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八五章 指点迷津
  如果有一个富豪指着自己的翡翠饰品说“这是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那说明张天元的营销策略就是失败的。

  如果这个富豪开口说“这东西是神罗珠宝的!”而且言语间带着一份自豪,那说明营销就成功了。

  张天元要的效果就是这样,就像某个人买了一辆车,会自豪的说自己的车是布加迪威航,是兰博基尼,那个时候,品牌本身的价值,可能都已经高过了产品本身了。

  纵然在神罗珠宝买的只是一件中档珠宝,也一样可以牛气起来,也比在别的珠宝店买的高档珠宝牛气,这个时候,这个营销就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成功了。

  出门戴珠宝不戴神罗珠宝?不是天瑞祥?那你也太没品位了。

  甚至以后佩戴神罗珠宝将成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这样的话,那就是极好的了。

  当然,这些都是张天元以后想要实现的事情,而这一次来缅甸翡翠公盘,则为他打好了基础,只要是能够把这一次得到的翡翠全部带回帝都,他的计划也就可以开始了。

  确认了今天的中标情况之后,蛇麟依然坐在那里继续坚守,而张天元则去窗口排队办手续去了,虽说此时依然是人潮涌动,队伍排了很长,可是张天元的心情却比之前好了很多。

  长就长吧,反正咱的料子也不会飞了,就多等点时间行了,心里头高兴,这比什么都要更加重要。

  今天加上黄翡一共是四块料子。张天元全部都让托运到了自己在帝都的四合院,因为那里足够保险。放到别的地方,他这心里头总是不太安宁。毕竟那每一块毛料,里面可都有着价值非常可观的极品翡翠啊,这万一要是丢了一块,自己还不得心疼死啊,就算有保险公司赔钱那又如何,钱能换来那些极品翡翠吗?能换来张天元的野心吗?

  等翡翠毛料运到帝都四合院之后,张天元还是打算亲自解石,这些料子要是解坏了,那损失也是非常大的。不是他不信任别人,这就跟自己的女人要自己来照顾一样,不是信任就可以交给别人的,这是原则问题,可不是一点小事情。

  反正帝都那边的翡翠玉石雕刻厂子里就有切石和磨石的工具,到时候运上一套放到自己的四合院里,也不像单元楼那样,会影响到楼下和楼上的人。

  那里的院子那么大,房子那么多。随便开辟出来一个地方专门用来放置毛料和解石就足够了,关键那个地方的防盗系统做得太好了,为了这防盗系统,张天元可是没少花钱。再加上请的那几个保镖都尽职尽责,所以安全是肯定没有任何问题的。

  那些中高档的料子,张天元解出来之后就以私人的名义卖给自己的公司了。到时候公司赚了钱,自然要把这些钱返还到他私人的账面上。

  虽说公司是他私有的。可是这公账和私账还是要分清楚的,不然容易搞混了。张天元虽然不是处女座的人,不过这个事情还是觉得应该尽量搞清楚一点,弄得太乱了,自己到时候都公私不分了。

  至于那极品的黄翡,他不打算让别人来弄,他自己要以天元玉皇的名义将这东西进行一番雕刻制作。

  如今天元玉皇早就在帝都的圈子里传开了,就是聂老那次过大寿的时候,那件雕刻作品,让“天元玉皇”这四个字变得神秘而且神奇,很多人都慕名想要让他帮忙雕刻东西,只可惜天元玉皇却是始终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就连聂老爷子也不知道,每次问起张天元,张天元都是讳莫如深,毕竟对张天元来说,有些秘密,暂时还是隐藏起来比较好,他现在已经不需要虚名了,他的名气足够大了。

  将中标的各种手续办理完毕之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张天元在开标现场坐着休息了一会儿,这才跟蛇麟打了个招呼,前往解石区去看母仪和毛石发解石了。

  毛石发的祖训是不赌石,所以这个料子,他就直接借了张天元的名字去赌,母仪这小子也是开口闭口“我张老弟如何如何”,“这块料子也是张老弟帮我选的如何如何”。

  他们不是笨蛋,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是为了吸引别人过来买他们的料子了。

  听了他们的话之后,本来一些人都不怎么关心他们两个的解石,结果最后都围了过来看热闹,那两块料子也是没有让他们失望,母仪的料子是二百万欧元买下来的,最后卖了两千万欧元,利润十倍提升啊,而毛石发的料子是五百万拍下来的,最后也是卖了两千万欧元,四倍的利润其实也不少了,母仪不图钱,不过也是被这利润给吓住了,这真得是比他走私古董赚的还多。

  毛石发就直接傻眼了,他卖了一辈子的毛料了,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啊,一块料子而已,居然就赚了一千五百万欧元,这一下子,就让他从缅甸的小康水平,晋升为土豪水平了,在仰光也绝对可以置办出一块更大的地皮来做自己的生意了。

  甚至他还想用钱去买矿坑呢,如果自己有个矿坑的话,也不用做二道贩子了,二道贩子赚钱不多,可是还很危险,哪里有自己做矿坑老板舒服,他毛石发做梦都没想到,只是张天元随意的一个暗示,就让他一夜暴富啊。

  这种事情要是放在过去,别人给他说的话,他一定会骂那个人脑子有病的,可是如今,他自己都相信,这个事情绝对是有可能的,而不是信口开河。

  因为他是亲身体会的啊。

  这毛石发和母仪那脸上简直就像是开了花似的,那叫一个高兴啊。

  不过麻烦的是,这两个货居然都拿张天元来作为招揽生意的招牌。结果也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两块料子也是张天元帮忙指点的。这下子张天元一下子就成了香饽饽了,刚刚到解石区。就被很多人给围住了,询问自己中标的毛料到底怎么样,该不该切开来看看。

  对此,张天元着实是有些不耐烦地,他这个人脾气不太好,容易着急,有时候说话就急了。更耐不下性子去给别人解释什么,更重要的是,这人太多了。天又热,张天元一看就有点急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必须得装着无所谓装着很乐意的样子去指点别人,人家翡翠王马聪仁马老先生都七十多岁的高龄了,也没有说见了谁不耐烦了,都是给耐心地帮助、热情地解释。

  自己可以不学马聪仁,但是最起码的人际关系还是要维持的,可以借口说人多,只指点几块也就行了。但是绝对不能一下子就推脱拒绝,那样的话,他张天元这名声就臭了。

  我们读《水浒》,大概都知道武大郎这个人。当然《金瓶梅》里面也有,这个人都被说成是三寸丁一般的小矮子,而且长相丑陋。被潘金莲毒死了。

  实际上历史中的武大郎却是做过县令,身高在一米七八左右。相貌堂堂的男子汉。

  他之所以后来被描述成那样,无非就是因为得罪了一个秀才。结果这秀才颇通文墨,一路上写文章编排武大郎,结果武大郎这堂堂男儿,最后就成了土行孙了,居然还被自己的妻子杀死了。

  其实武大郎跟潘金莲,那可是相扶到老的一对恩爱夫妻啊。

  这就是流言的可怕之处。

  张天元也怕流言,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这根本不靠谱,现在网络上谣言一旦传开,你想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

  所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啊。

  张天元不能因为自己怕麻烦,就不管不顾了,那样对他的生意没有任何好处,一旦名声真臭了,再想恢复过来,那就难上加难了。

  不过给别人指点料子,就要忍受眼热的难受劲儿啊。

  看到别人的料子里面居然有非常好的翡翠,张天元也不免是有点小小的嫉妒,虽说他已经权衡过了,买那些东西利润空间不如他投标的那些大,可如果多给他一些资金的话,他肯定是要买的,毕竟这些东西可是真正的好料子的,就这么让别人拍走了,不看到还好,现在一个个挨着看,实在太纠结了。

  缅甸翡翠公盘本来就比闫城那次的赌石大会要热闹得多,翡翠毛料的数量也要多上很多,所以这好翡翠自然也就多,毕竟缅甸翡翠公盘有着其得天独厚的优势啊。

  张天元最终还是帮别人看毛料了,不过他看,自然不是帮那些人选,而是给那些人看这毛料是否能够出翠,出什么样的翠,给别人看,他当然就不能说得太准了,十分说七分就够了,说得太假了,澳门赌博网站:别人就会觉得你是在敷衍,那还不如不说呢,如果说得太确切了,又会很麻烦。

  毕竟你是个人,不是神,如果每一把都十分准确,那真得是要惹出很多猜忌的。,

  很多人在张天元看了自己的毛料之后,都有点半信半疑,不过解开之后,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了,里面的翡翠虽然与张天元说的有些差距,可是基本上相差无几,这真得是神乎其技了。

  如此一来,再没有人敢怀疑张天元的判断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把张天元当成了真正的二代翡翠王,觉得张天元才是真正有资格接替马聪仁成为翡翠王的最佳人选。

  赌石这个技术,也是需要天赋的,虽说经验越多,那一般情况下技术就越好,判断就越准确,但是这东西毕竟不是靠年龄说话的,一大把年纪不如年轻人的,也是有的,但是像张天元这样,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有如此精湛的赌石技术,却也是非常罕见的一件事情。

  “张老板了不起啊,这翡翠王的名号,怕是将来真得要被你拿下了。”

  “是啊张老板,你这本事简直绝了,以后给咱们多指点指点嘛。”

  “张老板,帮我看看我这料子,看看能赌涨吗?”

  “张大师!您收我为徒吧。”

  看着这些人,张天元顿觉无语了,这人要是太高调了,也真是麻烦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