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七零章 让人心跳的开标
  经常听到有赌石的人会说这么一句话,说“赌石玩得就是心跳”。

  这话还真得是一点都没说错的,在过去的几十届缅甸翡翠公盘上,在任何一个赌石公盘上,都有人因为兴奋而引发脑溢血身亡的,也有因为心脏病犯了而死亡的,这些都是因为压力过大所导致的。

  明标的竞拍,还有暗标的开标,都是充满了未知性和刺激性的,人就容易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下,不管是太伤心还是太高兴,都可能会犯病。

  这两天在毛料大厅没见到关鹰,据说就是心脏病犯了,不过还好,他一直都有私人医生跟着,救回了一条命,否则估计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所以说啊,这些事情都说明了一点,那就是玩赌石,你必须得有一颗好心脏,不然的话,赌垮赌涨,都可能把你给赌死了,玩这个,心脏不好,或者上了年纪的,还是免了吧。

  昨天暗标投标才刚刚结束,张天元他们还庆祝了一顿,一个个都喝得醉醺醺的,可是居然在今天早上,一个个都好像是约好了一般,都早早醒来了,这种不合常理的情况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大家都太紧张了。

  投标虽然结束了不假,可是这开标却更是牵动人心啊,柳生平等人都相信张天元的判断,可相信归相信,在没有出结果之前,紧张还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不仅是他们,很多毛料商人都早早聚集到了内比都的宝玉交易中心,此时的毛料大厅。已经不准进入了,外面搞得就跟战争时期似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就连当兵的脸上,都是严肃得不行,肌肉紧绷着,都知道这个事情不能出事儿,一旦出事儿了,那他们可能就要受到一些可怕的惩罚。

  缅甸到现在还没有从军政府的阴影之中过渡过来,所以法律很不健全,私刑滥用,酷刑很多。当兵的也怕啊。

  为了不出任何问题,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在进出的时候,都要被盘查一遍,这是为了给毛料商人负责,当然也是为了给缅甸政府负责,他们可不想自己砸了自己的招牌,万一爆出了黑箱操作的烂事,那他们这翡翠公盘真得就要办不下去了,本来最近就有很多公盘在与缅甸翡翠公盘竞争呢。要不是靠着地理优势,缅甸翡翠公盘怕是早就垮了,这个时候,他们真得是不敢出任何事儿了。

  因为明标的毛料都已经结束了竞拍。所以流拍的料子已经被搬到了仓库里,到时候会进行补拍,但是不用继续放在这里了。这里要清理了,作为暗标开标的现场。这个地方原本就是用来举办翡翠公盘而修建的,所以才能够一开始就考虑到了各个地方的用处。明标的毛料收拾了之后,再撤去一些用来放置毛料的架子,这里就变成了一个很大的大厅了,而且现在都已经摆满了椅子,就等着开标之后,毛料商人们入座呢,这地方,容纳个上万人肯定不是问题,不过一般情况下,开标的时候在这里的人数基本在三四千之间,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投了暗标料子的,再加上这料子是分批开标的,很多人可能今天没有,那就不来了,躲在酒店里休息,或者干脆出去旅游了。

  这个地方是连着原来的明标竞拍大厅的,现在将中间临时加的那些格挡去掉了,所以才会变得这么大,那上面巨大的电子屏幕,算是这里科技含量最高的东西,就算是站到最后,也能清楚地看到大屏幕上的东西,来确定自己是不是中标了。

  实在眼睛不行的话,用望远镜就好了,实际上这个真得不算太远,大部分人都是可以看清楚的,这个建筑当初设计的还是比较合理的,那个大屏幕的大小,也是按照这个地方的大小来布置的,如果坐得太近了,反而会有点头晕。

  “天元,你来得还挺早啊,我现在头还晕着呢,昨天喝得有点太多了。”

  “伯父、伯母!你们也来了啊!”

  “看你这表情,好像一点都不紧张啊,你小子这心脏,真得是大心脏啊。”

  早上还不到八点的时候,会场外面已经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了,虽然说现在大家都不用来看料子了,可是等待开标的心情,那也是非常激动的,就像是高考过的学生,不等到正确答案公布,然后对照推测一下自己的分数,是绝对不会轻易离开的。

  这些人也一样,只不过他们等待的是开标,这不开标,最后的结果不出来,没有一个人心里头会安宁的,就是张天元也不行,张天元现在其实也是有些紧张的,只不过比起别人来说好了很多而已。

  “怎么不紧张啊,我也紧张呢,不过我想我选择的那些料子石皮都表现一般,应该不会有太大的竞争的,你看那些半赌的料子我都没去掺和下手,就是怕竞争不过人家,毕竟我手里头的钱不多了啊。”

  张天元嘴上说自己紧张,可是心里头却在偷笑,要说这一次缅甸之行哪个人的收获最为丰富,那毫无疑问就是他张天元,如果说那个珠宝公司收获最为丰富,那肯定是神罗珠宝,不仅是大大的出了一回风头,而且连料子也备齐了,以后可能好多年都不用发愁料子不够用了。

  他这个华夏神眼、赌石之神这一次一共投资了将近两亿欧元,这可绝对是一笔巨款了,换了别人,怕是要提心吊胆看能不能回本,可是他却不在乎,因为他知道,自己拍的那些料子,最后为自己赚回来的,那可能是将近二十亿的欧元啊!

  二十亿欧元可就是将近一百六十亿rmb,这还仅仅只是原石的价格,如果做成珠宝出售的话。那赚得会更多。

  张天元并不打算囤积毛料出售,他现在不缺钱。那样做没有意义,他的珠宝公司还要发展呢。所需原料很多,这些翡翠看似很多,但是如果平均给几十家,甚至上百家店铺的话,那就不多了,甚至还不够用呢。

  很多人可能就说了,你翡翠珠宝的利润回收是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那么贵重的东西,再说了。珠宝又不是手纸,用完了就可以再来买,珠宝这玩意儿,很多人买了,就不会再买了,除非是那种特别有钱的,买珠宝是为了送人,而不是自己佩戴。

  当然,这话说得没错。张天元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又不着急用钱,这些毛料都是他用私人的钱买回来的,就权当是借给公司的钱。公司的周转资金并未受到影响,可以慢慢来还给他,按照他们神罗珠宝目前的发展状况来说。说不定这个回收利润的周期还会大幅度缩减呢。

  让张天元直接去卖原石?

  那多亏啊,既然自己有雕刻大师。有制作珠宝的大师,还去卖原料。那不是疯了,就是穷得实在不行了。

  这翡翠原石又不是豆腐,你怕放得时间太长了坏了,这玩意儿你就算放到你死了,他也不会变质的,这一点完全可以放心,唯一麻烦的就是储藏所用的花费稍微大一点,但这也不是什么问题,羊毛出在羊身上,虽然有点缺德,可是大多数的商人,都是将这种消耗直接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的。

  “你小子啊,我就看不出来你紧张在什么地方。”柳生平笑着摇了摇头,就忽然听到人群乱了起来。

  张天元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道:“伯父伯母,这开标终于是要开始了,感觉跟我当年高考成绩要出来的时候一样,这叫一个紧张啊。”

  现在是刚刚到了早上的八点半,大门已经打开,工作人员都开始忙碌起来了,从八点半到九点这个过程,主要就是毛料商人们进入会场的时间,毕竟是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检查才能进去的,这可是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张天元嘴上说时间到了,可是脚下却没有动,嘴上说紧张,这倒是真的,不管他是否有信心,可是这个时候,还是会有那么一些紧张的。

  当然了,也就是一点点而已,比起那些捂着心口,深深吸气的人,他就好多了,只是心跳稍微加速了一些,毕竟他跟那些人不一样啊,他基本上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中标,而且中标的那些料子肯定都能够赌涨。

  “请各位投标人注意了,本届内比都翡翠公盘暗标开标即将开始,请各位注意了,不要拥挤,一个接着一个,进场之后先找地方坐下来,没有座位的可以站在一旁,但是不要影响了别人!如果您中标了,请拿好您的证件,前往我们的工作台签署《中标合同》以及办理各项事宜,再重复一遍,请各位投标人注意了……”

  随着毛料商人开始进入会场,电子屏幕也打开了,广播里响起了提醒注意的声音,不过这里面有很多人都是来过缅甸翡翠公盘很多次的,所以他们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这广播里面说什么,毕竟是具体的流程都已经知道了。

  等到九点之后,广播的声音停止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开始集中到了大屏幕之上,那里会显示出中标人的编号以及毛料的编号,并且会有语音广播,这也是为了避免一些人因为闲聊或者紧张而没注意看,错过的话,对双方都是一件麻烦事儿。

  很快,一串醒目的数字就在大屏幕上显示了出来“毛料编号:2222,中标价:399888欧元,中标编号:********”。

  这些字体都是红色的,非常醒目,看得很清楚,出来之后,语音播报也就同时出现了,大概十秒钟之后,播报完毕,这行信息会被顶到第一行,然后第二行中,又会出现另外的信息。

  不过让张天元有些纳闷的是,这开标居然不是按照毛料编号来开的,具体的规则张天元都没怎么搞清楚,那是缅甸方面安排的,说是综合了各种因素排列的顺序,这也就是第一块料子的编号是2222的缘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