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五五章 珠宝业的一匹黑马
  翡翠圈子里,虽然偶尔会出现紫翡翠和红翡翠的价格高过绿翡翠的情况,但大多数时候,同级别的翡翠,绿的价格都是要更高的。这块料子,五公斤左右,如果单纯打成镯子的话,那也能打个十几副呢,高冰种的翡翠镯子在市面上的价格卖得非常高,不说别的,就说帝都市场上,有一家珠宝店,稍微好一点的的冰种料子打出来的镯子,一副都有将近两百万左右,而且还是供不应求,早就卖断货了,所以这种料子打出来的镯子,那是肯定不愁卖的。

  算起来的话,十来副这种高冰种正阳绿的翡翠手镯,最后的价格可能会卖到将近三千万,而剩下的那些边角料、碎料,打成饰品或者戒面的话,,好歹也能值个七八百万左右呢,这总共加起来,估计得有四千万rmb左右,难怪朱老板会笑话那位仁兄五百万的价格了。

  “怪我没说清楚,我说的是欧元,五百万欧元,这总可以了吧,不少了啊。”那位老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紧张地说道。

  这人也的确是个厚道人,实话讲,如果说花费五百万欧元买下五公斤的料子,那张天元绝对是划算的,而且之前所说的将近四千万rmb的价,指的是成品的价,也就是说,经过雕琢之后的翡翠镯子的价格,而不是翡翠原料的价格。

  从翡翠玉料变成珠宝放在商店里销售,这期间可是要经过很多手续的,还有大量的消耗。工人的工资,还有税金等等。最后这位老板大概就只剩下赔本赚吆喝了,可是他还是打算买。看起来是真得急了,没有原料,订单就无法完成,最后违约,赔点钱那可能都是小事,失去了顾客的信任,那以后可就很难挽回过来了。

  朱老板听了这个人的话,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是这样的价。他肯定是不会要的,赔本赚吆喝的事情,他不会做,毕竟他还没有穷到那一步呢:“好吧,你这么狠,那五公斤料子你拿吧,我不跟你抢了,我另外要就是了。”

  做生意又不是做傻逼,如果因为要守住市场份额而赔本赚吆喝。一时间可以控制住市场份额,但是你料子如果用完了呢?没有后续的料子,你的市场还是会丢掉,所以聪明的商人。就算要赔本赚吆喝,那也一定要确认自己可以弄到后续的料子,那样的话。占领市场份额才有意思,否则赔了钱还没办法控制市场。那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市场不是万能药,不是对每个人都有用的。

  张天元占领市场还好说。哪怕是一开始赔本赚吆喝,之后慢慢赚回来就是了,因为他自己有料子,他可以享用自己占领的市场,但是朱老板还做不到,所以他就算是要出价来购买翡翠,也不会那么疯狂的。

  用一句最俗气的话来说,那就是千万不要打肿脸装胖子,最后没赚到钱,市场也没了,哭都不知道找谁哭去,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悲剧呢。

  所以虽然非常看重张天元手中的料子,朱老板还是不着急的,他不想亏太多了。

  可是他倒是理智,但不理智的人可多了去了。

  “我也来五公斤,五百万欧元,现钱成交,绝不拖欠!”

  “我也要!”

  “给我也来一份。”

  “我靠,这帮人以为卖豆腐呢?一人来一块,那这料子还不糟蹋死了?”张天元心中暗骂,却是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话都没说清楚呢,这些人却已经开始疯抢了,这要是放在当初他没钱,也没有珠宝店的时候,估计都要乐得笑开花了,可是现在还是算了吧,他自己要用这块料子,说实在的,就是分给自己的岳父岳母,都觉得心疼呢,可不管如何,就算是心疼,那一份总是要要给的,这是为了未来投资。

  “靠,这帮人都疯了,真他娘的是疯了!”朱老板原本是打算稳坐钓鱼台,把利害关系都想得很清楚了,可是这会儿看到如此火爆的场面,也是终于按耐不住了,这就跟买房一样,一伙人买,一群人就会买了,这跟风简直是太疯狂了。

  “我要二十公斤,两千万欧元,张老弟,我们可是老朋友了,你不能不给这个面子啊。”终于,朱老板也有点不自信了,跟着大流走了,就算最后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那他也认了,反正这会儿时彻底杀红眼了。

  朱老板是津城人,这津城距离帝都非常近,所以帝都珠宝圈子里的事情,澳门赌博网站:他都非常清楚,神罗珠宝店以及其附属的天瑞祥珠宝店售出的那高冰种的翡翠手镯,价格如何,他都找人调查过了,所以之前才那么理性,可是现在也忍不住了,就算赔一点也可以,只要把料子弄到手,以后还是会升值的,关键还是料子,现在这市场,太缺原料了,不管是哪里都缺料子,他如果觉得赔了的话,大不了暂时不卖啊,可以把料子收藏起来,权当是当着升值了。

  可是朱老板虽然打听了很多事情,却唯独是少问了一件事儿,那就是这神罗珠宝的老板到底是谁,他只是听说有两个女人在负责,一个叫牟莹,一个叫徐玥,其它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喊完这句话之后,朱老板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见周围的人压根就没有笑他的意思,他这才卯足了劲儿大声叫了起来。

  “诸位!诸位!请听我一言,好吧,这块料子是……”张天元见这情况越来越一发不可收拾了,就赶紧想要把事情解释清楚,他不想卖,不能耽搁这些人的时间,不然就算这事情不怪你,都要怪上了。

  可是下面的声音依然嗡嗡嗡作响,那些人好像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张天元想要说话,好像已经打算把那块料子当豆腐切了之后直接分了。

  “靠。你们他妈的就不能闭上嘴巴听我兄弟把话说完吗?”一旁的蛇麟有些恼了,扯着嗓子怒吼了一声。

  这恶人有时候还真得是比善人要好。蛇麟则么一吼,那些“嗡嗡嗡”的声音瞬间就停了下来。没有一个人敢再大声喧哗了。

  朱老板挠了挠头干笑了几声,朝后面喊道:“都别讨论了,听张老弟说几句话,这料子可是他的,他想卖给谁就卖给谁,咱们谁也别抢。”

  “蛇队,不要那么说话,大家都是朋友嘛。”张天元先是说了一句客套话,然后才继续说道:“诸位。实在抱歉了,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柳氏珠宝是我未来媳妇的,这其中一半的料子,是要送去给柳氏珠宝的。”

  “那不是还剩下很多吗?张老弟你不准备卖?”朱老板奇怪地问道。

  他早就知道柳氏珠宝的情况,所以也把柳氏珠宝算进去了,可是他觉得柳氏珠宝没那么大的胃口,吃不下这么多的料子,这才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咳咳。朱老板,很抱歉了,在下从闫城赌石交易离开之后,就开始进军帝都珠宝界了。如今也有了几家珠宝店,数量是不多,可是没个店的效益都很好。现在需要的就是大量的翡翠料子来维持我那几家珠宝店的运营,真是对不住了。这次来缅甸,原本的打算就是来赌料子自给自足的。不是拿来卖的,抱歉,实在是抱歉了。”

  张天元有些无奈,大概自己以前卖翡翠都卖出名了,这些人看到自己解出了好的翡翠,就以为自己要卖,这也是颇有些无语。

  当初卖那些料子,那是没办法,谁让那个时候就是个见钱眼开的小土豪呢,那个时候根本就没多想别的事情,只是想积累一些原始资金,然后再好好去做生意。

  现在自己都有珠宝店了,弄得料子那肯定是要自己用了,再说了,神罗珠宝店和天瑞祥都是在发展之中的时候,需要大量的原料来维持经营,张天元还要有余力来扩充市场规模,如果市场无法扩展开的话,那就没有什么意义了,那他始终就只是个小的珠宝店主,无法成为大的珠宝公司老板。

  “我日,你就是神罗珠宝的老板啊,我不是听说那老板是两个女的吗?”

  朱老板一听张天元的解释就直接愣住了。

  “哦,你说莹子和徐玥姐啊,她们都是在我这儿领工资的,抱歉了,我这老板一直都是甩手掌柜。”张天元苦笑道。

  “你小子行啊,服了,真服了,唉,原来你居然就是神罗珠宝的老板啊,我就说嘛,谁那么有本事,居然敢在关鹰的眼皮子底下做珠宝生意,而且还没出事儿。真得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更比一代强啊,没办法,真是服了,完全服了。”朱老板不由唏嘘了几句,叹了口气道:“可笑我们还在这儿争呢,给你添麻烦了吧,唉。”

  说实话,看到朱老板那一脸忧愁和无奈地样子,张天元真有点心软了,可是立马又硬了起来,不行,这个时候可不能心软,做生意,可不是做慈善啊。

  跟朱老板一样,旁边那些刚刚还扭打在一起,互相拆台争斗的人,都是相视一眼,继而连连苦笑,这倒是挣个屁啊,人家有自己的珠宝店,怎么会把料子卖掉啊,这翡翠的储藏虽然也需要一笔可观的费用,但是听说那神罗珠宝的东西销售非常好,在帝都都出了名了,人家怎么可能会有多余的材料啊。

  这么想着,这些人都是垂头丧气地选择离开了,与其等在这里期盼张天元发善心,还不如早早去毛料大厅里为自己选择几块中意的料子。明标也好,暗标也罢,说不定就能中呢,站在这里却是没有任何希望了。

  原本闹哄哄的人群,此时忽然间就变得非常有秩序起来,三三两两地转身离开了,朝着毛料大厅的方向走去,而神罗珠宝的老板是张天元这个消息,也随着这些人的离开不胫而走,成为了本届翡翠公盘上一条非常有震撼性的消息。

  消息本身并不足以引起轰动,但是消息的主角,却很不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