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零四章 孵化的雏凤
  张天元在翡翠的雕琢上还是颇有些体会的,所以在擦石的时候,有一些毛料和绿雾他并未擦去,因为这些东西是完全可以作为凤凰站立的树枝。[

  所谓凤栖梧桐,只有凤凰而没有树,似乎也是有些美中不足啊,假使让别人来擦石,那肯定是会把四面都擦得干干净净的,最后留下的只是一只孤孤单单的凤凰,总是显得有些奇怪,之后如果再另外找东西补上去的话,那自然是没有了之前天然的那么完美了。

  杨耀山家的那些专家肯定是那天切石的时候没有祭拜佛祖,要不就是没有洗手,否则的话,怎么可能那么倒霉,切来切去,也没有切出里面的翡翠,最后就剩下两三公分的额石皮,这简直就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然,如果是里面的翡翠像张天元所想的那样成精了的话,那就未必了。

  正因为石皮很薄,所以解石也变得相当轻松,不过区区三五分钟而已,张天元就已经将里面美丽的五福临门翡翠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那多姿多彩的翡翠,比起单纯的绿色,更加个性,也更加稀有,所以刚刚被解出来,就引来了一片惊呼之声。

  “这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难不成这一块所谓的废料,大部分都是翡翠?而我与它的距离,就只有两三公分而已?”

  杨耀山现在已经彻底懵了,如果说这块料子能出翡翠,他还能接受。可能有些地方石皮较厚,有些地方石皮较薄。所以切的时候没有切好,这还是可以理解的。可是现在看张天元,三个面大部分都已经擦开了,居然全部都擦出了翡翠来,这就让他简直不能相信了,也无法理解了。

  这可是曾经他的那些解石专家们切开的切面啊,与真正的翡翠就差了毫厘之间,比一般的厚纸板能厚一些而已啊。

  现在这块翡翠整体基本已经露在外面了,只是因为张天元还没有精细地将翡翠里面的石头掏出来,没有掏出那凤凰的外形。所以众人还不知道这东西真正的珍贵之处是什么,暂时的话,连这料子的种水和颜色还看不是很清楚呢。

  不过杨耀山已经知道自己肯定输定了,这料子光是看外面的翡翠,就知道种水跟自己那个不相上下,但是要大上很多,顶得上自己那块翡翠几十个了,这差距是没办法弥补的。

  输了倒是无所谓,可是杨耀山心里头郁闷啊。

  他郁闷的自然不是因为输给了张天元。这都是小事儿,他郁闷,是因为这块料子被他公司的那些专家都给定了调了,说什么肯定是一块废料。现在这废料解出了翡翠,先不管翡翠好坏,光是这大小。就足够抽烂了他公司里那些专家的脸了。

  他原来就对那些专家十分不满了,那些人现在都有点飘飘然了。仗着自己有些本事,拿了杨氏宗族的钱。还自以为是在给杨氏宗族帮忙,是别人求他们来拿钱,一个个把自己看的特别高,好像地球离了他们就不转了似的。

  哼,这一次这个事情,未必是一件坏事,虽然可能会损失一块相当不错的翡翠,可是杨氏宗族还损失得起,得借着这个事情,好好教育教育那些有眼无珠之辈,那些自以为是之辈,让他们也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解石大师,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解石王。

  居然把好端端一块料子扔在废料堆里,扔在那里当垫脚石来用,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想到这里,他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让一个工作人员帮自己把整个解石的过程都给记录下来,这录下来的视频,就是要用来打那些大爷们的脸的。

  “杨老板,看这种水,已经是高冰种了,而且光是看绿色的话,虽然是飘花,但是也很漂亮啊,这解石王就是解石王,姓张是吧,杨老板您认识的朋友,那就是不一样啊,这块料子我记得就是用来压帐篷角的吧,咱们摊位上的人,还经常用它来垫脚呢,都没几个人在意这料子,真是没想到啊,这张大师居然能够把它给切出翠来,难得,太难得了,反正我对这人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负责这个解石场的工作人员看了杨耀山一眼,不过并未注意到杨耀山那有些难看的表情,还在那里兴奋地说着。然后去打了一盆水,帮忙给清洗了起来,这翡翠解出来了,接下来就是要清洗干净了,只有清洗干净了,那才能看出来好坏,如果清洗不干净,因为有粉尘粘在上面,那自然是看不透彻。

  当晶莹剔透的翡翠被清洗干净之后,那聚光灯那么一照,整个翡翠简直是漂亮非常,只是翡翠里面有些凹槽之中,还有石头或者杂物,所以还看不出来那是一只凤凰,需要张天元亲手去把那些东西给掏出来才行。

  “当初在国内的时候,就有人说我运气好,说我鸿运当头,这一次来缅甸,我是真信了,除了从各位大师那里学来的本事之外,我这运气也是占了很大一部分啊。另外,我这个人吧,就喜欢钻牛角尖,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山不回头啊,就是这份执着,有时候容易惹祸,不过有时候,倒是能给我带来不错的好运,说真的,这块毛料我就是看到它放到一边挺可惜的,所以拿来试试手气,没想到居然就赌涨了……”

  张天元越是这么说,别人反而越觉得他谦虚,毕竟就算你运气再好,也不可能每次运气都好的,你能够解出翡翠来,那只能说明你这人是真得有本事的,光靠运气?

  那不可能!

  他这样解释,也是想说给杨耀山听的,告诉杨耀山,他并不是有多么了不起的眼光。只不过就是碰巧了而已,主要是怕杨耀山心理上过不去。会不高兴。

  其实他根本就是完全多虑了,这会儿杨耀山不仅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反而还非常高兴呢,就是因为杨耀山突然发现,自己或许是找到了收拾家里头那些自以为是的专家的好方法了。

  一直以来,他都在考虑要怎么找个机会教训教训那些倚老卖老的人,如今,张天元可是给了他一个极好的机会。

  杨耀山静下心来之后,就开始仔细观察这块料子了,单纯从种水和颜色上来看的话,这块料子按照如今的行情。单单卖翡翠原石的话,那也能卖个几百万欧元了,这些钱虽然不多,可它也是钱啊,澳门赌博网站:而且对他来说不多,可是对很多人来说,这几百万欧元,那就是天文数字啊,换算成rmb。那可是有数千万了啊。

  别说那些倚老卖老的专家了,杨耀山觉得自己都像个睁眼瞎,愣是将宝贝扔到一旁不管,却去捡了一块不怎么样的料子。这不是睁眼瞎是什么?

  “张兄弟!张大师!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了,你越这么说啊,哥哥我这张脸就越是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这赌石解石,你采石真正的专家。在当今世上,怕是除了我那师父马聪仁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是你的对手了,你这解石王的名头,那是受之无愧啊,今日这赌约,是哥哥我输了,这两块料子都归你了,哥哥我不要一分钱……”

  本来这解石赌石就不是杨耀山的特长,所以他输给张天元,倒也不奇怪,张天元可是政府认定的解石王啊。

  只是他说当今世上,只有马聪仁够资格做张天元的对手,这就等于是把张天元看作了如同他师父那个级别的赌石高手了,这可是巨大的荣耀啊,看起来他对张天元,那当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要说他害臊,那倒不至于,但要说一点害羞之意都没有,那就不太可能了,毕竟他也是要面子的人,输给了比他年纪小,比他阅历少,接触翡翠时间短的张天元,这可真得是比较丢脸的。

  幸亏他这人为人比较洒脱,虽说觉得丢脸,可是仔细想想,也就没什么了,他对张天元,那是真正的佩服,从一开始,他就没说过自己的解石和赌石本领比张天元强,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再解石之前说出张天元解石王的称号了。

  他这么一说不要紧,可是围观的那些人听了之后却是甚为惊讶啊,翡翠王马聪仁那是什么人?那可是这个圈子里真正的大师级别的人,是赌石圈子里神一样的存在啊。

  听说杨耀山还跟马聪仁学过赌石,肯定是知道马聪仁的厉害的,如今居然说只有马聪仁才配得上给张天元做对手,这是不是有点太过高看张天元了?

  “杨大哥,这料子太珍贵了,我可不敢要,不过能不能让我来亲手雕琢?”

  这话自然只是客气的话。

  “开什么玩笑,你这是瞧不起你杨大哥我吗?既然之前说好了的,那这料子不管出了什么翠,肯定都是归你了,哪怕是玻璃种帝王绿也是一样,我杨耀山还输得起……”张天元的客气,却让杨耀山有些不太愉快了,这不是小瞧人吗?

  张天元急忙回话道:“杨大哥,那么说是小弟不对,是小弟不对,抱歉抱歉,这料子解出来还花点时间,你看是在这里继续解呢,还是拿回去慢慢解?”

  “继续吧,就在这里解开,也让大家伙儿都瞧瞧,你这解石王可是绝对的名不虚传,他们还真别不信,你的本事绝对比得上我那师父马聪仁了。”

  杨耀山可以赔些钱,但是这广告肯定要继续打下去啊,不能毛料解了一半就不解了,既然都到了这会儿了,那自然是要把料子全部解出来的。

  “那好吧……”

  其实张天元是不太愿意在这里继续解石的,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就需要慢工出细活了,可能会花费比较多的时间,而且一旦解开,很多人都会知道这翡翠价值不菲了,谁也不敢保证就没有人盯上这料子啊,万一被盯上了的话,接下来,又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但既然杨耀山说了要解,那他就不好拒绝了,那就继续解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