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一二章 小城
  张天元以前是不知道密支那,后来知道了,对这座城市也产生了一些兴趣,可是真正见到之后,却不免有些失望,这座小城,比起仰光和曼德勒,甚至比起内比都还要小得多。

  密支那市区面积共有10多平方公里,人口不过20万人,世居民族以克钦族为主体民族。

  就这么点地方,这么点人,甚至还不如张天元那个小县城的人口多,张天元那个小县城,在全国估计算是六七线城市了,但是人口却足足有把八十万之多,即便只是城市人口,也达到了四十多万,面积也比这个密支那大得多。

  估计密支那,也就跟那里的一个乡镇大小差不多吧。

  而且这里的建筑,别提了,跟张天元的那个小县城就更是没法比了,张天元老家的小县城,最起码三十多层的高楼大厦还是不少的,整洁干净的柏油路面,也是十分平整,可是再看看这里,入眼全部都是低矮陈旧的木屋,真正想要找到钢筋混凝土的建筑,那都不容易,更别说三十多层的高楼大厦了,那就更是不显示了。

  杨耀山将张天元他们安排到了密支那的一个高档宾馆里居住,不过这所谓的高档宾馆,也就是相当于张天元老家农村里盖得那种三四层的民房,里面配备了电视机,还是老式的那种,没有安装闭路,看电视只有几个频道,还特别不正常,有时候就飞起雪花来了。

  房间里最可怜的是,连个热水器都没有,喝水还需要服务员将热水瓶提过来。

  不仅如此。这种所谓的高档宾馆,床铺也是非常硬,睡上去之后真得是一点都不舒服,完全没有自己家里舒服,不是说张天元后来的家。就是他以前的老家,住的也比这个地方好啊。

  不过因为实在太累的缘故,张天元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冲了个凉水澡,然后也不管白天还是黑夜,躺在铺着凉席的床上就睡了起来。

  杨耀山在密支那没有购房。因为这小地方他基本上是不来的,即使来了,也都是住这样的酒店,反正待得时间也不会太长,再说了。这里距离帕敢已经比较近了,能在这里办的事情,帕敢也都能办,实在不行就去曼德勒了,这个小城市,太落后,想买什么没什么,让杨耀山长期待在这里。那除非是他想要隐世了。

  作为一个亿万富豪,澳门赌博网站:杨耀山竟然对这样的环境也是没说什么,估计早就习惯了。

  所以说啊。人有了钱,那还得有可以花钱的场所,如果说有了钱却没处花,生活服务上不去,那跟没钱也没什么区别了。

  整整一天,张天元他们睡觉的睡觉。休息的休息,一直到了下午。才都回过劲来,吃过了下午饭之后。就有四辆车听到了酒店的门口,这四辆车一看就比那天缅甸翡翠公盘上公家的车好得多,不用问,肯定都是杨耀山的。

  四辆车,两辆是商用的mpv,还有两辆则是suv,车型都不小,所以十几个人坐下来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正如张天元猜测的那样,这四辆车都是杨耀山的私家车,也只有杨耀山,才买得到这么好的车,如果是让政府军派车来接的话,估计可能就会是那种上面还遮盖着皮子的老吉普了,以前国内那样的吉普是非常多的,不过如今已经看不到了。

  另外,现在还有个麻烦就是克钦军与政府军之间还在隔一段时间交火几次,如果是政府军的车,反而会惹来大麻烦的,如果是私家车,那只要你给点钱,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不管是mpv还是suv,底盘都做得比较高,这是因为缅甸的路比较难走,不像城市道路那么平坦,时不时就有坑坑洼洼,如果车的底盘太低的话,肯定开一段距离车就烂的不成样子了。

  很明显,这样的地盘是经过人工改造的,现在改装汽车的人可是非常能行的,再加上缅甸的交通法也没有国内那么复杂,所以就算是改装,也没人会说你什么的。

  一想到今天直升机上看到的那些路,张天元就为杨耀山的明智而感到高兴,估计杨耀山也是经常在这样的路上跑,所以习惯了吧,一般的小轿车都没法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跑,更别说那些底盘搞得非常低的跑车了,那估计跑不了多少距离,肯定要么趴窝,要么就直接翻了,然后是酿成大事故了。

  张天元、杨耀山、秦教授和蛇麟四个人坐了一辆车,其余三辆车,则基本上就是那缅甸的军人坐着了,他们人多,三辆车也绰绰有余了,本来三辆车其实就够的,只是太挤了一些,毕竟还有东西要放的,又不是单纯坐人。

  这一路上,张天元可比之前轻松多了,没有了那些缅甸的军人在一旁盯着,他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儿都随便了很多,尽管那些缅甸的军人并不怎么开口说话,一直保持着沉默,可是总盯着也不舒服啊,他这个人尤其是不喜欢别人一直盯着的,就感觉浑身不舒坦。

  再加上这些缅甸的士兵腰上也挂着枪,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枪,可是张天元绝对能肯定,只要自己稍微与什么不轨的行为,这些人绝对敢开枪的,他们腰里头别着的东西,那可不是玩具,而是真正的家伙。

  张天元心里头就想了,既然克钦军和政府军之间正在交战,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办法把这这些人给卖了啊,不然的话,总跟在身边实在是太烦人了。

  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只要对方没干什么过分的事情,自己也不好那么狠心,毕竟一旦这些人被克钦军抓住,那基本上就离死不远了。

  但他一定是要想个办法吧这个事情给解决了的,不然的话。他真得什么事情都别干了,如果只是看矿也就罢了,他反正也没有意思去动这里的矿藏。只是他真正的目的却不是那些翡翠矿,而是寻找小日本留下来的宝藏啊,如果说真得有宝藏的话。张天元肯定是要据为己有的,钱到了自己的手里,以自己的人品,好歹也会建几所希望小学,帮几个贫困人口,也比让这里的军阀或者政府军吃喝玩乐花掉好。

  可问题是被这些家伙盯着。如果被发现了宝藏,自己想拿都拿不走了。

  他这人有时候是挺高尚的,但却并非只会吃亏的圣人,想要他白白把宝藏发掘出来上缴给缅甸政府?或者说缅甸的那些企图分裂华夏的军阀手中?

  门儿都没有!

  他又不是笨蛋!

  这辆车,蛇麟在驾驶座开车。杨耀山坐在一旁个指路,秦教授则在那里打瞌睡,人老了,就算是白天睡过了,可是这会儿还是有些累了,张天元就没打扰他,看着窗外的景色,在下午柔和的阳光之下。也不是那么刺眼了。

  窗外,一路上都可以看到这里贫穷的迹象,路大部分都是土路。不下雨还好,一旦下雨,简直就没办法弄了。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却聚集了二十万人口,其实这人口也是相当密集了,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全身光溜溜的小屁孩在那里玩耍嬉闹。蛇麟尽管是不断地摁喇叭,可是汽车还是行驶得很慢。在这样的地方行车,最怕的就是出事儿了。万一出点什么事情,那真得是谁也负责不起啊。

  这地方民风可是非常彪悍的,你要是撞死了当地的孩子,那么对不起,你还是自己留下来抵债吧,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活埋了。

  为了从这地方出去,四辆车简直是挪着往前走的,这里的很多小屁孩平常是很少见到这么漂亮的汽车的,有些不仅不让路,反而还跑前跑后地跟着撒欢,喇叭一响,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反而还好奇地跑上来看。

  结果短短的一段路,本来十分钟就可以走完了,结果走了四十分钟,还没走完,真是累得够呛。

  其实在我们国家,人口多已经成问题了,大城市的拥堵,不光是汽车的堵,人也是够堵的啊,上街买东西的时候,经常性的都是你挤着我,我挤着你。

  就这还是计划生育的结果,如果当初不施行这个策略,真不知道华夏是个什么情况,那个时候,人是不是都要叠着人了?

  一想到印度三哥开挂的画面,张天元不由得就打了个寒颤,真得是觉得既奇葩,又好笑,又悲哀。

  好不容易驶出了城外,蛇麟说是准备卯足了劲儿加快速度了,一旁的杨耀山就在那里偷笑,起初的时候,张天元还不知道他是为什么笑,直到看到了外面那条路之后,他就全明白了。

  好家伙,这路简直是神了,原来不知道是出于何种目的,用鹅卵石铺了路,可问题是现在这鹅卵石的路,感觉还不如土路好走呢,因为鹅卵石太大的缘故,当雨水把泥土冲刷之后,那简直就成了一条高低起伏不平的路了,如果车稍微开快一点,估计都得飞起来,更重要的是,轮胎肯定受不了的,再好的轮胎都受不了,绝对是会爆胎的。

  看到这条路,张天元也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家乡的那条路,那是大概十五六年前的事儿了,张天元当时还是个孩子,跟一帮孩子出去学自行车,就用那种加重的自行车来学掏脚,估计现在的小孩可能都不知道那时候学自行车的乐趣了,更不知道掏脚是什么。

  那个时候学车子,只要是到了那条路上,心里头就咯噔一下。

  要知道,这密支那可是克钦邦的首府啊,就这德行,克钦邦的人还企图**建国呢,也不知道脑子里是不是缺根弦了,连自己的首府都搞不好,把钱花在打仗上,谁愿意跟你去疯啊。

  克钦邦其实跟我国的景颇族是同一族的,只不过出于同源,但是如今的生活却是天壤之别了,景颇族不敢说生活有多么幸福,但是最起码不用像克钦邦的人,连一条像样的柏油路都没有。

  听说每次打仗,都有大量的克钦邦人渡河逃到对岸的华夏避难,还能得到不错的救济,日子过得比在自己家里还舒服。(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