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五三章 否极泰来
  就好像是动手术一样,张天元小心翼翼地沿着那翡翠光滑的外壁轻轻擦石,切石机已经不用了,而是改为用擦石机,比较精细,可以避免因为手一抖而把料子切坏了,更何况最后的石皮已经非常薄了,再继续切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打磨的过程之中,张天元一边在翡翠上冲水,一边用手轻轻擦拭,就仿佛是在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清洗身体一般,那个精细,那个紧张小心,实在是让人佩服。

  不过众人看到那块翡翠之后,也是觉得张天元这样做没有错,因为此时切开了已经有将近一半了,而且全部都是玉肉,整个翡翠的质地也是非常的出色,非常均匀,不是说这里一片好的,那里一片坏的,看起来是那样的精致,那样的漂亮,实在令人爱不释手。

  到这会儿为止,就算接下去切的石头里面再没有丝毫的翡翠,也是无所谓了,因为这已经切出来的,算起来也有三十来公斤了,这早就已经超过了两百九十万欧元的价值,已经是大涨了。

  “帝王绿啊,天啊,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帝王绿啊!”

  “还是玻璃种呢,我的神啊,太神奇,太漂亮了!”

  虽然这种说法明显是误会了,但是也足以说明那块翡翠的漂亮,尤其是用清水洗过之后,再经过太阳光那么一照,真得是让人有一种想要亲上去的感觉。

  围观的群众此时眼睛都变绿了,就像是见到了赤.裸.美.女的的色狼一般,那眼睛或许是因为绿光的映衬。真得看起来非常吓人。

  这种目光,代表了贪婪。代表了**。

  如果不是现场有那些荷枪实弹的士兵站着,相信这些人一定会做出不太理智的事情来的。毕竟这翡翠实在是太过喜人了,让人有一种想要变成罪犯的想法。

  漂亮的美女诱人犯罪,而这漂亮的翡翠,同样也诱人犯罪啊。。

  “老秦,你看着料子能达到玻璃种吗?”

  百瑞祥的老板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外面,用望远镜往那翡翠上面看,澳门赌博网站:虽说看得不够真切,可他毕竟是大行家。所以能基本判断出来,料子应该是达不到玻璃种,只是听到那么多人喊说是玻璃种,他也有点不太自信了,看起来之前毛料赌垮的事情,着实对他影响不小啊,让这个一向自信的男人,现在都变得有些自我怀疑了。

  老秦是百瑞祥最好的赌石师傅,所以百瑞祥的老板才会向他征求意见。

  老秦拿着手中的望远镜仔细看了一会儿。半晌之后,才回答道:“老板,那东西看着像是玻璃种,不过还没达到。但即使如此,就光看解出来的这些,那可都是高冰种的料子啊。而且绿得非常好,这种料子。在市面上那就属于极品料子了,真正的玻璃种。那是非常少见的。”

  这位赌石师傅老秦说话的时候,不仅是百瑞祥的老板听着,周围很多人也都伸长了耳朵,虽说不是玻璃种,可是高冰种阳绿的料子他们也是知道的,在翡翠里面算得上是绝对的上等料子了,一样的值钱。

  张天元虽然没听到老秦的话,但是就在他附近,也有一些行家在讨论那到底是玻璃种还是高冰种,有意思的是,大部分人居然都认为那是玻璃种的料子,这让张天元颇有些意外。

  不过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他判断这些料子的时候,用的是鉴字诀,所以非常精确,可是别人在判断的时候,这种高冰种的料子,就会和玻璃种给搞混了,尤其是如此透绿的高冰种,更是非常难得,当初区分的时候,本来就不容易,如今这可是在分界线上的料子,甚至有大量的特点,都符合玻璃种的条件,看错也就很正常了。

  这解石说着容易,看着更容易,但是做起来却没那么容易了,即使是张天元,在解出了这一半左右的翡翠之后,也是真得有些累了,这其实都是小问题,最关键的是,他在解石的时候,需要一直启动鉴字诀,眼睛看得非常疼,而且地气消耗也很大,必须得休息一会儿,但是这会儿这翡翠,他又不敢轻易让别人来碰,因为这块翡翠的构造非常复杂,并不是一块规则的形状,而是奇形怪状的,一旦切坏了,那就是真得坏了,想要弥补,就又得依靠补字诀了,只是如果可以的话,张天元真是不愿意用补字诀的,毕竟太伤人身体了。

  这么高规格的翡翠,就算只是轻轻弄坏一点点,那也是会损失大量的金钱的,损失点钱,对张天元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可是损失翡翠,却会让人非常心疼的。

  “天元,你要不先休息一下吧,让石老哥帮你解石怎么样?他的技术你总该信任吧?”

  柳生平见张天元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看起来很是疲惫的样子,眼睛都有些红肿了,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以为张天元没睡好,所以很是担心,就上前问了一句,石老王的解石本领,张天元是很熟悉的,换了别人或许张天元不放心,可是石老王的话,他觉得张天元肯定会放心的。

  做未来岳父的,怎么会不疼爱自己的女婿啊,而且对柳生平来说,张天元不仅仅是未来的女婿,而且还是自己和柳氏珠宝的恩人,他能不关心吗?

  “好吧,如果是石老哥的话,那没问题。”

  张天元也确实有些累了,之前不愿意松手,是找不到他信任的人,不过石老王的到来,却让他放心了。

  据说石老王跟杨师傅昨天晚上喝了太多的酒,结果两个人就早早睡觉了,早上还是石老王上厕所的时候,才听人说今天有公开解石的事儿。而且还是张天元公开解石,他当时就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火急火燎地喊了杨师傅赶了过来,刚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料子已经快要解完了,看着那晶莹剔透的绿翡翠,石老王不由感慨,自己还是错过了好戏啊。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能够亲手来解开这块料子的话,对他来说那也是极为荣耀的一件事情。

  说起来,这块料子已经被解开了一半了,虽然说翡翠的形状很是不规则。但是还是有其走势的,顺着其走势往下切,那也是不会切坏的,再说了,石老王就算没有张天元的鉴字诀,但是他却有张天元所没有的经验和技术,相信是绝对不会解坏的。

  张天元同意让石老王动手之后,石老王就挽起了袖子直接上了,也没戴口罩。也没有换衣服,此时石老王的心情那是大大的好啊,刚来就能亲手把这块美玉从石头里面拯救出来,这可是英雄该干的事情啊。

  而且这种活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只要小心一点,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了。接过擦石机之后,他就开始仔细地忙活了起来。

  太阳已经升起了很高。公盘开始的时间早就过去了二十多分钟了,可是在赌石现场的这些人。却没有一个愿意挪动脚步的,甚至就是已经进入了暗标区准备查看毛料的人,也纳闷里面的人怎么那么少,一打听说这边都在看解石呢,都纷纷出来看热闹了。

  毕竟凑热闹的人,还是要比真正来赌石的人多了很多的。

  另外,早前那些早早跑去吃饭的,也是走到会场门口之后,听到别人所这边赌涨了,一开始还以为是开玩笑呢,后来仔细一询问,才知道是真正赌涨了,而且还是玻璃种帝王绿的料子,愣了一下之后,就撒丫子往这边跑来了。

  这些人都想看看,这块料子到底能掏出多少翡翠来,毕竟谁都想要见证奇迹出现的一刻啊。

  “马老板,马老总,哈哈哈哈哈,一百万欧元啊,多谢您给我这点零花钱,哈哈哈。”

  母仪此时简直高兴疯了,他本来都已经打算说是输钱就输钱了,咱输钱但是不能输人啊,可是却没想到,原本以为必然会赌垮的料子,最终却赌涨了,这实在是大块人心啊,赢钱不算什么,关键是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别提多舒畅了。

  “你怎么知道能赌涨,那料子还没切完呢,得等专家评价过后,才知道到底值多少钱!”小马显然是不太服气,不过他对翡翠也太不了解了,说这样的话,简直就是闹笑话,所以被愤怒的马蹄金直接抽了一嘴把子。

  “废话,让你好好学学基本知识,你就是不听,结果呢,现在闹笑话了吧?那些料子,就算下面解出来的全部都是废品,那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因为光是解出来的这些料子,都已经远远超过二百九十万欧元了,算是绝对的大涨。”马蹄金因为输了钱又输了面子,所以心情非常不好,就把邪火发在了自己的儿子身上,打了从未打过的儿子一巴掌。

  “爸,你怎么打我,明明是你输了钱,你非要押那一百万呢,凭什么打我啊,又不是我输了那么多钱。”小马此时真得是委屈死了,自己虽然也押了,可不够就押了三万欧元而已,可自己的父亲马蹄金为了赌气,一下子押上去了一百万欧元,然后输了钱又丢了人,却拿自己来当发泄口,这太不爽了。

  “走,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母仪,你的一百万欧元,不会少了你的。”马蹄金实在觉得丢脸,所以扔下一句狠话之后,就带着自己的儿子离开了。

  人群中,还有一对父子,哭丧着脸,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老爷子,这块毛料怎么会赌涨?怎么会赌涨啊,表现那么差,可怎么就会赌涨呢,出了那么好的料子,实在是无法想象。”关震霆是彻底傻眼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那样的一块料子,居然最后赌涨了,而且还是大涨。

  “唉,那小子是真好命啊,只怪我关鹰没这福气,罢了罢了,好歹是押了赌涨,也算是弥补一下吧。”关鹰叹了口气道。

  “可是爸,我全押了赌垮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