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六五章 运筹酒店之中,澳门赌博网站:决胜百里之外
  张天元吩咐蛇麟为自己挡住客人,倒也不是不想见人,而是实在因为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现在他已经基本上把所有的暗标料子都看完了,要买什么,也都有了大概的计算,不过毕竟金钱有限,他还得仔细算一下,别到时候标单投下去了,也中了,却没钱支付,那可不是闹笑话那么简单,直接就是违约了。

  这翡翠公盘年年有,甚至一年有时候还办两三次呢,张天元这第一次熟了,以后肯定还会过来的,也没必要说一次就把所有想要的都买走,这翡翠多了,买不完!

  虽说现在大家都表示翡翠已经非常紧缺了,可也没必要,也没可能把翡翠都攥自己手里,张天元有钱不错,但钱也是有限的。

  他回到卧室,把被子掀开,将从会场带回来的投标单放到了上面,还有平板电脑,以及纸上记录的一些资料。

  这明天可就是暗标的投标截止日期了,也就是说,过了明天,再想投标那就没机会了,张天元必须得先把自己需要的料子列出来,明天去了就直接开始投标了,这跟选女朋友一样,你不可能选到尽善尽美的人,选到一个合适的,喜欢的,那就行了,如果一直怕错过了那个最好的,那怕是要孤独终老了。

  如果张天元犹豫不决,那就会错过截止投标的日子了。

  他锁了房门,外面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子,又让蛇麟替自己捎了话,然后关了手机。今天这点时间,他谁都不想见。也不想跟谁说话,就是把这数百块料子中的几十块挑出来。然后结合自己的资金状况去投标,有些东西买不到也就买不到了,那没办法,总不能一直不舍弃吧,这办事儿,还是要果断一些的。

  他也不是那种犹豫不决的人。

  一般情况下,只要门口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子,那就不会有人来打扰了,但是关键张天元这几天实在是太火了。以至于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要来“叨扰叨扰”,就算是门口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子,这些人还是会按门铃,甚至敲门,张天元有意让蛇麟在外面为自己站岗,可是又不好意思,所以就没说。

  不过蛇麟倒是想到了这一点,也不说站岗吧,直接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看报纸。他知道张天元肯定是有事情要做,不然的话,不会连柳生平和翁红的电话都不准备接了。

  “玻璃种阳绿翡翠两块,估计出价是一百二十万和二百二十万。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一块,估计出价是三百万,玻璃种红翡三块。估计出价二十五万,这个是因为表现比较差。所以出价都相对较低,并不是说玻璃种红翡就不值钱……”

  张天元这个估计出价。是他利用鉴字诀定下来的大概出价,具体出价,还要通过明天看了那投标箱里的最高投标单子,然后再做决定,不过他这估价误差不会太大,之前已经说了,也就是上下浮动十万欧元左右而已,他选中的料子有五十三块,这是从几百块精品里面挑选出来的精品中的精品!

  “嗯嗯嗯,还不错,八千多欧元,没有过,看起来我这数学水平还是凑合的。”

  张天元在取舍的时候的确是费了好大的劲,最后挑过来选过去,最终才定下了这五十三块最好的翡翠毛料,要知道,这可是从上万块的暗标料子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绝对意义上的物超所值,不仅便宜,而且还都能大涨,里面的玉肉无论是种水还是颜色,都是相当不错的,其中有三十块属于极品的料子,种水要么是玻璃种,要么是高冰种,而颜色则都是极品或者接近于极品。

  另外二十三块属于比较实用的中档料子,这是为了丰富珠宝店的货源,如果全都是高档料子那也没多大意义,再说了,哪来那么多高档的料子让他选啊。

  本届公盘的翡翠大体情况还是不错的,或许真得是地气可以带给他幸运吧,往常很难出现的极品帝王绿、皇家紫、红翡居然都有出现,虽然很少,只有一块,或者只有两三斤重,可是有总比没有好。

  再就是那块金翡翠了,那也属于顶级的黄翡,可以说就是极品之中的极品,很多人混迹了一辈子的赌石圈,最后没见过帝王绿和金翡翠的也大有人在,更别说直接赌出来了,这就更加困难了。

  也就是张天元,靠着神奇的六字真诀,以及可以为他带来无穷好运的地气,才能成为这幸运的不能再幸运的人。

  有些人可能还不信,别的不说,就说张天元本届在赌石公盘上弄到的帝王绿翡翠,以及那金翡翠吧,可能四五年,甚至七八年才能出一块,有些还被糟蹋了,大部分人来这里赌,只要是冰种的料子,那都能笑得像孔乙己中举一样,晚上做梦估计都能笑出声来!

  张天元原来是想着,这些表现不好的料子就没人要,表现一般的料子要的人少,自己可以慢慢来,随便花点小钱就可以弄到手了,但是真正见识过这次暗标的投标之后,他就不这么想了。

  反而是表现非常好的料子,投标的人比较少,不过价格都很高。

  其实这也正常,毕竟来这里的,又不全都是珠宝公司或者大集团的老板,有的可能就是小商人,买一两块普通的料子碰碰运气罢了,赌石嘛,要是买那些表现极好的料子,那跟买明料没什么区别了。

  石皮表现一般的料子,投标的是最多的,表现差一些的,要少一点,不过或许是因为张天元之前公开解石所引起的效应,使得这一次表现差的料子,也是增加了不少的投标单子。

  当然,基本上价格都不是很高。表现越差,出价就越低。虽然很多人出价,但大部分来说。价格都维持在一个水平范围之内,高也不会太高了,低也不会太低了。

  虽然张天元自己还没有投标,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去看别人的标单,这也可以作为估算出价的一个数据嘛,有了这数据,鉴字诀在估算的时候,也会更加准确。

  他发现那些表现比较差的料子,出价和底价基本上就是两三倍的关系。这应该比较合适,不过表现一般的料子就有点狠了,出价甚至达到了底价的十倍左右,有的更恐怖,已经严重超出了正常的范围。

  张天元今天离开之前看中了一块料子,可是一看投标箱就果断放弃了,那块料子底价只有五万欧元,可是他看到标单上的最高价却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一百倍,也就是五百万欧元。这简直就是疯了,那块料子的玉肉种水不错,是冰种的料子,绿得也不错。如果取出来,也就是六百万左右,这五百万能赚。但是利润空间已经很小了,对于张天元来说。就完全属于可以抛弃的料子了,不过这料子他还是给母仪介绍了一下。母仪还有点钱,只要能赌涨就行,他觉得那出价五百万的,应该不会再重复出价了。

  表现好的料子反倒没那么严重了,有的只是高那么一点而已,估计大家也都知道,这表现太好的料子,本身底价就设得很高,上浮的空间有限吧。

  张天元现在心里头还是比较安稳的,因为他知道,大部分人的标单都已经投完了,很少会有人像他这样,把投标单的事儿放到最后一天进行的,毕竟他能看到那投标箱里的最高价,别人看不到,放到哪一天投标,其实都一样。

  他也发现了,那些表现差的料子,很多人投标之后就不会再理会了,因为他们并不是真正看中了那块料子,而只是想要碰碰运气罢了,这表现差的料子价格比较低,碰一碰运气,说不定就能赌涨,这也是赌徒的心理,但是想让他们重复在这些料子上出价,那就不太现实了。

  他们这些人里面有不少都是跟风投标,看别人投,他们自己也投,因为不知道到底怎么出价,所以最后干脆就在低价上面乘上个两倍或者三倍出价,就这么干的,能蒙到了那就赚了,蒙不到,那就赔了呗,还真以为赌石都能赌涨啊,其实大部分人都是跑去扔钱的。

  张天元到明天最后一天的时候,只要在暗标截止前算好时间,把那五十三个投标箱里的价格都看一下,确认好最高价,然后哪怕是只加一块钱投进去,别人想要跟着投,或者修改标单都来不及了。

  之前就说过了,这更改标单,本身就不容易,而填写标单,也是要花费时间的,毕竟到底出多少钱划算,这可不是乱来的,张天元只要掐好那个时间点,就万事俱备了,就等最后的竞拍开始。

  而与这些料子不同的是,那些外皮表现非常好,还有开窗的半赌料子表现好的,里面的标单都经过了多次的重复投放,有一个投标箱里面,同一个人,投了十张标单,每一次投下去,价格都增加一两百万,本来那料子的底价是三百万欧元,他最后的出价已经达到了将近两千万欧元,张天元觉得这不是在赌石,而是在玩命,幸亏那料子他看过了,还不错,能掏出个一千万左右的翡翠,可是两千万欧元还是太多了,这绝对是要做赔本生意的。

  不过他又不去投这些底价高得吓人的料子,所以只是随便看看,并没有太过关注而已,要真关注这个,还还不累死啊。

  经过一番仔细的估价之后,张天元又去了一趟公盘会场,此时已经快要清场了,他走的很快,没有再去看别的料子,就是把所有的他看中的五十三块料子的最高投标价看了一遍。

  仍旧没有什么变化。

  这让他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估摸着这些料子该出价的都已经出了,其实不用非得等到明天再去查看,不然的话现场填写投标单是很容易暴露自己的投标价的,所以他干脆在酒店里都填写完了,万一明天有什么变化,估计也就几块毛料而已,再进行修改,那就容易了,反正他拿得投标单有多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