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零三章 固执的解石王
  闻听张天元和周围那些人的议论,杨耀山心中不禁有些得意,当然了,他之所以得意,并非是因为解出了水种的翡翠,这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他跟马聪仁也是白学了。

  他得意,那是因为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自己解出了翡翠,这广告就打出去了。

  当然了,这广告效果还不够好,因为只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张天元要是再赌涨,那他这计划才算是真正意义完成了,因为张天元是本届缅甸翡翠公盘的解石王,有这个名头,这广告效果可比他好。

  他虽说也是名人,但毕竟这摊位是他自己的,再解出好东西,别人也会怀疑这里面有猫腻,可是张天元就不一样了,堂堂解石王,那本事在那儿摆着呢,可是缅甸政府认可了的,要是真能解出好翡翠,那这广告效应绝对是杠杠的。

  “张兄弟,张老弟,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在场的这些人,可都是想要看看你这解石王的本事呢……”

  虽说之前见张天元选了这块废料子,他实在是有些失望,觉得张天元是名不符实,可是仔细想过之后,又觉得这不太对啊,张天元那解石王的称号又不是他自己弄到手的,而是缅甸政府给的,照这么说的话,张天元应该是有真本事才对。

  莫非那块废料真得有什么玄机不成?

  现在搞得杨耀山心里头也有点疑惑了,难道说自己家族那么多的专家,竟然都看错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回去之后,可得好好给这些人上上课。让他们知道羞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毕竟张天元可是真刀真枪拼过来的,从闫城赌石交易会上的崭露头角。再到这一次缅甸翡翠公盘上的大放异彩,张天元是通过一块块的翡翠毛料来奠定了自己解石王的名头,尽管现在还只是部分人知道,但是相信不久的将来,这解石王的名头也是能够传遍天南海北的,真正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名号。

  以他的眼力,绝对不可能选出一块什么都没有的料子。

  杨耀山现在心里头真得是有些期待了,期待这位解石王可以让那块废料变成一块宝贝料子。

  “好吧,麻烦大家让一让好吧。我就把这块料子给大家来解开看看,看看这料子里面究竟有什么好东西……”

  “解石王就是解石王,你听这口气,好像里面肯定有翡翠似的。”

  “那可不是吹的。”

  “哼,我看未必,还是等结果出来再说吧。”

  听到众所纷纭,张天元只是撇了撇嘴,淡然一笑,这料子他当然是肯定里面有东西的。否则他就不会拿出来公开解石了,就算没有六字真诀,他也有这个自信。

  因为毛料比较大,所以杨耀山叫了几个人过来给帮忙把毛料放到了解石台上。这料子如此之大,很多人都在讨论张天元会如何下刀,毕竟这么大的料子。一般情况下肯定是要切的,反正都切了那么多了。自中间一刀两段,里面到底有没有东西。有什么样的料子,那也是看得一清二楚了。

  这样的解石肯定是非常刺激的,所以很多人都是盯着一个劲儿地看,生怕是耽搁了精彩的一幕。

  毕竟真要说起来,切石可比擦石来得刺激的多,要不然怎么会说一刀穷、一刀富呢,这一刀下去,到底是赌涨还是赌垮,看得就非常真切了,可是擦石就不行,慢慢蹭蹭的,看得人都有睡着的可能。

  不过张天元当然是不敢一刀切的,因为他知道这里面的翡翠距离石皮不过两三公分而已,如果要切的话,那只怕是会切坏的,就算是他,也不敢用那么大的刀锯来做精细的活儿。

  擦石,是最聪明的选择。

  他才不会管别人乐不乐意呢,自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一点也不含糊。要是被人几句话就挑起来了,那他也未免太没有主见了一些吧。

  拿起了砂轮机,他深深吸了口气,这擦石其实也不容易啊,稍不留神,也是有可能擦破里面的翡翠的,也得是小心翼翼地才行。

  杨耀山有点不太理解张天元的做法,因为这块料子在他们家的时候,随便乱切,也没能切出翠来,这还擦石?要擦到猴年马月去啊?

  想到这里,他就出言问道:“张老弟,你这还擦什么啊,就这毛料,随便切一刀,能赌涨还是能赌垮,不就见分晓了吗?”

  “对啊解石王,切啊,切着多刺激,擦涨不算涨,这切涨才算涨啊,你就算擦出来翡翠,那也未必就是赌涨啊……”

  “这便宜的废料子,就没必要这么认真了吧,就是玩玩而已,您也太过较真了……”

  “都闭嘴都闭嘴,你们懂个什么?解石王既然要这么做,那肯定就有他自己的想法,你们有本事怎么不是解石王呢?”

  “说的没错,观棋不语真君子,更何况是解石呢,不要打扰了解石王。”

  围观的人,有觉得张天元大惊小怪的,自然也有支持张天元解石的,毕竟有些人对张天元这个解石王还不太服气,毕竟没亲眼见过张天元的本事嘛,他们还是更相信杨耀山多一些,而另外一些人可能再缅甸翡翠公盘上亲眼见过张天元解石,所以多张天元的本事,那是非常信任的,这才会有了分歧。

  “哼,现在你们说这料子是废料,可是废料解出了宝贝翡翠来,你们还会这么说吗?开什么玩笑啊,如果这里面的翡翠要是解坏了,就算你们不觉得可惜,我都要可惜死了,这里面可是真正意义上鬼斧神工的天然工艺品啊,懂个屁……”

  张天元嘴上没说什么。不过心里头却不是很满,开什么玩笑啊。这东西他还准备制作成一件稀世之作呢,要是一刀切下去。那就全毁了。

  “杨大哥,我自有一套解石的方法,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弄得,对不住了,耽搁了您的时间,诸位要是不喜欢看擦石,那也没办法了,我这人就是一向谨慎。”张天元这话说得很是傲气,他可是解石王。这话绝对说得!

  杨耀山也觉得自己有点太多管闲事了,既然请了张天元来解石,那就不要又任何的干涉,要知道张天元在缅甸翡翠公盘上的成绩,就本届来说,那可是不输给他的师父马聪仁的,有这本事的人,那肯定在解石上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自己这个外行人。就不要胡乱指点了。

  他也不知道张天元是如何判断这块料子里面有翡翠的,但是看张天元很有信心,他就知道张天元肯定是有一套不愿意泄露给旁人的方法,这也很正常。就连马聪仁那种大方热情的老人家,都有自己的秘密。

  这秘密,或许就是他们真正的绝技。只传给自己的嫡传弟子,而不会传给外人。

  张天元见杨耀山不说话了。就没有管别人怎么想了,直接拿起了砂轮机。开启了电源,然后在那毛料上面磨了起来,他的眼睛一直死死盯着毛料,就是在看里面的翡翠和表面的石皮之间的距离,因为石皮太薄了,稍微一分心,就可能会出问题的。

  别人不知道张天元在看什么,他自己却知道,自己是在计算距离了,两三公分而已,这实在是很薄的,这种砂轮机的打磨可是很快的,必须得把握好一个度。

  很快,他就突然停住了砂轮机,那砂轮机的砂轮在半空中空转着,发出了刺耳的响声,不过周围的人都没注意这个,他们很奇怪的是,张天元为什么突然停下来了,所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那个打磨的位置。

  那里,石皮已经被打磨掉了,里面露出了绿色的雾,以及一些带着翠色的结晶体。

  只要是稍微懂翡翠的人,都知道那结晶体是什么,心中也是有些激动了起来。

  “出绿了?”

  杨耀山起初也没怎么在意,忽然间听到砂轮机的声音不对了,这才将目光投了过来,等到张天元关闭了砂轮机之后,他几乎是直接扑了上去,真正是见“色”起意啊。

  “出绿了,真得出绿了,居然还真出绿了,你看着雾色多漂亮,你看着翠色多诱人,水呢,赶紧拿点水过来,清洗清洗。”

  杨耀山显得比张天元还要激动,拿过清水之后清洗了一下,很明显就可以看到,薄薄的绿雾下面,是碧绿的翡翠,而且绿得是那么的漂亮,用强光手电筒一照,看得则更加清晰。

  “唉,甘拜下风,杨大哥我是甘拜下风啊!张老弟,你这双眼睛,真得是神了,别人说你是解石王,我看你简直就是神啊。”

  以杨耀山的眼光,如果这个时候还判断不出自己输了,那就太丢人了,其实不用讲所有的翡翠都解出来,单纯是看一看这切口,他就能判断出来,这块所谓的废料里面不仅有翡翠,而且还是很好的翡翠,至于什么程度,他不是很确定,但肯定比他的那块要好。

  “杨大哥你这判断也太早了吧,这不是还没解开嘛,还不是到底是什么情况呢,谁输谁赢犹未可知啊……”

  “张老弟,你就别安慰我了,以你的眼光,应该也看得出来了,这块料子出的翡翠肯定是比我那块大,也更好,别说赌涨,搞不好就是大涨呢。”

  张天元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暗叹杨耀山这判断还真是蛮准确的,这块料子不仅仅是赌涨那么简单啊,而绝对是大涨,只要这块翡翠解好了,甚至都不用去雕琢,这就是一件绝对的稀世之作啊。

  当然,解开肯定还是要解开的,因为这一圈的石皮都在两三公分左右,所以张天元将那翡翠翻了个过,就又开始进行擦石了,他的动作还是跟之前一样小心翼翼,生怕将里面的东西给擦坏了。

  张天元虽然不是专业学习设计的,可是因为六字真诀的影响,他从古代那些雕刻专家的身上学到了不少的能力,对于一块翡翠该如何解出来更加有意义,也更加容易进行雕饰,那可比很多珠宝设计师还要厉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