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二三章 恐惧之地
  张天元来的时候还是有说有笑的,可是离开的时候,却有点沉默寡言了,因为他到现在,心思还在那块巨无霸的紫罗兰王身上,对他来说,那东西虽然并非最好的翡翠,但却绝对是他见过的最大的翡翠,那么大的一块翡翠,要是运回国内,经过自己的亲手雕琢,创造出一件旷世珍稀,也是有可能的。

  秦教授本来还打算跟张天元探讨一下地质学方面的东西呢,见张天元魂不守舍的样子,也就放弃了,每个人都有自己感兴趣的事儿,秦教授自然也不例外,竟然不能聊天了,就拿出了刚刚拍摄下来的照片仔细打量了起来,对他来说,翡翠本身的价值其实并不重要,他也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这些翡翠里面蕴含的地质学的知识。

  车队离开了这个拥有紫罗兰王的矿场之后就一路继续前行,离开了雾露河沿岸,驶入了一条更加狭窄难走的小路之上,不过好歹路还是经过碾压的,虽然不是柏油路,但因为是旱季,路面挺干燥,不像是雨季,根本就没法入山了。

  大概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而已,车队再次停了下来,这一次应该不是要中途停车,而是因为杨耀山的矿场已经到了。

  这个矿场只是杨耀山的矿场之一,就是那个所谓的废矿,因为很久都没有动工了,所以这里显得冷冷清清的,树木也比之前那个矿场要茂盛很多,密密麻麻将矿场都给遮挡住了。

  可以看到,这里有个矿洞。给张天元的感觉,倒像是以前玩wow的时候进入狗头人洞穴里面。看到的那种运送矿石的小车,里面的小车一出来。就会将矿石卸下,然后装上停在山脚下的大卡车之上。

  在山脚的位置,有几辆大卡车停在那里,只要毛料一旦装满,卡车就会自动开走,这样子其实效率也是蛮高的。

  汽车附近都有持枪的护矿队士兵在那里巡逻,还有一些干活的工人,闲着的时候就抽根烟,闲聊几句。等里面东西一出来,就马上忙活起来了。

  见到杨耀山过来,这些人都很是恭敬地点头哈腰,那样子,真得是把杨耀山当成了土皇帝一类的存在了。

  “矿都是从山上运下来的,通过缆车上下,所以卡车不用上去,咱们想要上去,那就得坐这样的缆车上去了。不要往下看……”

  张天元以前去旅游的时候,坐过缆车,不过那个缆车可比这个先进多了,这玩意儿看起来就很危险。而且又特别捡漏,好在安全程度还是很高的,毕竟除了上下人之外。这些缆车还要负责运送工具,以及比较大的毛料。那矿洞里的轨车相对来说比较小,小一点的毛料还行。如果是运送较大的毛料,那就不行了。

  什么?你说从这儿爬上去?

  这山虽然已经被挖了很多了,不过目前来说还是相当陡峭的,想爬上去,除非你是职业的登山运动员,要么干脆就是那些里的修仙者,或许还有可能把。

  这个缆车虽然粗糙,但是还是蛮大的,一次性坐四五个人不成问题,杨耀山不允许那些政府军的士兵跟着,他自己的护矿队士兵也不用跟着了,因为这是他自己的矿,上面就有护矿队的士兵,就没那么麻烦了,一趟车,就四个人,杨耀山、张天元、蛇麟,再加个秦教授。

  当电闸闭合之后,缆车就开始缓缓移动了,风从耳边吹过,倒是真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不过因为这个不是封闭的,而是露天的,所以感觉还是有点害怕,人不敢动,一动就好像要掉下去了似的。

  看着杨耀山在跟秦教授聊天,张天元干脆坐了下来,不怕人笑话,他这个人还真得是有点恐高的,尤其站在那里,总感觉身子好像不断地往下倾斜似的。

  从这里往下看了一眼,下面的人都变成了小点了,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赶紧收回了目光。

  “兄弟,往那边看。”

  “看什么看啊,我有恐高症。”张天元刚收回目光,就听到身旁有人说话,一看蛇麟正指着下面让他看呢,他就有点不乐意了,这么高的地方,干嘛没事儿老往下看啊,刚刚杨耀山还叮嘱过不要这么做的。

  “那朝前看就行了,从这里再往里面走两三公里的路程,就是小日本藏宝藏的地方了,你真不看看?”

  听到这话,张天元才朝那边看了看,发现蛇麟的手指正指着与来的时候正好方向相反的地方,他注意到杨耀山和秦教授讲得正高兴,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的谈话,就朝着蛇麟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虽然有恐高症不假,可是并不算太严重,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野人山啊,那个地方可是充满了危险的,对了,好像传说中诸葛亮七擒孟获的地方,就是在野人山!”

  顺着蛇麟手指的方向,张天元可以看到连绵不断的山脉、郁郁葱葱的森林,还有那泛着亮光的河流,那河水,可是比雾露河的河水干净多了,毕竟那里的植被没有被破坏,所以河里的泥沙比较少。

  那些拔地而起的参天大树,还有云山雾罩的风景,一起泛着光泽的河流,都给这里增添了一种特殊的神秘感。

  伊洛瓦底江从北到南横贯缅甸全境,从仰光流入安达曼海。

  伊洛瓦底江上游无数支流,都发源于枯门岭,以它们的污泥浊水养育滋润着这块土地。每到雨季,河水上涨,暴风雨刮倒成片的密林,污泥粘结树干,藤蔓将它们缠住,各种各样的植物在它们身上四处扎根,最后一齐被冲入伊洛瓦底江,在那滔天的浊浪中沉浮、漂流途中,蜿蜒于崇山峻岭间的河流擒住它们。逼它们在沙滩上安身,使河汊口分得越来越细密。就这样,一部分松树橡树的残骸冲向下游。一部分在沿河两岸安营扎寨。

  从远处仔细看,利用鉴字诀新得到的能力“远眺”,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大江之上的情况了,只见河面上飘着一座座由绿萍睡莲组成的浮岛,而睡莲的朵朵黄花,犹如岛上小巧玲珑的楼阁。绿蛇、紫鹭、丹鹤、幼鳄,像游客一般登上这彩色的花艇,它们正准备到某个偏僻的港湾去夜泊。

  这河上胜景只有平时才能欣赏到。一到雨季,野人山大大小小的河流全部乱了套。到处河水泛滥。河水漫过河沿的密林、旱季用做交通的河沟小渠,致使河面陡宽,洪水奔腾咆哮,令人生畏。

  所以张天元这一次来缅甸,还真算是来对了时候了,如果说来的时候正是雨季,那根本就别想进入这里了,还找什么宝藏啊。

  张天元根据脑袋里记忆的地图对照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没错。根据地图的方向和地点,就是在那个位置,不过那地方看起来密布森林,只怕是不太安全啊……”

  虽说杨耀山跟秦教授在聊天。但是张天元还是尽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他不想让那两位听到他打算去野人山的事儿,虽说这个事情杨耀山也挡不住他。可是如果杨耀山因为好心而派人跟着他一起去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他最不想让别人跟着了,既然是要找宝藏。那自然就不能人太多了,就他跟蛇麟刚刚好。

  “根据我目测的距离,二三公里估计也就是在那条大河附近呢,我想当初那些小日本将宝藏运进野人山,走的也是水路,因为只有顺流而下,才更加容易,不然那么多的东西,很难运的。”蛇麟看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说道。

  “看起来好像不远,不过听说那河里头有鳄鱼啊……”

  张天元除了六字真诀和地气之外,就基本是个普通人了,也就是力气大一些罢了,跟那些电影这种的超能力英雄是没法比的,万一真得遇到了鳄鱼等野兽,也只能逃跑了,就五四手枪的威力,估计是打不死鳄鱼的,那家伙皮糙肉厚的,手枪子弹都未必能打进去。

  而且要过那条河,这估计还得绕路呢,那地方可是野人山,河上肯定是没有桥的,只能寻找比较窄的地方,然后利用皮筏子划过去,如果河面太宽的话,那就不行了,因为危险系数实在太高了。

  虽然他已经考虑过很多困难了,但是看到那个地方,还是不由得有种打退堂鼓的想法。

  蛇麟似乎是看出张天元害怕了,生出了恶作剧的想法,笑着说道:“兄弟,你知道吗?我以前看过一本书,就是关于野人山的,那里面说,有一士兵进入了野人山,然后其中一个战士不行死亡,尸体被盖着放到了一旁,准备天亮了之后找个地方埋了的,可是第二天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张天元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虽然他打退堂鼓是不假,但那只是不想枉死而已,并不一定就是害怕。

  蛇麟嘿嘿笑道:“第二天早晨起来,有人从摆放着尸体的榕树旁经过,惊得目瞪口呆,连声喊大家快去看。树旁站满了人,一个个毛骨悚然。”

  “只见盖着尸体的雨布已经掀掉,衣服也被什么野兽撕扯开了,内脏已被掏空。那副骨架上,爬满了指节粗大的红褐色蚂蚁,野人山的东西几乎都是超大型号的。”

  “那些蚂蚁虽然和我们家乡墙边地头的红蚂蚁形体类似,却像在十倍放大镜下看到似的,一个个如尚未长翼翅的小蜜蜂,圆鼓溜溜的脑袋上,一对方括号似的触须,横伸在前头,灵活地摆动着,一对复眼闪烁着幽光,两片钳子似的横颚,弯嘴镊子一样,正在啃咬着曾祥欣剩余的皮肉。细细的腰肢后面,拖着个椭圆形的大肚子,滚瓜溜圆,微翘着尾尖,配合啃噬动作,左右蠕动……”

  “真的假的啊!”张天元还真有点害怕了,这种昆虫,想想就让人浑身不舒服啊。

  “这肯定是真事儿,故事是按照历史故事写出来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