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一七章 野味大餐
  因为城池比较大,从正东门进入,大概十分钟之后才到了杨耀山的家,看到这宅子,张天元不得不说一下了,杨耀山祖上这品味还真得是不错啊,这地方,就是照着清皇宫建出来的,简直就好像是复制粘贴一般,连这规模大小都差不多。顶-点-小说x.

  他还真是从未听说过,这里有这么一个地方,杨耀山这口风还真是够紧的。

  进入杨宅之前,还是得要通过一番检查,这当然是对旁人来说的,杨耀山的车,很容易就直接进去了。

  “杨哥,你这不对啊,要是有什么人挟持你的话,岂不是就麻烦了?你们这些站岗的也不问问,真不怕出事儿啊?”蛇麟对这样的岗哨很是不屑,如果说杨耀山真得是被挟持,那还真得是会出事儿的,而且是大事儿。

  “你说的这个还真是个问题,我以后提醒提醒他们。”杨耀山心里头也是一惊,还真别说,以前的确出现过类似的事情,有些家伙根本不管自己的死活,人肉炸弹也是有的,万一别人要跟你同归于尽,你后悔都来不及了,麻烦一点就麻烦一点,以后就算是自己的车,自己家人的车,也必须得接受检查,这样的话,如果有事儿也可以暗中提示一下啊。

  进了大门之后,车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朝里面开,这地方的面积比起张天元那四合院真得是大了太多了,这就是在缅甸的好处啊,你有钱就敢这么干,而在别的地方就不行。

  要是换了大陆的话。你就算再有钱,也不敢弄这样的地方。建个大别墅还凑合,要是弄这个。那就是作死了。

  车终于停了下来,这应该已经是杨宅的后面了,这里比前面热闹很多,杨家一大家子都住在这宅子里,大约有数十口人,可是因为宅子实在太大,所以前面一般都不住人的,都是住在后面,比较热闹一些。

  可以看到。在这一片宅子外面,站了十多个人,其中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看其长相,跟杨耀山有几分相似,张天元估计这应该是杨耀山的母亲。

  “妈,我回来了,这一次还带了两个朋友,一个就是我给你说过的。梦寻的男朋友,都订了婚了。”杨耀山一下车,就兴奋地对自己的母亲介绍了起来。

  “哎呦,梦寻啊。我还记得那小丫头呢,多可爱的丫头,居然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这男朋友,应该也是帅气高大吧。梦寻那丫头过去眼光就很高啊。”

  柳梦寻小时候来过这边几次,澳门赌博网站:后来因为这边情况比较乱。柳老爷子怕出事儿,就没有再让柳梦寻来过,所以杨耀山的母亲对柳梦寻的印象还是小时候的样子。

  这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打扮虽然不是很时髦,但是却很庄重,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张天元能看出她的年纪,还是靠了鉴字诀,不然的话,他会误以为这女人只有三四十岁呢,毕竟这女人的皮肤各方面还都保养的不错,比很多三十多岁的女孩子皮肤还要好。

  但是这个女人有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头发变得非常稀疏,女人掉头发可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情,不仅难看,而且也容易显老,虽然此时戴着假发,可是如何能逃得过张天元的那双眼睛啊,只是张天元并没有提出来,毕竟这是别人的缺点。

  俗话说骂人不揭短,自己跟这位女士又没什么仇恨,如果真说出来,那不是纯属找骂吗?

  “妈,梦寻的眼光怎么会差呢,你听我爸说过了吧,本届缅甸翡翠公盘上的解石王,一块毛料能赚十倍以上利润的解石王啊。”杨耀山一提到张天元,那就特别的兴奋,大概是为自己能找到这样有着共同的兴趣,年龄又差不了多少的朋友而高兴吧。

  “阿姨您好,我是张天元,就是梦梦的男朋友。”

  张天元这个时候已经从车里走了下来,见到杨耀山称呼那个人为母亲,笑了笑,就迎了上去,很是恭敬地说了一声。

  “好……好,一表人才,不错不错,解石的事情我不是很懂,不过既然连耀山他父亲都说你有本事,那就肯定不会错了。”让张天元没想到的是,杨耀山的母亲说出来的普通话,带着浓浓的陕州口音。

  “咦?阿姨您是陕州人吗?”

  “对啊,我是陕州留古人。”

  “哎呀阿姨,这可真是太巧了,我们是一个县的啊,我是上官人。”张天元高兴地说道。

  “没想到,没想到,居然是小老乡,来来来,让阿姨看看,哎呀,多久没回去了啊,咱们那边怎么样了?”杨耀山的母亲将张天元叫到了身边,然后拉着张天元的手亲切地问道。

  “变化大啊,这些年,咱们那个小县城也有个城市的模样了,以前那路特别烂,现在都是平整干净的柏油路和水泥路。”张天元赶紧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啊,走走,别在这儿干站着了,赶紧进屋去吧。”

  杨耀山的母亲因为见到了小老乡,心情格外激动,再加上张天元又是柳梦寻的男朋友,未婚夫,所以这也算是亲上加亲了,本来杨耀山是打算安排张天元先去睡觉的,现在也只能任由自己的母亲了,毕竟老人家见到一次老乡都不容易,还别说是亲上加亲的小老乡。

  他其实原计划让张天元和蛇麟先好好休息一晚上,然后明天早上再带着张天元去见见家里的其他人,现在看起来恐怕是不行了。

  听到外面车响,很多房间原本熄灭的灯又都亮了起来,杨耀山家里有很多亲戚都凑了上来,有人抱着小孩,有的穿着睡衣,还有的直接就光着身子。毕竟缅甸天热,这里的最低温度都是二十七摄氏度呢。晚上光着膀子完全不是问题。

  当然,是男人。

  这人都有好奇心。任何国家的人都不例外,过去外国人到了华夏,经常会被围观,如今外国人多了,也就好太多了。

  而华夏人去了国外,很多外国人也会问这问那,了解到底华夏是个什么情况。

  杨氏宗族的这些人,有钱的不少,可是都有很长时间没离开过缅甸了。根本不了解华夏的情况,听说有华夏人来了,便想过来打听打听,问一问那边的具体情况。

  有些人是纯粹好奇,而有些人则是想要去华夏做生意。

  最后要不是杨耀山拦着,只怕张天元真得要一个一个来回答这些人的问题了,那还不把他给累死啊。

  杨耀山的母亲虽然年纪大了,可是却不糊涂,毕竟也就是五十多岁而已。又不是七八十岁了,知道张天元累,所以聊了几句之后,就安排张天元去休息了。还叮嘱杨耀山一定要照顾好张天元。

  张天元这一晚上是直接沾着枕头就睡,这一路上,搞得他就跟从地狱走了一遭似的。想想回去还得走同样的路,他便是不由苦笑。

  一晚上无话。

  第二天一大清早。杨耀山就带张天元去见了自己的父亲杨崇玉,本来说好了刚到就要去见的。只是杨耀山觉得张天元和蛇麟太累了,就自作主张耽搁了一晚上,因为这个事儿,杨崇玉还不太满意,他是希望第一时间就见到张天元这个解石王的。

  不过想到张天元也的确是太累了,最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今天早上见到的时候,心情也是非常的不错。

  杨崇玉的年龄大概也就是五十五六左右,但是看起来却像六七十岁了,据说是因为当年采矿的时候发生了一场事故,受了重伤,然后就落下了病根,尽管没有残疾,可是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

  这也是为什么杨崇玉没有多大的作为,而是将家业交给了自己的儿子杨耀山来负责的原因。

  如果按照杨耀山的心思,他是一心一意要成为雕刻大师的,对于翡翠原石真得是没多大兴趣,但是为了家族,为了他的父亲,他也不得不选择多担待一点了,不过好在杨耀山在真正接过这副担子之后,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工作,在雕刻不放下的同时,再玩玩翡翠毛料,也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事情。

  张天元见到杨崇玉的时候,本来是打算恭恭敬敬地主动问好的,却没想到杨崇玉反而是上面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颇为激动地说道:“张大师,张大师啊,老朽实在是不应该,本来昨天就应该出门迎接的,因为身体不好,才没能出去,唉,耀山那孩子一点规矩都没有,对你也不尊重,老朽在这里向你赔礼道歉。”

  杨崇玉这么一搞,倒是把张天元搞得一愣一愣的,他也是很不习惯这种被人高看的情况。

  “杨叔叔,您可不敢这样,我也就是碰运气解出来了几块好一点的翡翠而已,那什么解石王,实在是不敢当啊,您如此,反倒搞得我不自在了。”张天元毕竟是晚辈,如果是同辈这样,他倒也不觉得不妥,可是人家比他父亲年纪还大,这总是感觉会非常奇怪的。

  “爸,我这老弟一点架子都没有的,谦虚得很,你不用那么客气的。”杨耀山看到自己父亲站起来的时候都疼得额头上冷汗直流,急忙说道。

  “你懂个什么!这一行,无论年龄,大师就是大师,就应该受到尊重。”杨崇玉瞪了杨耀山一眼,才笑着对张天元说道:“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就不那么多礼了,赶紧坐下,早餐都已经备好了,本来一大早的,不应该吃这么丰盛的,但是贵客临门,我就叫人多准备了些好吃的,不用客气,尽管吃。”

  张天元看了看桌上的东西,闻着那香味,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一顿饭,上面的菜,一大半他都叫不上名字来,就算是他有钱了之后去过高档餐厅,也没吃过这上面的很多东西,这简直就是野味大杂烩,而且都是国内禁止猎杀的野味。

  什么红烧熊掌、红烧鳄鱼腿、野生溪鳗、回头鱼,一种产于大海,长于溪流的回游鱼,逆流而上,肉质韧劲,鲜美无比。(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