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七三章 疯子的游戏
  对于这第一种人来说,他们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翡翠原石,而不是毛料,他们对赌石没有什么兴趣,或者兴趣欠奉,他们只是关心翡翠的质地而已,在他们的眼里,翡翠就跟钻石、红宝石、蓝宝石一样,是属于一种宝石,甚至排名还没有那几样高,不过也有需求,只是不像华夏这么火热,价格这么高罢了。

  这第二种人,那就是所谓的毛料商人了,萧峰锐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他们在缅甸公盘上拍下毛料,然后带到国内,并不去解石,而是贩卖毛料,或者参加国内的公盘,赚取其中的差价,或者就是囤积起来,等到别人需要的时候再卖出去,就是典型的倒买倒卖,所以在他们看来,能不能解出翡翠还是小事儿,只要石皮表现好那就行,毕竟要转手的话,靠的就是石皮这张脸了。

  这类人已潮汕人士居多,不过在内地也有许多人模仿潮汕人集资赌石的办法,加入到赌石大军里来,并且有些财团也是有意投资原石,资金逐渐在往这个圈子里倾斜。

  当然,萧峰锐这一次已经是改变了想法了,他这一次买的那些料子,都是打算用来解石之后卖的,因为有张天元的指点,他买的料子表现都不太好,如果说转手去卖的话,肯定卖不上高价的,但是如果解石,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除了以上两种人之外。还有一种就是赌石圈子里的赌徒,他们就是为了那一把刺激的赌石,买来料子之后当场解石。赚了那自然是皆大欢喜,赌垮了的话,那就悲剧了。

  有钱人可能是买刺激,而没钱的人,则是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这跟买彩票、赌.博道理相通,如果赌赢了。那就是一夜暴富,瞬间就从穷光蛋变成了暴发户。如果赌垮了,那可能直接带来的就是死亡,就是一个个悲剧的诞生。

  这群人胆子未必是最大的,但是却是最拼的。你说张天元这样的,就算是赌垮了一块料子,也不至于怎么样,毕竟有钱,就权当是丢了,可这些人不一样,有很多人甚至是拿着自己一辈子的积蓄来赌的,很多老一辈的翡翠商人都会奉劝不要去赌石,就是奉劝的这类人。因为他们实际上不是赌石,而是赌命啊。

  那自己的积蓄来赌的,那都算是好的了。还有一些人,借钱来赌,甚至用公款来赌,寄希望于赌赢了之后再把钱还回去,可是大部分人都赌垮了,所谓十赌九输。在赌石行当里也是一样的。

  跳楼、卧轨、吃安眠药、跳河,类似的事情几乎每一届公盘都有发生。但是就这样,还是有一群疯狂的人不断涌向这里,用自己的生命和自己的命运来开玩笑。

  这些人肯定是不会把料子带回去的,就像之前说的,他们基本上是为第一种人服务的,那第一种人,要买的翡翠,他们就能够提供,这就需要现场解石,需要把毛料变成翡翠原石。

  我们经常都说的赌石,实际上,指的就是这一类人的赌石,如果切开的赌石内有许多水灵剔透的翠绿,一夜之间便可成为富翁;如果切开赌石后其本质是一块外绿内白的灰沙头,一夜之间就会倾家荡产,这也就是翡翠行业内所谓: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也有人说“一刀天堂一刀地狱”,这就更严重了,对于张天元来说,赌石似乎并不是那么可怕,甚至根本就是他来钱的一条路子,可是对于这些人来说,赌石真得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生意。

  每一次开标,就是一场赌局的开始,每一次切石解石,都是一段悲喜剧的开始,甚至可以说,真正意义上的赌石,现在才算是正式拉开了帷幕。

  一般来说,港澳台和国内的珠宝商人与国外的珠宝商人是有很大区别的,对翡翠的热爱不同,也导致了对翡翠购买方式的不同。

  像张天元、柳生平这样的珠宝商人,更多的还是将希望寄托在了购买毛料上面,实在是心里没有把握的话,才会去购买现成的翡翠原石。

  而国外的珠宝商人则不同,他们买翡翠,就跟买宝石一样,就是要买原石,而不要毛料,因为他们不懂赌石,所以也不想冒这个险,他们来的专家,那也是鉴定翡翠的专家,而不是鉴定毛料的专家。

  其实不仅仅是国外的珠宝商人,一些人不想冒险的话,也是会盯上那些现场解石的人的,就像张天元当初解石之后,那朱老板,还有其余的很多人都想买他的料子,这些人有钱,但是却不敢乱花,如果能够买到翡翠原石,那多花点钱也无所谓了。

  还有关氏珠宝的关震霆,也是比较谨慎的人,关鹰病了之后,他去竞拍暗标,选的料子也都是半赌的毛料,所以他对解石也是非常感兴趣的,如果能买到翡翠,就算是利润少一些那也无所谓了,能够把自己的市场稳住,这就没有任何问题。

  这些现场解出来的翡翠,缅甸方面也会给大开绿灯的,该办理什么手续,就办理什么手续,他们干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那都是熟门熟路的,轻轻松松就能够办妥。

  当然,他们也不会给别人白白做事,除非你这料子是从他们的公盘上拍下来的才行,如果你是从别的渠道弄到的,他们当然就不会管了。

  “张老弟,我们两个商量过了,要把今天中标的毛料现场解了,然后现场销售,换成钱的话,带回去也方便,这一次我们不准备倒卖毛料了,就直接卖翡翠,你看行不行?”

  张天元正出去吃饭。萧峰锐和慕容德赶了上来,将他拉到一旁说道。

  这两个人的话,张天元起初还有些不解。可是仔细一想就明白了,过去这两个人买料子那都是买表现比较好的料子,这样如果是转手卖毛料的话也更容易一些,但问题是这一批料子则表现都不太好,就算转手,也卖不上好价,还不如直接现场解石全部卖了的好。

  这个事儿张天元算是一猜就中了。不过却不过全面。

  其实萧峰锐和慕容德现在心里也是打鼓呢,他们这一次中的毛料不少。都是张天元给推荐的,虽说他们相信张天元的能力,可问题是,相信也不能当饭吃啊。如果不解开几块料子看看的话,他们心里头也是无法安宁下来的。

  如果说能够解出好翡翠的话,那他们两个就决定全部现场解石,然后就现场处理了,这里这么多的珠宝商人,卖起来也要方便很多。如果说连续赌垮,他们就打算跟原来一样,把料子带回去转手卖了,就算是亏。那也不能太亏了。

  “你们要解石我不反对,不过可得找个好的解石师傅啊,别把好料子解坏了。那就得不偿失了。”张天元叮嘱道。

  其实萧峰锐和慕容德要怎么解决那些毛料,张天元都管不着,不过他还是希望这两个人能够现场解石的,如果说当毛料转手卖了,那就太亏了,他给这两个人指点的那几块料子。里面可都是有成色相当不错的翡翠啊,如果解开来卖的话。最起码赚个七八倍的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可是如果转手当毛料卖了,那能赚百分之五十都算是好的了。

  “你同意我们解石?”萧峰锐问道。

  “同意啊,怎么不同意,我当然同意了。”

  张天元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看杨师傅和石老哥的水平都不错,你们给他们点酬劳,让他们帮忙就行,绝对是没问题的。”

  “那行,不过到时候我们解石你可得过来捧场啊,你不过来,我们这心里头可不是很安稳啊。”萧峰锐笑道。

  “那当然,别说了,先去吃饭吧,我这会儿肚子太饿了。”

  “吃饭?我们请客。”萧峰锐也不顾张天元愿意不愿意,直接就把张天元拉着往公盘会场里面去了,至于柳生平,则跟着自己的几个朋友离开了,大家都有自己的社交场,柳生平认识的朋友,可是比张天元多得多。

  “吃饭不是在外面吗?你们这怎么往里面跑啊?”张天元见萧峰锐把自己往里面拽,不由疑惑地问道。

  “不着急,我们先去签署了《中标合同》,把料子领了再说。”萧峰锐笑道:“到时候不用出去,我有个朋友在这儿工作,咱们去旁边的餐厅里吃一顿,还是包厢,饭菜比外面卫生,味道也好。”

  “那好吧。”张天元摸了摸自己可怜的肚子,看了看那被人群堵住的大门,也只能是听萧峰锐的了,不然的话,这饭怕是都没得吃了。

  不知道为什么,按理说这里面乌烟瘴气的,张天元应该很没胃口才对,澳门赌博网站: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他不仅感觉很饿,而且感觉自己也很想吃东西,大概是真得累到了吧,虽然没怎么跑路,可是心累啊。

  没办法,只能跟着萧峰锐和慕容德往拍卖厅窗口而去,你说说这两个人,刚刚中标的时候嫌窗口人多,不愿意去挤着解决问题,现在倒要去排队了。

  这主办方为了方便办理手续,开了足足五个窗口啊,可就是这样,因为人实在太多了,还是有点忙不过来,要知道,这一天可是要拍出去三千多毛料啊,除了流拍的之外,今天早上也有上千块料子被拍出去了,五个窗口偶办理手续,那也是一定要排队的。

  不过排队归排队,这里排队的人心情看起来都不错,有些人甚至拿出了干粮盒饭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等着办理手续,时不时还跟旁边的人聊上几句,这些人,大概都是想要现场解石的,不然这么早办理手续完全没有什么意义。

  “呦,这不是张老板嘛,你怎么不站队伍里啊?想插队?来来来,站我前面,没人敢说什么的。”那位朱老板虽然没有在张天元手里头买到料子,不过今天知道开标了,所以也来凑凑热闹,他也拍了几块暗标料子,都是便宜货,全当是玩玩了,这人最喜欢的,还是买翡翠原石,而不是毛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