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零九章 地质专家
  “杨大哥,真是辛苦你了,昨天晚上没睡好吧,看你这眼睛都有点肿了。”张天元看到杨耀山,也是吓了一跳,因为此时杨耀山的眼睛简直就像是熊猫眼一样,黑漆漆的,看得怪吓人的。

  “没事没事,正好遇到了,我给你介绍一位老师,这也是国家地质大学的教授,李明光老师的同事,在国家地质大学那可是非常有名的,有很多地质科学方面的书籍,都是他跟李明光教授联手编纂的,这位教授姓秦,我可是托了李老师的面子,才请动的,不然秦教授可不会千里迢迢地陪我去缅甸。”

  张天元跟着杨耀山到了酒店的餐馆之中,看到了这位秦教授,这位教授比李明光年轻不少,大概也就是五十岁出头。

  按照杨耀山的想法,张天元虽然是翡翠专家,但毕竟不是地质专家,万一那矿是因为地质关系,所以才成了废矿呢?不是不信任张天元,关键是张天元的特长就不在这上面啊。

  也正因为如此,杨耀山请动了李明光,让李明光找到了秦教授,这才花了重金请动的,否则光是钱的话,秦教授未必会过来,毕竟那帕敢矿区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万一出点什么事儿,那也伤不起啊。

  杨耀山为了这座废矿,虽说没花多少钱,但也有上千万欧元,这点钱对他来说就是小钱,可那也是钱啊,他不知道张天元到底能不能看出个子丑寅卯来,自然是要请动一位大专家来帮忙看看。

  这就好像一些农村人,自己家的孩子生了病。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去看医生,但是如果一时半会儿看不好。还会考虑去请神婆子帮忙驱邪,说是两不耽误。反正只要能把孩子的病看好就行。

  杨耀山也是一样,不管是张天元还是秦教授,只要有一个能够把他那废矿的问题给解决了,那就行了,具体怎么解决,他也无所谓,只通过科学的地质方法,还是通过别的什么方法都无所谓。

  张天元倒是没有意识到杨耀山这样的念头,因为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面。他去帕敢,去东北密支那,为的其实是那小日本留下来的宝藏啊,他的整个心思都在那上面呢。

  当然,遇到秦教授,张天元也是挺高兴的,毕竟自己马上就要考国家地质大学的研究生了,虽然是在李明光教授名下,可是这位秦教授认识了也没坏处啊。以后常去拜访拜访,绝对是有好处的。

  再说了,不是有句老话嘛,叫“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在异国他乡遇到了老乡,而且还是同一个专业的老乡。能不高兴吗?

  杨耀山虽然也算是华夏后裔,可毕竟现在已经是缅甸国籍的人了。不能算是华夏人。

  由于有着李明光这层关系,所以张天元在和这位秦教授聊起来的时候。竟然是聊得非常开心,这秦教授听闻张天元就是李明光最新要收的弟子,也是浮现了惊讶和好奇的表情。

  究其原因,还是李明光经常在秦教授面前夸奖张天元,说张天元这好那好,搞得秦教授一直都想亲眼见见张天元到底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年轻人,刚刚见面的时候,说真的,他还有点故意为难张天元来着,但是双方聊了一句之后,秦教授就立即对张天元充满了好感了。

  张天元这人一来很有礼貌,对秦教授很是尊重,左一句教授,右一句仰慕,人都爱听好话,秦教授自然也不例外,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张天元这谈吐也是令秦教授颇为赞赏,虽然还没有考试,可是有关地质学方面的一些东西,张天元说起来居然头头是道,这让他有事甚为惊讶。

  这一老一少,谈得竟是十分融洽,原本还有些傲气的秦教授,居然是放下了架子,变得是特别平易近人。

  秦教授这一次来缅甸,除了李明光的建议以及杨耀山的重金之外,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他对缅甸翡翠矿区也是非常的感兴趣的,之前就说过,这缅甸翡翠矿区是很难进入的,秦教授尽管一直对这地方很有兴趣,可就是没有条件来,这一次得到了杨耀山的邀请,他也想到了自己最新的研究,正是有关翡翠的形成以及发展趋势的。

  做这样的课题,如果没有来过缅甸,那肯定是不行的,那就只能靠着书上的资料来进行研究了,然而书上的东西,有多少是真的,多少靠谱,他就不清楚了。

  科学研究,当真来不得半分虚假,他秦教授不是那种善于作假的人,也不喜欢作假。这一次杨耀山联系他的时候,他本来就像过来的,只是他这人也有个毛病,就是矫情,放在现在,用二次元的话说那就是傲娇,明明想去,可是却又怕别人说他是为了那些钱才去的,是以没有说想去,也没有说不去,直到后来李明光找他谈过之后,他好像一下子就有了台阶下了,这才打赢了要求。

  有关翡翠矿区地质的研究,在缅甸等于零,在国内虽然有人搞,可也是基本停滞不前的,不为别的,就因为缅甸政府和地方军阀对于翡翠矿一直都是保护得非常严密,那里可是禁止外国人随意出入的,谁要是不慎进入,那估计性命也就没了。

  这些地方,包括了矿区范围内的密支那缅北的广大地区,这里都是被列为的军事禁区的,所以当初蛇麟来这里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舍弃了身上一切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如果说他被抓住了,也不能说自己是华夏军人,否则的话,那就可能会引起两国之间的军事冲突,最少也是政治冲突,那会很麻烦的。

  这些地方以前倒是开放过,只可惜那个时候战乱频频,除非你也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才能进入否则就别想了。

  张天元和秦教授这一次之所以能够有幸进入这里,无非是占了杨氏宗族的光而已。杨耀山家族的力量那可是非常大的,不光是缅甸政府要给面子。这附近的军阀也要给他面子。

  杨家一直在跟缅甸的豪族结亲,从而拉近关系,得罪了杨家,那就等于是得罪了缅甸大部分的有权位者啊,所以杨耀山出面,带两个人进去玩玩,也是勉强可以答应的。

  而且张天元和秦教授的底细也都被调查清楚了,确认与军队无关,确认与间谍无关。

  “杨大哥。那几个人一直盯着咱们看,是不是图谋不轨啊?”张天元注意到距离这张桌子不远的一张桌子上,围了十多个人,总是会有人时不时地往这边张望,就忍不住问道。

  “唉,也不怕告诉你,那些人是政府派来保护你们的军人,只不过穿了便衣而已,我们杨氏宗族虽然家大业大。可是有些事情,还得是按规矩办事儿啊。”说这话的时候,杨耀山也是有些无奈。

  张天元顿时就明白了,什么保护。其实说白了,就是监视监督啊,不让张天元和秦教授在矿区里面做出古怪的事情来。其实这个倒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真说起来的话。这本来就是违规的事情。

  张天元从这会儿心里头就在想了,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来避过这些人的耳目。然后跟蛇麟一起去寻找宝藏呢?

  搞失踪?

  倒是个办法,就是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弄,算了算了,还是等到去了那儿之后再说吧。

  反正不到地方,想了也是白想,所以张天元干脆就不想了,一行人吃过饭之后,就离开了酒店,驾车来到了距离曼德勒市中心很远的一个军方驻地之中。

  按照缅甸如今的交通状况,从曼德勒去往密支那,可以乘坐火车,也可以开汽车,但是时间上太紧张了,根本就来不及,缅甸那破火车,又不是高铁或者动车,速度慢得像我国以前的绿皮车,甚至可能比绿皮车还要慢,张天元本来时间就很紧张,自然是不肯浪费了,昨天也是听到杨耀山说有直升机接送之后,才答应在曼德勒停留了一晚上的,不然昨天晚上就已经动身了。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杨耀山用的根本就不是他的私人直升机,而是从缅甸军方调用的军用的运输直升机。

  杨耀山的地位真得不低,看其根军营里那些军官有说有笑的样子,就知道他在这里的影响力了。

  当初在机场的时候,杨耀山出现就带了许多军人,把那个机场的地勤给吓了一跳。

  张天元此时心里头可是很紧张啊,因为他知道,在蛇麟的背包里面放了些什么,不仅有枪支,而且还有手雷,有塑胶炸弹,要是被发现了,那真得就麻烦大了。

  这军营虽然戒备不是很森严,但来来往往也都是持枪的士兵,不由得张天元不紧张啊,万一被当成是来这里闹事的,那真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了。

  他有点无奈,当初杨耀山要来这样的地方,就应该先通知他一声的,结果什么都没说,就直接把他拉这里来了,这可不好办了。

  不过蛇麟倒是完全毫不在意的样子,好像背包里放着的就是几件衣服,而不是什么手雷或者枪支,只要蛇麟不怕,张天元也就不怕了,因为他知道蛇麟能够处理这样的突发事件,他是没越到过类似的事情,所以才会紧张。

  什么叫做贼心虚?什么叫寝食难安?什么叫噩梦连连?

  张天元现在总算是能够体会到了,以前在电视里看到说某些人因为长期逃亡,最后无奈去自首了,张天元还觉得那些人太傻了,心理素质太差。

  可是现在他信了,有些事情,你总是藏在心底的话,就是会寝食难安、心绪不宁的,甚至有时候就是草木皆兵,觉得好像不管干什么事儿都有人盯着你,在看着你,让你紧张得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当然,张天元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他们从车里下来,到上了直升机,都都没有接受任何检查,完全是安全通过,没有一个人检查他们的包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