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六七章 声东击西
  为什么张天元要说这些人脸上的笑容都是装出来的呢?

  其实这很简单,这十多天的翡翠公盘,除了那些吊儿郎当来旅游的之外,都是想要得到点东西回去的,能不能拍到自己想要的翡翠,能不能满载而归,一切都是要看今天了,今天过后,您想再来投标?

  对不住,下一次公盘开始的时候再来吧。

  很多人已经投过标单了,不过因为不太确定,所以进入会场之后,那就是直奔自己的毛料而去,在一旁站着,他们不是跟张天元一样要去看投标箱里的情况,他们是要看来来往往的人有多少,最后看看自己是不是要重新投标,更改一下原来的投标价。

  看到这些人,张天元却是不慌不忙地坐了下来,然后取出了电话,拨通了蛇麟的电话号码。

  他没有跟蛇麟一起来,就是为了避免蛇麟也被人盯上了,那样一来分头行动的计划可就直接失败了啊。

  “蛇队,你现在就可以把昨天我写的那些标单投进去了,不过不要着急,别给人察觉出不对来,现在距离本届翡翠公盘结束还有五十多分钟呢,时间上绰绰有余了,把编号看清楚,不要投乱了,否则我就白忙活了。”

  “放心吧兄弟,昨天那是跟你开玩笑呢,这个事情绝对给你办得妥妥当当的,一点问题都不会有的。”蛇麟过去可是特种兵出身啊,搞错标单这种事情,就算张天元会犯。他也不会犯的。

  “那就好,今天就靠你了。我待会儿去随便转转,忽悠一下这帮人。把他们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

  张天元嘿嘿一笑,然后挂断了电话,站起身子来,走向了毛料大厅,他当然不能一直坐在这里的,不然别人肯定会怀疑,毕竟他这几天基本上都是一直处于被监视的状态之下的,他可是一张标单都没投呢,如果说今天还坐在那儿不动。那任谁都知道这里面有蹊跷了,搞不好就会暴露了蛇麟。

  也因为此,张天元昨天今天又去要了几张投标单,然后胡乱在上面写了些数字,看似专心,实则却是漫无目的地胡乱看,胡乱投标,遇到一个认识的人,就打声招呼。然后当着这些人的面把表单扔进标箱里面去。

  这些人看到张天元的举动,谁还会去在乎什么蛇麟啊,都紧盯着张天元手里头的投标单呢,可是张天元看似随意将投标单拿着。那上面的投标价却故意用手给遮挡住了,就是要故意引诱这些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人看。

  “张老板,你都买了那么多明标料子了。还要买暗标啊,你就不怕赔了吗?”有人问道。

  “开什么玩笑啊。暗标才是翡翠公盘的重中之重,我能不投标。你是不是当我傻了啊?”

  那问话的尴尬笑了笑,倒也是,暗标区的料子确实要比明标区好得多,像张天元这样额珠宝公司老板,如果不选几块暗标料子,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如果张天元说自己不准备投标了,别人反而不会相信的,因为那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嘛。

  除非这里都是三岁儿童,才会相信那样的鬼话,也不是,现在的小孩一个个都鬼精鬼精的,小孩都未必会上这个当啊。

  张天元上午的时候没来是对的,上午虽然来的人很多,可是真正投标或者改标的人却很少,很多人都是过来看看情况,可正因为大家都是过来看情况的,所以很多人干脆就坐在那里聊起了天,耽搁了一早上。

  下午就不一样了,尤其是现在距离最后的时间已经不到一个小时了,很多人都急了,那些耐不住性子的,改了标之后就出去了,估计是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到外面去透气去了。

  也是,这里面因为人太多了,所以就是有些沉闷的感觉,连空调开着都没有用,感觉就跟待在了挤满人的公交车上似的,那叫一个难受啊,尤其是如果有人再放个屁,那简直不能活了,情况糟糕透了。

  看到别人把投标单一张张投进去,张天元也是装模作样的跟着投,那写着玩的标单基本上都是投进了半赌的料子里去,就这还有很多人跟风呢,有些之前已经投过高价的,甚至还赶紧把出价给修改了,就怕拍不到东西。

  让你们跟风啊,到时候后悔可别怪我啊。

  张天元心里头充满了恶作剧的得意,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也没求谁跟自己一起投标,如果还有人跟风,那只能说是脑子秀逗了,毕竟在明标竞拍上,他可是曾经玩过同样的花样啊。

  他手里头的那些标单都投完之后,还剩下最后的十分钟时间了,蛇麟打来了电话。

  “兄弟,标单都已经投完了,你放心吧,绝对没有问题。”

  “那就好,我再做最后一次检查,你就先歇着吧,咱们不要着急碰面,等十分钟过后再说。”

  “好嘞,我出去透透气,这里面太压抑了。”

  张天元这一次走路走得很快,因为很多人都出去透气了,所以这路也变得宽敞了起来,更何况他是有目的的去查看的,只花了七分钟,就把五十三块毛料投标箱里面的情况看清楚了。

  其中有两份毛料在最后时刻出价被别人超了,其余的都没有问题,于是张天元拿出了身上还剩下的投标单,重新填写完毕,这个过程中也让蛇麟重新回来了,他们两个一人一边,站在那投标箱附近。

  等到最后时刻,缅甸方面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收投标箱了,张天元才顺手将投标单扔进了投标箱,并且也提醒了蛇麟。

  看着工作人员将投标箱抱走了,他这才真正长长松了口气。接下来的时间,就不用再操心了。如果说出问题,那就只能是缅甸方面的工作失误了。

  现在这个时间。可以说缅甸翡翠公盘的投标阶段已经全部结束了,接下来的时间,那就是开标了,开标大概会有两三天的时间,这还是要看效率高低,会有一些误差,不过两三天肯定是能够结束的,除非发生大的变故。

  虽说暗标的数量很多,但是基本上都是一万左右。本届算是最多了,可也没有超过两万料子。即便是为了公平公正,每一次的开标都要有专人监督,甚至还要有群众监督,这中间会浪费很多时间,可是也就两三天世界便结束了,现在是科技时代,虽说缅甸方面经济不够发达,科技也不行。但政府还是要比民间先进很多的。

  每一个标箱启封,都需要专人监督,并且在统计以及将中标价格输入电脑这个过程中,是需要三个人反复验证之后。才能确认的,这也保证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缅甸翡翠公盘的开标,也是缅甸最为盛大的一件事情。几乎所有在内比都附件城市的国家公务人员,都会被临时调到这里帮忙。并且在开标时间内,摆放原石的会场。会被军队封闭戒严。

  有很多人戏称“这不是翡翠公盘,这其实就是缅甸政府的命根子!”

  这话没错,否则的话,缅甸政府也不会如此重视这件事情了,他们也怕因为自己的一点点分心或者粗心,最后导致缅甸翡翠公盘受到质疑,那他们最大的财路也就断了,以后还不知道要该怎么生存呢。

  “蛇队,今天辛苦你了,回去先休息吧,我再转转。”

  张天元现在是完全不担心会在这毛料大厅里发生意外了,他只是想要走走看看,跟熟悉的人打声招呼,不管以后还有没有来往,交交朋友总是没问题吧。

  这个时候,很多投标箱还没有被收走呢,毕竟缅甸的工作人员也是有限,收投标箱的时候,是从最前面往后来的,张天元最担心的两块料子的投标箱已经被收走了,所以他现在就轻松了。

  但是很多人却没有张天元的这份闲心啊,很多人就站在自己投标的那个投标箱跟前,等着工作人员过来把投标箱收走呢,虽然这样的举动对他们是否能够中标毫无意义可言,但他们就是想站在那里,或许那样会让他们安心一些吧。

  张天元走在路上,虽说手里边已经没有了投标单,可是那些知道张天元,并且深知张天元厉害的人,还都是紧张得不得了,张天元有钱他们是知道的,哪怕这个时候张天元再在投标箱里投进一份一块钱的标单,就算是违反了规定,也会把这些人吓个半死的。

  看到这些人紧张兮兮的样子,张天元也是摇头苦笑,自己又不是怪物,犯得着这么防着嘛,我手里标单都没了,你们还怕我抢你们的料子啊?

  其实那些守在投标箱附近的人也都清楚,张天元最后投不投标,跟他们能不能中标关系真得不大,因为这是暗标,就算是张天元能看清楚料子的好坏,那也不会知道他们的出价啊,所以他们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他们站在那里,无非就是想要找一份安全感,不然的话,心慌慌的,可真得是不怎么好受啊。

  要是他们知道张天元真得能够看到他们出的最高标价,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啊?

  绝望?愤怒?还是惊讶?

  那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张天元路过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停下来,只是冲他们笑了笑,在他们看来,这笑容根本就是魔鬼的笑容,还不如不笑呢。

  张天元这次也不是漫无目的地走动,毕竟他还有几块料子的投标箱没有被搬走呢,也不确定,所以多留点心没有错。

  他走在那里,不用用眼睛去看,只要将寻字诀启动,然后释放出地气就可以了,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也能感觉到。

  不一定要用眼睛,用眼睛只不过是比较习惯而已。

  就跟人类用眼睛用习惯了,澳门赌博网站:如果你让他突然间去用蝙蝠的回声定位,估计还是要睁开眼睛看的,这没办法,习惯这东西,一时间是很难改变过来的。

  本来的话,这个时间段已经不能投标了,但缅甸方面并没有强制说不可以,所以就有人趁着这个时间段去重新投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