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九二章 打劫啦
  “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说有这样的事儿,奇了个葩的,这下子怎么办?”

  张天元也是听得目瞪口呆了,他听说过强买强卖,听说过强迫工作,还真是没听说过强行抢包要小费的,大概是他太孤陋寡闻了吧,好像隐隐记得在很早的时候,国内也有类似的事情,不过也没缅甸这么疯狂啊,这都穷成啥样了,也是真够疯狂的。

  “兄弟,事情有点麻烦,他们要求我们进行赔偿,不然的话,就要送我们去机场警察局接受调查,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一般都是办你个寻衅滋事,说到底,就是要钱。”蛇麟听得懂缅甸语,所以也就听懂了那些人的话,回过头来向张天元解释。

  这人生地不熟的,最是麻烦,刚刚蛇麟的脚下已经非常留情了,就是怕踢伤了人容易出事儿,要是放在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他这一脚,非得踹得对方吐血不可。

  张天元想了想,赔点钱就赔点钱吧,自己在这边可不像在国内,又没有什么靠山,也没什么势力,万一真被逮了,人家想怎么弄你就怎么弄你,就当是花钱消灾了。

  所以他就张口问蛇麟道:“他们要多少钱?”

  “一万美金!”蛇麟回答道:“对不起啊兄弟,给你添麻烦了。”

  “开什么玩笑啊!一万美金,要是一两百我还真会给的,一万?做他妈春秋大梦去吧!你不用歉疚,本身这事儿就不怪你,你只是尽职尽责而已。”张天元是想息事宁人。可是却没想到对方居然狮子大开口,这简直跟抢劫无异了。他也不是抠门,一万美金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但是有些钱,不该出就是不能出!

  难道缅甸的工作人员都是强盗吗?

  “蛇麟!给我翻译!我还就不信,没有王法了,这样干,与强盗又有什么分别,实在不行联系缅甸政府,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

  张天元是真得生气了,他不在话那么一点消费,当初在香港的时候。他给了那些人多少小费,比一万美金可多了去了,但那是别人服务态度好,自己给小费,那也是心甘情愿的,心里头舒服啊,哪有这样的,不仅上来就抢包,而且现在明显是讹诈。是公开的抢劫啊。

  见蛇麟翻译之后,没有自己的那种语气,张天元干脆自己用中文吼了起来,他知道。在曼德勒,甚至在缅甸,中文都是非常重要的语言。很多人都会,再加上这些可是机场的工作人员。多半也听得懂,所以张口就吼。只是他这人不太喜欢说脏话,就算是这种愤怒的情况下,也没有脏字出口,毕竟跟那些有修养的人在一起多了,说脏话,自己都觉得不太妥当。

  “这位先生,你们殴打我们机场的地勤人员,这是属于寻衅滋事,但是我们缅甸是非常友好的,所以只需要您赔偿一点必须的医药费,就不带您去警察局了,这样子也不可以吗?我们这可是为您着想,要是到了警察局,这一万美金肯定是拿不下来的。”

  这边争执不休,终于是惹来了地勤的领导,这个人明显要比别的人更有派头,大概是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看人的眼神都是不屑一顾的样子。

  听到张天元说要到缅甸政府投诉,这人估计也是心里头有点怯了,毕竟能坐飞机的,大多都是有钱人,而且他还注意到张天元身边跟着的蛇麟身手不凡,估计是保镖之类的,能外出带保镖,那不是有钱就是有势。

  这人的普通话虽然听起来有点怪,但是却很清楚,能听懂这话里头的意思。

  “你是他们的领导?”张天元现在是坚决不会妥协的,实在不行,就算是动用地气做一些事情,他也要干了,有些事情可以忍,但有些事情就不能忍。

  “是的,我是机场地勤的领导,我的名字叫略马,你的人打伤了我的工作人员,我必须得为他讨回一个公道,麻烦您配合,不然的话,我们可以打电话报警的,你们要是想反抗,这附近就有我们的军人。”

  略马的这番话,真得是软硬兼施,反正就是一个字儿——钱。

  他们这倒也不是针对张天元,事实上曼德勒机场一直都有这样的潜规则,机场高层平日里收入不多,但是排场倒是挺大,所以肯定要另外搞一些创收嘛,下面人的孝敬肯定少不了了,这略马给下面的工作人员安排了任务,每个月要搞到多少小费,那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如果无法完成的话,那是要受到处分,甚至是辞职的。

  略马这些下属收的钱,肯定有一部分是要用来孝敬他的,现在下属出了事儿,被人打了,他要是不出头,那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可是略马也不敢把事情闹大了,不然的话,他自己也不会好过的,他就是想要钱,只要张天元能够麻溜给钱,那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被踹一脚就一万美金,这生意划算得很啊。

  他经常在机场工作,什么人有钱,什么人没钱,一眼就能看出来,张天元这样的人,肯定是大老板或富二代,所以他才直接要了一万美金,他觉得这些人往往喜欢花钱消灾,如果是穷鬼的话,那也坐不起飞机,缅甸的飞机票那可不便宜的。

  即便是那些背包客,他也就只会要几百美金了事,可是今天碰到张天元,他觉得自己是撞上大运了,一万美金要出来都觉得后悔了,不是太多,而是觉得要的有点少了。

  张天元哪里知道对方的心思啊,根本就是把他当成了可以肆意宰割的那种冤大头了。

  他看了看这说话的人,虽说穿着工作服,看不出来衣服是否名贵。但是从其手上佩戴的戒指,脖子上挂着的项链就可以看出。这人绝对很有钱,不过这钱是不是他自己赚来的就不知道了。

  估计大部分都应该是通过这种不正当的手段获利吧。这些东西,还真得是把来往的客人都当成是摇钱树了。看看这货吃得肥头大耳的样子,真有点像电视剧里那些胖财主。

  “笑话,是你么先来抢我的包,然后我的朋友为了夺回我的包,才会动手的,要说道歉,我看应该是你们来道歉吧?缅甸也是个有法律的地方,大不了我们法庭上见。想要钱是吧?那就在法庭上赢了我再说!别说是一万美金,就算是一分钱,我也不会给的。”

  本来对方如果少要一点的话,他或许也就给了,他也不想惹麻烦,可是一万美金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他这一次给了,别人就会把他当成冤大头了,下一次肯定还会再要。这样久而久之,就没完没了了,更重要的是,他受不了这窝囊气。对方这态度也有点太令他不爽了。

  既然要这样,他也就必须得硬气起来了,实在不行。那就在这里把事情闹大了。

  “先生,您要这么说那就是不同意给钱私下和解了?您确定要这么做?这可是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的。”略马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恶狠狠地瞪了张天元一眼之后,就用对讲机喊了几句话。这口气张天元听得出来,很是愤怒的样子,只是说说什么就不知道了。

  “兄弟,待会儿小心点,跟在我身边,他们这是叫人去了。”

  张天元听不懂缅甸语,不过蛇麟却听得懂,蛇麟压低了声音叮嘱了张天元一番,就将手中提着的包放了下来,然后轻轻拉开了拉链,那包里面,可是有枪的,只不过用了特殊的方法,使这枪过掉了曼德勒机场和内比都机场那无比逗逼的安检。

  实在不行,真得要大干一场了,蛇麟过去就跟缅甸政府军交过手,当时他是为了营救一个人,以普通人的身份与缅甸政府军交战了一个小时,那伙人有十几个,但是最终都没能逮住他,反而是让他灭掉了好几个。

  这些军队的战斗力简直弱成渣渣了,不仅武器装备落后,战斗素养也差得很,否则早就把那些地方的割据武装给灭了,哪里还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张天元准备说话来着,却见一队士兵已经跑了过来,手里头都提着枪,将张天元、蛇麟以及其余的地勤人员都围在了当中,这也不知道是来抓谁的,足足有二十多个士兵。

  “你刚刚不是不想给一万美金吗?现在后悔都已经来不及了,一万美金也解决不了问题了,威胁地勤工作人员,涉嫌抗法。”

  略马显得非常得意,只是他也有点奇怪了,这才刚通话,怎么军队就过来了,这些士兵难道一直就在附近吗?

  不过虽然疑惑,但是来了就来了,他也就没怎么多想,虽说这人来得多了一点,待会儿分钱会比较麻烦,可是大不了多要点钱也就是了嘛,一万美金不够分,那就多要几倍,现在自己这边可是有士兵在,就不信对方不怕。

  看对方也挺有钱的,这要钱也就很利索了,毕竟在他看来,有钱人还是更看重自己的性命的,如果命都没了,那要钱还有什么意义啊。

  “一万都不行?那你想要多少啊?两万吗?”略马正在思考要多少钱,所以也没注意到这话根本不是从张天元和蛇麟口中发出来的,就想当然的认为这是张天元问的了,便回答了起来。

  “两万不行,开什么玩笑,十万美金,如果不给十万美金,就把你小子在机场警察局扣留一个月,看你乖不乖,实在不行,直接送去坐牢,你到时候就去监狱里花你的钱吧。”

  略马这一次可真得是狮子大开口了,十万美金,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但是他有信心要下来,因为他发现张天元身上穿的那一身,少说也有数万美金了,身上穿的都那么昂贵,那肯定非常有钱,刚刚本来就觉得钱要少了,现在多要点,正好。

  只是略马没有注意到刚刚问话的人,可是张天元却注意到了,他看到身穿笔挺西装的杨耀山走了过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