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七八章 妙手点金
  这解石区从开标开始,已经解了不下二十块毛料了,期间也出过不错的料子,但最好的也不过就是冰种而已,玻璃种还是头一次,而且是如此极品的血玉玻璃种,这就更是难得了。``

  赌石,就是珠宝商人根据翡翠原石外的皮壳特征、纹理走向及所开的“门子”来判断其内部翠料的优劣。

  既然是“赌”,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要想看到石料里的成色情况,只有切割后才能见分晓,所以赌石的结局往往出人意料。

  “疯子买、疯子卖、另一个疯子在等待”可以说入木三分地刻画了这一行业的真实状态。

  谁能够看准这毛料最后是否能够赌涨,那谁就是真正的翡翠王。

  目前公认的翡翠王,那就是马聪仁马老,马老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可是在翡翠圈子里的名望,那绝对是没有人敢质疑的,马老出生于腾冲,家里祖祖辈辈都是经营翡翠生意的,这甚至可以追溯到清乾隆年间,当时乾隆皇帝就对马家的翡翠制品是赞誉有加。

  他出身翡翠世家,在翡翠赌石市场征尘二十余载;他成就过许多玉石豪门,我国的翡翠市场格局因他而改变;他崇尚玉德,是中华玉石文化的积极倡导者;他经过多年的研究、考证,提出了我国古代的和氏璧就是翡翠。

  这样,翡翠作为一种文化商品流入中国应该在2600年前。他的这一论断得到了业界专家们比较一致的认可。他的玉途人生充满了神秘色彩。

  这就是一些文字之中的翡翠王马聪仁的形象。

  不过关于这个和氏璧句是翡翠的说法,张天元是持怀疑态度的,这毕竟是很古老的事情了。和氏璧甚至都不存在了,何谈论证一说。张天元崇拜马聪仁。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马聪仁那神奇的赌石技巧。

  因为从小就受到家庭的熏陶。马聪仁小时候就对翡翠特别感兴趣,这跟张天元小时候对古玩古董感兴趣是一个道理,都是受了周围环境的影响了。

  这人最神的地方就在于它对于全赌毛料的判断简直神了,几乎是能够做到十拿九稳,别人看不透的东西,他自己却能看透,这不怪张天元会怀疑这人跟自己有可能是一样得到了什么奇遇。

  如今虽然已经年过七旬,可是马聪仁依旧是活跃在玉石翡翠的圈子里,他不仅仅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之一。甚至还是专业委员会的副主任,其地位和名望,可比张天元这个小辈强多了。

  除此之外,他还有自己经营的珠宝店和毛料公司,绝对是堪称华夏翡翠第一人,别人都根本是没法比的。

  不过因为马老如今年事已高,不太可能长途跋涉乘坐飞机前往缅甸,所以最近的几次公盘上,都没有了马老的身影。这让很多人不免是扼腕叹息,没有这样的神人,缅甸翡翠公盘也就失去了许多乐趣。

  这人可比张天元好说话多了,而且也比张天元的性格好。如果有人想请他指点,他都会欣然指点的,不像张天元。陌生人如果让他帮忙,他肯定不会帮忙。

  这大概还是跟年龄有关吧。马老年轻的时候,脾气跟张天元是差不多的。自己看中的料子,也绝对不会允许被别人拍走。

  不过没有了翡翠王马聪仁的缅甸翡翠公盘,今年却又多了一份新奇的色彩,当然这色彩是张天元帮忙添上去的,张天元的解石和赌石技巧,已经被很多人认可了,甚至认为他不输给马聪仁,只是这性格,却让有些人不太爽,觉得张天元有点自私。

  可人家张天元凭什么去帮你们这些陌生人啊,说实在的,张天元能够帮自己熟悉的几个人,这也不算太自私吧,反正只要在自己的人脉圈子里有好名声就足够了,至于那些不认识的人,怎么骂自己,那都无所谓了。

  “哈哈哈,天元,我这块料子是大涨啊,你这眼光,伯父可真服了。”

  柳生平看着那漂亮的红翡,心中是无比的激动,就算是还没有完全解开,可是光看露出来的这些,就已经超过了七十五万欧元了,估计价格在一百万欧元左右,而且还是抢着要的。

  如果说将这块料子完全解开,它也不可能里面全是石头,因为按照这翡翠的走势来看,估计还得有不少的翡翠,等全部解出来之后,少说那也能值个几百万欧元了,当初别人说七十五万欧元拿下这块料子亏了,那简直就是胡说嘛。

  这可是足足涨了将近六七倍啊。

  有人可能就要问了,涨了六七倍,你张天元还看不上眼?还不想买?

  那是当然了,张天元的那些料子,最少都能涨十倍以上,这六七倍的,自然也就被他给淘汰了,他那些料子,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极品中的极品啊。

  张天元很高兴地恭喜了柳生平和萧峰锐:“柳伯父、萧大哥,恭喜你们啊,这已经擦出了极品红翡了,还要继续解石吗?”

  “对啊,你这只露那么一点点,连犹抱琵琶半遮面都不是,搞得人怪心痒痒的,还是继续,继续擦下去啊,让大家都开开眼。”

  “对啊柳老板,你这料子就算不卖,让咱们见识见识也行吧?”

  “血玉玻璃种啊,这可真是极品的好玩意儿。”

  围观的这些人,虽然很想从柳生平手里边买走这块已经开窗的料子,但是很可惜,他们心里头也清楚,张天元肯定是不会卖的,柳氏珠宝产业那么大,自然是会把这好料子给自己家留着的。

  但是他们又不甘心,所以就像看看,这里面很多人还没见过这么好的料子呢。自然是要瞎起哄了,以后回到国内。就算买不到料子,可是这个事儿也是可以当作吹嘘得资本的。

  “我这个就算了吧。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柳生平一来是的确不想浪费时间,他来解石,纯粹就是想再确认一下张天元的能力,然后把拍摄下的视频发给宝岛董事会的那些老东西看看,让他们知道张天元的能力,就不用费口水去解释了。

  二一个,他这手段来解石。还真怕弄坏了,倒不如就当成是半赌毛料运到宝岛去,让专业人士来解决,他现在心情这么激动,万一手上一抖,犯了错,那可就悔之晚矣了。

  这种事情在解石的时候那是屡见不鲜啊,很多人都遇到过的,柳生平可不想这事情弄到自己的身上。

  他这么想。萧峰锐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萧峰锐不想带回去,他是打算直接把料子解开,现场卖了的。他为的就是钱,很明白的目标。

  “天元,我看我这块料子还是你来帮我解吧。我这手现在是抖个不停,万一出了事儿。那就哭死了。”萧峰锐见柳生平将毛料从解石台上取了下来,就把自己的料子抱了过来。然后把慕容德的料子放到了另外一个解石台上。

  柳生平把毛料小心翼翼地装进了事先准备好的箱子里,委托杨师傅和石老王给自己盯着,他到现在还没有从幸福的冲击之中清醒过来呢,则可是极品的血玉玻璃种翡翠啊,剩下的那些料子,也不求都像这样好,只要每一块都有五六倍的利润,那他都要笑成傻子了。

  他本来就没怀疑过张天元的眼光,如今更是不会怀疑了,而且立即让旁边负责拍摄的翁红把视频发回了国内,还在底下附上了自己想说的话,把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们挖苦了一遍。

  那些老家伙看到柳生平说的话,反而是一点都不生气,开什么玩笑,被损两句,可是却赚了钱,傻子才会生气啊。

  毫不含糊的说,别说柳生平,估计柳氏珠宝的那些老家伙,现在对张天元那都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就算张天元让柳生平去买一块真正的石头,这些老家伙都不会阻拦了。

  “萧老板,你这翡翠要是解出来的话,卖不卖啊?”朱老板此时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那叫一个激动啊。

  “卖,当然卖了,我跟柳老板不一样,我又没珠宝店。”萧峰锐喜滋滋地说道。

  “那咱可得说好了啊,这翡翠要是解出来了,得第一个考虑我老朱啊,不能忘了我老朱,知道吗?”

  朱老板现在真得是羡慕死张天元身边这些朋友了,早知道的话,当初在闫城的时候,就应该死皮赖脸地跟张天元交朋友。虽然有些想法可能不对,但他还真得是想把自己那刚满十八岁的女儿送给张天元做小呢,如果张天元愿意的话,就算是做小,他也不在乎了。

  “哈哈哈,放心吧,只要你老朱出得起价,这东西就卖给你。”萧峰锐并没有把话说死,如果朱老板连价格都出不起,那他肯定不会随随便便卖了,如果是张天元想买,那自然另当别论。

  张天元听着朱老板和萧峰锐的对话,心中也是暗笑,这周围这么多人呢,每个人看着这块料子,都跟色狼看到了美女似的,眼睛里都是绿光,他估计这东西怕是到不了朱老板的手里,除非朱老板真得手头还有大量的金钱,可以用钱把周围这些竞争者拍死。

  虽然心中暗笑,但是他并未笑出声来,而是很安静地将那块老子放到了切石机下面,然后走过去,帮助慕容德在另外的一块料子上划了一条线,就让慕容德照着那条线直接往下切。

  然后,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启了切石机的开关。

  张天元一旦进入解石的状态,就不会胡思乱想了,毕竟这翡翠皮这么薄,他心里头也担心一不小心给切坏了,所谓善泳者溺,越是懂切石的人,越是容易出事儿,就是因为不够专心。

  古往今来,翡翠毛料交易从来就是冒险家的赌博战场。翡翠毛料小则以克计算,大则上吨重,可不管是什么样的毛料,如果把里面的玉肉切坏了,那损失都是不可估量的,这一点解石师傅了解的最为清楚,所以他们一向都是非常小心谨慎的。

  张天元自然也不例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