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零一章 废料与宝料
  “张兄弟,那块料子不是卖的,你还是别选了。”

  “为什么?难道这料子很贵重吗?”张天元听到杨耀山的话,心里头“咯噔”一下,他就想了,难怪这料子会没人买,原来是不卖啊,搞不好别人是专门留在这里的,自己也不是每一次运气都这么好啊。

  “不是贵重,恰恰相反,那是一块废料,如果你选了那个,那就输定了啊……”杨耀山微微皱了皱眉,他似乎是很难理解张天元怎么会看上那样的废料。

  不过张天元倒是没有在意他那有些失望的目光,相反心中是有些高兴得很,看起来这料子还真是废料啊,吓了自己一跳,还以为那料子是别人留下来的呢,既然是废料,那就好办多了。

  他扭头看向了杨耀山,发现杨耀山正看着这边,脚下还放了一块料子,应该就是已经选好的毛料了。

  杨耀山心里头真得是有些失望的,他觉得自己看走眼了,张天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甚至根本就是个外行嘛,稍微懂点翡翠毛料的人,都不会去选那块料子的。

  那块废料他是印象很深的,因为当初料子被采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寄予厚望的,毕竟当时这块毛料足足有一吨多重,快接近两吨了,而且上面还有一些可以出翠的迹象,很多人都说这块毛料能够出翠,甚至能够大涨。

  于是他请了几个专家帮忙鉴定,都说能出翠,于是便请了几个解石师傅一起动手。切了四五刀,可是却没有出一点绿。甚至连绿雾都没有,于是大家都死心了。认为这根本就是一块废料,扔在这里当垫脚的石头还有点用,如果有谁看上了买去,那就更好了。

  “杨大哥,你可别小看了这块料子,我这人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们虽然说这块料子肯定赌垮了,但是我却不信这个邪,我觉得这料子还是有赌头的。说不定就能切出个玻高冰种什么的,万一对了呢?我就赌这块了,杨大哥你的料子好像也选好了啊……”

  有些无法解释的东西,张天元就不用专业知识来解释了,毕竟杨耀山也是内行人,你说的那些他都懂,忽悠不住他,还不如直接说呢。

  “也好也好,既然你想解。那就解吧,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当初这块料子可是让很多专家都失望透顶了啊,正好我也选好了。咱们就去解石吧,看看最后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冒昧问一句,马聪仁老先生也看过这料子了吗?”张天元问道。

  “那倒没有。这样的料子,我怎么敢劳烦师父他老人家啊。”杨耀山摇了摇头道。

  “就知道应该没有。以马聪仁的本事,不可能看不出这料子的好坏的。只能说我比较幸运了,嘿嘿。”张天元心里头笑了笑,却没有再说什么。

  杨耀山看着张天元用小推车将那块料子推到了切石机跟前,心中不由感慨,这块料子当初在他的矿区的时候,也是引起了一番争论的,有人说肯定赌垮,有人说会赌涨,闹到最后,什么也没解出来,他就记得有个专家因为气急了,所以随便切了一刀下去,还是什么都没看到,结果就死心了。

  他真是没想到张天元这倔脾气,这样的料子居然还敢再来解石,到底是自信呢还是蒙运气呢。

  不过也好,张天元还年轻,这个教训,以后对他肯定是会有好处的。

  “先别说我这料子了,杨大哥你选的料子就是那个吗?”

  张天元指了指杨耀山脚下的那块料子,笑着问道。那块料子整体表现相当不错,大小有橄榄球那么大,不得不说,这杨耀山虽然并不是赌石特长,但是也是有些眼光的,这块料子就是相当不错的。

  “杨大哥,你还说自己不擅长赌石,我看你手里这块料子就很不错啊,从表现上来看,估计最差也能出一块冰种的料子吧?”张天元笑着问道,他故意说错了,这块料子里面是水种,质地非常接近冰种,所以他的这个判断,也算是比较准确了,就算料子解出来了,也不会引起怀疑。

  “我判断也是这样,看来咱们还是心有灵犀啊。”杨耀山哈哈大笑了起来。

  会卡翡翠容易出高翠,出来之后,绿都相当不错的,杨耀山手上的这块料子,里面翡翠的种水虽说没有达到冰种,可是去绿得非常匀称,是属于满绿的料子,这也是相当值钱的。

  那一堆料子里面,同样表现的翡翠毛料有几十块,而杨耀山偏偏是选了这么一块,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他的水平其实不差,只是谦虚罢了。

  他脚下放着的这块毛料,可以说就是出了张天元之前找的那块料子之下表现最好的一块了,甚至在整个摊位上,也就是排名第三的料子。

  那块排名第二的,就是种水稍微好点,而且体积稍微大点而已,问题在于石皮的表现不怎么好,因此被杨耀山给直接放弃了。

  毕竟杨耀山不是张天元,他没有六字真诀,不可能判断那么准,这个水平,即便是在赌石专家里面,那也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有人可能说了,那石皮表现好,他选这块料子不应该吗?

  其实不然,在那堆翡翠毛料里面,石皮表现比这块好的还有很多,而杨耀山就偏偏选了这一块,说明他肯定也有自己独特的判断技巧的,而不是瞎选。

  不过他终究是不如上了外挂的张天元啊,就算张天元没有看到这块半赌的料子,他也能够选出一块,也是唯一一块比杨耀山的毛料强的。

  杨耀山输给张天元,真得是不丢人。

  “张兄弟,你可要想好了。我这块料子肯定能够赌涨,我就有这自信。毕竟是老坑种的会卡料子,而你那块可是废料啊。你真得决定不改了?”

  “我的杨大哥啊,你也看得太认真了,这是一场游戏而已,也就是友谊赛,输了就输了吧,咱们就是玩玩,输了的话,只能说明我没有您的本事强,这有什么好后悔的。以后再慢慢锻炼也就是了,我不是还年轻嘛……”

  张天元觉得自己都有点阴险了,因为他知道这块料子里面是什么样的翡翠,如果解出来的话,那杨耀山是一定会目瞪口呆的,当然,以杨耀山的为人,肯定是不会后悔的,毕竟这一次的解石。本身就是杨耀山导演的一场广告。

  只是估计会遗憾,因为张天元选的这块料子可是当初被认为是绝对无法赌涨的料子,放在那里得有四五年的时间了,都没有人来看过。

  “那行。只要你不后悔就好,咱们去解石吧。”

  “不在这儿解石还跑哪儿去啊,你这里不是有工具吗?”张天元见杨耀山居然抱起那块料子朝街道深处走去。就不由得开口问道。

  “那个是用来粗切的,也就是说。是把全赌料子变成半赌料子的工具,太粗糙了。不好用。这条街道深处就有我们的一个专门用来解石的地方,咱们去那里吧,你那毛料有点大,如果推不动的话,我让人帮你推。”杨耀山解释道,他的料子比较小,所以抱着就可以了。

  张天元摇了摇头,自己这料子自己还是推得动的,他将料子用松紧带固定好了之后,就跟在杨耀山身后朝着解石的地方走去,心里头大概也明白了,这里有很多人就是来玩的,买一块石头,现场就想切出来,如果真得能够赌涨的话,那也就现场卖了,就不带回国内去了。

  在曼德勒,在这个交易市场,解石其实已经成为了一种娱乐项目了,很多人都对此是乐此不疲啊。

  “喂,杨老板要解石了!”

  “真得吗?”

  “骗你干什么啊,杨老板要亲自解石了,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啊,大家都去看热闹啊!”

  “走,赶紧去看看。”

  “杨老板是谁啊?”

  “你外地的吧,连杨老板都不认识?那可是咱们缅甸的翡翠大王啊,杨氏宗族的大老板。”

  ……

  在听到杨耀山要解石之后,整个市场都突然轰动了起来,许多人奔走相告,那家伙,简直就像是听说谁家中了状元似的,有许多来这里旅游的游客,也都兴高采烈地跟在了后面,他们可能连解石都没见过呢,就是想图图鲜。

  还有一些人就是摊位上的老板,他们将自己的摊位扔在那里不管,竟然就敢直接跟上来去看热闹了,真是不怕有人将他们的毛料给偷了啊。

  这一眨眼间,澳门赌博网站:张天元和杨耀山身后就跟了上百人之多,不过没有几个人注意张天元,好像都把张天元当成了杨耀山的跟班了,替杨耀山运送毛料呢。

  从杨耀山的摊位到解石的地方,不过一两分钟而已,真得是非常近,张天元跟着杨耀山进了一个院子里面,可以看到,那里放了好几个解石台,正有几个工作人员在旁边帮忙给游客指点怎么解石呢。

  杨耀山刚刚一进院子,就有人迎了上来,笑着说道:“老板,我刚就听到外面有人喊你要解石了,就是这两块吗?那里有空的解石台,您放这边来,马上就可以用。”

  “不是两块,是一块,另外一块是我这位兄弟来解,所以你给弄两个解石台,我们一起来解。”杨耀山吩咐道。

  那工作人员看了张天元一眼,似乎是有点惊讶,他笑着说道:“没问题没问题,两个解石台就两个解石台,两位在这里解石,正好能够让那些游客看看,到底高手是怎么解石的,不然怎么都教不会啊,很多人都把好料子给解坏了。”

  此时因为是晚上,所以院子里有很大的那种探照灯,将整个院子照得是跟白昼似的,这样的环境,其实就算是黑夜,对张天元也没什么影响,他的眼睛,还真的是不怕黑的。

  “杨大哥,你这亲自解石没问题吧?我可是听人说过,一般卖毛料的,都不会参与赌石,我有个朋友叫毛石发的,就不解石。”张天元将小推车放下,有些疑惑地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