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九七章 鱼目混珠,石头扮翠
  “不要太在意了,这个地方破烂了一点是没错,不过我的公司在这里也有自己的摊位,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没有人愿意对这里进行改造,都怕万一这里建成了店铺之后,会收很高的租金,所以大家都守着自家的摊子,哪怕下雨的时候搭个棚都行,现在那种跟雨伞一样的遮雨棚很方便的,算起来这地方得有三四十年的历史了,比你的年龄还大很多呢,可不能瞧不起啊,有时候偏偏就是这种地方出宝啊。”

  杨耀山对张天元笑了笑说道:“走吧走吧,咱们又不是来这里找住处的,别看这地方环境比较差,可是好的翡翠却并不少,玻璃种、帝王绿、紫眼睛、血玉红翡、金翡翠都有出过,有不少的背包客在这里一夜暴富过啊,就看眼力跟运气如何了,不过你老弟应该不是问题,你那眼力,可是让人佩服得紧啊。”

  张天元倒不是嫌弃这地方烂,穷山沟里也可能出金凤凰啊,包子有肉不在褶上,看问题不能总看外观啊,国内又很多形象工程,你光看外面光鲜,可是里面却不行。

  或许这个地方正好相反呢。

  来到这里,张天元不由得就想到了当初他们附近村子把从秦陵和兵马俑挖出来的砖拿去盖厕所的事儿,因为不懂啊。这里有很多翡翠商人,过去根本不知道那翡翠还能卖钱,只是觉得好看,拉回到家里用来搭建房子、厕所、羊圈等等,谁能想到,这些东西。如今居然是比黄金还要贵了,成了不折不扣的宝贝。

  “杨大哥。我身上没零钱,你帮我投十美元进去吧。”

  当他们两个走到哪交易中心门口的时候。张天元注意到就在门口放着一个箱子,就跟公交车上的投币箱,以及寺庙里的功德箱很像,上面还用中文和英文写着“入场十美元”,他没来过这里,所以不清楚这十美元算什么,有没有发票,反正看前面的人都往里面投,也就让杨耀山帮自己投了。因为他现在手上没零钱,早知道的话,就先去弄点零钱过来了。

  “投什么投啊,不用。”杨耀山摆了摆手,示意张天元不用管那个,直接往里面走就是了。

  那两个士兵看到了杨耀山,又看了看张天元,见张天元是跟杨耀山一起的,就没说什么。后面有人也想混进来,却被拦住了,必须得投十美元才能进入。

  张天元看到这情景,也是不由感慨。有时候真得是十美元难倒英雄汉啊,都说国内腐.败严重,可是在张天元看来。缅甸这简直就不是**,这根本就是一黑到底了。黑得连张天元都有些感慨了。

  机场的事情,再加上这里的事情。只要你有关系,什么事情都好办,而你没有关系,那就得按照别人的潜规则行事儿,不然就得出问题。

  杨耀山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笑道:“不用看了,人类是智慧型的动物,是群居动物,在哪个国家都一样,有了关系,什么事情都好办。很多人相信什么秉公执法,刚正不阿,哼,那只是幼稚或者因为没有见识过,才会出现的可笑想法而已,靠关系办事儿,西方东方都一样。这十美元其实就是缴纳个保护费,也不算过分,毕竟这里买原石,那可是算走私的,如果出了事儿,会有人通知你,你花费这十美元,就等于是给自己买了个内应,可以安心买石头了。”

  “原来如此,我看这里好像大部分都是华人啊,是不是错觉?”

  进入了交易市场之后,张天元就发现了,这里你可以听到云贵土话,听到东广那边的话,还能听到很流利的普通话,反而是缅甸本地的话,他还不太听到。

  这一点让他有些惊讶,敢情别人说缅甸翡翠都让华夏人买走了,这话是一点都没说错啊。很多在缅甸翡翠公盘上没有什么收获的人,都会在返回国内的时候来这里逛一圈,说不定就能选到几块自己中意的料子,另外还有一些人钱不够,买不起公盘上的料子,加上税收有太高了,所以就想要玩玩走私,这样的小型走私,一般情况下是查不出来的,除非你带的太多了,那就不行了。

  “这可不是错觉,这里估计九成的人都是华人,缅甸的财政,基本上就是靠华人给支撑起来的啊。”杨耀山听到张天元的问题之后,笑了笑答道。

  关键这边基本上是不会有人管的,很多人巴不得你走私呢,他们反正是为了卖了赚钱,东西卖出去之后,至于你是否被扣了,被抓了,那就与他们无关了。

  市场之中,有翡翠毛料,有翡翠原石,还有翡翠珠宝和雕件,质量也是参差不齐,这要是以前没有六字真诀的时候,张天元两眼一抹黑,估计觉得这里的东西都很好,都不错。

  可是现在真正懂了之后,看到一些粗制滥造的东西,实在就是让他心里头很不舒坦,尤其是一些珠宝,做得非常粗糙,不仅是做工低劣,而且款式也不够潮流,更让他无语的是,有些非常好的翡翠,结果就被那些劣质的雕工给毁了,看得人是心疼不已。

  张天元真是恨不得把胡乱糟蹋这些料子的人呢拉出来走上一顿,让他们也知道,糟蹋翡翠是多么可耻的一件事情。

  可惜这事儿也只能在心里头想想而已,他总不能真得去揍别人吧,虽然他身边有杨耀山,可是如果不知道节制的去给杨耀山带来麻烦,那对谁也不好。

  当然,架子上放着的成品让张天元很少会i不满,不过地上放着的全赌和半赌毛料,还是要看看的。

  或许是因为当初这些东西都用来垒羊圈、做厕所之类的,张天元都能嗅到一股子臭气,半赌的料子很少。而且明显不是特意切开或者磨开的,而是因为不小心将石头给弄碎了。结果就暴露出了里面的翡翠。

  总的来说,这里的东西。还是全赌毛料要多很多,基本上占了有百分之九十以上。

  谁都明白,全赌毛料的风险也是最高的,因为你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能根据经验和书本上的知识来进行分析推断,这就使得赌石的风险变得大了很多。

  但是就这样,很多买家的热情度还是非常高的,他们或者蹲着,或者站着。在跟摊主讨价还价,有的人讲的是脸红脖子粗,而有的人则讲的是兴高采烈,给张天元的感觉,这里还真得是跟菜市场有那么一拼呢。”

  “兄弟,普通话听得懂吗?这块料子多少钱,给个价?”

  张天元看一处摊子空着没人,就走了过去,这个摊子上的毛料表现都不太好。不过应该是老坑出来的,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即便是老坑出来的料子,那也未必就是好料子啊。

  他蹲下之后问了那人一句。老板是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人,比他稍微大一点,说话应该比较方便。在他想来,这里既然大部分的客人都是华人。这里的摊主,应该也都会说汉语吧。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普通话了,毕竟我们国家的方言实在太多了。

  “不会普通话谁敢在这儿做生意啊,您的眼光不错,这料子非常不错,是我爷爷过去从老坑里面挖出来的,十万美金。”

  这个年轻人看到张天元问价,也是有点兴奋,毕竟他这个摊位上的料子表现都不算好,所以有一个客人,那就不错了,所以他的兴奋也可以理解。

  张天元直接被这人的要价给镇住了,这块料子,里面是有翠的,不过就算是全部解出来,那也就是个一万左右而已,当然,这是指的美金,对方居然要十万美金,自己像是那种头上顶着傻蛋两个字的大白痴吗?

  这东西一般的背包客或许会买,但是估计出价不会超过一万的,不是美金,而是rmb,这人要价这么高,他们肯定是不会买账的。

  要换了张天元,就算他看不穿,这种料子也就是背包客出的价,或许还会更少一些,估计狠点的,可能几百块就把这料子诶拿下了。

  听到那人出价这么离谱,张天元连看的心思都没有了,反正这东西他就随便问问,如果价格合适的话,他就买了,价格这么离谱,他连还价的兴趣都没了。

  “张兄弟,你也是生意人,应该懂得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怎么一下子就放弃了啊。其实这些人就是张口乱要价的,他要十万美金,你还个一万rmb,这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生意成了就成了,不成也就不成了,不过我估计成的可能性比较大。”杨耀山哈哈笑了起来,见张天元直接被十万美金就给吓住了,他也难免会笑,这一点谁能看出来张天元是百亿富豪啊。

  杨耀山毕竟是在这里经常来的,对这里的事儿非常清楚,这就跟很多人卖衣服,六十块钱的衣服直接要价六百,你懂还价,直接就给他开一百,那也能成,如果你不会还价,他便宜你一百,卖六百,你还以为自己占便宜了呢,实际上却是亏大发了。

  这就是漫天要价,已经没有底线的漫天要价。

  听到杨耀山说这样的话,张天元也是不由苦笑,他以前买衣服就挨过这种冤,一百块的衣服愣是花了五百多才买下来。后来去买衣服,干脆就带个熟悉这一行的人帮忙一起买了,不然亏了还替人输钱呢。

  当然了,现在不怕了,有了六字真诀之后,他买衣服都不用请人陪着了,只要看到了那衣服,就知道衣服具体多少价。

  他站在那里四下里看了看,不由有些失望,虽然说是老坑的料子很多,可是却没有好的,有些根本就是真正的石头混入了毛料之中,专门用来坑那些不懂毛料的人,有些人拿着石头还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口中连连称赞,看得张天元是目瞪口呆。

  “别不高兴了,走,在大哥的摊子上去看看,大哥那里的料子,可是相当不错的,虽然大哥的眼光或许不如你,但是还不至于看差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