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七七章 血玉玻璃种
  围观的人都挺羡慕柳生平的,能找到张天元这样的女婿,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这柳氏珠宝也是撞了大运了。?

  这些人可都不是外行人,他们看料子,首先看到的就是这个毛料是出自哪个场口的,是老坑还是新厂,只要把这个判断准了,那么做别的事情,也就相对容易多了,这是基础的东西。

  玉石行业有一句名言,即“不识场口,不玩赌石”,故在选购翡翠原石时,一定要懂得玉料的产地和特征,否则就无条件做赌石生意。

  场口就是翡翠的产地。缅甸翡翠产地也称矿区或场区,共分六个场区,每个场区又分许多场口。在缅甸,各个矿山不同坑口所产翡翠,各具特色,质量好坏不同,因而识别赌石场口,对推断赌石玉质的好坏,有很大的帮助。

  这些人就算不是专家,在临到缅甸之前,也会把缅甸各个场口的翡翠毛料仔细研究一下,哪怕只是看图片,看视频,那也要牢牢记在心里,真正选择毛料的时候,只需要看一眼,就清楚这料子到底来自那个场口了,是新厂还是老厂。

  对他们来说,这是必备的技巧。

  “看张老板这意思,好像不是亲自操刀啊,这是要指点柳老板和萧老板一起解石啊,厉害,这才是真本事,马聪仁当年就是这么弄得,看得那叫一个过瘾啊!”

  听到众人对自己切石还有些期待,这久经沙场的老将柳生平反而是有些紧张了,看向了张天元就问了一句。

  “天元。这料子怎么切,你给说说。接下来的苦力活儿,我来干就行了。反正我只是想要试试解石出来之后的那种兴奋感,具体是不是我的能力,那都无所谓了。”

  “我也一样。”

  柳生平和萧峰锐现在都很看得开,他们又不需要什么虚名,他们现在只想要实惠而已。虽然按理来说,萧峰锐跟刘胜平都算是赌石圈子里的老手了,可问题在于,他们真的对自己手底下的料子没什么把握。

  相反在这个问题上,去征求张天元的意见。那绝对是明智的选择,毕竟张天元在这方面,已经是远远超过了他们两个的水平了,甚至就算是石老王和杨师傅,那也没办法跟张天元相比。

  也正因为如此,让张天元帮忙指点,这就是一开始说好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柳生平和萧峰锐还不肯解石呢。他们宁愿将这解石的任务交给石老王和杨师傅去,那样更省心一些。

  “伯父,还有萧大哥,你们的这两块料子都比较小。所以切起来应该不好切,这样吧,为了小心起见。你们先擦石吧,具体从哪里擦。我给你们划出来,大概就应该出点东西了。我看这两块料子应该都是红翡,至于质地如何,还还得解出来之后才会知道。”

  敢说这话,当然是因为张天元已经看过这两块料子了,并且是将料子里面也看了个通透。

  “好,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弄。”柳生平和萧峰锐都很干脆,他们现在就权当是张天元手里的工具了,张天元指挥他们往哪儿去,他们就往哪儿去,张天元指挥他们往左,他们绝对是不会往右的。

  打木砍的老子一般来说底水都比较好,如果出红翡,那这红翡相比也是底水很出色的,就是多白雾和黄雾,很多时候就把你给迷惑了,搞得你根本就不知道这料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

  那种如血似火的红翡,很少见,一次性就出两块,更是难得,不过这缅甸方面的专家估计倒是挺不错的,给这两块料子的底价本身就不算太低,要知道和东西底价五十万欧元啊,那就是将近四百万的rmb,在国内能利用这些钱办成功很多事儿了。

  张天元不用详细去解释什么,澳门赌博网站:解释越多,反而破绽越多,毕竟赌石说到底,也就是那么些判断方式而已,总结出来的经验,早就已经用于实际之中了,他敢说在场的这些人,大部分都知道那些经验是什么。

  所以与其用那些别人都知道的东西来解释,还不如来点神秘感,什么都不去解释,只是简单地让柳生平和萧峰锐去做什么,更显得他的厉害之处,别人还不知道为什么,更是会高看他一眼。

  正如之前所说的,你是高僧,那么说话就要跟一般人不同,就要有高僧的范儿,说什么都要显得高深莫测。

  于是,张天元走了过去,在那两块毛料上各画了一个圈,指着那圈说道:“就冲着这里擦吧,这两块料子体积都比较小,所以里面玉肉出现在靠近石皮的地方时候多一些,直接切下去怕损坏了玉肉,所以就从这里慢慢擦吧,不要过了这个圈就行。”

  “好,没有问题,就照你说的来,这个我们还是很拿手的……”

  这擦石、切石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人说外行人也能来,那是扯淡,这跟开车是一个道理,就算旁边有人指点,新手也会动不动弄错,那个弄错了,还可以补救,但是这个弄错了可就麻烦了,因为翡翠弄坏了哪怕一点点,损失也是很严重的,新手没经验,下手也没有轻重,刀子重了,砂轮重了,都会出问题。

  不过柳生平和萧峰锐都不是新人,他们以前就自己解过石,而且还不止一次,在这方面是有经验的,虽说是不可能判断出这毛料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是按照张天元的指示去切石,这一点还是绝对做得到的。

  于是,柳生平和萧峰锐都换上了专门解石用的衣服,戴上了面罩,今天因为是阴天,还吹着风,所以比较凉爽。这要是搁在前几天,戴面罩真得是会把人给闷死的。

  两个人都没有用切石机。这是张天元的吩咐,他们自然是要照办了。都是用打磨机开始打磨,对准的地方,正好就是张天元之前画了圈的位置,随着砂轮和石头发出“咔咔咔”的声音,石屑也开始不断飞溅,不过两个人都戴了面罩,所以也不影响什么,就是靠得比较近的人,朝外面稍微退了一点。不然这就要吃一肚子灰了。

  黄红色的石皮在打磨机砂轮的摩擦之下越来越少,开始渐渐出现了红雾,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因为他们都是懂行的人,所以知道这红雾代表了什么。

  “出翡了!是红翡啊!”

  “如血似火一般的红翡啊,这是真正的极品红翡……”

  围观的人,将萧峰锐和柳生平都是团团围住,眼睛死死盯着那砂轮打磨的位置。尤其是在出现红雾之后,他们的眼睛几乎就没有眨过!他们这心情,好像真得是比解石的人还要紧张啊。

  朱老板用纸巾擦了擦额头,上面已经有一层油腻的汗光。他也是紧张得够呛。

  就在砂轮刚刚打磨了没几下的时候,就有人惊呼了起来,因为柳生平的那块毛料在不到石皮表面两公分的地方。一片红得如血一般的东西露了出来,就好像是朝日的太阳。露出了一个边角。

  神秘,而且令人激动。

  “有了。这边也有了,我去,这边的也是一样的红色啊,看着真得是太美了。”

  几乎是同时,萧峰锐的毛料也出现了同样的红色晶体,如果不是因为此时天色是阴的,估计太阳光照下来的话,这两块翡翠看着会更加漂亮,即便它们只不过是崭露头角而已。

  柳生平和萧峰锐都是老手,旁观的人都看到红翡了,他们两个自然也就发现了,所以很快便停下了手,将打磨机远离了毛料,并且是关掉了开关。

  由于上面有石屑,所以看不太清楚红翡的情况,只是一团火红的颜色,但是底水如何,那还得好好看看才行。

  一旁闲着的慕容德和石老王去打了两盆水,分别给了柳生平和萧峰锐,两个人用清水将那擦口仔细清洗了一遍,很快,就好像是吸收了新鲜血液一般,那本来就红得发亮的翡翠,此时显得更加鲜亮了。

  滴在上面的水,简直就像是血液一样流动着,然后滴落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不敢打扰柳生平和萧峰锐,都是朝着那擦口仔细看去,想要分析一下,这样的一块料子,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

  “这边是玻璃种的极品红翡啊!”

  “这边也一样,这真是奇了,还说本届翡翠公盘没出过极品翡翠呢,没想到这一出来就是一对啊。”

  “真得是玻璃种啊,哈哈哈!”

  柳生平手里头拿着那种小型的强光手电筒朝着翡翠上照去,他没有听旁边那些人的议论,因为只会让他紧张而已,他只是仔细地看了又看,确认那的确是玻璃种的红翡之后,才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边,萧峰锐更是不济,竟然双手颤抖个不停,把手电筒都掉落在了地上。这倒不是他没见过世面,没见过极品的红翡,主要还是因为这红翡是他亲手解出来的啊,这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他激动,那属于非常正常的反应。

  “居然又是赌涨,而且还是大涨,张老板太神了啊……”

  “可不是嘛,只可惜柳氏珠宝肯定不会把这块红翡出手的,这么好的料子,他们估计得留着自己用了……”

  “唉,人家有个好女婿啊,你有什么办法嘛,咱们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哦。”

  “是啊是啊,谁说不是呢,就是不知道那边萧老板会不会把料子卖给咱们啊,张老板自己也有珠宝店,搞不好会自己收购啊……”

  “当年马聪仁就是这么神奇,所以被冠以翡翠王的称号,如今张老板这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感觉比马聪仁丝毫也不差,反而还要更强一些,长此以往,只怕这翡翠王的头衔,只要挂在张老板的头上了啊……”

  “是啊,谁说不是呢,藏老板才二十六岁,就这么高的成就,了不起,真是太了不起了。”

  这玻璃种的极品红翡,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出来的,甚至可以说,他跟金翡翠一样,也是比帝王绿还要罕见的翡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