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一三章 要想富,先修路
  有一首歌里唱得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可是在这里,经历了风雨,你会发现,接下来可能是暴风雪。

  本以为那坑坑洼洼的石子路已经是够难走了,可是在走完了那段路之后,当张天元等人打算舒舒服服赶路的时候,才忽然发现,这九九八十一难还没有完呢,没有了石子的路,却变成了高低起伏不平的土路,汽车一会儿爬坡,一会儿下坡,一会儿还俩几个s道转弯,搞得人是晕头转向,完全不知道这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蛇麟在驾驶位置上,感觉就像是挑战高难度的赛车比赛。

  张天元真心觉得,来缅甸开汽车,真得是一种挑战,他还是太图样图森破了,以为自己是农村出生的,走过的烂路有很多,可就是没想过,自己的老家终究不是山区,路虽然也有陡坡,但总体上却是非常平的,就算是土路,那也非常平坦,难得遇到的那种石子路,几年之后就变成了水泥路了。

  可是在这里,感觉坐在这里边,晃来晃去,真得能把人的苦胆给晃出来了。

  也幸亏杨耀山的这四辆车都属于高端车,坐着比较舒服,如果是那种几万块钱的车,估计车上的人真都得七荤八素了。

  本以为坐之前的直升飞机是一种煎熬,可是现在看起来,坐汽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煎熬啊,看着秦教授竟然能睡过去,张天元不由就有些惊讶了,这样的环境之下还能睡觉。估计以前经常走这样的路吧,而且是坐车走的。

  苦笑着摇了摇头。张天元继续在车里面不由自主的地跟着车辆摆动,忽然间眼睛就看到了蛇麟的背包。这一砍不要紧,却是吓了他一大跳,那背包里可是有并不少的手雷和塑胶炸弹啊,这万一要是炸了可怎么办,岂不是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他心里头就有些很不自在,这哪里是坐车啊,感觉就是在炸弹上面跳舞。

  他是担心,杨耀山则是紧张。此时的杨耀山,是不是就看向了车后面的行李箱,那里放着的就是他拿着的那块凤凰翡翠,他是真得把这么颠簸下去,会把东西给弄坏了。

  不过张天元用鉴字诀的透视功能查看了一下,没有任何问题,毕竟之前已经经过了特殊的防震荡处理了,别说是这样的震荡和颠簸,就算是从十层楼上直接摔下来。也是不会摔碎的,为了这宝贝,光是进行各方面的保护措施,杨耀山就花了不少的钱。这些钱本来张天元打算出的,奈何他手头也没价格钱啊,就是从杨耀山手里赢来的那块水种的料子。也还在那里寄卖呢,如今钱并未到账。张天元身上只有零花钱而已。

  翡翠没问题,澳门赌博网站:其实手雷和塑胶炸弹也没有问题。他都看过了,确认过了,这才松了口气。

  其实他大可不必这么紧张的,想一想当初抗战年代,那些路可不比这缅甸的路好走,小日本还不是成车的运送手雷和炸弹,甚至还有更容易引爆的炸药,也几乎没出现过军火自己爆炸的事儿,顶多就是被人设下地雷给炸了而已。

  他这操心完全属于白操心,如今这些现代化的装备,安全性还是不错的,除非你去买仿制的,那可能真会出问题,这个就不会了。

  而且塑胶炸弹只有通过特殊的方式引爆,才可能会发生爆炸,一般情况下都是比较安全的。

  “我说杨大哥,你好歹也是缅甸的权势人物了,就不能想办法把这路给修修吗?你每次往返,都不觉得膈应?这路晃来晃去,把人苦胆都能给晃出来了,我靠,我的腰,这什么破路啊,缅甸政府也是一点都没作为,靠着翡翠赚了那么多钱了,就舍不得修几条路?看看我们国家,这就是对比啊!”

  张天元差点被闪了腰,所以气愤之下就说了脏话,他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这破路,简直能把人给整死了,幸亏他有地气,还能够避免真得被闪了腰,可一旁坐着的秦教授,就只能用安全带死死固定住了,不然人都能给直接甩出窗外去。

  要想富,先修路,这鬼地方连路都不肯修,怎么能富的了啊。

  要知道,这座城市位于伊洛瓦底江上游支流迈立开江西岸,地处北部山地丘陵区,海拔1000米以上,年平均气温23.7c,年降水量2000毫米左右。产柚木和其他木材,种植水稻、甘蔗等,是缫丝、木材和食品加工中心,农产品集散地。

  在密支那附近出产的香米称作khatcho,被认为是缅甸最好的香米。

  这座城市还因其水果而出名,包括菠萝,西瓜,荔枝和牛奶果等等。

  再加上翡翠,可以用来赚钱的营生实在是太多了,本来应该是一座非常繁华的大城市啊,可是实际上呢,不仅城小人穷,最麻烦的是,就算东西产出来了,也很难运出去,这就成为了大问题了。

  除开密支那,就说整个缅甸吧,要想富先修路这话也是非常适用的,缅甸空有金、银、铜矿和诸多宝石矿,人民的生活水平,却穷的和非洲战乱国家差不多,这根源还是在政府身上。

  当然了,有时候政府也挺无奈地,各地战乱,政令不一,统治不够强硬,都是缘由。

  “唉,张兄弟啊,你就别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了,这哪里是有钱有势就能办得了的事情啊,本来缅甸国内的工业水平就比较低,在这种环境下修路那是非常困难的,而我们的政府又不愿意让国外的工程队进来,就直接导致了这路就算有人投钱,那也修不起来。”

  “再者说了,这个地方常年动乱,克钦独立军和缅甸政府军之间的战斗。基本上都在这一带进行,就算是有不要命的来做工程。那也得有命做完啊。所以现在这些路就是谁都看着烦,可谁都不愿意修的。”

  杨耀山何尝不想把这路给修了啊。然后想办法将密支那打造成一座最起码抵得上华夏国内三四线城市的地方啊,可问题是这些办法根本就行不通啊。

  此时因为车里头没有坐着缅甸的士兵,所以他们两个说话也比较随意,杨耀山是对着张天元大倒苦水啊。

  杨氏宗族从清朝早期开始就已经做翡翠生意了,从内地搬到了这里,他们可以说是见证了缅甸的风雨路程,知道缅甸发生的很多事情,也是缅甸历史的见证者与记录者。

  缅甸这个国家,可以说是相当多灾多难的。

  缅甸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旧称洪沙瓦底。1044年形成统一国家后,经历了蒲甘、东坞和贡榜三个封建王朝。1824年至1885年间英国先后发动了3次侵缅战争并占领了缅甸,1886年英国将缅甸划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

  从上世纪初开始,他们被英国殖民者占领,成为了别人的殖民地,一直到后来,二战的爆发,昔日风光无限的日不落帝国在欧洲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根本无暇顾及亚洲的事情。结果就是被小日本赶出了缅甸。

  当初的远征军,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战争的,为了赶跑缅甸国内的那些日本侵略者。

  一直到缅甸政权的重新建立,可以说都是仰仗了我国政府的帮助。总算是好歹脱离了英国和日本的统治,走上了一条独立的道路。

  然而好景不长啊,犹豫缅甸国内的民族众多。家族掌权,就使得除了政府军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割据势力,简直有一种华夏军阀混战时期的样子了。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金三角等地的国民党溃兵,以及一些残留在缅甸境内的日本军人,搞得这个国家是乌烟瘴气,战乱不断,好像谁拉到一伙人,都能直接占山为王似的。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后期,翡翠矿的价值逐渐的凸显了起来,密支那地区就成了政府军和地方势力争夺的焦点,这种争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的平息过。

  就在去年年末的时候,这里就曾爆发过一场冲突,而且规模还不小,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政府军要来这里办事儿,结果与克钦军产生了冲突,然后被杀死了好几个人,于是双方就开战了,一直打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平息,还是断断续续,没有以前那么严重罢了。

  在张天元的眼里,缅甸是一个和平的国家,是一个崇尚佛教的国家,是一个拥有着美丽景色和好空气的国家,好像在这里的人都很幸福,只要挖下自己国家产的翡翠就可以赚大钱,政府和民众,一点矛盾都没有。

  但是实际上在密支那这纵横一百五十多公里的翡翠矿区内,各种关系却是极其复杂,经常都会爆发一些小规模的战争,当然,这些事情对外是不宜宣布的。

  除非是事情闹大了,比如克钦军和政府军的这次大规模的火并,他们想要掩饰也掩饰不住了。

  严格来说,杨氏宗族处于这个地方,应该是属于克钦军的势力范围,但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杨氏宗族也有自己的队伍,只不过他们平日里并不招惹政府军和克钦军,只要是不影响到他的生意,那两边就算是打得尸体遍地也是无所谓的。

  如果有谁想要抢走他们杨氏宗族的地盘和利益,抢走原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那就不一样了,他们家族所训练的护矿队,那可不是吃素的,都是经过了最严格,最苛刻的训练,并且得到了某些人的支持,很多武器居然比政府军还要先进,这些护矿队在某个时段转身一变就能成为军队,和政府军或者克钦军相抗衡,现在的平静,只不过是各方势力妥协下的结果。

  在这种奇葩的环境之下,杨氏宗族想要搞基础建设,那就太难了,因为他一旦动手,可能这个建设就要通过几个,甚至十几个,几十个势力的地盘,不仅这个过程非常麻烦,而且就算是你修好了,那也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啊。

  这都算好的,最起码你还能用,有些军阀为了防止政府军顺着公路入侵,是直接会把路又给挖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