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五六章 这钱不拿白不拿!
  珠宝业的黑马杀出来了!

  这已经成为了本届缅甸翡翠公盘上最轰动的消息之一,因为张天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上演了绝地大逆转的好戏,赌涨了一块几乎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毛料。

  运气如此之好!眼力如此之准的一个人,如果在珠宝圈子里厮混,那么可以想象的到,未来帝都的珠宝业,华夏的珠宝业,乃至世界的珠宝业怕都要因为这一匹黑马而发生一些奇妙的变化,重新洗牌是肯定的,现在帝都的珠宝行就在重新洗牌,关氏珠宝屡屡受挫,其影响力已经不如神罗珠宝了,只是靠着巨大的规模和原本的底蕴强撑着而已,就像是曾经的国有企业一样,迟早要面临倒闭或者重组。

  同样是因为张天元这次公开解石并且大涨,使得这次的缅甸翡翠公盘一下子就成为了香饽饽了,原本一些处于观望状态下的商人,都打算要买几块料子试试运气了。

  最近国内房地产业渐渐趋于平稳,很多资金都抽身出来,正在寻找投资的方向呢,而翡翠就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翡翠的稀缺,让这些人愿意去尝试一下收藏和投资,他们或许不是做珠宝生意的,但是却也想要买翡翠毛料来赚钱,就跟萧峰锐、慕容德、母仪一样。

  但是这些人毕竟不懂赌石,所以就算来到了这次缅甸翡翠公盘,也没有敢轻易下手,直到今天见识到了张天元魔术一般的点石成金之后,终于是动了心了。关于这一点。缅甸政府还真得好好感谢一下张天元,要不是他。本届缅甸翡翠公盘只怕是无法得到如此好的成效的。

  等到大部分人都散去之后,赌石现场就基本没有谁了。连萧峰锐和慕容德、母仪这些人都在给张天元打了声招呼之后,急匆匆赶去选毛料了,他们不仅是要赚钱,还要寻找刺激,跟很多毛料商人不一样的,很多毛料商人在赌涨之后就不继续了,而是会想办法把翡翠弄回去,结束本次的缅甸之行。

  最后这里剩下的,就是柳生平、翁红、张天元和蛇麟。还有缅甸方面的几个工作人员,至于石老王和杨师傅,也先一步去看料子了。

  “天元,这两块玻璃种的料子你就直接拿去帝都吧,比较小,便于携带,找缅甸方面托运就行。至于这一块大的,我会带到宝岛去的,进行加工之后。再将一半成品运送到帝都去,中间的费用我来支付,另外,料子该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你看行不?”柳生平在扶着下巴想了想之后,觉得他实在不好意思要那两块玻璃种的料子。所以干脆就说道。

  本来之前是说好了要对半分的,但柳生平毕竟也是要面子的人。不可能去占自己未来女婿的便宜,那也太没道德了。更何况那两块玻璃种的料子本身就不多,他也不好意思要,就只是打算将这高冰种的料子要上一半算了。

  但当然也不是白要,而是照价付给张天元,当然这价可能没有之前朱老板他们开的高,可是却比一般的市价要高不少,毕竟如今这高冰种正阳绿的料子可是不好找了啊,这种高档料子,实在是非常难得的。现在很多珠宝店,缺料子缺的最严重的其实就是冰种的料子,玻璃种因为不容易卖出去,反而不是那么稀缺。

  “你还是直接说多少钱吧,你说按价给,到底是多少钱啊,咱可不能让天元吃亏,不然说出去笑话。你看刚刚那些人争着抢着要呢,天元却愿意把料子分给咱们一半,咱们得要讲良心,知道吗亲爱的?”这番话,柳生平简直不相信是从翁红的嘴巴里说出来的,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自己的妻子绝对不是这么大方的人啊,看起来果然还是相中了这个未来的女婿,不愿意两家人因为这点事情把关系给搞糟了。

  柳生平想了想道:“这样吧,这一半料子大概是三十公斤左右,按照朱老板他们出的价,五公斤五百万,那么就是三千万欧元,你觉得如何?”

  “多!多少!”张天元直接听傻眼了,按照他最初的预计,这整块料子最后也就是一亿rmb左右而已,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一半料子都快三亿了,是自己的未来岳父傻了吗?

  “不不不,不行不行,这个价给得太高了,五公斤三百万算正常,您给一半就行了,也就是一百五十万,三十斤的话,就是九百万欧元。”张天元当然知道自己这样让利是非常亏的,但是这要看给谁让利呢,给别人,他绝对不会干的,可是给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那就算是投资了。

  “那不行,九百万太少了,那就按照三百万五公斤算吧,一千八百万欧元,就这么定了,天元你要是再拒绝,那就是瞧不起我们了。”柳生平的态度非常坚决。

  虽说这个价格,要比之前朱老板他们那些人出的价低一些,但这其实才是比较合理的,朱老板他们那些人出的价,就是赔本赚吆喝的价,张天元总不能让自己的未来岳父赔本赚吆喝吧,再说了,加工成品还需要耗费呢,这对他来说那都是免费的,未来的岳父这么大方,自己也不能太小气了,说到底,钱是个神什么东西,不就是用来联络感情,用来消费的嘛,为了钱把关系搞差了,那是主次颠倒了,也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

  但即使如此,张天元也觉得这价实在太高了,你想想啊,光是高冰种料子的一半都一千八百万欧元了,这一共那就是三千六百万欧元,将近三亿rmb,还不说那两块玻璃种的料子呢,这可是比张天元实现预计的一亿高出了三倍之多啊。

  其实这不怪张天元,毕竟市场变化太快了,物以稀为贵嘛。尤其是去年下半年,翡翠原料紧缺的厉害。大多数的珠宝公司都缺料子,这自然也使得高档次的翡翠料子价格水涨船高。原来一个高冰种阳绿的手镯,澳门赌博网站:如果在珠宝店里面卖的话,很难上一百万rmb的,去拍卖会上,大概能拍到三百万左右,但那还是比较特殊的。

  可是自从断货之后,这东西自然价格也就涨幅很大了,现在你拿两百万rmb去购买这种翡翠手镯,还未必能够买得到。

  不过张天元觉得柳生平给的价高也是有道理的。毕竟他本身就打算把这料子白送给自己的未来岳父一半的,也就是这样,他才会让柳生平设法去拍下这块料子,可是谁知道关键时候,柳生平的投标机坏了,这不得不说,也是天意吧。

  当然,估计就算是柳生平最后拍下来,也肯定是不会吃独食的。这一点张天元非常清楚,在跟柳生平的接触之中已经了解到了,如果柳生平不是这样的人,而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的话。张天元根本就不会告诉他那块料子的情况了。

  实际上,这块料子现在也勉强算是柳氏珠宝和神罗珠宝共同拍下来的,只不过柳生平却坚持让张天元独享这块料子的所有权。

  这是因为柳氏珠宝和神罗珠宝的构成不一样。柳氏珠宝当初为了做大,是让别人入过股的。所以各种决策等,都是要通过董事会的。这很麻烦,如果说柳生平把料子让给张天元,那是会出大问题的,董事会肯定会问责的,可如果说这块料子是张天元拍下来的,那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

  “天元,我们柳氏珠宝现在的情况你想必也清楚,还是不要拒绝了,你就算给我们少些钱,那也只是给董事会省钱而已,钱并不是全部少给我了,知道吗?所以这钱你就踏踏实实接受了吧,关于成品加工费等等费用,我们会承担,这个也要写在合同里,免得到时候跟董事会扯皮。还是你那个公司好啊,真正的大股东就你一个,那几个小股东,都不拿事儿,你做什么主意就简单多了。”

  “可是我这资金却不好筹集啊,万一出了事儿,就得拿我私人的钱往里面砸了。”每一种公司,都有其不同的优点和缺点,张天元喜欢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所以他就算将来集团做大了,也是不会上市融资的。

  “算了,不说这些了,总之就按照我说的来,我肯定不会亏了你的,钱马上就可以打到你在瑞士的账户上,你以后也好用,我听说你要把天瑞祥做成国际性的大公司,这以后少不了要用钱,在外面,还是欧元和美元好用一点。”

  对柳生平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最好的了,他如果以未来岳父的身份来威胁张天元,非要用竞拍价来拿下这块料子,甚至干脆不付钱拿下,那不仅他丢脸,估计柳梦寻也会气得吐血的。柳氏珠宝将来也没法在这圈子里混了,这做生意的,名声还是不要太坏了,不然肯定出事儿。

  再说了,就像他刚刚所说的那样,柳氏珠宝是股份制企业,公司有好几个董事呢,又不是柳家的私人企业,虽然柳家控股,可控股跟私有,还是有不少区别的,他总不能让那几个股东光赚钱却不掏钱吧,那也太滋润了吧。

  “好吧,既然伯父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推辞,就不合适了,那就这么办吧。”张天元想了想也是,自己跟钱较什么劲啊,这钱可是好东西啊,有了钱,将来再孝敬未来的岳父岳母,比现在纠结这个事情要好得多。

  “哎,这就对了嘛,实话告诉你吧,我们这次所带来的钱,那是董事会的钱,不用白不用,这钱就是用来购买毛料的,现在花了钱,也买到了好料子,他们可是会非常乐意掏钱的,你放心就行了。”柳生平重重在张天元的肩膀上拍了拍,算是放下心来了,他还真怕张天元牛脾气不肯要呢,那他就难办了。

  等两人商议好了之后,张天元就扭头看向了缅甸方面的工作人员,关于料子的运送问题,得私下里好好商量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