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五九章 囤货
  张天元是左思右想,仔细计算,可最终还是无奈向现实低头了,他现在的钱,连目前看上的料子都不可能全部买下,更别说,他还有很多料子到现在都没来得及看呢,但又舍不得肥水流到外人田里去,所以便联系了一下自己比较熟悉的几个朋友。

  “萧大哥,慕容大哥在旁边吗?哦,在啊,那太好了,晚上酒店,你们请客啊,有好事情,不来的话可别怪我没通知啊,对了,干脆把母仪也叫上吧,那小子这几天表现还不错,手头又有钱,让他也来吧。”

  母仪这个人,人品不怎么样,而且绝对不是好人,在国内的时候,张天元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可是在国外就无所谓了,这小子手头有钱,正好可以利用一下,自己钱如果不多,还可以借一点,也可以合伙购买翡翠。

  挂断了电话之后,张天元又联系了一下翁红。

  “伯母,伯父回来没?我有个事情想要跟他商量商量。哦!已经回来了啊,那太好了,晚上我到你们房间去,这一次让石老哥也一起吧,我看上了几块料子,但是钱不够了,你看你们是不是吃下来?”

  “好好好,那晚上见,你们先帮吧,没事儿。”

  在考虑到自己无法吃进所有的料子之后,张天元就想到了用自己的资源去搞人际关系了。只需要指点一二,不用明说,到最后那几个人都是要感念他的,这种事情,现在或许没有回报。可是以后就未必了,也算是人情投资吧。

  也正因为如此。他给翁红、萧峰锐打了电话,这才知道。自己的未来岳父已经赶回缅甸了,因为旅途太过疲惫,这一天都没有到公盘来,只是在酒店里休息,打算明天开始再继续大干一场呢。

  张天元只会告诉这几个人哪一块料子可能会中,有感觉会中,会赌涨,那就行了,不需要把话说得太明白了。做好事也不能泄露自己的秘密,打死都不会说的,六字真诀的事情,他给自己的父母都没提过,更不要说这些人了。

  如果那几个人要询问原因,他就说是直觉,信不信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相信则发财,不信则别发财。反正他自己就是尽人事而已。

  毕竟嘛,这么好的料子,与其眼睁睁看着流拍或者被别人拍走,那还不如让自己熟悉的人拍走呢。这最起码能让对方欠点人情债,以后自己遇到点事情,也会有人帮忙。很多人愿意花费大量的金钱去维系人际关系,说到底不还是为了构筑自己的人脉嘛。

  咱们大天朝就是人脉关系构筑的社会。其实国外又何尝不是这样的。

  “柳伯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也不通知我一声,好在机场去接你啊。”

  “接什么接啊,你伯父我又不是不认识路,来来来,先进来坐吧,石老哥就在里面,听说你找他,他已经猜出原因了。”

  张天元回到酒店之后,就先去见了柳生平,毕竟未来的岳父还是要比朋友更重要的,至于和萧峰锐等人的约会,则放到了后面。

  柳生平虽然这些天并没有选料子,但是石老王和杨师傅却带着翁红选了不少的暗标,而且都投标了,为了妥善期间,投的还有几块是半赌的料子,价格非常高,所以现在预算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既然猜出原因了,那伯父你手头还有多少钱啊?石老哥你呢?”

  “我啊,我不行,我手头就五百万欧元,买不了多少翡翠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给别人做赌石师傅了,自己干脆去赌了。”石老王虽然很富有,但毕竟跟别人的珠宝公司没法比,五百万欧元那可是四千多万rmb,一般人有这些钱的话,那还不偷着笑啊。

  “我这边其实也没多少钱了,预算就剩下一千万欧元了。”

  柳生平这一次来缅甸翡翠公盘带的钱可不少,不过因为已经花费了不少,本来预算用去了很多,这几天又投了几块半赌料子,那价格都高的很,所以预算上,就剩下一千万欧元了。

  当然,这只是预算而已,如果撤回原来的投标单,重新投标的话,预算还会增加的,毕竟预算指的是要花的钱,而不是已经花了的钱。

  “这样,伯父,听我的,半赌的料子全部不要了投过标的,撤销标单,现在应该还来得及,看看这样子还有多少预算?”张天元觉得一千万欧元加上石老王的钱也在一千五百万,这实在太少了,所以就说道。

  投标单子是可以撤销的,只不过这个过程比较麻烦,所以一般情况下,主办方都不太爱处理这样的事情,当然如果说你的标单上出价不是最高的,那就比较容易了,即使不撤标,也不影响最后的竞拍。

  “好,我听你的,这样撤销半赌料子的标单之后,还能有六千万左右的预算。”柳生平现在都差给张天元放个牌位,当神一样供着了,对于他的这个未来女婿,他真是服气的没话说了。

  “嗯,这样还行。”

  张天元点了点头,然后取出了自己的平板电脑,将列表拉了出来,然后又取出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了起来,这些提示,包括毛料的编号,以及大概的估价,大概可能会出什么样的翡翠,他都做了简单的提示,话都说得很笼统,就像是大概猜得一样。

  不能写的太详细了,不然容易出问题的。

  举个例子,比方说一块毛料里面是冰种的料子,他会估计成玻璃种,是玻璃种的,他会估计成高冰种,当然,有时候也是刻意估计对,这种事情不能走极端,有对有错,才显得正常。你要是全都估计对了,那会使个大麻烦。不好解释,如果说全都估计错了的话。那也不行,因为太丢面子,影响他的声誉,也影响神罗珠宝的生意,只有有对有错,才能两者兼顾。

  张天元很久都不太用笔了,大部分时候都是用电脑打字,所以这写起字来,虽然还有当初的漂亮范儿。只是速度就慢了很多,这大概五十块左右的料子,他光是写下来,就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其中的五块交给了石老王,让石老王去投标,毕竟石老王的钱还是有点少,五块就够他忙活的了。

  剩下的四十五块,全都是柳氏珠宝的。他将纸张分开来给了石老王和柳生平之后就叮嘱道:“这五十块毛料,我都仔细看过了,虽然不可能百分之百确认,但是应该还是有七八成的把握的。你们要是相信我,就买下吧,我能担保的就是总体上会赚。但或许会有赌垮的料子,毕竟咱们都不是神仙。不可能能掐会算对吧?当然,你们要是问理由。那就不要问了,这些料子的表现其实都不算好,那些专家的眼里怕都是会赌垮的料子,我让你们赌,也是碰运气,表现不好的,未必就不会出绿。”

  “你说的话,我当然相信,不相信的话,也不会听你的了。”柳生平现在对张天元的话那完全就是一点都不怀疑,只要是关于翡翠上的事情,就是如此,在他眼里,张天元就是赌石之神。

  “那就好,如果说这四十五块料子你们都能拍下的话,柳氏珠宝四五年的原料肯定不愁了,在这四五年时间里,柳氏珠宝必然可以取得长足的发展,占领其它珠宝公司的翡翠珠宝市场。”

  张天元这话当然不是信口雌黄,他是有过精密的计算的,这些料子,从抵挡到高档,从豆青种到玻璃种,几乎是一应俱全,而且料子非常多,如果说柳氏珠宝真得能够全部拿下,在今后不再继续扩张的话,别说四五年,估计七八年都够用了,不过为了占领市场,估计柳氏珠宝还会开新店的,所以他才估计了个四五年。

  为了自己接收的时候是个好摊子而不是烂摊子,张天元这也是做好了一切的努力啊。

  当然了,为了避免被人怀疑,张天元还是选择了几块没有翡翠的毛料混入了其中,不会花费太多的钱,还可以迷惑一下视线,免得别人说他张天元十次赌石十次都能赌涨,那就太夸张了。

  还是赌垮几次好,只要总量上是赚的,那就足够了。

  垃圾料子在这毛料大厅里多得是,根本都不用仔细找,随便犄角旮旯里都能找出一两块来。

  这可不是张天元多虑,这世上完美的东西,总是容易被人诟病。

  你比如演义里说赵子龙征战一辈子,最后身上却没有一处伤痕,于是就有人产生了许多怀疑,甚至还有人说赵子龙根本就是个女的。

  你再比如说历史上一切高大上的东西,真正被追究起来,其实都是有那么一些不为人知的瑕疵的。

  只要瑕不掩瑜就行,千万不能太完美,如果每块料子都赌涨,那真得是太离谱了,就算柳生平不怀疑什么,别人也会怀疑的。

  而如果掺杂进那些石头料子的话,等到柳生平回去解石的时候,别人看到了,自然就不会怀疑什么了。

  当然,这些烂料子张天元也不是乱选的,他选择的石头料子,从表现上来看的话,跟他选择的那些能赌涨的料子都是一模一样的,不能太好,也不能太烂,这样也更加真实。

  “哈哈哈,这小子,还是那么自信啊,老哥我这五百万欧元,扔进去了能听个响吗?”

  石老王虽然也很佩服张天元,也很相信张天元,但他毕竟不是柳生平,所以怀疑一下,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他就拿五百万欧元,虽然算不上是全部家产,可也会伤筋动骨的,如果全赔了,他估计得去上吊自杀了。

  这些日子,他跟杨师傅选来选去,结果就选了二十来块料子,其中十块还是半赌料子。

  他们选的料子,张天元也看过了,表现很好,里面也大多都有翡翠,但是拍价太贵了,根本就不划算。

  “赌石赌石,石老哥难道不敢赌一把吗?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万一赌垮了,五百万打了水漂,我也不会赔的,我现在就是这么说说,给你们建议一下,下决定,那还得你们来,不然赌垮了我可负不起责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