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八二章 威慑力太大
  在柳生平的脑海里,把张天元投标的那些料子都当成是极品翡翠,什么极品红翡、极品帝王绿、极品黄翡之类,其实他真得是想错了。----

  关键是这接连解出了玻璃种、极品红翡、帝王绿翡翠,直接把柳生平给搞糊涂了,他就自以为是地认为张天元投标的那些料子都是极品翡翠,其实不然,那里面的确有极品,但也就是二十多块而已,剩下的都是中档料子,基本都是高冰种的或者冰种的。

  当然,这些料子虽说并非玻璃种,也不是帝王绿,可是性价比却是相当高的,不仅仅是投标的价格比较低,更重要的是,料子也足够大,最后的利润空间非常巨大,对于神罗珠宝的帮助那也不是一丁半点,这些料子绝对是可以填补一下神罗珠宝在中高档珠宝上的空档,使得神罗珠宝可以将中高档珠宝市场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至于那些极品的料子,其实不用太多,有一点就行了,主要是可以作为压箱底的镇店之宝,使得神罗珠宝的档次一下子提高很多。

  还是那句话,其实珠宝店购买极品珠宝的人真得不多,大多数还都是中档珠宝而已,这中高档的翡翠料子,才是真正的主力军啊。

  “柳伯父,您就别胡思乱想了,我选的料子,那也是凭自己的主观臆断的,究竟里面的东西好不好,我也不知道,我可不是说把好的料子给自己留下,把不好的都给你们了啊,您要是这样说。那我可就要生气了啊。”张天元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本事,那真得是相当不弱啊。他虽说不是把好的都给自己留下了,但也绝对是把最合适的给自己留下了。

  而给柳生平、萧峰锐和慕容德指点的那些。则属于不太适合自己的,但也不能说不好。

  所以他的这番话,倒也不算完全是睁眼说瞎话,还是有一定的真实性的,而且也必须这么说啊,不然的话,岂不是糟践了他的一片好心了。他相信柳生平就算以后看到他中标的料子解出来的翡翠,也不会说什么的,更何况自己那些料子。真不是所有都属于极品啊。

  张天元有时候把事情想得太过复杂了,也是太过谨慎了,其实就算他每一块料子都能赌涨,每一次都能够十拿九稳,那也不算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上能做到这一点的可不只是他张天元一个人,千万不要忘了那位翡翠王马聪仁啊,那位老先生比起张天元,是丝毫也不逊色的。玩转翡翠数十载,不管是全赌料子还是半赌料子,那基本就没有赌垮过,而且还有很多传奇的经历。连张天元听了都觉得非常惊讶。

  别说张天元故意赌垮过几次,就算他真得是每一次都能够赌涨,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有“翡翠王”马聪仁在前面,那些传奇经历作为挡箭牌。最多也就让别人认为张天元是翡翠赌石圈子里重新崛起的一颗新星而已,就算是再传奇一点。也只是会被认为青出于蓝胜于蓝,而不会有别的什么想法。

  能够看穿翡翠里面的情况?

  有地气可以感应到翡翠的位置?

  这不靠谱,就算真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的,因为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过于玄幻,太过于梦幻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只有在玄幻小说里才会出现的。

  能够看穿翡翠毛料,知道毛料里面的情况,这种事情怕是每一个赌石的人都希望拥有的能力,不过这样的能力,怕是只有在睡觉的时候发梦才能够梦到,真正在现实中拥有?

  鬼才信呢!

  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柳生平如今对张天元的赌石能力是完全没有丝毫的怀疑了,不过他也不太相信张天元就能够准确判断出里面的翡翠,可能能够判断是否赌涨,是大涨还是小涨,但是具体判断里面的翡翠是什么种类,种水如何、颜色如何,这就有点太离谱了,他也不敢往那方面想,那不是人,简直就是神鬼了。

  所以对于张天元所说的话,他还是相信的,反而感觉有点尴尬了,挠了挠头说道:“天元你千万别误会,如果说那么极品的红翡都属于垃圾料子,那这世上只怕就没有好料子了,我可不是贪心的人,你能给我们柳氏珠宝带来那么多的好料子,我是非常感激的,千万不要胡思乱想,我可不会有那种责怪你的想法,那样想的话,真是要遭到天打雷劈的。”

  “伯父,您说这话就有点太严重了,其实没那么严重的,您是长辈嘛,按照常理,您就算是责备我两句,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张兄弟,这块料子你要不要?你如果要的话,我是可以便宜卖给你的,这毕竟是你选的料子。”慕容德站起了身子,看着张天元问道,虽然说周围那些叫价的人呢很热情,但是他并没有忘记张天元,虽然或许就只是一句客套话,但这也足够了。

  “对啊张老弟,我这块料子也一样啊,你如果要的话,就算是便宜,也绝对卖给你的,随便出个价就行了,反正这料子本来就是你帮忙选的,我就收个成本就好了。”萧峰锐也是非常大方。

  一听这话,朱老板和另外那些想要购买翡翠原石的人呢就急了:“不能这样啊,咱们不是说好的吗?张老板,您可千万别跟咱们抢料子啊,你有慧眼,我们可没有啊,您可以再买毛料来赌涨,我们再买也未必能够赌涨啊。”

  张天元还没来得及回答萧峰锐和慕容德的话呢,那边朱老板就扯着嗓子喊起来了,这可是把他吓得不轻啊,因为朱老板心里头非常明白,如果张天元想要那两块料子的话,那他是绝对买不到了。现在谁都知道这两块料子是张天元帮忙挑选的。

  萧峰锐和慕容德跟张天元的关系又特别好,难说不会为了结交张天元而做出一些比较离谱的事情来。还真有可能白送呢。

  “是啊张老板,澳门赌博网站:您就别跟咱们抢了吧?”

  “张老板。求您高抬贵手啊。”

  “您这一出手,我们可都死了啊。”

  “哈哈哈,放心,放心吧诸位,这料子我肯定是不会插手的,你们大可以放心地买了。”

  张天元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些人也未免太紧张了一点吧,自己如果真要的话,早就要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啊。

  “张老板,您说的是真的?”

  “真得真得,放心好了,你们自己竞价吧,价高者得之,我就不掺合了。”

  “柳老板,您呢?您可是有那块极品红翡了,不会跟我们争了吧?”柳生平也是一个让这些人担心的对象,因为柳生平是张天元的未来岳父啊。这个身份,说起来,那可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柳生平想要。那张天元肯定会帮忙的,张天元一旦帮忙,这事情又变麻烦了。

  “放心。我也不要,你们竞价吧。”柳生平其实很想要。怎奈何董事会的钱还没打过来呢,他又不好意思让慕容德和萧峰锐把翡翠留着。所以干脆就做个顺水人情了。

  “既然这样,慕容老板,我出价七千五百万,这可是赔本赚吆喝的价啊,要不是我的珠宝店缺货,我是不会做这样的赔本生意的,谁要是还敢出比这价钱更高的,那我就放弃。”

  这位说话的,居然是一个洋人,花费如此高价来买一块翡翠,倒也是罕见,不过张天元不管这些,翡翠和古董不一样,翡翠属于自然资源,而古董则是华夏文化的精粹,翡翠是可以卖出去的,跟宝石是一样的,没听说过钻石不能卖的。

  按照张天元的分析,这个价基本就差不多了,因为这的确是赔本赚吆喝的价了,至于这位洋人买这东西回去送人还是自己收藏,又或者做别的事情,那就不得而知了,但这个价,绝对不算低了。

  慕容德对这个价不仅仅是满意,而是非常满意,这已经是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超出了他的预期了。

  当然,如果还有人敢出价,他倒也不会拒绝,毕竟生意人嘛,谁出的价格更高,那这东西就是要卖给谁的,这一点慕容德是不会含糊的,除了张天元之外,谁买他的这开料子,那都必须得公平竞价,要是出不起价,那就算了。

  “慕容老板,我这价不低了吧?合适的话就卖给我吧?”

  这会儿真没有人敢肆意出价了,因为那块翡翠的真正价值现在已经有点跟不上出价了,他们现在每一次出价,那都是在往里面扔钱,这可不是什么聪明的事儿。

  “哎,张老板,您还待在这儿干嘛啊,您非常重视的那块料子已经开标了,不去看看自己中标没有?”人群里,有人.大声喊道,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想要把张天元骗走,毕竟张天元待在这儿,他们心里头都是不太安宁的。

  “我重视的料子?什么料子?”张天元也没看清楚是谁喊的,就冲着人群问了一句。

  “就是你那天坐在上面的翡翠啊,您可是在那上面坐了很长时间啊,那还不是重视?”

  这位仁兄口中所说的那块翡翠毛料,就是里面有极品金翡翠的料子。

  他人虽然在这里,不过开标现场却有人给他通知啊,手机一直开通着,随时都可以取得联系的。

  那块黄翡其实他也是投了标的,而且钱投得还不少,甚至是最后的补投,硬生生是在工作人员要收走投标箱的时候,把自己的标单扔进去的。

  只可惜里面来的消息说中标价并不是他那个,这让他沮丧不已啊,本来还有那么一点期待的,现在是一点期待都没了。

  “那块翡翠毛料开标了?不对啊,那料子不是在最后一个吗?怎么会第一天就开标了?”张天元听到这人的话,就有点傻眼了,他本来以为那料子是最后一天才会开标呢,所以今天就跑解石区逛来了,要知道那料子要开标的话,他一定会等在那里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