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九一章 机场抢包客
  “是啊老哥,我这几天都没睡过什么好觉,确实是有些累了。”张天元伸了个懒腰,看向了飞机窗外,发现此时飞机已经是到了一座城市的上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定就是缅甸的第二大城市曼德勒了。

  “这曼德勒看起来就是比内比都好多了,有时候我还真得是不太能理解,为什么缅甸政府会舍弃了比曼德勒还要发达的城市仰光,将首都搬迁到了内比都,那个穷乡僻壤,现在发展也没见起来。”张天元洗了把脸回来之后,笑着问道,因为已经快要降落了,他也就没有继续睡,准备收拾一下就要下飞机了。

  “你这个问题问我,那可真把我给问住了啊,不过你如果问有关咱们华人的事情,我倒是知道不少的。现在的缅甸,掌握整个国家经济命脉的可不是缅甸人,而是咱们华人。”

  “哦,是这样啊。”

  张天元虽然不是很明白华人在缅甸的情况,但是他知道,很多华人在外国生活的都不够好,尤其是印度尼西亚那种国家,曾经发生的那种事情,实在谁让人有一种愤慨的感觉。

  不过新加坡的情况就好很多,华人不仅掌握了经济,也掌握了权力,怕是华人在外面最好的了吧。

  加拿大也不错。

  听这个人说的意思,缅甸的华人好像过得也挺好的,在这座城市里面,大量的豪华别墅被建在了那里,那种别墅,只有非常有钱的人才住得起。而据这个人所说,那些别墅里面住着的都是华人。而且都是富甲一方,掌控整个曼德勒。甚至缅甸竞技的富豪。

  抓经济不抓政治,这是华人在外面受到欺负的根本原因,华人都是能赚钱,可是没有相应的政治权利来保护自己,别人一旦不喜欢你,你就会遇到大麻烦了。

  当初印度尼西亚发生的事情,就是当地人觉得华人太能赚钱了,从而产生了嫉妒之心,然后一步步地就发生了那惨绝人寰的屠杀。

  现在缅甸的情况也不好。而且甚至可以说更加危险,因为缅甸的华人掌控了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却很少参与政治。别看现在缅甸的当地人并不排华,可是如果有一天发生了变化,这些掌控经济命脉的人,怕是就要遇到大麻烦了。

  所以在张天元看来,还是新加坡那样的情况好,华人不仅掌控经济,同样也掌控了政治。那才是真正意义上华人可以安心居住的国家。

  不过这些事情,张天元也就是随便想想而已,这些事情,他也是有心无力啊。毕竟他也是个不喜欢政治的人,只要安心赚钱就足够了,幸好他所在的这个国家。最起码是华人当政,不会发生那种排华事件。

  下了飞机之后。张天元就赶紧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发现有很多的未接电话。还有好几条新发短信。

  电话张天元暂时还没机会打过去,不过短信基本上也就是这几个打电话的发过来的。有他母亲发过来的,不过估计是别人帮忙代发的,张天元的母亲虽然会用手机,可也就会打电话,而不会发短信,毕竟要打字,那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对一个老人来说就更是如此了。

  另外还有柳梦寻从宝岛发过来的,让他注意安全,说是这边不安全,让他要小心一点。

  还有一条是李明光校长发过来的,澳门赌博网站:提醒张天元就算是在国外也不要忘了复习功课,研究生的考试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并且着重提醒了他一下考试的时间。

  虽然李明光这担心有点多余了,但张天元还是非常感谢的,人家跟你无亲无故,这么关心你的事情,你总不能还怪别人多管闲事吧,那样的话,还有谁以后愿意关心你?

  这次考试的地点就是在帝都,时间张天元也记得非常清楚,从密支那帕敢地区回来之后,他就打算直接飞回帝都考试了,至于复习还是不复习,对他来说都一样,他现在也没有了那种考试的时候还争强好胜的想法,只要能够过关就足够了,想想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还一心想要争个第一,想要争个满分呢,果然人到了不同的阶段,心里头想的事情都是不太一样了。

  当然,就算如此,张天元还是在离开机场之前给李明光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自己在缅甸的具体情况,并且很是悉心求教了这一次考试的重点和大概范围,具体的学习资料李明光则是直接通过邮箱发给了他,看不看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最起码是不能辜负了别人的一片好意啊。

  电话里头,李明光是大大赞赏了张天元一番,因为这边发生的事情,他那边已经得到了,报纸上头版头条,就是张天元拿到“解石王”证书时候的样子。

  “我看你接受这证书的时候好像不怎么高兴啊?”李明光哈哈笑道。

  “不是不高兴,而是觉得怪得很,在我的印象里,那种东西都是上学的时候才有人发的,哪知道我这早就毕业的人,居然还能得到这种证书。”

  “你小子啊,行了,这长途话费可不便宜,我就先挂了,听说缅甸那边有很多抢包贼,你可得小心了,别被抢了。”李明光笑着挂断了电话。

  这电话刚挂,张天元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收进包里呢,突然间旁边窜过一个人,将他手中的包使劲一拽,就给拽走了。

  要是放在平时,对方肯定是拽不走的,以张天元的力气,对方想要从他的手里头抢走包,那还真得不太可能,但这个时候张天元正在放手机,所以手就没有把包抓紧,结果被轻易就给抢走了。

  “我靠,还真有抢包贼啊!”

  张天元本来还以为李明光只是随便说说。开玩笑呢,哪知道自己这稍不留神。手里头的包居然就被抢走了,害得他不得不将手机随便往口袋里一塞。就准备冲上去抢回来。

  他倒是把一旁的蛇麟给忘记了。

  “啪!”

  那个抢包的人还没跑出多远,就被蛇麟一脚给踹得飞了出去,手里头的包也甩飞了,然后张天元伸出手重新接了回来。

  他这包里面有电脑、照相机等东西,虽说对他来说也值不了多少钱,可关键是这些东西里面都有很重要的资料啊,要是丢了,损失不了几个钱,但是他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法做了。

  幸好蛇麟反应奇快。那人还没跑出两步,就被蛇麟给一脚踹倒了,包也回到了张天元的手里,这就行了。

  “现在的抢包贼这么聪明啊,这怎么穿的还是机场工作人员的衣服,还真以为伪装成工作人员就没人管了吗?”

  张天元将手机重新装好,手机可是他现在唯一的通信工具了,这要是丢了,搞不好还有人以为他在缅甸失踪了呢。

  装手机的时候。他愕然发现这个人竟然穿了一身机场工作人员的衣服,在地上趴着不停地呻吟,估计是蛇麟这一脚踹得实在太重了,毕竟蛇麟虽然是退伍了。可是手底下的功夫却没扔下啊,在西凤的安保公司,一开始都是他亲自教学的。跟那些半大的小伙子还有刚退伍的士兵打斗,而且是一个人打四五个那都不落下风的。

  “那么多抢包贼啊?好像不太对。”张天元本以为抢包贼穿了机场工作人员的衣服。可是令他纳闷的是,扭过头去看旁边的时候。才发现在旁边,有很多这样的工作人员,就在出口处争抢客人的包裹,这不可能都是抢包贼啊,不然的话,哪里敢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干。

  不仅如此,旁边还有人正在用对讲机讲着什么,这好像就是在安排工作。

  张天元又不傻,看到这情况,自然是知道这里面情况有点不太对劲了,搞不好蛇麟不是打了抢包贼,而是打了工作人员啊,这下子可不好办了。

  正想着,就有几个身穿制服的人走了过来,还一边对张天元指指点点,对着对讲机里面说着什么,估计是在叫警卫吧。

  “我说老弟,这是怎么了,这人是你打得吗?他可是机场的地勤啊,你把他打了,那可麻烦了。”

  刚刚在飞机上跟张天元聊过天的那个中年人走了过来,看到地上躺着的人,叹了口气说道,这殴打机场地勤,可是个大问题啊。

  最近总是有报道说什么华夏人在国外很没素质,殴打空姐之类的事情,这要是报道出去,张天元这名声可就毁了。

  “这个是机场的地勤人员?开什么玩笑,地勤人员会抢我的包?缅甸还有没有法律了啊?”

  张天元现在就只能是装糊涂了,死咬着自己被人抢包,然后才打人的,如果他说自己知道那是地勤人员,还打人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被机场的工作人员给挡住了,死活是不让他们离开机场,并且用缅甸语说着什么,还对张天元怒目而视,好像张天元犯了什么天大的罪孽似的。

  “张老弟,你怕是第一次来曼德勒吧,唉,也不怪你,这的确是地勤人员,他们也就是想捞点消费,多赚点钱而已,并不是想抢你的包啊,你是不知道,这里头门道多着呢,帮你提包要钱,帮你填表要钱,给你指路还要钱,在缅甸,这就没有免费的事情。”

  “唉,如果是别的事情,老哥我还能帮你,但是这个事情,老哥就爱莫能助了,这缅甸方面的人可是恶性的很,如果他认为你不对,那么你就算再有道理也没有用,虽然这事情真不能怪你,可你也只能忍着了,我们都是这么做的,每次到这机场,一堆破事儿下来,没个三五百美元是拿不下来的。”

  “嘱咐老弟你一句,千万不要硬来,要花钱消灾,咱们人生地不熟的,别着了道儿。”

  中年人说完话,转身就离开了,他跟张天元只不过是萍水相逢,能说这么多话,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他可不敢帮张天元什么别的忙,不然把自己牵扯进去,那想脱身就难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