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九零章 一场珠宝界的风暴
  “告诉你吧小兄弟,缅甸政府是不会盯我们这些小商人的,因为无利可图啊,我么买的那点毛料所花的钱,实际上还没有疏通关系花费的钱多呢,你知道什么叫走私吗?走私可是直接用车用船运的,我们这跟别人没法比啊。”

  “你要知道,现在缅甸政府一个劲儿地想要把这些毛料收归国有,让政府赚钱,可是老百姓也想赚钱啊,所以他们巴不得将翡翠走私出去的,赚了钱自己过好日子,哪里像去公盘出售,还要交一大笔的费用,一般人根本就玩不转啊。”

  “三四十年了,中缅玉商走私其实是公开的秘密,华夏的玉石进口税率太高了,没有哪家玉商承受得起。”那中年人继续说道:“按现行税率,玉石不论贵贱,都是一个标准征收。玉石原料进口税是33.9%。而在马来西亚、印度,这些鼓励发展翡翠加工业的国家,进口税只有3%。在这种情况下,你说会不会有人走私?当然会有了!”

  “这位大兄弟说的没错,我记得有一年的4月至7月,这个日子记得特别清楚,在平洲承揽业务的金固、翠盈和通利3家翡翠物流代理公司,因在玉石进口中高价低报或多进少报先后被深.圳、东.莞、茂.名和海.口海关缉私局查处。价值过10亿元的玉石被查扣,10多人取保候审,7人被刑事拘留,涉案的货主超过250名。”

  “这起走私大案的查处震慑了整个行业,通过这些公司运输的其他批次的玉石,以及其他运输代理公司运输的玉石也不敢再运往华夏大陆。中缅的玉石水路运输因此全面中断。”又有一个人有些义愤填膺地说道。

  “就是,我还记得三四年前吧。非此公盘从仰光搬迁到了内比都,标场大院除了外面被荷枪实弹的军警严密守护。其他方面和华夏各大会展中心实在是大相径庭。梁晃林说,占地21.7英亩的露天玉石陈列场内,挤进了上万前来淘宝的华夏人,但遮阳棚屈指可数,热带的毒日头,再加上热气腾腾的玉石堆,酷热难耐。”

  “标场里没有水龙头,人们无法用水浇浇石头或者洗脸降温,导致常常有人晕倒;而更糟糕的是。没有厕所,也没有医疗队,无法应急。此外,就接待能力而言,内比都只有七八家酒店,总共不过2000多个房间,玉商们的住宿空前艰苦,往往得七八个人在一个房间里横七竖八对付一晚。”那中年人叹了口气道:“你们现在算是好的了,现在情况已经改善了很多。比过去强了,小兄弟你参加过这次缅甸翡翠公盘,应该都能感觉到吧。”

  张天元还是第一次来缅甸,第一次参加缅甸的翡翠公盘。所以对这些事情真得是一点都不清楚,现在听到这些人讲起来,也是有些目瞪口呆。

  他注意到。周围那些看热闹的,甚至就连空姐都对“走私”两个词颇为不在意。好像这是非常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情,倒是显得张天元有点孤陋寡闻了。

  不过听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解释过之后。张天元心里头总算是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概念,大概也明白了目前缅甸市场的实际情况。

  缅甸是一个盛产宝石和柚木,以及珍贵矿产的地方,不仅仅是有翡翠,还有红宝石等等,按理说,这些应该都是能够让老百姓致富的好东西,但其实却不然,这些东西,都被极少数人掌握在了手里,大多数人却很贫穷。

  这跟国内的情况有点类似,具体的就不说了,没有实际证据,也不好去评述,不过缅甸的情况基本上就是如此了,因为缺乏致富的手段,很多人就开始铤而走险,盗卖走私资源变成了稀松平常的事情。

  政府虽然说有明文规定不允许这么做,可是缅甸政府那情况,就算是想要强制,那也有很大的困难,毕竟缅甸的大家族和地方组织那都不是吃素的。

  就算是那种大规模的走私,真正被逮住,还是在大陆境内,缅甸这边简直就是笑话,大量的翡翠原石被走私出去,根本就无力调查。

  当然,政府既然有了这方面的努力,很多走私的人总归是要收敛一些的,如果有人还特意往枪口上撞,那就是纯粹脑子秀逗了。

  在缅甸则个地方,政府因为长期都处于混乱状态,今天这个掌权,明天那个掌权,根本就没办法有效的去管理翡翠矿产,那个时候的走私基本上就是畅通无阻的,根本无人管,除非你招惹到了什么割据军阀。

  20世纪90年代,翡翠输入是通过中缅边境贸易或走私实现的。在缅甸这个军人执政的国家,除了政府军,境内另外还有许多少数民族武装派别,尤其是翡翠矿区所在的缅北、缅东北,掸邦掸族部队、果敢同盟军、掸邦东部同盟军、克钦独立军和佤邦联合军的辖区犬牙交错,与政府军进行着长期的军事和政治博弈。

  无论是政府军还是民族武装,对翡翠出口贸易都十分倚重,尤其是地方武装,翡翠通常意味着军费来源,翡翠是战争的理由之一。

  直到后来军政府变得强势起来,缅甸出台了各项政策,才渐渐加强了对翡翠矿产的管理,不过那个时候开始,曼德勒本地商人的手里头,已经囤积了大量的翡翠毛料和原石,再加上这些东西开采比较早,所以读是写老坑种的料子,如果说交到公盘上去卖,那很大一部分利润都成了国家的了,这些人可不傻,他们更宁愿选择走私,反正卖了之后,他们就没风险了,风险将会在另外一方身上。

  久而久之,曼德勒就几乎形成了一个非常严密的走私网络,大量的翡翠毛料在这里被卖到各国。其中最大的地方,还是华夏。毕竟对于翡翠的挚爱,华夏人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了。

  张天元心中苦笑,这些人为了赚钱,也是挺不容易的,买不起那些在公盘上销售的翡翠毛料,更是交不起那恐怖的高额税金,所以就只能这样一点点的走私了。

  虽然知道这事情肯定不对,但是他还是免不了有点同情,就跟看到街边的小商贩被打是一个道理,虽然明知道占道经营不对。可是看到那些人的可怜样,但凡心是肉长的,都会产生同情心理的。

  这也就是网络上城管和小贩发生矛盾的时候,城管都会被大部分人唾骂的道理,人嘛,总是同情弱者,这很正常。

  “今年的标王价格有点高啊,七千万欧元,如果按照目前的汇率。那也是五亿多rmb了,按照行内的计算方法,那就是七亿rmb!”张天元最终还是说出了这些人想知道的事情,这只是一句话而已。可是对这些人来说,或许是能够帮助他们赚到钱回家的重要帮助了。

  “这么高!怎么会这么高啊!则也太离谱了一点吧。”

  “是啊,完蛋了。被这标王这么一推,这毛料的价格肯定是上去了。曼德勒的那些人可是狡猾得很,他们肯定会趁机抬价的。唉,这一次怕是真要白来一趟了,钱带的太少了。”

  当张天元说出了本届缅甸翡翠公盘标王的价格之后,这些人登时就傻眼了,毕竟这样的价格,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过的,甚至就连那些并不是毛料贩子的人,只要对翡翠公盘稍微有点了解,都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越是懂这些,就越是觉得这个价格离谱的厉害,简直离谱到让人无法接受的地步。

  原本哄闹的机舱里面,瞬间就变得安静了起来,标王七亿,准标王也有六亿,而总的成交额则是达到了将近三百亿rmb,这消息就像是你本来吃一个馒头,却突然间吃下去了三个馒头,必须得慢慢消化,否则肯定是要被撑死的。

  那些毛料贩子们心里头则在思考着自己身上带着的钱,到底能从曼德勒带走多少毛料,多少翡翠,心中更是恨死了那个买下标王的人。

  估计今天消息已经传到了曼德勒,毕竟缅甸就算是再落后,那也是有电视台、有报纸,有网络的,这个消息其实在张天元还没有离开缅甸翡翠公盘的时候,就已经传到曼德勒方面去了,到时候市场上的翡翠原石能够涨到一个什么价位,那真得是无法预测了。

  而翡翠原石涨价,接下来的自然就是翡翠饰品的涨价。估计翡翠珠宝这一行里,怕是要发生比较大的变故了。

  机舱里的人在打听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之后,都有点心情沉重,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不声不响了,估计是在思考着接下来去了曼德勒之后要做的事情吧。

  张天元闲来无事,便开始关注起了曼德勒的一些城市介绍,他没来过缅甸,第每一座城市都是充满了好奇的。

  曼德勒,是缅甸曼德勒省的省会、著名的故都、缅甸的第二大城市,人口约80多万,是缅甸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曾是缅甸皇宫所在地。

  因缅甸历史上著名古都阿瓦在其近郊,故旅缅华侨称它为“瓦城”。

  曼德勒在二战的时候,是华夏远征军和日军的主要战场,所以在这里遗留了大批华人,现在曼德勒的经济,主要就是由华人后裔把持,由于地理位置优越,历来就是翡翠毛料、成品,各种宝石交易的集中地。

  而缅甸的各大矿场,在曼德勒也都有驻点,仰光公盘是最近几年才兴旺起来的,在上个世纪的时候,公盘的举办地点经常是被定在曼德勒的,以前的种种传奇赌石故事也大都发生在这里,可以说,曼德勒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地方。

  从内比都飞往曼德勒的时间并不长,张天元在看了一会儿宣传视频之后就直接睡着了,他这几天也是弄得够累的,最后还是蛇麟将他从睡梦中喊醒。

  “到了吗?”

  “小伙子,你还真得是累了啊,也难怪,内比都参加翡翠公盘,虽说情况比过去好多了,但是也很苦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