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一五章 苦尽甘来
  “想打猎那还不简单啊,缅甸的黑熊还有不少,熊胆你估计还没吃过吧,那玩意儿可是被称作液体黄金的,还有熊掌,那种美味,简直能让你吃过一次之后就迷上了,呵呵,当然,如果你们是动物保护主义者的话,那就算了……”

  杨耀山在缅甸出生,又在缅甸生活了很长时间,所以并没有什么动物保护主义者的想法,毕竟缅甸这地方,人吃饱都难,还谈个屁的保护动物啊,政府都没有立法,民众更不会管了。

  “我还是算了吧,要是吃上了瘾,以后可是要出问题的。”张天元虽然也不是什么动物保护主义者,不过他毕竟是长在华夏的人,或多或少受到了一些影响,对于猎杀黑熊这种事情,多少有点抗拒,但他也不想圣母一样地去说教,那没意思。

  毕竟要知道一点,在缅甸和在华夏不一样,在缅甸打猎那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杨耀山将打猎当成了一种贵族式的消遣生活。

  那些所谓的发达国家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动物吗?还不是照样有自己的私人猎场,在很多地方,还开辟出了专门供人打猎的地方,说到不准猎杀野生动物,估计在华夏,反而属于最严格的了。

  “张老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知道什么叫入乡随俗吗?既然出国了,就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再说了,你是没打过猎,不知道那种乐趣啊。”

  张天元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自己这一次去帕敢的目的是为了宝藏,说不定还真的会遇上黑熊这样的野兽,到时候不开枪的话,死的就是他自己了。那种白痴的事儿,他是肯定不会去做的。

  他可不是佛祖啊。

  由于车突然遇到了一个陡坡,几乎都倾斜了下去,所以车厢里安静了很多,杨耀山抓着扶手,也不敢乱说话了。

  张天元看到杨耀山那好笑的样子。忍不住偷笑了一声,而后便将思绪转到了别处,越靠近帕敢,翡翠矿也就越多了,借着夕阳的光辉。张天元依稀可以看到忙碌的人影。

  翡翠这种东西,虽然最早在周朝就有记载,在宋代的宫廷之中也藏有实物,但真正具有商业价值和市场,还是到了清朝乾隆以后。乾隆以前,我国绝大多数人还不知翡翠如何物,在云贵缅甸一带虽有人佩戴翡翠,但价值不高,加工制作的人也很少,工艺粗糙简单,顶多也就是民间工艺品的水平。

  乾隆是一个非常喜欢收藏的一个皇帝,在众多的收藏品中,乾隆对玉又是情有独钟。为了制作心爱的玉器,不惜代价从几千里之外的玉产地运送巨大的玉石进京,这才有了现在的国宝“大玉海”,“大禹治水”。

  由于和疆地区的叛乱,玉路阻断,和田玉不能运入帝都,对玉的痴迷使乾隆多方寻找其他的玉石。这时翡翠开始进入了清代宫廷,宫中的治玉高手开始对翡翠进行研究和琢磨。

  在短短的几十年中,上品翡翠的价格上升了百倍以上。纪晓岚在《约为唐草笔记》中讲到:“记余幼时,云贵翠玉,当时不以玉视之,不过如蓝田乾黄,强名以玉耳,今则以为珍玩,价远出真玉上矣。”也就是说,在纪晓岚小时,翡翠仅是大量各种玉石的一种,而在他晚年写这本笔记时,翡翠的价格已经高于和田玉了。乾隆朝是翡翠价格上涨的第一个高峰期,上涨幅度在千倍以上。

  乾隆后直到清末,高档翡翠一直是皇家及贵族大贾热衷拥有和显示身份的贵器,这一阶段皇帝、太后、皇后的墓中都有翡翠陪葬,但品质多为中等,原因是由于当时开采技术很低,纯人工开采使得产出非常有限,即使是进入宫廷的翡翠中,好的也很少。

  记载中有提到过的清代有名的翡翠不多,据说慈禧墓中有一对翡翠手镯非常好,老坑种满绿,据传后来由孙殿英送给了宋美龄。

  还有就是荣禄的一个翡翠翎管,据形容是插在翎管中的羽毛“纤毫毕现”,翎管的厚度一般在3-4毫米左右,而里面的羽毛能够看得一清二楚,可知这件翎管一定是满绿玻璃种翡翠,既是玻璃种,颜色一定不会太深,也就是现在最为收藏家推崇的玻璃种艳绿翡翠,据说但是慈禧都颇为艳羡。

  在帝都博物馆玉器馆展出的有荣禄的扳指、鼻烟壶,还有李莲英的鼻烟壶。

  帕敢地区是缅甸翡翠开采最早的地方,从十三四世纪的时候,就有了开采翡翠玉石的记录。

  人们常常说到的翡翠传入我国是在清中期前后,其实这是指翡翠大量被引进我国并已进行了批量生产的时间,而翡翠最初传入我国的时间却要早得多。

  其实直到明朝,翡翠仍是可望而不可求的。

  在帝都北部明十三陵的定陵中,陪葬万历皇帝的有大量的珍珠、宝石和精美的玉器。但其中没有翡翠制品。

  翡翠虽很早就见于记载,但这种能够像磨墨一样屑金的神奇的绿色宝玉直到清代才开始大量出现。这种产于缅甸北部的美玉传入中原的过程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

  相传常有马帮从缅甸一带运木材、香料回中原,一匹马的马垛不平衡。赶马的商人顺手在路边捡起一块石头,压在马垛一边。直到进了中原,卸下货品,这块石头也完成了任务,被顺手扔在路边。

  不知道多久以后,一个碾玉的师傅从此路过。远远地看到阳光下一块绿色晶莹的东西,走近拿起来细看。又不见了绿色光,只是一块灰白色的石头。中间微微现出绿丝来。

  师傅左看右看,仔细端详,心想也许这璞内有玉呢?待他拿回去切开玉璞一看。他被惊呆了,这样鲜艳、晶莹、润泽的好玉是他从未见过的,这就是后来的翡翠。

  后来,人们就去帕敢勐拱地区开采这种宝石,从那以后。缅甸一直是世界上优质翡翠的主要产出国,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世界上另外一个地方,发现有翡翠产出的。

  到了18世纪80年代的时候,乾隆皇帝把疆土扩展到缅甸北部帕敢地区,并在这里发现了丰富的翡翠矿区。从此,翡翠作为玉器得到大量使用,其辉煌荣耀很快超过了软玉。

  现在生活在这里的人,大约有16万人,其中6万人为缅甸本地人。而另外的10万人,都是缅甸各大公司的采玉工人。

  在帕敢地区生活的缅甸国籍的华人非常多,他们的家族,大多数都有上百年,甚至数百年的历史了,翻开他们的族谱,那真得就是一篇翡翠的发展史啊。

  杨氏宗族尽管来到这里比较晚一些,但他们却是后来者居上。成为了这个地区的第一大族,甚至在整个缅甸也是恒成为了有权有势的人物。

  为了不忘祖宗不忘本,杨氏宗族的人。大多除了学习缅甸语之外,还要学习传统的华夏文化,他们办有自己的学校,很多来这里的华人都来这里学习过,倒也是做得有声有色的。

  心里头想着事儿,这时间也似乎是过得比较快了。在经过了大概四个小时的路程之后,四辆车是终于驶入了缅甸翡翠的翻原地——帕敢地区。

  虽然早就有过心理准备。可是在进入帕敢地界之后,张天元才发现自己果然还是太甜了。这里虽然修建了一些柏油路,可是有很多路上都堆积着土或者石头渣子,将原本宽敞的路面赌得是根本没法走。

  这还是小事儿,最麻烦的就是因为大量使用**,还有那种大型机械从路上走,结果将路面搞得到处都是裂痕和坑洞,好好地马路,结果整得跟土路差不多了。

  实在是难走的可以。

  不仅如此,路上还时常会有推土机和挖掘机横冲直撞,汽车走一段,停一段,本来可以早早到达的事儿,最后却被这些怪物给挡得不能前进,纵然有这通行证,有那通行证,那也是白搭。

  好在蛇麟开车的技术足够好,不然的话,就这种路段,这种状况,只怕这汽车真得是很难抵达目的地了,又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最后才真正抵达了帕敢城区,张天元这才来得及看一下时间,他们是下午三点左右出发的,到现在已经晚上九点了,整整是过了六个多小时啊。

  早知道这样,张天元真打算给自己买架直升机了,就算是到最后开不回国内,在这里便宜处理了也行啊,也比现在舒服得多。

  他这一路上,都不得不靠着地气来确保自己不出任何问题,年轻人尚且如此,秦教授那就更是不行了,到了帕敢之后,就差没昏过去了,脸色煞白煞白的,简直好像是得了一场大病。

  就这,还是张天元多次暗中帮助秦教授,不然的话,以秦教授的身体,估计到帕敢之后也直接成废人了,还想帮杨耀山看矿,还想搞科学研究,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现在虽然情况也不太好,可是最起码没有病倒,只是身体太疲惫了而已,被张天元和蛇麟扶下来之后,有些眩晕,但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杨耀山看到这情况,也是有些内疚,他自己每一次走这条路,都感觉是去了一趟地狱,就算是已经坐了不止一次了,可依旧是这样的感觉,就更别说秦教授这样的老人了。

  到达帕敢之后,杨耀山赶紧先将众人安排到了自己家族的私人招待所里面,虽然招待所并不奢华,听起来也没有酒店宾馆那么霸气,可是这里面的设施却比在曼德勒的时候住的那酒店好多了。

  安排众人住下来之后,杨耀山又急忙叫了医生,给秦教授检查身体,就怕秦教授病倒在了这里,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等医生检查完了身体之后,安排秦教授躺下休息,还给挂着吊针,杨耀山这个时候才放松了下来,忽然想起还把张天元跟蛇麟扔在一旁呢,就又急急忙忙吩咐人准备了可口的稀粥,让蛇麟和张天元先吃了一点,毕竟刚晃了一路,现在可不敢吃大餐,就这稀粥,还算是能补补营养。(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