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零二章 这才是专业的
  对于张天元的提问,杨耀山只是笑了笑说道:“我一般情况下也不赌石,不过解石倒是经常玩的,玩玩而已,再说了,我们卖半赌料子比全赌料子更加实惠,只要能切出绿雾,哪怕是看不到翠,那这一刀下去,也能够让翡翠毛料的价格提升很多倍,你参加了缅甸翡翠公盘,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吧。今天要全部解开,只是陪你玩玩而已,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偶尔玩一下,就当消遣了……”

  其实如果认真来说的话,杨耀山这样子就算是赌石,只不过心态不一样,真正的赌石,那就是想要以小的价钱去搏一个高价,然后让自己变得富裕起来,可是杨耀山这样,纯粹就是玩了,那料子是不是能出翡翠,他都不在乎,这不是赌。

  就跟玩麻将一样,有些人可能就是赌博,而有些人,则只是当作游戏了。

  解石是个中性词,就看你的心态是什么样了。

  而且赌石的人也许对解石是一窍不通,甚至对翡翠毛料都一窍不通,纯粹是去撞运气的,可是解石的老手,那一定是对赌石深有了解的,不管他是不是专家,是不是经常赌石,但是对这方面的专业知识,那绝对是储备足了,而且也经常动手去解,尤其是将全赌毛料变成半赌毛料,看似随意的一两刀,一个窗口,却能够带来成倍的利润提升,说这些人是翡翠圈子里的魔法师,那一点都不为过。

  当他们讲翡翠毛料那丑陋的石头露出一丝美丽的翠色给人们看的时候,就能够极大程度的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望。

  这就好比将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美女的脸露出来。让你们看到她的美,是一个道理。

  杨耀山这么些年。虽说并非是以赌石和解石擅长,但是即便这样。他解过的毛料,那也比张天元多得多,就算是再笨的人,解了那么多的毛料,那也一定是练出来了,而不会稀里糊涂的还是什么都不会。

  再者说了,杨耀山也没那么糊涂,他心里头跟明镜似的。

  “张兄弟,现在两个解石台。咱们就一起开始吧?”杨耀山将毛料固定好了之后,就笑着对张天元说道。

  “不用一起把,杨大哥你这解石,我还没看过呢,所以想要看一看,你先解,我接下来再解,不着急,学习学习嘛……”张天元嘿嘿笑了笑说道。

  “你小子就是谦虚啊。本届缅甸翡翠公盘上,从你手里赌涨了多少料子,你那解石王的证书可不是花钱买来的啊,是故意寒碜大哥我吧?”

  “那可不敢。真是要学习学习。”张天元自己的事情自己心里最清楚,无非是靠了六字真诀才那么厉害,他也要防着万一以后六字真诀突然不起作用了怎么办。所以看别人解石,好好学学。绝对没什么坏处。

  “得,大哥我来就我来吧。你小子啊,鬼精鬼精的,就是外表老实。”

  杨耀山是个大方的人,既然张天元想要看看,那就让他看吧,反正他也不怕张天元偷师学艺,毕竟张天元的解释技巧,那也是在缅甸翡翠公盘上得到过肯定的,很多人都见识过了。

  所以在说完话之后,就拿过了砂轮机,然后启动了电源,那熟练的动作,一看就知道是解石的老手。

  “解石王?那个年轻人就是解石王吗?”

  “什么解石王?我怎么没听说过,谁给他封的这样的封号啊,杨老板都不敢自称解石王呢,他就这么牛?”

  “你懂个屁,这解石王又不是他自封的,而是本届缅甸翡翠公盘上颁发的奖励,据说有个年轻人接连赌涨,而且都是大涨,他解开的石头,就没有赌垮的,而且还出了好些极品的料子,估计就是这个年轻人吧。”

  “嗯,就是他,姓张嘛,当时我也在现场,不过是去看热闹的。”

  人们总是喜欢关注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听到杨耀山说张天元是什么解石王之后,一个个就开始议论起来了,猜测张天元的身份,猜测解石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有那去过缅甸翡翠公盘的,便得意洋洋地说自己见过张天元。

  敢在缅甸翡翠公盘上公开解石的,一般都不是普通人,那些赌石的虽然也解石,但不是自己解,而是请了解石师傅,这位却是自己亲自解石,那肯定手底下的功夫不一般了。

  有这人一提醒,原本还以为张天元只是杨耀山跟班的人都猛地惊醒了过来,敢情他们以为的跟班,其实是一个手艺高超的解石师傅啊,连缅甸政府都承认了他的能力,给他颁发了解石王的称号。

  在众人议论的时候,杨耀山却已经开始解石了,他的动作很熟练,也很麻利,因为料子比较小的缘故,所以他一开始并未动用切石机,而是用砂轮在那里一直打磨,毛料在砂轮机下面不断地反转,不断地变小。

  看看好像擦不出绿,杨耀山才启动了切石机,在这毛料上面切去了大约两三公分,切的很准,刚好可以看到绿雾的出现,这基本上可以说明这块料子肯定能够出绿了,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绿翠。

  切出了绿雾之后,他又换成了砂轮,开始小心翼翼地打磨,这意思好像是不敢再切了,怕伤了里面的翡翠,所以要将翡翠整个石皮都给用砂轮机打磨掉,这样的话,打磨到什么程度,自己能够拿得准一点,要是切的话,估计就没那么准了。

  因为这块会卡料子本身就不大,所以打磨的时间也并没有话费诶多长,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样子,那翡翠的石皮和绿雾就已经被打磨得差不多了,露出了里面看起来有些灰蒙蒙发黑的晶体。

  这就是翡翠,只是可能因为上面布满了灰。所以看起来并不好看。

  “杨老板,出绿了啊。您这眼光真是神了……”

  旁边站着的工作人员也是经常解石的,但是心里头就一直很佩服杨耀山。今天见到杨耀山解石,也是从头一直看着,发现毛料出绿了,也是兴奋地喊了起来。

  这人很有眼色,知道杨耀山需要水,就赶紧端来了一盆水,将毛料上面的灰尘给清洗了一下,立即是看到了一层明显要好很多的翠色,只是或许是因为太接近石皮的缘故吧。绿的并不是那么好看,还有一些白色和黑色的东西存在。

  “谢谢你了,先到一旁去,再打盆清水,这还要继续切才行。”

  看到出绿,杨耀山并不是特别兴奋,因为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表现如此好的一块会卡料子,如果连绿都不出的话。那他杨耀山这么多年也是白费了。

  从目前窗口处来看,这块料子最起码表面上的种水和翠色都是比较一般,属于中档的,料子。接近冰种,但却达不到冰种,对于这样的料子。杨耀山也没什么不满意的,而且他觉得就算这块料子只是出豆青种。那也比张天元选的那块废料子要好得多。

  因为按照他的判断标准的话,张天元选择的那块毛料。就是实实在在的废料,这也不是他说的,而是很多专家都这么认为的,否则的话,这块料子也不会扔到角落里用来做垫脚石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对这场赌局取胜的信心可是非常大的,反而是觉得张天元选那块料子未免有点儿戏了,只怕最后是赌不出什么东西的。

  随着毛料里面的翡翠晶体被渐渐地挖出来,更好的翡翠资质也是显现了出来,这块料子,周围的边角料质量都不好,但是往深处的料子,却是相当不错的。

  只是这料子未免太小了一点,整个也不过就是成年人的拳头大小,而且还是女人的拳头。

  用清水清洗过之后,在那聚光灯的照射之下,可以看到这块翡翠外围的料子杂色比较多,绿得也不够均匀,是水种料子不错,但是这颜色却不太好,再往里面,大约也就是乒乓球大小的一块料子,颜色就均匀了很多,而且颜色也比较正,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会当成是冰种的料子呢。

  就目前翡翠市场上翡翠的价格和走向来说,水种的料子那也是非常值钱的,毕竟好料子现在是非常难得了,再说了,水种的料子,颜色还这么均匀,这实属难得,就是小了一点,做不成镯子,只能用来做戒面或者是吊坠之类的东西了。

  “杨大哥,你还说解石不是自己的特长,就你这眼力,即便是在赌石专家里面,那也绝对算是相当厉害了,当真不愧是马聪仁马老先生的弟子啊……”

  张天元这番话,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是有点讽刺人呢。

  其实不然,如果说张天元没有六字真诀和地气的话,单凭真本事,他根本就没法跟杨耀山比,别所比了,那估计是差得远呢,在那么多的翡翠料子里面,杨耀山偏偏选了这么一块,刚好就是里面种水和翠色都最好的,只是小了一点而已。

  当然,这里面要除过张天元选中的废料,这块废料是属于特殊的原因。

  一般选料子,那都是选表现好的,这才是正道,没有张天元这样的作弊器,就不要胡乱选那些表现不好的料子,这也是最基本的原则问题。

  赌石可不是赌气,同样不是单纯的赌运气,虽说运气也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真正要靠的,还是自己的本事和眼力啊。

  “杨老板就是杨老板,不愧是缅甸玩翡翠玩得最后的人,这真是相当的厉害……”

  “羡慕啊,真得是羡慕啊,如果我要是有杨老板这眼力那就好了,估计早就赚得盆满钵溢了……”

  “估计杨老板摊位上的料子也好,那里还有不少的会卡厂的料子呢,咱们看完了解石就去那边看看,碰碰运气吧……”

  “说的也是,待会儿就过去看看,不能什么都拿不到啊……”

  从这些人的话里头就可以听出来,杨耀山的计策生效了,他原本就是打算做个活广告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