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八三章 一本万利
  张天元听到人群里的喊声之后就有点愣住了,那块黄翡按正常情况来说是排在最后一个的,要开标,那也得等到后天了,怎么今天就开标了呢?

  他心里头陡然就紧张了起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情况?是不是有人暗箱操作了?毕竟,虽然他能够清楚地看到那投标箱里面的最高出价,可是这之后的事情,他都说不准了,有没有人在后台的时候又加投了一标,有没有人走了关系等等,这些事情虽然说不太可能发生,但万一发生了的话,张天元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现在,他真得是有点不知所措了,不过脸上却还是装得很是淡定,不想把自己的真实想法给暴露出来。

  这个时候,又有人说话了,当一个人说起这事儿的时候,可能是假,但两个人三个人都这么说,就不太可能假了,当然,仅仅局限于这次的翡翠开标,现实中很多事情并不适用。

  “张老板,我这边也有人联系了,说是那块毛料的中标价最后是1099998欧元,恼火啊,我的出价刚好好似一百万,比这个中标价也就少了不到十万。”

  “你那算什么,我就比中标价少了一万,悔死了,张老板,这块料子是您中标了吗?”

  “哦,看起来是真得中了,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自己是多虑了。”

  张天元听到这个中标价,心里头就顿时松了口气,这样的投标价。一般是不太可能会有重复的,即使是有。那他也有把握将这块料子抢过来,实在不行。就干脆现场卖一块翡翠钱就来了,这个非常简单。

  他笑了笑道:“多谢诸位提醒啊,我在这边解石,都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没错,如果说没有一样的投标价的话,那这个中标的自然就是我了,多谢多谢。”

  他嘴上说着,心里头却有点埋怨。这个事情蛇麟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呢,搞得他挺紧张的,于是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一看。

  “靠,什么时候手机居然关机了!”

  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准备解石的时候,把手机给关了,怕影响了解石,于是急忙将手机打开,就看到了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有好几条短信发了过来。短信上的信息很明确,就是说那块料子中标了,这下子是算彻底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了,那块黄翡。绝对是属于自己的了。

  他急忙将短信回了过去,告诉蛇麟自己知道这个事儿了。

  “我说张老板,您真得是新一代的翡翠王啊。不仅判断毛料准确,而且这估价也是一等一的高超啊。居然就比我少了一万,唉。就差一万啊。”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朱老板,这位朱老板虽说只投了一张标单,可是一直很自信没有人能出的价钱比他还高,之前还有点担心自己万一中标了,毛料却解不出翡翠怎么办,得,现在也不用担心了,料子根本没中,现在想想,自己未免太多虑了,张天元既然敢对这块料子出一百多万的价,那就证明这块料子肯定有货。

  张天元什么人?朱老板参加的两次赌石大会上,张天元都有巨大的斩获,这一点自己心里头跟明镜似的,尤其是这一次,他对张天元的判断能力那是绝对的相信啊。

  那料子肯定也赌涨了,就是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翡翠。

  朱老板这厮没别的好处,就是这张老脸简直比城墙还厚,嘿嘿笑道:“萧老板,你看,张老板也不需要这块料子了,就卖给我吧,我出得价绝对让你满意也就是了。”

  说着话,他还特意将萧峰锐和张天元拽到了一旁,对他们耳语了几句。

  “这个出价不错啊,张兄弟,你觉得怎么样?”萧峰锐听到朱老板的出价之后,心里头已经十分满意了,他不是个贪心的人,这一次能中标,能大涨,本身就已经很高兴了,,现在有人肯出高价来买,那他自然是要卖了的,不过他知道张天元的判断力,所以还是问了张天元一句。

  “就这个价吧,朱老板是熟人,就当交个朋友了,卖给他算了。”张天元嘴上说得好,其实还是因为朱老板的出价的确不低了,他估算过了,在场的人,基本上不太可能会有出价比朱老板更高的了,这个判断,当然来自于慕容德那块料子,那块料子到七千五百万rmb之后,就没有人跟了,这说明周围的这些人,也不是完全无脑地疯狂,他们实际上还是有个心理底线的。

  “行,既然张兄弟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成交吧。”萧峰锐也很干脆。

  “哈哈哈,太谢谢两位了,萧老板,咱们这就去转账吧,您应该有海外的银行账户吧?”朱老板显得非常高兴。

  “当然有,那走吧。”

  这边的翡翠有了归属,那边估计也快了。

  “七千五百万,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啊,没有的话这快翡翠可就属于这位洋老板啊。”

  慕容德四周看了看,确认了一下是不是还有人出价,结果发现虽然大家眼睛中都透着舍不得的色彩,可是却没有人轻易愿意出价,估计也是到了心理底线了,毕竟这块料子按计算的话,大概也就是七千万左右的价值,七千五百万这已经没有利润了,除非是经过大师雕琢一番,再加上品牌效应,还能赚一点钱。

  可没有品牌优势,没有大师相助的话,就很少有人敢出这样的价了,毕竟在雕琢翡翠的时候,,还可能会发生这样或者那样的意外,万一雕琢这个翡翠的时候弄坏了的话,那岂不是赔得更惨啊。

  有些事情,还是不得不仔细考虑的。

  翡翠虽好。但也有价。

  到了现在的这个价位,真得是没有人愿意再继续跟那位洋人争了。想争估计也争不过,看看那个洋人一脸坚毅的神色就知道了。就算你真得再太高价格,那个洋人估计也会加钱的,自己又不是托,没必要为了这个事情跟别人闹出不愉快来。

  “行了,这位先生,这块翡翠就归您所有了,不知道您打算怎么付款?”

  “转账,付欧元,可以吗?”那个洋人英文很流利。而且有一股浓浓的伦敦腔,所以多半应该是来自英国的商人。

  慕容德听到对方要支付欧元,也没有反对,现在欧元已经可以跟rmb直接兑换了,就算是欧元,那也挺方便的,更何况自己在海外也有账户,万一以后要用钱也可以随时支取嘛,省得再麻烦了。

  “那行。欧元就欧元,没有什么问题。”

  这位洋人之所以肯花七千五百万买下这块翡翠,这里面是有原因的,他的珠宝公司要为英国一位很有地位。而且很有钱的大老板设计一款珠宝,而这种高冰种接近玻璃种的高档翡翠,用来搭配上面的红宝石。非常合适,所以就算是要吃点亏。他也要买下来,更何况他知道。那珠宝做成之后,这点钱不算什么的,肯定能赚回来。

  不仅如此,还可以得到长期的珠宝订单,这对他的公司的发展,也是一个很好的促进作用。

  要不怎么说,除了真正脑子有问题的人,这世上可不存在傻子,真会吃亏去买翡翠?那绝对不可能,都是有一些特殊的意义,衡量了所有的利害之后,才做出的最终决定。

  还真别说,这位洋老板就因为这块翡翠被他拿下了,结果得到了那个大人物认可,后来他的珠宝品牌,在英国也是发展蒸蒸日上,张天元的天瑞祥珠宝打进英国市场的时候,两家珠宝公司还有过非常亲密的合作。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张天元和这个人,也就是只有一面之缘而已,根本谈不上合作。

  萧峰锐和慕容德转账成功之后,喜滋滋地又回来了,两个人这一次赚得可都不少,萧峰锐赚了大概有接近一亿多rmb,而慕容德也有七千多万,这些钱,他们不是没有,只是绝对没想到,一块毛料,就已经赚了这么多了,要说起来,这些可都是张天元的功劳啊。

  两个人知道张天元的账号,所以都分别给张天元的账号上打了一千万rmb的好处费,张天元也是看到手机短信提醒之后才知道的,想要拒绝,但是这两个人已经拿出来的票子,又怎么会收回去呢,所以也就只能接受了,不就是一千万嘛,其实对他来说也不算多。

  只要他那些中标的翡翠做成珠宝,然后再珠宝店卖出去,那他赚得钱,绝对要比这个多得多。

  “不行不行,你们都赚了,我也要解石啊,我也要解石。”

  母仪一看这情况,好家伙,不管是柳生平、萧峰锐还是慕容德都大赚了一笔,自己中的那块料子也是张天元给介绍的,就算再差,那也应该能够赌涨吧,所以他摩拳擦掌,想着要现场解石,脸上尽是羡慕和激动的神色。

  不怪他这么激动啊,要知道,这里面的利润空间真得是太大了,转手一卖,简直比他走私古玩赚的还多,那个还要担法律上的风险,万一真被逮了,自己这一辈子也就完了,可是这个没问题啊,你就算再赌,那也不违法,顶多就是赌垮而已。

  “母老板,你解石吧,不过这下子可得排队了,我先去开标大厅看看,我那料子中了,我得先把合同签了啊,放心,你解石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我会过来看热闹,给你捧场的。”

  张天元此时倒不是不给母仪的面子,而是他真得挂记那块黄翡料子,虽然说已经确定自己中标了,可是料子不拿到手里,他还是不太放心,这翡翠毛料在中途被调包的事情可不是没发生过啊。

  “那可说好了啊,你是财神爷,留在这里可以给我增加点运气的,等我解石的时候务必过来。”

  母仪看到张天元往开标大厅跑去,就冲着张天元喊了起来,不过人太多了,张天元又跑得急,估计他这番话,张天元可能是没有听到的,不过张天元既然说要来,那大概还是会回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