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六二章 吉凶难料
  眼前的这块原石里的黄翡,就绝对够资格称得上是金翡翠了,那颜色,那种水,无论怎么看,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张天元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屁股就坐在了这种至宝上面。

  这翡翠约莫有一个篮球大小,颜色非常匀称,整体光滑透亮,就算是这种黄翡不太适合做成手镯,但是要做成摆件的话,那也是绝对可以的,张天元相信以自己的水平,把这东西做成摆件,那绝对能够卖个好价钱。

  最近这黄翡摆件在市面上的行情非常看好,张天元还记得没有来缅甸之前,曾经去过一趟神罗珠宝总店,刚好就做了一笔生意,是关于黄翡雕刻的。

  记得是就是去年十二月份左右的时候,神罗珠宝帝都总店来了一位买家,跟店里的营业员说在总店里选了好几天了,选好了三只黄翡貔貅,总是纠结不知选哪个好,想让营业员帮忙给点意见。

  当时张天元刚好是在店里,所以就亲自做了一次推销员,从成色,雕工,升值潜力等各个方面综合的考虑就推荐了一只黄翡霸王貔貅吊坠。

  当时的那个客人因为听到了张天元谈吐风雅,头头是道,所以对神罗珠宝的印象就非常好,不仅买了那黄翡的貔貅吊坠,又选了一对黄翡的镯子,问及他为什么要选黄翡的时候,他就说他一直就喜欢这金光灿灿的颜色。

  张天元那个时候店里黄翡的东西很少,而且品质也不太好,所以他并没有把那生意当回事。那黄翡的貔貅吊坠,比起今天看到的黄翡翠。那就差太远了,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认定自己以前没见过黄翡翠的缘故。其实准确来说,他应该是没见过金翡翠,而不是黄翡,黄翡在珠宝店和玉器店里,那还是经常可以见到的,至于好坏,就说不上了。

  就因为那东西没什么可以细说的,也没什么可以挂记的,所以这个事情张天元就没往心里去。不过几万块的东西而已,在他眼里,已经算不上钱了。

  可是就在大概一个礼拜之后,一个电话居然直接打到了张天元的手机之上,上来就是很热情地说了一堆感谢的话,整得张天元还有点莫名其妙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又不好意思问对方到底是谁,毕竟如果真得是熟人打来了。不记得人那是很尴尬地事儿。

  幸好这人在说了一堆热情的话之后,就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张天元这才依稀想起来这个人,就是当初那个买貔貅挂件的人。毕竟他记忆力比较好,这一点还是记得住的,只是相貌都有点模糊了。就隐隐约约记得那人开了一辆宝马车,应该经济实力还不错。

  当张天元问及他有什么事情的时候。这人就说,当然是来买东西的。问店里有没有比较顶级的黄翡摆件,最好是金翡翠摆件。

  那个时候,张天元虽然没见过金翡翠,可是也有过一些研究,知道自己的店里面没有那种东西,不过也没有一口回绝,而是说等以后有了再联系。

  后来那人说没有的话,那就先留个电话,以后再慢慢联系,他有钱,就是喜欢黄翡,再多他都要。然后还说,帝都的灵光寺在什么地方,给他指指路,他要去灵光寺上香还愿。

  张天元很纳闷地问这人怎么了,怎么突然间想起去灵光寺上香了。这时这个买家给张天元讲起了他请这只黄翡貔貅之后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故事就发生在他离开帝都神罗总店后不久,刚好是十二月回家的时候,他家在东北那嘎哒,当时遇到了百年未见的东北大雪灾,这个买家的宝马车就在高速公路上堵了整整三天时间,根本就开不走。

  后来当地政府组织救援,开通了一条应急车道,给这些堵在高速上不能回家过春节的旅客送热水,方便面鸡蛋什么的。

  应急车道开通以后,这个客人就准备从应急车道过去,然后直接回家,半路上的时候,就遇到有些人想要搭车一起回家,他本来都答应了,都是乡里乡亲的,栽回去也没什么,就是顺路而已,可是等到那几个人都上车之后,这客人却发现自己挂在脖子上的貔貅吊坠没了。

  那吊坠是到帝都灵光寺开过光的,再加上也不便宜,所以这人就有点急了,在车里是翻箱倒柜的找,可就是找不到。后来那上车的三个人急了,干脆下了车,坐了另外一辆车回家了。

  他将车停在路边,在车上仔细寻找,终于是在车上的地毯下面好到了,还是完好无损。

  貔貅掉的原因是,他经常习惯性的摸貔貅,可能是有时候用力太大了,结果把绳子就给弄断了,加上貔貅挨着皮肤吸收了体温。掉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感觉,

  找到之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他自己开着车,安全回了家。

  到家才得知原来上他车的那三个人,居然是三个抢劫犯,不仅是杀了开车的司机,而且还抢了钱,后来尽管落网了,可是那死去的人却活不过来了。

  这客人惊出了一身冷汗,想想如果不是那貔貅吊坠落到了地上,恐怕他就是这个劫难的主角了,这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感觉就像是冥冥之中的事儿,靠着这貔貅吊坠避过了一难

  从那以后他就经常和人讲这个故事,有人建议他到貔貅开光的地方烧香捐钱,所以找到了张天元,巧合也罢,真的也罢,总之这世上有很多事情你都说不清楚的。

  听了他的故事之后,张天元就派手底下的人给这人指路,带去了佛教圣地帝都灵光寺烧香还愿,后来这个客人就成了张天元的好朋友。

  这就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听牟莹说。这人是个公司老板,也是个有钱人。只要去帝都,就会到神罗珠宝店里挑选珠宝。不过这人最喜欢的就是黄翡珠宝,只可惜店里一直没有上好的黄翡,这人总是高兴而来,败兴而归,每次走到时没有空手,都买了些珠宝,但可惜都不是他喜欢的。

  为了黄翡的事情,这人还受过一次骗,这经历可算是血淋淋的教训了。

  听这位客人所。他前几天去古玩市场逛,就是为了找黄翡的东西,那里很热闹,东西自然也很多,这热转了好几圈,也没什么中意的东西,正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卖东西的叫他“老朋友,过来看看”。

  实际上,这是古玩街上的托常用的办法,管你是不是熟人,先把你叫老朋友,这样你反而会有些迷糊了,以为自己的确与这人认识。只是忘了而已。

  这位客人以前在这条古玩街上买过东西,所以误以为自己真得和这个托认识,还觉得自己好像在这个托的手里买过东西呢,于是便走了过去。想要讨教讨教,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人给他取出了不少的玉器翡翠物件让客人看,客人看了又看。却没有见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毕竟他最喜欢的。就是黄翡翠,这里面没有黄翡翠。别的翡翠就算再好,他也不感兴趣。

  见客人没有兴趣,那托嘿嘿神秘一笑,将客人领到了僻静的地方,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老板你眼光太高,不过我这有个国宝级的东西,要不要看看,就是价钱太高,怕您吃不消了,而且听您这意思,好像是喜欢黄翡啊,恰恰这东西就是黄翡,而且还是传说中的金翡翠!”

  这客人对黄翡翠的爱,澳门赌博网站:那简直就是疯魔的程度了,尤其是在那开光的黄翡貔貅救了他一命之后,他更是认定了黄翡是他的命中注定的东西。于是听到那人的话之后,就马上来了精神,眼睛里都射出了兴奋的光芒,急忙催着那托把东西拿出来给他看,如果东西好的话,那就成交了。

  这客人也是因为着急,所以犯了忌讳了,表现得太过着急了,这样的话,完全就是被那玩弄手段的托看穿了心理,任人拿捏了。

  那托神神秘秘地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锦盒,然后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说道:“先生,东西你如果看不上,也不要声张,这物件来路可不怎么正,你别把我给坑了。”

  “哎呀,急死个人了,我坑你做什么,跟你无怨无仇的,赶紧拿出来我看看。”客人还是太急了,不知道对方这话就是刺激他,让他更相信那东西是真的。

  锦盒拿出来之后,打开里面就是一块“黄翡摆件”,当时客人一看,眼都直了,虽然喜欢黄翡,可是这位客人还真在以前从看到过种这么好的翡翠呢,种好的和玻璃一样,这是正宗的玻璃种啊,这种东西在大商场要好几百万以上。

  他当时就拿住不撒手了,着急地问那人价格,那托却是悠悠哉哉,并不着急说,反而是和客人侃起了这件东西如何如何好,当时那客人的脑子里只有这东西如何好的念头,别的想法没有了,再三催促那托说出价格。

  那托大概是看着客人上钩了,这才摸了摸下巴,看起来很为难地说道:“这东西可是货真价实的金翡翠,而且经过大师雕刻的摆件,你看这造型,看着形态,是不是活灵活现啊,这要在拍卖会上,绝对价值上千万以上了。”

  “那你怎么不去拍卖?”客人倒是说了一句正确的话。

  不想这话,反而是拉他彻底进入陷阱的诱因。

  那托嘿嘿尴尬笑道:“刚说了,这东西来路不正,咱也不敢去拍卖会上卖,不然被政府逮住了,就一分钱也别想赚了,看你是老朋友了,我也不多要,二百万你看怎么样?这价已经很低了,如果再低,这风险就冒得不值了。”

  这客人是个经商的,听说这个价格之后,就知道还有商量的余地,这帮人卖东西,都是要价偏高的,你付了钱,那就是吃亏了,所以他假意将东西还了回去,还说了一声“你这不是卖东西,是抢钱呢”,然后拔腿就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