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六九章 新矿
  随着广播的声音响起,很多人尽管依依不舍,但是面对缅甸士兵手中的长枪,也是没办法,不得不一个接着一个往外面走了。

  一个出口太挤,缅甸方面还特别把两个侧门也给打开了,反正这个时候就是不让任何毛料商人在里面待了,因为涉及到标单的事情,一旦出了问题,谁也负责不起。

  这些士兵可不像国内救灾的士兵那么好说话,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暴力机器,你听话了,把你还当个人,你要是不听话,那就根本不把你当人看了。这些士兵手底下可没什么轻重,万一出手重了把你打伤了,你也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看到这一幕,张天元真得是有些唏嘘不已了,这真是刚就应该先出去,这么多人,万一有人跌倒了,那又是一幕惨剧啊。

  想到不久以前在上浦发生的事情,张天元心里头就一直担心,那次就是人太多了,然后挤来挤去出事儿了。

  幸好,最后虽说担心不已,但总算是安安全全地从里面出来了,为了庆祝这一次投标结束,张天元给熟悉的几个人都打了电话,自己请客,就在住的酒店里来了一次聚餐。

  柳生平夫妇、萧峰锐、慕容德、母仪、毛石发,当然也少不了石老王和杨师傅,甚至就连杨耀山也来凑热闹了。

  这一桌子的人,吃饭就跟过年似的,先不管菜色好坏,总之是吃着非常热闹。

  “来来来!都把被子拿起来,不管这开标之后的结果如何。咱们来一次缅甸不容易,干了这一杯。预祝各自的投标都能中。”

  张天元举起了杯子,心情特别舒畅。反正只要这缅甸政府方面不出问题,他相信自己投标的那五十三块料子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而对于柳生平而言,这一次也是收获颇丰啊,在张天元的指点之下,他们拍下了不少的料子,已经陆续托运回宝岛和香港了,在那边解开之后发现大部分都是赌涨,一算总账,不仅不亏。而且还是大赚,就算暗标一个也中不了,他也满足了,所以这一次喝酒的时候,柳生平这嘴几乎就合不拢,那高兴的样子,看着都好笑。

  慕容德、萧峰锐和母仪也都小有收获,毛石发也在张天元非常隐晦的指点之下投了一块暗标料子,现在就等结果了。如果中标的话,他绝对是赚了,张天元既然敢给他推荐,那就说明那块料子不差。

  现在这坐着的一桌子人。估计除了杨耀山之外,对张天元那或多或少都是有些感激之意的。

  杨耀山没有买料子,澳门赌博网站:所以他自然不会去欠张天元的情。不过对于张天元赌石的本事,却是欣赏有加啊。

  “张老板。这几天你这赌石的本事我也是见识过了,这水平。别说在缅甸,就算在全世界,那也绝对是最好的!厉害之处,简直让人叹为观止,搞得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石仙附体了,能用法术知道那东西的好坏呢。这样,等去了我那矿区之后,你一定要给我指点指点,看看那些料子应该卖高价!”

  众人干了一杯之后,正好是坐在张天元对面的杨耀山又端起了杯子,一边要跟张天元单独干杯,一边说着夸赞的话。

  其实以杨耀山的身份,根本不用巴结张天元,他说这些话,那也不是奉承,而是真正就那么想的,他这几天虽然有事情,可是也一直让人关注着张天元,对于张天元公开解石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所以才会对张天元如此称赞。

  那块有恶绺的料子,他自己都是没看明白的,认为多半是要赌垮,可却被张天元给赌涨了,这让他认定了张天元绝对是一个真正的赌石高手,才不像那些人所说的靠什么运气,或者说是直觉。

  在杨耀山看来,张天元应该是有其一套特殊的鉴别毛料的方法,只是这个方法,可能不愿意泄露罢了。

  这很正常,教好徒弟,饿死师父,更何况这可是赚钱的路子,谁会把自己的诀窍告诉人啊,那不是大方,那就是纯傻子了。

  “杨先生,您这么说,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给您说句交心的话,我呢是总结了一些看料子的经验,但也不知道正确不正确,所以是不敢轻易乱说的。”

  张天元知道杨耀山心里头怎么想,所以干脆就顺着杨耀山的话往下说了,其实他有什么诀窍啊,有也是跟别人一样的,他真正依靠的是六字真诀和地气,以及那绝佳的运气。

  他运气的确好,不然的话怎么会一屁股直接就坐在了那块黄翡之上呢,要知道一开始他根本就没有在意那块料子的,要不是刚好累了坐在那里休息,估计就错过了。

  再就是当初他去和疆找玉脉,那个地方很多人都找过了,也么找到什么玉脉,可是他偏偏就好像是受到了运气的指引一般,就找到那里去了,还在那里真得是发现了玉脉。

  所以这运气,有时候也不是纯粹找借口,而是真的,张天元现在都觉得自己运气实在太好了,不然的话,那藏宝图为啥不去找别人,偏偏就找上他了呢?

  “张老板啊,谦虚是好事,可是过分的谦虚,那就是骄傲了啊。谁不知道你在赌石圈子里的名气,我经常往返缅甸和国内,都对你的名字是如雷贯耳啊。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去帮我看看矿石,反正你顺便去呢,就当是看热闹了。”

  杨耀山说张天元的名字如雷贯耳,那是扯淡,不过听说过倒是真的听说过,不过也是这一次缅甸翡翠公盘开始之后才听说的,后来委托了自己在国内的一些熟人打听过之后,才对张天元有了一个比较系统全面的了解。

  了解了之后,杨耀山不禁对张天元的能力感到了震惊。他和和疆玉皇库尔班老爷认识,当初去敦煌的时候。刚好是在敦煌见过去旅游的库尔班,两人在那里就有了些交情。这一次他跟库尔班老爷聊起了张天元。库尔班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里头的意思却很明确——姓张的是个天才,真正的天才,关于玉石翡翠方面的事情去问他,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张天元在雕刻上面,有着极高的造诣,就算是当今的雕刻大师,在某些方面也未必能比得上他。”

  杨耀山也听柳生平夸过张天元的雕刻技巧。但是哪个时候,他是不太相信的,认为那不过是柳生平对张天元的过分赞誉,毕竟柳生平是张天元的未来岳父嘛。

  可是库尔班老爷的话,却让他不能不信了。

  “对了杨先生,你们这翡翠矿坑可不可以承包或者买卖啊?”

  张天元原来就有这样的心思,只是他来到缅甸之后,找各方面的熟人了解了一下,这才得知。现在缅甸矿产部对于翡翠矿的申请与开采。限制的非常严格,可以说你只要能申请下来,就等于拥有了一座金山,也正因为此。缅甸方面的人都已经抢疯了,怎么会让你一个外来户沾光呢?

  “当然可以,不过这个事情你必须得有熟人。你想要吗?我最近正在申请一座新矿,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转到你的名下,我让我的人帮你盯着就是了。”杨耀山熟悉这边的情况。在政府里面也有熟人,他如果说能行的话,那就肯定能行,一些所谓的规定,那其实就是虚的。

  “有兴趣啊,如果真可以的话,我想玩玩,就是不知道那矿怎么样啊?”张天元问道。

  “嗯,这个我得提前给你说明白了,这个矿情况不是很好,之前有人尝试挖了一下,开采出来的原石品质很差,所以就便宜卖给我了,因为价格真得是很便宜,所以只要向政府提交了申请,那一片就是我的了,你想要,连申请都不必了,我可以直接转交给你。”杨耀山拍了拍胸脯说道。

  “耀山啊,你可不能坑了天元啊,要是废矿脉的话,那天元不是花了钱也弄不到东西吗?都是自家人,明白吗?”柳生平开腔了。

  柳生平担心的废矿脉,其实指的就是在原本那条矿脉,已经初步形成了翡翠,但是由于地壳变动,使其翡翠生成的环境起了变化,原本快要形成翡翠的玉石,发生了异变,这样的矿脉,或许会存在极少数完成变化的翡翠,但是更多的就只是石头了,最多石头上带点颜色而已。

  这种玉石称不上是翡翠,勉强算是缅甸玉的一种,其价格相对于翡翠而言,那是天差地远了,如果张天元真投资了这样的废矿的话,就算是买来比较便宜,那也亏死了。

  根据柳生平的推测,杨耀山拿下这个废矿脉可能就没花钱,他听说缅甸有人投资翡翠矿,花了一千多万欧元,最后却赔了,就在那地方自杀了,估计杨耀山说的就是这个矿脉。

  对于杨耀山没说这个事儿,他是不太满意的,但是又不好直接去训斥杨耀山,所以只是提醒了一下张天元。

  “哈哈哈,柳叔叔,您真不用担心的,我就这么一说,如果张老板,不,天元老弟不想要的话,我也不会逼着他要的,我这人你们也了解的。”

  “那就好。”

  张天元就算再想要翡翠矿脉,可是也不会去投资一个废矿脉的,他要矿脉是为了能够为自己的珠宝公司提供源源不断的原料,不过这一次缅甸翡翠公盘搞到的料子已经够多了,所以这个事儿也不是那么急迫了,如果是好的矿脉,买下来也行,如果真得不行,那他绝对不会花那个冤枉钱的。

  就是顺便而已,毕竟他这一次是肯定要去密支那地区的,为的是那张偶然找到的藏宝图,为了能让自己回到国内之后睡个好觉罢了。

  能买到矿,他自然高兴,如果买不到,他也不至于会太失望的,还是那句话,知足常乐嘛。

  再说了,这投标是结束了,暗标开标马上就要开始了,开标虽说不像投标那么凶险,可是却很考验人的心脏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