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六四章 众人皆醉我独醒
  当视线刚刚穿透投标箱的时候,张天元就傻了眼了,他还没来得及去分辨那投标单上到底多高的出价呢,反正是被眼前那一叠叠的投标单给吓住了。

  五百张!开什么玩笑啊,刚刚才不过三四张而已,这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五百张了,整整增加了一百多倍啊,这是疯了还是怎么的。

  现在他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就是在他刚刚专心致志地看那块金翡翠的时候,围在周围的这些人都迫不及待地出了价。

  其实想想也就理所当然了,他之前公开解石,一举赌涨,而且是大涨,这名气不光是在国内传开了,而且也在缅甸传开了,很多双眼睛都盯着他呢,他以为自己只是在这里休息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却不知道,这些人的眼睛一直都跟在他的身后。

  结果就是,这石皮的表现哪怕再差,只要是他张天元投标的毛料,他们都要投上一把,就是碰运气呗,直接把张天元当成了指路明灯了。

  刚刚他坐这儿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围过来了,只是他没注意到而已。

  这块翡翠的石皮表现不算太差,但也只是一般,可就是如此,虽然放在了犄角旮旯里,而且切了那么大的切面,也没有雾,更没有翡翠,但是这些人就是敢出手投标,对他们来说,这是跟随神的旨意。

  张天元就是他们心目中的那个神啊。

  “十万欧元,就这也想拿下这块料子?做梦的吧?五十万?这个还不错,看起来这就应该是最高的价了!这投标单虽然多。可是出价却都集中在三十万到四十万欧元之间,这些人也是有意思。估计都不怎么看好这块料子,却因为我无意间坐在了这里。然后又看得那么仔细,所以才投了标单吧。”

  这找出里面出价最高的标单对张天元来说非常容易,他有寻字诀,只要启动之后,轻易就能找到,看到这些标单上的出价之后,他的一颗心就直接放肚子里了,这些人肯定还是不看好这个料子,只是看他坐在这里。所以就跟风出价了,不然的话,澳门赌博网站:估计这投标箱里面,还是那三四张标单,不会再有任何增加的,这样也好,你们出我也出,我稍微把价出的高一点,这料子就是我的了。

  一般情况下。底价到中标价,其实也就是涨价十倍左右那就差不多了,这块料子的底价是十万欧元,那么十倍也就是一百万欧元。按照张天元的推断,这块料子出价一百万的话,那肯定是能拿下的。

  当然了。虽说这原石里面有好东西,张天元也下定了决心要出高价了。可是就这样,如果让他出的价太高的话。他还是不太乐意的,毕竟这样的话就失去了赌石的乐趣了,赌石之乐趣,无非就是低价买来的料子却能够赌涨赚大钱。

  “张老板,您看了那么久了,不打算投标吗?”

  旁边有人将张天元喊了一声,又将张天元从沉思之中给喊了回来,他抬头一看,喊他的是那个朱老板,也算是熟人了,这家伙来得有点晚了,被人群挡在了外面,想要投标,好不容易挤进来,却见张天元还在那里犹豫着没有投标,他自己也有些担心了。

  “哈哈,是朱老板啊,您要投标?那赶紧投吧,我还没看好呢,再看看,这料子被切了这么大一片,我要看看情况再说。”

  张天元现在不想投标,是因为这里人太多了,他怕自己写的投标价被看到了,那就有点麻烦了,原本一百万欧元能拿下来的东西,最后就拿不下来了。

  “靠!刚是谁说张老板投了标单的,这不是耍人吗?我要不是冲着张老板,鬼才会投这份标啊,这什么烂料子嘛。”有人听到张天元还没投标,就有些急了,可是谁会来背这个黑锅啊,那不可能。

  “还是张老板您先投吧,您投了我再投,办什么事情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我可不能占您的便宜啊,不行不行。”

  这朱老板贼的很,见张天元还没投标,他也就不着急了,本来他就不太看好这块料子,要不是听人说张天元投标了,他才懒得挤到这犄角旮旯里受罪呢,这地方就这么大一片,挤得人浑身不舒服。

  张天元心中暗骂鸡贼,却笑了笑道:“我看这块料子还不错,肯定是要投的,但至于投多少钱,有点犹豫。”

  他这话似真似假,没有实际意义,就算是说出来,那说也就白说了。

  “给仔细说说呗,您怎么看这块料子,也让大家都参详参详啊!”

  “对啊张老板,您是行家,给大家一点建议吧。”

  听朱老板一说,很多看热闹的人都开始起哄了,跟张天元稍微熟悉一点的,都喊着让张天元给出主意,可张天元又不是sb,自己看中了这块料子,怎么可能去给别人推介啊。

  他现在有些无奈了,本届翡翠公盘上最亮眼的明星,就算是想要避开别人的关注,那都做不到。这些人或许不知道缅甸总统是谁,到底是干嘛的,但是绝对知道张天元是谁,现在他就有这么大的名气。

  就说那天差点跟张天元引发冲突的两个缅甸士兵吧,现在就快把张天元当成圣人看待了,认为张天元是佛祖派到凡间来给凡人指点迷津的。

  “我靠,我他妈又不是sb,怎么会告诉你们这块料子的好啊,让你们猜去吧,反正你们绝对想不到这料子里面有什么。”

  张天元心里头很庆幸这是暗标竞标,只要别人看不到他的投标价,那么就不会知道这块料子的好坏,就不知道该出多少钱合适,这样的话,就算是全部来参加公盘的人都投了标给这块料子。他也不怕。

  暗标就是有这样的好处,或许第一个投标的。反而是出价最高的,这完全是没有什么规律可言的。不想明标,出价多,肯定最后的竞标价也就高,暗标完全不一样,一万人投标跟一个人投标,最后的价或许都是差不多的。

  “你们真想知道啊?那好吧,我也不隐瞒,这块毛料的赌性还是比较大的,虽然不知道里面到底能出什么样的翠。但这表现上还算说得过去,我也实话告诉你们吧,这料子我肯定是会出价的,只是到底出多少钱,那就不方便说了,哈哈,那我就先告辞了,各位慢慢看吧。”

  张天元好像是说了一堆有用的额话,可实际上却又等于什么都没说。只要是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看得出来,这料子的表现一般,反而是这种料子的赌性最大的,那种表现太好的料子。赌性却比较小。

  所谓可赌性,就是看这料子赌涨的几率高低。

  有些表现好的料子,虽然说出好翠的几率很高。可问题是这样的毛料最后价格也会非常昂贵,你买下来了。却未必能够赌涨。

  赌涨就是一个相对性的概念,不是说你出好翠就一定算赌涨。如果说你花了一千万买的毛料,最后的翡翠价值只有八百万,那这就是赌垮了,而不是赌涨。

  像这种表现一般的料子,比石皮表现差的料子出翠的可能性高,而且又便宜,所以可赌性还是挺不错的,如果张天元一味否认这东西的好,那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所以他干脆反其道而行之,就说这料子不错,实话实说,但又不说个张道理胡子,让你稀里糊涂的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

  等张天元离开之后,柳生平等几个熟人也都离开了,这让围在周围的那些不是很熟悉张天元的人,直接就傻眼了。

  他们原本认为张天元肯定会将这块料子贬斥一番,说这不好那也不好,可是谁也没想到,张天元居然还夸起了这块料子。这在场的可都是竞争对手啊,向竞争对手夸赞这块料子,这不是脑子有毛病,那就是有陷阱,有猫腻。

  不是有那句俗话叫“同行是冤家”嘛,这现实中很多人应该都见惯了,很多厂商中伤自己的对手,那都是常事儿。

  就说那两家饮料为了什么商标和红罐闹官司,闹得是不亦乐乎,还不是为了利益?这就是同行冤家的最明显的例证了。

  按他们来想,如果说张天元真得看中了这块料子,那就算是不说这块料子烂,那也可以闭口不谈啊,这倒是夸上了?是个什么意思?完全就是把人直接给搞糊涂了。

  “这小子在明标竞拍的第一天可是干过类似的事情啊,引诱别人去出价,害得很多人花钱买了些烂料子。”

  “对啊,还真有可能是这样,那天的明标竞拍我可是在现场的,那小子所做的事情,实在是太阴险了,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也是这样啊。”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因为有过之前的例子,所以围观的众人心里头都有点不太确定了,万一今天这也是张天元给他们设下的一个套呢,明知道是套还要往里面钻的话,那岂不是太傻了一点?

  也正因为如此,很多投了标的都有点后悔,觉得自己标单上的出价太高了,而没有投标的,也都犹豫着是不是要把这标单投入到投标箱里面去。

  两个字能够形容现在这些人的心情,那就是:

  纠结!

  张天元在给这些人平白制造了紧张空气之后,自己就悄悄地溜走了,他当然知道这些人心里头在想什么,也知道有些人还在背后骂自己呢,可那又如何呢,这世上有谁没有被骂过啊,就算是是个老好人,也还有人觉得你好欺负呢。

  他和柳生平打过招呼之后,就自己坐车先回酒店了,当然,那块黄翡料子的照片没拍到,不过也没什么,编号已经弄到了,而且上网一搜,那张毛料的照片还不少,只不过每张照片旁边似乎都配了他的形象,说是什么赌石之神相中的料子,估计这是料子的货主传上网的吧,也是够狡猾的。

  “蛇队,你今天出去的话,如果碰到别人,就说我出去逛街去了,不在家,知道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