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九八章 切磋赌技
  “杨大哥,你这摊子上的料儿看起来不错啊,就是不知道里面如何,不过我想你看中的料子,应该还是不会差的吧。”

  “那是自然,你杨哥我不敢说这里的料子都是极品,但是一定比别的摊子要好得多,这样吧,我借给你钱,你自己选料子,买下来如果说是赌涨了,那杨大哥我就白送你,借给你的钱也不必还了,只是有一个要求,你得在我这摊子上解石,如何?”

  杨耀山是个聪明人,他提出的这个条件看起来对自己很是不利,然而实际上,却是有好处的。

  他不太相信张天元会赌垮,所以其实他等于就是花钱让张天元给自己的摊子做个广告了,就给你本届的缅甸翡翠公盘一样,要不是张天元那神奇的一赌,只怕本届缅甸翡翠公盘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取得那么大的成功。

  要是万一赌垮了,那也不过是玩玩而已,谁又能保证所有的料子都能赌涨呢,只是没有了广告效果罢了,但是借给张天元的钱,自然就能要回来了,无论如何,他都是不吃亏的。

  两个人走到了杨耀山的摊位之前,这个摊位比别的明显大了许多,装饰的也非常整齐干净,那里的工作人员一见杨耀山到了,都纷纷站起来问好,可见他们都是认识杨耀山的,这里的摊位对于杨氏宗族虽然不算多重要,可是每年也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知了肉少,那毕竟也是肉啊,而且味道还不错呢。

  “那哪里行啊。不敢这样,可不敢这样啊,要是我真得一不小心解出来一块高冰种的翡翠,那您岂不是要哭了啊?现在高冰种的料子,那多之前哦。”

  张天元一边说着话。一边朝着那摊位看了过去,这里的料子肯定是要比别的摊位上的多,而且好,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此时正有几个人在那里挑选料子,看起来很是专心的样子。

  他注意到。杨耀山的摊位上有几块半赌料子,这就是真正切出来的,而不是像很多摊位,那明显是因为不可抗力而导致翡翠毛料的破裂,然后才露出了里面的翡翠。谁也不知道那里面的翡翠会不会被震裂了。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张天元。

  除了少数的几块半赌料子之外,大部分的料子还是全赌毛料,因为在这种地方卖,自然是全赌的料子更容易赚钱。

  而且全赌料子也比较容易伪装,如果说藏在比较好的地方,即便是被发现了,也会被误认为是石头的。毕竟没有任何仪器可以看穿全赌料子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张兄弟啊,别说是高冰种的料子了,就算你解出来的是玻璃种的料子又如何。我杨耀山还能矢口否认刚刚所说的话不成,你也太瞧不起你杨大哥我了吧?”

  杨耀山并不生气,因为本身这个事情,就是他的一种策略而已,无非是为了让张天元为他打个广告罢了,直说的话不好意思。通过这样的方式,倒也是别出心裁了。

  他见张天元似乎是不愿意占这个便宜。就有点急了,开口道:“你看这样好不好。咱们各挑一块毛料,然后一起解石,若是你的毛料解开之后翡翠价值大于我的,那这两块毛料解出来的东西都是你的,若是我的大于你的,那这两块料子钱,都由你来支付,这个总行了吧?”

  杨耀山这么做,有两个理由,这第一个理由就是不管他和张天元谁解出来的翡翠好,赌涨了,那都是个活广告,自然能够吸引更多的顾客过来,这第二个理由嘛,他也想试试看,张天元到底是运气好,还是真得有本事。

  他自然知道,在赌石方面,他不如张天元,所以这个条件列出来,看似对他有利,实则却是对张天元有利,他这就是变着法儿要给张天元好处呢,让张天元不好意思拒绝,毕竟第一次拒绝了,再要是拒绝的话,那就有点不太合适了。

  张天元也不想驳了杨耀山的好意,既然如此,适当的玩玩,替杨耀山宣传一下也就是了。

  除了这些之外,两个人毕竟都是男人啊,这心里头到底还是有些一争高下的意思,本届缅甸翡翠公盘,张天元是大放异彩,甚至都有人称呼他翡翠王了,作为杨耀山,自然是有那么一点不太服气的,因为他曾经也师从于马聪仁,学过一段时间的赌石,他如今能够在杨氏宗族里牢牢把握住权力,不得不说,跟这点本事还是有不小的关系的。

  那翡翠王的名号可是自己其中一个老师马聪仁的,杨耀山也想看看,张天元到底是不是真有本事继承这个称号,要是连他都斗不过,那张天元也就那个水平了,自己也不用太过在意了。

  张天元也是从柳生平那里听说过杨耀山的一些事情,知道了杨耀山跟马聪仁的关系,他这一次没能与马聪仁正面对决,那么可以跟马聪仁的徒弟杨耀山斗一斗,也不错嘛,反正这只是友情对决,跟切磋一个意思,点到为止,玩一玩就玩一玩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哈哈哈,杨大哥这是想要考较考较小弟啊,倒也行,既然如此,小弟就奉陪到底了,咱们在这里切磋一场,明天就前往帕敢矿区。”

  “哎,这就对了嘛,知道你是个痛快人,来吧。”

  这两人都很有默契,因为他们现在的关系也算是亲戚和朋友了,纵然是真得分出个胜负,也不至于影响了两个人的关系,而起实际上,张天元如果赢了,反而是帮了杨耀山的一个小忙,让杨耀山在这里的摊位更加红火起来,这可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啊。

  “你没带工具包吧,来来来。这些给你,可别说老哥我胜之不武啊。”

  杨耀山让工作人员取了两套鉴定毛料的工具,一份自己用,另外一份,自然是交给了张天元去用。他这又不是敌人跟敌人之间的战斗,没必要用什么阴谋诡计,因为即使赢了,也没什么意义,反而是输了更好,可又不能故意输。故意输的话,也是意义不大。

  “这杨大哥说自己的摊位上有不少的好料子,我之前还不信,不过现在看起来,还真是啊。”

  两个人开始看料子的时候。张天元就注意到了,在地上放着的一堆只有橄榄球,甚至保龄球大小的毛料之中,有不少都是老坑老厂的料子,以张天元如今的能力,就算是不用六字真诀,也能分辨出毛料的大概好坏了。

  这些老坑的料子,大多都是产自会卡。因为石皮属于青蛙皮,这看起来特点是太过明显了。

  会卡的石头,显著的特点就是腊皮。淡绿的光滑的皮壳,因此被形象的称为青蛙皮。目前会卡的石头,良莠不齐。品质跨度大,从一无是处的砖头,到晶莹剔透的精品,到处都有会卡石的身影。

  会卡翡翠原石皮壳杂色。以灰绿及灰黑色为主,透明度好坏不一。水底好坏分布不均,翡翠原石但有绿的地方水常较好会卡翡翠原石在石头上表现为一般的种色。往往开出来,种水色各方面都很好。

  就是说,起货很高,有会卡不负人之说。所以赌石人喜欢赌它。

  另外,会卡翡翠原石有种好的,也有种一般的,色有高有低。

  但是由于一般含杂质的机会较低,裂较少,做戒面的机率比较大。如果花件料开出戒面,不涨都不行,而且这情况,都还不是小涨,都是大涨。

  近几年,会卡翡翠原石黑皮的料,大涨的很多。

  也就是说,会卡翡翠原石可赌性非常大,运气好的话,那赌出来的往往都是高翠,即便是运气不好,那也能小涨一把,杨耀山居然把这么多的会卡料子运到了这里,也是很不容易啊。

  张天元蹲下来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阵,最后却是摇头不已,不是说这些会卡场的料子不值钱,实际上,这里面有一半只要买到手那都能够赌涨,只是张天元现在的胃口叼了啊,一般的料子,他还真看不上,或许给别人,别人会高兴得跳起来,可是给他,他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总觉得东西并不适合他。

  “杨大哥,你这些料子的质地不错啊,我看这表现,大部分都能赌涨吧,而且还都是会卡厂的老坑料子,谁在这里买,真得是占便宜了。”

  张天元在这些老坑的料子里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便朝别处看去,反正这里料子还多着呢,他这人并不一定非要选择老坑料子,事实上,他反而是有好几次因为选了新厂新坑的料子而赌涨了,还是大涨,所以对于新坑老坑,他现在都不怎么看重了,只要是毛料,他都会看一遍,毕竟他有六字真诀,这看起来很方便啊。

  此时杨耀山就在他的附近寻找料子,杨耀山只是根据传统的观点去判断,所以选择的都是这些会卡的老坑料子,杨耀山挑选料子,就跟那些专家是一样的了,不像张天元专门挑表现不好,价格便宜的料子,杨耀山选的料子都是表现很好的,而且基本上是无绺无裂。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疯子,都像张天元那样喜欢赌裂,张天元要不是因为与六字真诀,他也不敢那么去赌,毕竟赌裂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稍不留神那就有可能赌垮了。

  杨耀山看毛料的速度,明显就不如张天元那么快了,张天元本来还可以更快,只是为了避免太过惊世骇俗了,所以才一边看,一边装样子呢,如果让他全力来看这些料子的话,一块料子只需要一眼就能决定了,可是杨耀山,一块料子所需的时间却最少是十分钟。

  当然了,杨耀山跟张天元不太一样之处就在于他对于那些表现不好的料子是根本不看的,这就节省了很多时间。

  毛料赌石,自然赌色、赌蟒纹、赌廯,都要比赌裂更加安全,赌裂就意味着你自己给自己增加了难度,虽然杨耀山很自信,但是他也不想在这样的一场赌局里自己给自己把难度平白提升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