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八零章 为了抢翡翠脸都不要了
  “唉,这三块料子,我当时都看中了,如果咬咬牙买下来的话,我也大涨了啊,太可惜,太可惜了,一念之差,一念之差啊。”

  “没买你说个屁啊,简直事后诸葛亮,当时没买,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不过慕容老板和萧老板都肯定是愿意出售这翡翠的,咱们还是努力点,哪怕少赚一点,也要把翡翠弄到手啊。”

  “你说得也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买得到啊,你看看,这周围的人。”

  “这他妈又不是美女跳裸.舞,怎么这么多人!”

  “你懂什么啊,对这些人来说,美女的吸引力都未必有好的翡翠来得大,更何况这里面还有极品的红翡啊。”

  随着两块翡翠渐渐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围观的群众也变得激动了起来,喧闹声、议论声、争吵声此起彼伏,有人因此而后悔,有人因此而叹息,当然也有人因此而兴奋。

  很多人距离已经比较远了,肯定是看不清翡翠的种水的,不过手里头的望远镜可以帮忙,虽说还是看得不够真切,但大概个样子还是能看到的,翡翠的颜色和种水,经过这眼睛一判断,就知道肯定不会差了去了,绝对没问题。

  “朱老板!朱老板,咱也不带这样的啊,这料子还没解完呢,你这样做不厚道啊,大家都像你一样乱抢的话,这还怎么弄啊。”

  “是啊朱老板。还有唐老板、李老板,你们这样做不行啊,把大家伙儿的视线都给挡住了。”

  原来就在两块翡翠只是切出了三分之一左右的时候。包括朱老板在内的好几个人也是不怕被那刀锯给伤到了,趁着过去清洗翡翠的工夫,一把搂住了两块翡翠,这块红翡是被朱老板给抱死了,那边的翡翠有点大,则被两个人一起抱着,他们也不怕那身价值数万元的衣服沾到了上面的泥土。真得是够拼命的。

  衣服和身体已经是将翡翠遮得严严实实,从缝隙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绿和红。但是那太不清楚了,就这,这三位老板还不断地挪动着位置,把毛料挡得更严实了。

  他们的这种举动。自然是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说好听点,这叫搞笑,是难听点,这就是不要脸了,如此做法,在网络上那绝对是跟素质有关系了,要被骂得狗血喷头的。

  “凭什么让我让开?你们没听到刚刚萧老板所的话吗?这块料子是要卖给我的,现在我这是在保护自己的料子。又不是跟你们抢,我凭什么不能这么做?”朱老板这番话说得是理直气壮,不过还是自动忽略了萧峰锐所说的“能出得起价”这几个字。好像这翡翠本来就是他的了,不管他出不出钱都一样。

  这种无赖的样子,反正张天元是不怎么喜欢,就是他这边一带头,那边才有人有样学样的。这哪里还有一点点珠宝公司大老板的样子,根本就是街道上撒泼的无赖嘛。

  朱老板身上带着钥匙串。口袋里面也有一些硬物,捧在那毛料之上。可以听到刮擦的声音,听得张天元心中一凛,这要是把翡翠给刮花了,哪怕是一点点,那都得切掉很多啊,如此贵重的红翡,一点点都是极大的损失。

  不过一旁的萧峰锐倒是没想到这些,他此时乐得哈哈大笑,冲着朱老板骂道:“你这二货,难道没女人啊,要来干一块石头,你看看你这姿势,哎呀,简直太不雅了,赶紧下来,赶紧下来。”

  他不说还好,一说,大家都注意到了,朱老板这姿势还真得是有点奇葩**,真像是要跟这毛料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巫山*似的。

  朱老板听到萧峰锐的话,也是脸上泛红,不过这家伙做事向来都是有一句座右铭的,叫“人不要脸则无敌”,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动,反而还嘿嘿笑道:“我就是喜欢,你们能怎么样啊,反正这块翡翠我要了。”

  “不是啊朱老板,您要归您要,那也要看您出多少价了,而且我们就是看看而已,还能把你这翡翠给看没了不成,赶紧让开点吧,让大家伙儿都开开眼,再说了,这张老板还没把毛料完全解开呢,你急个什么?”有人看不过眼了,对着朱老板喊道。

  “不行,你们看了,把我这毛料看坏了可怎么办,没切完不要紧,待会儿慢慢切就行了,你们还是不要想这个了,还是去看那块料子吧。”朱老板指了指那边慕容德手里的料子说道。

  那边的翡翠,朱老板也想要,但问题是那个比较大,他一个人护不全,而且也没那么多钱,所以最后干脆只能是忍痛割爱了,选择了这块红翡,舍弃了那块绿翠。

  他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法近乎市井无赖,可是他就是太喜欢这块料子了,看到那么多的狼眼睛盯着,如果不用点特殊的手段,哪里还能抢到手啊,他一直都认为,人不能太老好人了,不然的话,肯定是会出问题的。

  现在市井中,被欺负的人,往往都是“好人”、“老实人”,也难怪有一句俗语叫“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更何况朱老板认为自己这样做也不算过分,又不是要抢料子,而是想要买,价钱他当然会给萧峰锐满意,只是他不想让别人跟他一起争夺,毕竟则一旦争起来的话,有些人就不管不顾地往上面加价了,那样的话,他不知道得多花多少钱啊。

  只是他的这个想法,未免是有点太自以为是了,他不想用高价买,可是人家萧峰锐还想高价卖呢,萧峰锐也不是省油的灯,见朱老板就是不肯离开,便说了一句:“朱老板。你要是再不让开,这块料子我就算低价卖给别人,也不能卖给你了。咱们可以好好讲话,但是不能耍无赖。”

  料子是他萧峰锐的,自然由他说了算,起初他还只是开玩笑,觉得朱老板这做很可笑,但是这会儿他就有点不太乐意了,本来以为朱老板就是玩一玩。闹一闹而已,就跟闹洞房一样。可是你这么闹下去,真把别人的洞房当成自己家的洞房,那就肯定不行了。

  听了萧峰锐这番话,朱老板虽然还是依依不舍。却也是无可奈何地让开了位置,不过此时,那边两个人比他让开更早,已经有人在那边开始品评慕容德的料子了。

  这人就是石老王,他在这一行名气虽说不如马聪仁,但是在宝岛那还是绝对的第一的,澳门赌博网站:在行内是有不小的名望的。

  他用放大镜在那露出来的三分之一的料子上自习观察了一番之后旁人拿韩胖子没法,摇着头只能去看另外半边料子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被众人拥簇在人群正中,拿着个放大镜,正在仔细观察着。

  “好啊好啊。浓阳正和!则是极品的翠色啊,浓而不淡、色泽鲜亮、没有其它杂色,非常纯净,切颜色分布十分均匀,这就是典型的帝王绿啊!了不起啊,了不起啊。我说张老弟,你这一手判断翡翠的神技。就不能传给我吗,这也太神了吧,说句不太尊重前辈的话,你这手段,怕是比翡翠王马聪仁还要厉害啊!”

  “石老王,这水头怎么样啊,我看水头相当好,是不是玻璃种的?”

  “细嫩润滑,通透清澈,晶莹凝重,碧亮喜人,只可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这上头没有荧光,虽说透亮得很,但也只能算作高冰种而已,算不得玻璃种……”石老王似乎很是惋惜。

  这个举动,倒是看得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能解出帝王绿已经是十分不错了,再加上水头又是高冰种,纵然不是玻璃种帝王绿,可是有一样占到了极品,那就行了啊,别人都不贪心,你这人倒是贪心得很啊。

  当然了,在翡翠里面,高绿的石头多的是,但是没种水的话,那就叫石头而不可能被称之为翡翠的,一块高品质的翡翠,种水颜色缺一不可,尤其以水头为重。

  行里人说翡翠的水,一般将之分为三级,那就是所谓的一到三分水,但常常出现有的翡翠只有半分水,简单分级不够,有些拍卖公司就将水头分为了十级,玻璃种为9~10分水,冰种为7~8分水,油种为6~7分水,细豆种为5~6分水,粗豆种为3~4分水,干白种为1~2分水。

  按照上面的这个翡翠水头分级,大家就可以看出,即使是玻璃种的无色翡翠,比高绿的干白种翡翠,那都要贵出千万倍,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所以说,翡翠首要的还是要看遂投的,不然的话,颜色再好,那价格也肯定上不去的。

  “石老王,你说这是高冰种,可我看这就是玻璃种啊,你到底是怎么判断的啊?”

  这块翡翠,因为不像那块红翡那么明显,水头介于玻璃种和高冰种之间,是非常难以判断的,颜色还好分析,单凭肉眼就能看得清楚,可是这水头就不一样了,这判断起来可就比较麻烦了,如果你没有非常多的经验或者说足够强的眼力,那实在是难以立即作出判断的。

  到底是玻璃种还是高冰种,这可是关系到价钱的问题。

  实际上,笼统地认为玻璃种的价值一定高于冰种是不正确的。

  比如说,纯白的玻璃种,小的花件最贵也就是几万元左右,而冰种的满绿花件,如果形状完整饱满,一件可以卖到几百万元。所以,重要的是完整认识翡翠的价值构成,而不是一定要把冰种和玻璃种区分开。

  当然,在现如今的翡翠珠宝市场上,就有很多商家故意将翡翠的种质提高很多,然后拿来销售个消费者,让消费者上当受骗,其实这是一种杀鸡取卵的方式。

  所以不管我们是要买多好的翡翠首饰品,都要学会去看种质和区分翡翠的种质。

  当然,如果基于这块翡翠的话,玻璃种肯定比冰种值钱,因为毕竟是同样的颜色啊,自然水头越好,那就越是值钱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