都没有投?那他们凭什么从里面要红利?”

  “让他们出钱,那还不如直接去找乞丐讨钱呢,这些家伙的口袋,向来就是只有进去的钱,哪有出来的钱啊,你见过街道上收保护费的混混会给商贩经营用的钱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