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五七章 万事大吉
  缅甸方面办事非常利落,直接就用最安全最稳妥的方式将毛料装箱了,小的办了托运,不过大的柳生平并不打算让缅甸方面帮忙运送,他自己直接雇佣了一架飞机,来专门空运翡翠返回宝岛,其实柳生平是有私人飞机的,只是来回太麻烦了,所以才由缅甸政府牵线,帮助联系了一架安全系数比较高的航空公司的飞机,直飞宝岛而去。

  至于说各种证明性的文件和资料,都是同时办理的,缅甸政府的办事效率其实真的不低,尤其是这一次张天元和柳生平可是为缅甸翡翠公盘干了一件大好事,他们办事利落,也是理所应当的。

  还有需要支付给张天元一千八百万欧元的料子钱,柳生平直接就打到了张天元在瑞士银行的特别账户里面,而且也接着缅甸主办方的办公室签署了一份合同,主要就是把一些口头上约定的事情变成书面上的,双方签字盖章,万一柳氏珠宝的董事会要看,也有个东西可以给他们看啊。

  当所有的一切都处理结束之后,柳生平就乘坐飞机离开了缅甸,虽然有公司担保可以安全将这东西运送到宝岛去,可是柳生平却不放心,这翡翠太珍贵了,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关键是有了这翡翠,柳氏珠宝今后的高档材料基本就不用发愁了,三十多公斤的料子,再加上之前所拍下的那些料子,这够用很长一段时间了。

  而且柳生平回去了。翁红却没有回去啊,石老王和杨师傅也没有回去,柳氏珠宝还要继续在缅甸赌石呢。有了这两位的帮助,就算翁红是个外行人,那也不存在任何问题。

  也就是这样,翁红将柳生平依依不舍地送上了去往宝岛的飞机之后,就留了下来,飞机上不仅有柳生平,还有几个缅甸政府派遣的专业押送士兵。这样的话,只要飞机不在空中失事。那绝对就可以安全抵达宝岛,到时候机场自然有柳氏珠宝的人接应。

  至于说那两块玻璃种的料子,张天元最后还是没敢托运,他也怕出事儿。反正柳生平要回去,所以干脆就让柳生平帮忙带回去了,到时候干脆一并在柳氏珠宝加工成珠宝之后,再一起送到帝都的珠宝店出售。

  说到加工珠宝这个工艺,当然柳氏珠宝要比张天元的神罗珠宝更加成熟,毕竟人家都干了很多年了,怎么做出来的东西更得人喜爱,那就怎么做。怎么做更加节省料子,怎么做更能跟随潮流。这些方面,那可都是需要有敏锐的市场嗅觉和经验积累的,神罗珠宝还太年轻了。这方面肯定比不上别人。

  从机场回来之后,张天元是真得不想去看毛料了,他只想回到家里,美美地睡上一觉,好好养足了精神再去忙活。

  反正距离缅甸翡翠公盘结束还有好几天呢,而且听说因为张天元赌石大涨之后。有大量的新的商人加入到了选购毛料的行列之中,并且强烈要求翡翠公盘能够再延长两天。以方便他们挑选毛料。

  最后主办方同意了这个请求,反正大多数人都没有异议,他们也乐得延长时间,这样的话,交易量还会在原来的基础上大幅度提升。

  对于张天元来说,有这延长的两天,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不能来一次缅甸,把整个人都累得不成样子了。

  他觉得自己始终要把握一个度,赚钱归赚钱,可是人不能因此而病倒了,不然赚那么多钱又有什么意义呢,每个人都喜欢钱不假,可是钱却很难买回健康,你可以去医院看病,却无法让阎罗王饶你一条生路。

  下午的明标拍卖他也没有去,反正料子的估价他都已经定好了,直接让蛇麟帮自己跑了一趟,有了上一场的经验,他这一次估价也就变得更有自信了,自己的鉴字诀现在估价越来越接近最后的竞拍价,差也就差最多十来万而已,这点钱,亏了也就亏了,宁愿多出,他也不想把料子让给别人,毕竟他看上的那些料子,可都是能够赌涨的料子,一般不太行的,他都没有记录下来。

  要是放在以前,让蛇麟去碰这么大笔钱的交易,他肯定是不敢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蛇麟好歹也是神罗集团辖下安保公司的老总兼总教头,大钱他也见过了,大世面他同样见过,所以这次也根本没有拒绝的意思,他也想玩玩,到底赌石拍卖是个什么样子,也想过过瘾。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张天元终于是睡醒了,因为蛇麟还没回来,他自己洗了脸之后出去吃了点东西,无聊的时候,就给国内打了电话,询问一下国内的情况。

  虽然内比都的电话费非常昂贵,信号也不好,但今天这通电话还是很顺畅的,听得也很清晰。

  自己的母亲和奶奶在帝都过得很好,不愁吃不愁穿,而且平日里还学学广场舞,做点针线活,倒也是其乐融融。

  自己的父亲回到村子里之后,解决了征地的问题,保留下了那大片的果园,用张天元给的钱干脆把那几百亩地给买了下来,村里人得了钱,高兴,而且还可以到果园里干活,这等于是带动了他们村子的经济,据说,张天元的父亲现在在十里八乡都成了大名人了。

  不过考虑到果园要有人管理,而且还要经常到帝都去,张天元的父亲张如海并没有参加村长的换届选举,他觉得当那个村长实在太浪费精力了,还不如好好把那上百亩的果园弄好,既是个营生,又可以帮助村里人致富,更实在一点。

  虽然年纪也不算小了,可是张天元感觉自己的父亲好像干劲儿比自己还要大。这让不免有些羞愧,居然连一个五十多的老人都不如,也是太没心劲了。

  和父亲聊完之后。他就打电话给了妹妹张雪,张雪在帝都开的那家特殊的超市,如今已经成为了帝都的一景,因为整个帝都,就他们家的超市最为特殊,卖的东西不是瓜果蔬菜,不是米面粮油。也不是生活用品,而是特殊的民俗用品。超市开张这才短短几个月啊,就已经开始盈利了。

  张雪在电话里告诉张天元说,她还准备在帝都开设分店,一个超市不够。帝都太大,人也太多,游客同样多,一个超市的话,很难容纳那么多的客人,这导致了有钱都赚不上,看着也心疼啊。

  至于说民俗纪念品的加工厂地,除了西凤那边之外,在帝都这边也已经开始寻找厂址了。这个厂没有污染,又可以解决大量的劳动力,所以就算是帝都这样的城市。也是非常欢迎的。

  妹夫林枫告诉张天元说,现在公司每个月的收入都非常可观,这在过去根本就不敢想象,基本行,陕州省的市场已经被完全占领了,包括网上商城也已经开了起来。所有的事业,都办得是如火如荼。这让张天元是越听越觉得高兴。

  还有和疆那边,昆宙在电话里告诉张天元说,最近接连出了好多优质的玉石,高兴得他们好几天都没睡好觉,直到将玉石送到了上浦和帝都之后,他们才安下心来。

  徐胥那边,古董店、玉器店也都在稳步的发展之中,她并没有追求速度上的快,而是追求一步一个脚印,把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之后,才去解决另外的事情,使得每一家店,都做到了盈利,都做到了扎扎实实的经营,这让张天元十分满意。

  不过要说什么事情最让张天元高兴,那还是关于柳梦寻的事情,柳梦寻前一段时间去了一趟法国巴黎,结果回来之后,就说看到人家都是成双入对的男女,就想要跟张天元早早把事情办了。

  对于这个事情,张天元当然是非常高兴了,他和柳梦寻已经订过婚了,接下来结婚之后,就算是真正的一家人了,至于婚礼什么时候办,现在还没定,说是等缅甸翡翠公盘结束之后,让张天元一起商量着定。

  按照翁红的意思,这事情办得越早越好,她现在对这个未来的女婿是满意极了,而且也想早点抱上孙子呢。

  张天元打了一圈的电话,挂了手机之后,伸了个懒腰,正想着还有谁没有聊呢,就听到房间的门响了起来。

  “兄弟,我回来了,嘿嘿,今天大收获啊,咱也是疯狂了一把。”

  房门打开之后,蛇麟兴冲冲地走了进来,看到张天元就坐在客厅里,这才喜滋滋地拿着几张资料走了过来,脸上全部都是笑容,可以想象的出,估计是今天下午的明标中标了,不然的话,蛇麟在这缅甸,还真是不可能遇到别的什么高兴事儿的。

  “看你这么高兴,是不是我画的那几块料子全都中了?”

  张天元靠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躺着问了一句。

  蛇麟将资料放到张天元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去冰箱里拿了两罐饮料,分别打开,一罐自己喝了,另外一罐则给了张天元。

  “嘿嘿,你猜对了,你一共说了五块料子,我一块没有落下来,全都中了,都跟你说的估价差了不到三万欧元,还不错吧?”

  “行啊你,我估计那上下有十多万欧元的浮动呢,你居然全部都押中了,看起来这以后明标料子的竞拍交给你就行了,我要专攻暗标了。”张天元喝了一口饮料,哈哈笑道。

  “行啊,交给我就行,真是太刺激了,我以前当兵的时候,觉得和对方千里追敌是最刺激的事情了,可是现在忽然发现,坐在那里竞拍,原来也能这么刺激。”

  蛇麟以前并没有参加够这样的竞拍会,虽然从他手上也走过数百万的欧元,可是那些钱不过就是过一下他的手而已,连温度都没有呢,今天不一样,今天他砸了钱之后,还摸了那些值钱的料子,可以说,感触最为深刻了。

  “好,不愧是当过兵的,就是自信,那行,这几天明标的竞拍就由你来办吧,我还看中了几块料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