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八六章 谁是标王?
  “哎呀,终于快结束了,这就是最后一天时间了,天元,你的毛料所有手续都办好了吗?可别忘了,不然要是出现违约的情况,会很麻烦的。”坐在开标大厅里,柳生平长长出了口气,开标的这几天,可真得是把人的心崩在一根弦上,那真叫一个累啊。

  虽说兴奋是兴奋,毕竟中了那么多的毛料,可累也是真的,不管是谁,不管什么事情,时间长了总是会感到无聊的,玩游戏都一样,更何况这是在工作了。

  “没事儿,都已经弄完了,接下来就是等杨先生通知,我跟他一块去密支那见见世面,看看那里的矿坑,然后再折返回家。”张天元笑了笑道。

  “唉,你还真是不嫌累啊,去那里看矿坑,不一定非要这一次去啊,我们这次有些事情,没法去了,咱们下一次一起去多好,叫上梦梦,你们小两口也可以聚一聚嘛。”柳生平说道。

  这已经是缅甸翡翠公盘的最后一天了,张天元早就迫不及待地想去密支那看看了,当然,除了要看看那里的矿坑之外,他更重要的目标,自然就是那个宝藏了。

  宝藏是否还存在,其实对他来说都不算太过重要,他只是不死心,再加上男人天生的冒险情怀,所以想去看看而已,反正有机会,也有时间,如果错过了这一次,下一次就不知道好等到什么时候了。

  等今天这个翡翠公盘彻底结束之后,他就要乘坐飞机前往曼德勒,然后才能从曼德勒前往密支那帕敢地区。那个地方,对不知道的人来说。真得是充满了神秘感的。

  只是柳生平并不知道张天元心中的这些想法,他实在搞不懂张天元为什么一定非要去帕敢。那地方到底有什么吸引他的。

  看矿坑?难道张天元真得想要去那里买座矿不成?

  “天元,你可别犯傻啊,耀山说的那个矿,明显就是空的,你如果买下来,只会赔钱而已。”

  “说什么呢,我们家女婿有那么傻吗?他也不是第一次出去,对这些事情还不了解?还用你在那里絮絮叨叨?”翁红听到柳生平的话就有些不满了,她这几天没过来。因为刚好是遇到了一个熟人,一起去仰光逛了一圈,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这才回来,那个熟人也是柳氏珠宝的老客户,国外一个很大的奢侈品公司的女老板,翁红就按是不想陪,那也是不合适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翁红其实心里头也纳闷呢。张天元的工作那么紧张,而且马上就要跟自己的女儿成婚了,如果要是出点什么岔子,都不知道该要怎么解决了。

  当然。她也不想去想这些晦气的事情,可毕竟帕敢那个地方真得是不安全啊,她可不愿意自己的女儿伤心落泪。只是这些话。她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不敢说出来的。不然那就成了咒自己的女婿出事儿了。

  柳生平听到翁红如此说,也是叹了口气。于是只是又叮嘱了一句道:“天元,你可别忘了你跟梦梦的婚事啊,不管别的什么事情,都不能大过这件事的,我们就那么一个女儿,可不能让她的婚姻出现了纰漏,另外,你到了那边之后,一定要小心,如果没有耀山的人带着,自己就不要出去乱跑,那个地方很乱的,割据势力也多,都不太喜欢陌生人闯进自己的地盘。”

  他也想通了,只要张天元别出事儿就行,关于结婚的事情,可以在电话上商量,也可以在电脑上商量,商量好了之后,那就由两家的长辈来筹备了,虽然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可是就算只是照顾长辈的心情,那传统的婚礼也是必须得举办一次的,这个张天元跟柳梦寻都不懂,也只能是交给两家长辈负责了。

  “您就放心吧伯父,这些事情,我心里头都清楚,而且算好了时间了,绝不会在帕敢耽搁多长时间的,到了时候,我肯定就回去了。”张天元笑了笑,自己的婚事自己怎么会忘记呢,那可不是开玩笑的,那是一个人的终身大事啊。

  本来如果能够早早就去的话,张天元肯定早早就去了,不过比较郁闷的是,今天刚好还有几块料子要竞拍,张天元现在没有钱,不过也不妨碍他多看看料子,如果真得好的话,哪怕是卖了自己已经中标,但还没有托运的翡翠都行。

  任何事情,那都是有头有尾的,小说写不完那叫太监,这翡翠公盘自然最后也要好好结局一下的,很多人都期待着这一天,尤其是那些第一次来到缅甸的人,如果不把热闹看完了,回去了吹牛也不过瘾啊。

  当然,也有人因为耽搁的时间太长了,不得不回去,所以今天这大厅里面,最多只有以前一半左右的人。

  包括萧峰锐、慕容德都已经回去了,母仪没有回去,而是去了仰光,说是自己的事情还没办完呢,估计又是搞什么走私生意了吧。

  这最后一天,主办方将两块表现最好的半赌毛料拿了出来,说是要选出本届翡翠公盘的最终标王。

  本届明标玉石中,一份编号15752、重量114.6公斤,底价338万欧元的糯冰种正翠极品翡翠原石——一石三片,经过27轮激烈竞争,最终以33,333,338欧元,也就是3.3亿元rmb(业内习惯按1欧元=10元rmb估算)天价被一华夏人夺走了,创下了公盘历史上单份翡翠拍卖的最高价。

  本届公盘交投十分活跃,每天暗标封标前几个小时,总能看到标箱钱人头攒动,拥挤不堪,与蜂拥抢购紧俏商品没有两样。

  本届参展接近两万份,成交率88%,这主要还是归功于张天元的解石。不然的话,还真的未必能够会有这么高的成交率。成交金额270亿元rmb,再创历史新高。成交的玉石中。中标价超过千万元rmb的有367份,超过亿元rmb的18份,全部为华夏人中标。

  中标价平均高出底价7倍,平均每公斤玉石单价5486元rmb。与前几届对比看:去年3月份玉石原料1万余份,成交额30多亿元rmb;6月份玉石原料1.2万余份,成交额70多亿元rmb;11月份玉石原料9157份,成交额100亿元rmb;今年3月玉石原料16926份,成交额270亿元rmb。

  去年三月到本届公盘历时一年,成交总额从30亿元增至到170亿元。增长近6倍,数字如此惊人,除了量上有所增加外,更主要的原因是价格的疾速飙升。

  此次公盘有五大特点:一是参展玉石数量、参加人数、单份翡翠拍卖价格、总成交额四项均创历史记录,有望成为公盘史上的里程碑。以后的公盘若想在参加人数和参展玉石数量上超过本届仍有一定难度。

  二是本届公盘珠宝大亨幕后操纵明显。多数高价成交的玉石都有不显山漏水的神秘后台,也不乏有名声显赫商人披甲上阵、亲自督战。

  三是参展人员珠宝商占绝大多数,非珠宝认识明显减少。往届出现较多的银行家、地产商、矿老板、煤老板、电老板等实力派人物也少有踪影,他(她)们大概转去后台。

  四是高价翡翠的惊人价格都远超出内行的理性测算。有些中标价格咋一看像是数字游戏。比如第一高价是8个“3”;第二高价是2后面加7个“6”;第八高价变化是16895,中标价是在编号后面加3个“8”。即16895888欧元。有些内行们一致看好的石头,最后成交都超出理性测算的1~2倍。

  张天元在出价的时候,就玩过这样的花招,他中标的好几块料子都是类似的出价。搞得对手很是讶然。

  这些就是本届翡翠公盘的盛况了。

  明标已经有三亿多rmb的出价,更何况暗标,今天摆出来的这两块暗标料子。不管是从体积还是重量上来说,那都属于巨无霸级别的。而也只有这样的料子,才有资格成为标王。

  按照主办方的估计。这两块巨无霸的料子,绝对是能够超过那块三千多万欧元的明标料子。

  而张天元也对这两块料子非常高兴趣啊,只可惜这是半赌的料子,底价都有两千万欧元了,如果说张天元买了这东西,那就没办法买那么多的全赌毛料了,所以他买这个,肯定是极不划算的。

  不过那些没有六字真诀,又为了保险起见选择购买这种半赌毛料的人,其实并不吃亏,在张天元看来,往这两块料子上砸钱,其实是很明智的选择,毕竟半赌毛料总是要比全赌毛料更容易出翠的,未必一定会赌涨,但是赔钱的话,也不会像很多全赌毛料那样,直接赔得是一塌糊涂。

  当然,如果说这两块料子里面的翡翠质地跟切面一样,而且重量在一百公斤以上的话,那绝对还是能够赌涨的,怕就是怕料子里外不太相符,里面的情况不太好,外面的情况反而比较好,这样的话,估计是要赔钱进去的。

  从这两块翡翠的切面表现上来说,还真得是相当不错的,糯冰种正翠极品的料子,跟那块最后被三千多万欧元拿下的料子很像。

  这么巨大的料子,玻璃种根本都没人敢去想,能有糯冰种正翠那就是已经是极品的料子了,而且料子表面没有任何瑕疵,没有裂绺,也没有出现破损的痕迹,切面表现也是那么完美,也难怪会被标出那么高的底价。

  两千万欧元啊,这可不是一般人敢出的价。

  张天元也看过这两块料子了,毕竟在那里摆着呢,而且又那么明显,他不可能不去看一看,不然要六字真诀那不是白白浪费吗?

  两块料子内部的情况,去切面基本相似,有将近一百二十公斤左右,整体都很匀称的糯冰种,还有一百公斤左右的普通冰种正翠的料子,这样的一块巨无霸,就算是花费个四五千万欧元拍下来也是值的。

  张天元其实也动过心思,只可惜他的金钱有限,只能选择更好的了,这两块巨无霸,就只能是忍痛割爱。不然要是有钱的话,他也会拍下来的。毕竟那么大的料子,二百多公斤啊,这可是能够大大丰富珠宝店的产品分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