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七九章 三喜临门
  被挑进“赌石”场里的多数是被行里人称作“蒙头石”的,指的是外表有一层厚薄不等的外壳包裹着的石头,或者被开了小天窗的。````

  很多玉石买家就是在这种外壳下展开赌博游戏的,其中不乏把所有资产全部押在一块石头上的,无经验和胆识的人都不得不望而却步。

  即便是“半明、半赌”的玉石,交易者也慎之又慎。

  行内的人都知道,一块石头被切开,有可能得到的是晶莹剔透、碧绿如水的上品,买家立刻身价百倍;有的石头则可能是地干无水、一钱不值的土石,买家顿时倾家荡产。

  现在张天元要帮助萧峰锐解的这块料子,也只能勉强算是一块半赌料子,虽说擦石已经擦涨了,可不是还有那么一句话吗,叫“擦涨不叫涨,切涨才是涨”。

  所以这料子究竟好坏,切开了之后,就得见分晓了,对于周围那些狼一样的目光,张天元几乎都习惯了,所以一点都不在意,只是专心地把心思放到了料子之上。

  不过他不在意,萧峰锐可是非常在意啊,要知道,这样的极品翡翠,哪怕只是抠出来一点点用来做成戒面,最后都可能会卖出好几百万的呢,这就是好翡翠的价值。

  不可再生资源就是有个麻烦之处,你不仅要兼顾市场,同时还得兼顾原料,要是没有了原料,你空有市场份额也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如果有了原料,市场却是绝对可以培养出来的,好的翡翠。只要价格不是太离谱了,那总是会有消费者青睐。甚至是追捧的。

  这不像你做零售的,只要打开了市场。那从谁家进货,那都由你来决定了,反正那些货,基本上区别不大,除非是名牌产品,那都是可以给你带来利润,帮你占领市场的。

  而翡翠毛料,却是只此一家啊。

  除了缅甸之外,再没有任何地方产出这种高档的翡翠料子了。

  不仅翡翠。其实珠宝大多都是类似的,只要是能够赚钱的奢侈品,反正总是会有很多苍蝇扑上来。

  珠宝的涵义很广,上到数百万、千万元的极品珠宝,下到三五块钱买得的小物件,都能称得上是珠宝首饰,时下男女们脖子上基本都挂有一个,每年仅是我们国内销售出去的珠宝首饰,所产生的利润。要达到千亿之多,于是就形成了鱼多水少的局面,这也是各种假冒玉石珠宝充斥在市场里的原因之一。

  别看这些原石价格昂贵,动辄就是数十上百万欧元。但是只要中上一块好料子,雕琢成饰品之后,都能赚的回来。别的不说,就说萧峰锐和柳生平手上的这两块红翡料子。不仅是典型的玻璃种,而且也红得如同血玉一般。那绝对是极品的东西。

  要张天元说,萧峰锐如果就这么卖掉,那还真得是有点亏了,他要是把这红翡雕琢好了,不管是当珠宝卖,还是当摆件卖,那都是能卖到一个相当好的价钱。

  根据张天元对现在市场的了解,估计卖个上亿元rmb应该还是比较轻松的,如果再是大师雕刻的作品,那价格还会再高,如果放到拍卖场去拍卖,那价格可能就更令人吃惊了。

  不过这个事儿,他不会去说的,因为他并不想收购这东西,关键是手头没余钱了,不然他直接买毛料了,可比买这块翡翠便宜多了,如果自己未来的岳父柳生平想去收购,他自然也不会拦着,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儿。

  “张兄弟,这个还要继续擦吗?如果需要继续擦的话,我来帮你,这擦石我还是不怕的,就怕切的时候一刀子下去直接切坏了。”萧峰锐听到周围的人议论自己的料子,也是满心欢喜和激动,觉得自己站在那里光看着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就凑了上去,想要给张天元帮忙。

  看萧峰锐这兴奋劲儿,估计如果张天元这个时候让他去切石,他也会去切的,毕竟是已经飘飘然了嘛。

  当然,张天元可不敢把切石机交到这飘飘然的家伙手里,要是切坏了,他也是会心疼啊,毕竟这料子是他让选的嘛。

  “不用擦了,直接切就行,放心吧萧大哥,有我来,不会有事儿的……”

  虽然萧峰锐的这块料子石皮也比较薄,跟柳生平那块几乎就是一对双胞胎,连里面的翡翠也是大小差不多,只要擦石,就能把料子大部分都擦出来,不过最后还是得用到切石机,不然无法把料子全都掏出来的。

  也正因为如此,张天元打算先动刀子,切完了之后再让萧峰锐来擦,他自己就可以在一旁休息了。

  另外一边,慕容德的料子不太受人关注,虽然那块料子也是张天元选出来的,可是毛料的表现并不好,而且长得非常丑陋。

  唉,不得不说,如今就连赌石也是看脸呢。

  而且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红翡实在是太吸引人了,就算那块料子也能解出翡翠来,多半也是不及这块料子的,毕竟那个出价也就只是十二万欧元而已,这个可是六十二万欧元啊,这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人们习惯性地自然关注最多的就是这块料子了,而把慕容德的料子给忽略了。

  这就跟足球比赛中,冠军永远是那个最受关注的,而亚军虽然其实成绩也不错,但很快就会被人遗忘,大部分的奖项都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不过慕容德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他的脸上依旧是充满了期待,他相信张天元的眼光,就算是自己这块料子不如柳生平和萧峰锐的,但是也绝对差不了哪儿去,肯定能够赌涨,而且还是大涨。

  照着张天元给他画的那条线,他开始小心翼翼地切了起来。这块料子的石皮是比较厚的,单纯靠擦石是不可能擦出绿来的。真要擦出来,那只怕得磨掉二十多公分后的石皮啊。这看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慕容德切石的时候,张天元也已经动了起来,他手中这块料子切石的难度,是要远远大于慕容德那块的,因为这块石皮比较薄,最厚的地方,也才七八公分而已,磨起来太慢,所以直接用刀切还是比较合适的。反正张天元能够看清楚这料子里面的翡翠有多大,也不怕切坏了。

  当切石机上那足足有六十公分以上直径的巨大刀锯旋转起来的时候,几乎是所有的围观者都吞了一口唾沫,然后屏气凝神,死死盯住了张天元手中的那块料子,虽然已经是半赌毛料了,可是半赌毛料的刺激性,未必会比全赌毛料差,所谓疯子买疯子卖还有疯子在等待。就是这个道理,此时此刻,现场的毛料商人,一个个都是有着疯狂地心理。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这一刀下去就跟死神的判决书一般,是完全可以决定你的命运的。

  生死一瞬间,就是这么刺激。不然的话,赌石怎么会吸引那么多的疯子来参与啊。

  “咔……咔咔……”

  听着合金刀锯与毛料之间接触之后发出的声音。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一刀子下去容易啊,现在合金刀锯。不像过去要用手来控制,这个要切开那是非常容易的,就跟用刀子直接将豆腐切开一般轻松自如,但是切下去快,这结果出来也快,悲喜剧往往就在一瞬间呈现在人们的眼前了。

  张天元轻轻用手放在切石机的把柄上,他的力气本来就大,所以向下压的时候,几乎是不用费力的,只轻轻一下,便可轻松解决问题,不过片刻功夫,这一刀就切了下去,三分之一的石头滚落在了地上,露出了里面的玉肉。

  “这么大块的红翡!”

  “别挡着我的视线啊,我去,前面的你能别踮着脚吗?……”

  “急个屁啊!待会儿解开了你再看不就完了,多大个事儿啊。”

  “张兄弟,来,清水来了,先洗洗看。”萧峰锐端来了一盆水,眼睛却瞄着那被切落的一块石头,他毕竟也是在担心嘛,担心万一张天元把里面的料子给切坏了,虽然不会让张天元去赔,可是自己心疼啊。”

  “出绿了,那边也出绿了,哈哈哈。”

  就在众人将注意力集中在张天元的这块料子的时候,也有人因为在外围看不见,所以就去看慕容德那块料子了,没想到这一看,居然就发现出了绿。

  “这好像也是玻璃种?不是吧,三块玻璃种?”

  “哎呀,赶紧用清水洗洗看就知道到底是什么种水了,别光站在那儿看啊。”

  朱老板站在里面,所以最为热情,听到有人喊出绿了,也是扯着脖子朝那边看去,从慕容德切落的石头切口处,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抹绿意,绿得是那么晶莹,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得玻璃种,可是因为这种水实在太好了,直接就能用肉眼看出来,所以被误认为是玻璃种,倒也是情有可原的。

  这外面几个人因为无法看到红翡,但是看到这块料子也出了翡翠,就急忙冲了过去,又是帮慕容德用水清洗毛料,又是把那毛料重新固定好,因为切开了二十公分左右的石皮,所以原来的夹子已经固定不住了,自然是要重新固定的。

  原本上面因为有灰尘遮掩着绿色的翡翠,又有一些脏东西粘在上面,所以看到的料子,也就只有乒乓球大小而已,可是经过清水的冲洗之后,上面的脏东西和粉尘都被彻底冲刷干净了,这下子暴露在外的翡翠,已经有保龄球那么大小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原本阴沉的天气好像是放晴了,太阳光努力地撕开了重重阻碍,将阳光投射到了翡翠之上,经过那碧绿的翡翠折射之后,就仿佛是绿色的夜明珠一般,绿光灿灿,看得人心旷神怡。

  “三块料子都是大涨,这不是人,是神啊!”

  “我靠,附近有卖礼炮的吗?赶紧放个十二响啊,这么大的事情,简直就是鸿运盖头啊。”

  “你们看,太阳都露脸了啊,连太阳都惊讶于这神一般的赌运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