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五四章 奇货可居
  听到关震霆的话,关鹰彻底傻眼了,这等于是连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也被撕掉了。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边石老王却已经兴奋地忙碌了起来,虽然兴奋,但是手底下却很仔细小心,毕竟从那么大的一块原石里面掏翡翠出来,也是不太容易的事情,就跟绣花一样,慢工出细活,要是只追求速度,那怕是会弄坏的。

  不过因为料子已经解了一半了,所以石老王忙了一会儿之后,看看问题不大,杨师傅和柳生平都挽起袖子一起帮忙了,反倒是张天元这个正主,坐在那里缓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缓过来,这个时候,整块翡翠玉肉也都被解了出来,放在那里,感觉就像是一个碧绿色的宝葫芦似的,尽管并不是那么规整,可是从远处看,还真的是很像。

  这个时候已经是上午的十点多了,公盘早就开始了一段时间,很多人看完了热闹,经历了最初的惊喜或者失落之后,也都焦急地跑进去为自己选料子了,这块毛料的赌涨,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这翡翠再好,那终究也是张天元的,而不是他们的,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赶紧去挑选几块料子,碰碰运气。

  有意思的是,很多人在离开之前,都远远地对着这边鞠了一躬,行了个礼,嘴里头还念念有词,也不知道是对着那翡翠拜呢,还是对着张天元这位号称赌石之神的人拜呢。

  但意思大概都一样,都是想要沾一沾张天元的好运气,期待自己也可以有这么好运。

  现在摆在地上的翡翠。碧绿如水一般,看起来是那么的漂亮。除了当中一块最大的大约六十公斤之外,两旁还放有两块小的。每一块只有两三公斤重,这是在不影响那一大块翡翠的情况下,被张天元亲手切下来的,因为品质不太一样。

  当中那块最大的,是高冰种阳绿没错,不过那个大约有三公斤左右的小块,却是玻璃种的阳绿,而还有一块只有两公斤左右的,却是最极品玻璃种帝王绿料子。分开的理由也很简单了,那也是为了单卖的,毕竟玻璃种帝王绿的料子,是要比高冰种更昂贵,也更值钱的,如果混在一起的话,那也太亏了。

  张天元这样的举动,让不少围观的人都是竖起了大拇指,很多人看到那么漂亮的翡翠。根本就舍不得切开,要么就是切下去之后下刀多了或者少了,然后浪费很多。

  可是张天元不一样,不仅是下刀果断。而且一刀切下去之后,也是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刚好是玻璃种的料子被切了下来。剩下的都是高冰种的料子,这手法。让石老王看了都觉得眼前一亮,一直自傲的切石技巧。如今也是不敢自傲了。

  “哎呀张老板,您可真得是洪福齐天啊,称过了,那高冰种的料子一共是六十三公斤多一点,玻璃种的料子一共是五公斤半,这可是绝对的疯涨啊,连大涨都不足以形容了,恭喜恭喜真得是太恭喜了!”

  缅甸官方的工作人员一直都在旁边陪着,毕竟这可是个大事啊,这一个翻身仗打得漂亮,他们终于可以自信满满地告诉那些毛料商人,这一次翡翠公盘的料子,那绝对没问题,只要你有本事,你就能够赌涨。

  等翡翠解出来之后,都没劳张天元动手,他们就将料子搬到了电子秤上称了一下,确定了玉肉最后的重量。

  张天元原本的估计是六十公斤左右,这基本差不多,之所以会出现误差,还是他自己故意的,不然的话,以他如今的鉴字诀,是绝对可以非常准确地把翡翠玉肉的重量给估算出来的。

  这不是为了避嫌嘛,免得别人怀疑,你要是连小数点后面的数字都估计对了,一次可以说是神奇,次数多了,那恐怕真要被捉了放进稀有动物研究所进行秘密研究了。

  “张老板,来合个影吧?算是留个纪念!”缅甸的工作人员已经找来了相机,让张天元站到翡翠旁边,跟这块翡翠合个影,嘴上说是留念,其实还不是为了宣传缅甸翡翠公盘嘛。

  张天元想了想,既然已经公开解石了,那就干脆再把影响放大一点,所以就答应了,而且他还特别要求了要跟自己的岳父岳母一起合影留念,将来照片的介绍上不仅要有神罗珠宝的名字,还要有柳氏珠宝的名字。

  对他来说,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在宣传自己珠宝店的张天元,也宣传一下柳氏珠宝。

  毕竟柳氏珠宝是大的珠宝公司,来这里的人看到之后,就会猜测神罗珠宝也是个大公司,自然就更感兴趣了。

  再说了,自己肯定是要跟柳梦寻成亲的,两个人现在已经订了婚,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将来柳氏珠宝估计也得跟神罗珠宝合并,让自己的岳父岳母沾沾光,也是一份心意嘛。

  合影之后,张天元就准备和缅甸主办方商量一下托运的手续了,这么大的翡翠,他自己肯定是不好带回去的,否则这一路上怕是要吃不好睡不着了。

  不过还没商量呢,就有人喊了起来,这些人都是在闫城赌石交易会上和张天元见过面的,在他们看来,张天元解开这块料子,那就是为了卖的,为了赚钱的,当初张天元不就是把大量的翡翠都卖给了别人吗?

  “张老弟,你我都是熟人了,怎么样,我也不要多的,你那块高冰种的料子卖给我们公司吧,放心,价钱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一定让你得到最满意的价格。”

  这一旦有人带头说话之后,跟风者也就多了起来了,很多人都凑过来,跟张天元套近乎,也有互相拆台的。

  “朱老板,你不对啊。你家的料子还多着呢,这料子还是让给我们吧。我们现在接到了一份订单,问题是原料不够啊。张老板。我给你两倍的价格,你把这高冰种的料子卖给我把,你看这运回去还得卖,又不安全,还不如就在这里处理了,您也不用担风险了。”

  “开什么玩笑啊,那块料子六十多公斤呢,凭什么你就一口吞下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见者有份,我们也都揭不开锅了,还望张老板行行好,把料子卖给我们吧,高价出售都行,只要不过了我们的底线,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这个时候,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些人为了争夺这几块料子,竟然大打出手,只是他们是不是搞错了些什么,这翡翠可是人家张天元的。他们在这里打成一堆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赌石并不是对每个人都合适的,有些人喜欢赌毛料,而有些人就是喜欢直接购买翡翠。哪怕贵一些,利润少一些。可是安心啊。

  比如关震霆就是这样的人,他不顾父亲的反对。也是留了下来,想要看张天元如果有意思出售的话,就委托个人帮自己买下来。

  他怕自己出面估计张天元不会卖,可是如果委托别人,那就行了,张天元总不可能卖翡翠还去查户口吧,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关震霆当然知道张天元在帝都有珠宝店,也知道那柳氏珠宝跟张天元关系不错,但是这块料子很大,他也是存了些希望,说不定张天元还真就愿意出售呢?

  “张老板,料子就给我吧,我老朱可是很讲信誉的,您是知道的吧,我上次在闫城就没弄到什么料子,这一次真得弄点回去了,不然公司就要倒闭了,您就算是救济救济咱也行啊。”

  这位朱老板说得是非常可怜,就好像街边乞讨的乞丐似的,可是谁又能知道,乞丐手里用的都是很多工薪阶层不舍得买的苹果手机,开的是几十万的轿车,抽的是好烟,喝得是好酒?

  朱老板也是如此,其实他上一次在闫城赌石交易会上虽然没拍到什么料子,可是事后却通过一些关系,买到了不少的翡翠明料,价格是贵了点,但也是稳赚不赔的,他的公司,现在根本就不缺料子,可是这年头,稀有资源都想留着啊,谁愿意轻易卖出去?

  就像美国自家就有石油、有稀土,可是却不愿意开采,而是大量从国外进口,用钱换资源,这生意太划算了,他攒着资源,说不定以后就能够成为独一份呢。

  像现在翡翠储量是越来越少了,好的翡翠也是更少了,谁都不傻,都想把翡翠存起来,这样的话,价格还会不断上涨,绝对有赚钱的时候。

  搞不好等别人的料子都用光了,澳门赌博网站:自己的料子就能够成为占领市场的利器啊。

  “朱老板,这翡翠不是我不卖给你料子,实在是这块料子……”

  张天元知道朱老板的事儿,不过他不想揭穿,料子可以不卖,但是揭别人的短,那就是不道德的事情了,搞不好还会因此多一个敌人,那真得是不划算的,所以他想把自己不卖料子的理由给讲清楚,可是谁想到这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别人把话给打断了。

  “张老板,别听姓朱的瞎说,他的珠宝公司翡翠充足着呢,根本就不缺,我的公司是真得缺料子啊,您就做一回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吧,把那料子给我们公司分一点吧,我也不多要,十公斤就行了。”

  张天元心中苦笑,这位仁兄还真的是拼了啊,为了买下料子,不惜得罪朱老板,看起来真得是要急疯了。

  他想出言解释,可这人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啊,又开腔说道:“张老板,您如果觉得我要十公斤太多的话,那就五公斤吧,五公斤的高冰种料子,我给您开五百万怎么样?如果嫌少,咱们可以再商量,只要你愿意,价格什么的好说。”

  “哈哈哈,五百万,你当是买那些垃圾料子啊?行了行了,难怪你们缺料子呢,遇到你这么一个吝啬地老板,不缺料子才怪呢。”

  朱老板见这位已经出价了,就有些急了,不过听到对方只出了五百万,心里头不由冷笑起来,才五百万就想买五公斤重的高冰种正阳绿的料子?开什么玩笑啊,不知道市面上绿翡翠是最昂贵的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