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六八章 就差一点
  “哎呦,张老板您这是要重新投标啊?”

  “你们都担心别人重新投标,我当然也怕了啊,所以转转看,真是操心啊。”

  张天元现在就像是个过路的大皇帝,很多人见到他,都直接是把路给他让开了,这一方面,当然是因为他的名气和威望,另外一方面,则主要是不想让张天元待在自己看上的毛料旁边。

  这就好像是各地政府遇到了巡视组,那真得是巴不得巡视组赶紧离开呢,所以赶紧把路给让开,他们怕张天元如果停下来,说不定就会在他们守着的投标箱上投标了,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必须得加价,可问题是加多少才是个头啊?张天元的财力可是比他们强了太多了啊。

  不过对此,张天元觉得有点好笑,这暗标投标别人的出价是多少你都看不到,你守在那里有个什么意义啊,你守在那里也未必能够中标,这里面就看出价人的判断力了,出的钱不能太吃亏,但是又可以压住别人,然后顺利中标。

  当然,有一种方法肯定能中标,那就是你出一个别人都不可能出的天价,那毛料肯定就属于你了,但这样做的问题怕就是你自己要亏死了,如果都敢拿钱打水漂,谁还受这份罪啊。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有钱就是任性!”

  “还真是热闹啊,这块黄翡的料子我昨天不过就是在这儿坐了坐而已,居然就成了大热门了,这些人都疯了吧。”

  因为那块黄翡的料子是在所有暗标料子的最后几块呢。所以投标箱还在那里没有动,张天元看了前面的投标箱里都没有增加新的投标单。已经松了口气了,现在大多数人站在那里。基本就是在等待工作人员把投标箱收走呢,很少有人是想抓住最后的机会修改投标单,毕竟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修改合适,这可不是之前的明标投标,你到最后一分钟输入别人都没有输入的高出价,你就拿下了,这玩意儿关键你不知道别人的出价啊,说不定第一个人出的价,反而是最高的。反而能够笑到最后呢。

  不过走到黄翡料子旁边的时候,张天元就有点紧张了,因为这里围着的人实在是有点太多了,这很不正常啊,最有意思的是,这玩意儿原本是放在犄角旮旯里,结果也被工作人员重新调整了位置,直接放到了最后一块宽敞的地方,估计缅甸的工作人员也觉得张天元看中的料子。那就一定是好料子。

  在这块黄翡料子附近,站了十几个人,把那块料子围得是水泄不通,谁想进去看看都不可能。除非是小孩子从大人的裆下钻过去,那还有可能。

  这十几个人一边看着毛料,一边盯着投标箱。不过脸上却都挂着笑容,这笑看起来热情洋溢。看起来轻松自如,不过在张天元看来。这压根就是装样子呢,这些人脸上都戴着一张看不见的面具,这面具是笑脸,谁也不知道他们真正的表情是个什么样子。

  张天元发现那天准备投标的朱老板也在里面,还有母仪那家伙也在这里凑热闹,毛石发也过来了,这毛石发做的也是毛料生意,不过他不赌石,这是祖上定下来的规矩,他买的毛料,大部分都是直接从矿上买的,这一次来缅甸翡翠公盘,基本上是来看热闹,见世面,认识人的,毕竟他这样的,认识的大老板多了,也就更容易弄到生意了。

  “张老板,你果然还是投了这个料子吗?可我没看到你投啊?”

  朱老板看到张天元走了过来,心里头反而是有些高兴的,他的想法跟别人不太一样,他虽然昨天投了这块料子,可是心里头一直担心呢,因为他没看到张天元投标啊,如果说张天元不投这块料子的话,那他投出去的标,拍回来垃圾了可怎么办啊?

  “你说你这人啊,我张老弟投标,那非得让你看到啊?”母仪没好气道。

  “不是,我一直都盯着这个投标箱呢,寸步没离,除非清场,就没离开过,如果张老板投了标单,我肯定能看到的。”

  “笨,真是够笨的,谁告诉你说标单就一定要自己投啊。”母仪摇了摇头叹气道。

  “啊!”朱老板这才醒悟了过来,敢情张天元是让别人帮着投标了啊,难怪自己没有看到呢,不过投了就好,最起码说明这毛料还是可以的,自己只要中了,那也不会太亏。

  “行了,你们几位慢慢看吧,我去休息一下,这几天把人给累得实在是不行了。”

  张天元刚刚趁朱老板和母仪说话的时候,就往投标箱里看了一眼,自己的投标单上出价依然是最高的,虽然高不了多少,可是眼下是没人超过的,他看到工作人员已经走了过来,知道这已经成了定局,也就是说,这块料子肯定是自己的了,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等待了。

  除非是缅甸政府方面暗箱操作,不过那也不太可能,因为这投标箱都有缅甸士兵荷枪实弹的看守的,开标的时候也有人监控,还有摄像头存在,所以谁想暗箱操作,这倒也不是没可能,只是风险太大了,估计很少有人愿意这么做的,关键是即便你真得那么做了,也未必能得到什么,毕竟这是赌石啊,你就算拍到了料子,要是赌垮了,那冒着风险反而没任何意义了。

  反而还可能将你自己给亏了,那多冤枉。

  “天元,你都投完了吗?走走走,咱们出去透透气吧,这里面闷得人实在难受。”

  张天元离开毛料大厅,往外面走的时候,正好看到柳生平和翁红也在往外面走,不过这人群实在太挤了,他们走两步就得停一下。走两步就得停一下,走了半天。也没走出去,看到张天元之后。便打起了招呼。

  柳生平因为手头钱不多了,所以就投了张天元嘱咐他们投的那些料子,澳门赌博网站:有了那块明标料子的经验之后,他们对张天元那是信任有加啊,他们相信,就算那些料子不一定全中,但能中一半就不错了,他们现在很轻松,因为实际上那块明标的料子送回宝岛之后。他们来缅甸的任务基本就算完成了,接下来的,只是超额完成而已。

  “伯父、伯母,我看这也挤不出去了,你看外面的人要进来,里面的人要出去,实在是麻烦得很,不如这样吧,那边有休息的地方。就坐在那儿等等如何,等所有事情都结束了,那估计人也少了。”

  张天元当然可以挤出去,不过被柳生平看到了。就不好再用地气来帮忙了,所以他干脆就找了个靠近那块极品黄翡的地方坐下来休息了,那个位置有安排的长条椅子。上面还扑了软垫,是专门给客人们休息用的。能看到黄翡料子的位置,却又不会影响到其他人看料子。真得很不错。

  柳生平想了想也是,于是三个人就坐在那里闲聊了起来,而张天元则时不时往那块黄翡料子的方向看去,生怕再发生什么变故,大概一分钟左右之后,他看到工作人员拿起了那个投标箱,心里刚松了口气,却忽然听到“噗通”一声,惊得他急忙站了起来。

  端着投标箱的工作人员摔倒在了地上,有几份标单从投标箱里面掉了出来,落到了地上,那上面的出价都被人看到了。

  “伯父伯母,你们两个先休息,我过去看看,那块料子我投了标了。”

  张天元有点着急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那他就可以离开了,可是现在却突然间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他心里头就“咯噔”一下,那块极品的金翡翠,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弄到手的,绝对不能花落别家。

  “张老弟,快看看,地上的标单有没有你的?”母仪见张天元走了过来,就急忙上前殷勤地问道,这家伙好像现在对张天元是越来越热情了,这一次也没有带女人来缅甸,该不会是女人玩腻了,所以产生了那方面的倾向吧?

  想到这里,张天元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站得离母仪远了一些,看向了地上的几张标单,很庆幸的是,那几张标单并没有他的,不过他现在担心的是因为这个意外,有人坚持要求重新投标,那可就麻烦了。

  “都往外面站!把地方让开,本次投标已经结束了,不允许再继续靠近了。”缅甸工作人员让那些士兵过来帮忙驱离人群,然后将掉落在地上的几张标单又放了回去。

  其实现在看到那几张标单,也没什么了,反正投标已经结束,不管是后悔还是不后悔,现在都已经来不及了,想要重新投标,那缅甸方面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不然的话,会影响一系列的计划,面子上也无光啊。

  “哎呀,我看是没希望拿到这块料子了,刚刚地上有一张标单居然投了989898欧元,我才出了五十多万欧元啊,不行,拍不到了,可惜了。”

  听到这话,朱老板有些得意,其实这个价就是他出的,不仅吉利,而且他相信这个价多半是没有人能够超越的,再听到旁边那些人的议论声,他就更加确信了,只要现在工作人员将投标箱收了,那块黄翡就肯定是他的了。

  张天元当然也看到了朱老板的那份标单,他不由松了口气,这朱老板的出价实在太让他意外了,居然是989898,而他的出价则是999998,就比对方多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这样的出价,在缅甸翡翠公盘上非常常见,很多人都喜欢,数字上图吉利,是大多数华夏人都相信的事情。

  “注意!注意!本届翡翠公盘暗标所有的投标箱已经回收完毕,请大家离开会场,不要继续逗留,走的时候请不要拥挤,注意个人安全,明天将会是开标的第一天,届时还请各位嘉宾不要忘记前来。”

  听到广播里传出这样的声音,张天元是彻底把心放下了,这块料子已经到手了,估计到时候开标,那位朱老板该要哭了,就差那么一点点钱,这料子就没到手,一定很不服气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