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五二章 逆转之神
  沿着他自己画在毛料上的那条线切下去,最后必然是要出翠的,这一点上张天元算计好的,所以他故意让开了一个位置,让自己未来的岳父柳生平可以清楚地看到翡翠出现的那一刻。

  张天元用力将刀锯往下压,随着“咔咔”声不断响起,石头的碎屑开始不断向两边溅落,最后沿着那条线,张天元已经看到了一丝绿痕,他知道,这魔术到了最后,真正的好戏也要上演了。

  “嘿嘿,出来了,我的小宝贝,你可是终于出来了啊!”张天元让蛇麟用水将灰尘冲了一下,正准备再接着下刀子了,却突然被人给拽住了。

  “别!别切了,有了!有了啊!”

  拽住张天元的是柳生平,此时的柳生平着急地一把拽住了张天元的胳膊,不让张天元继续把刀锯往下面压了,刀锯在空中旋转着,发出的声音倒是比直接切在石头上要好听很多。

  不过柳生平这个举动倒是把张天元吓了一跳,他本来的意思是再把那口切开大一点,让柳生平看清楚一点之后再说话呢,可谁知道柳生平因为着急,本来坐着,这个时候却猛地站了起来,死死盯着那切开的槽口往下面看,虽然是很微弱的绿色,但是他却激动不已。

  张天元暗暗好笑,这料子没出来呢,虽然是有玉肉,可是质地如何还不知道呢,谁知道赌涨还是赌垮啊,自己这未来的泰山大人也未免太激动了一点吧,这危险的。要是一不小心拉倒了切石机,那可是会伤到人的。

  既然柳生平已经看到了。张天元也就干脆配合配合老人家,让柳生平好好高兴一下。所以就让出了自己所站的位置,把切石机的开关给关掉了。

  “伯父,我早说过了,我这运气好得很,这料子看质地应该最差也是冰种吧?”从露出的那一小片翡翠来看,的确是冰种,而且是高冰种,只不过这犹抱琵琶半遮面,还不清楚接下来到底是什么呢。所以也不是很确定到底是否赌涨,不过倒是可以说切涨了,因为跟之前的那几刀比起来,这确实是表现太好了。

  “哈哈哈,涨了涨了,大涨了啊,这是高冰种的料子啊,而且是阳绿,这颜色如此漂亮。绝对是高档的料子啊。”

  柳生平就像是得知自己中举的孔乙己似的,直接搂住了那块料子,然后也不管上面多脏,竟然张开嘴巴就朝上面亲了上去。弄得满嘴都是黑色的脏东西。

  翁红被丈夫的举动吓了一跳,直到听见丈夫说赌涨的时候,她才猛然间明白过来了。原来是那块被大多数人认为必然会赌垮的料子居然赌涨了,而且还是大涨。

  她也是兴奋地跳了起来。不过因为穿的是高跟鞋,险些没摔倒在地上。

  “哇。真得唉,真得是翡翠唉!”

  翁红站稳了之后,直接就过去抱住了柳生平,她之前是很沉着,可是多半都是装出来的,你说她心里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她当然也紧张,紧张死了,可是她不想自己的丈夫担心,也不想自己未来的女婿操心,所以她一直忍着呢,可是这会儿,她忍不住了,又是笑又是哭的,完全把内心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

  “真赌涨了?不是吧?”

  已经准备离开的人,但是还没走远的这些,还算是比较幸运的,他们听到了翁红有哭有笑的声音,听到了柳生平兴奋地大喊声,所以全部都停下了脚步,而之前已经走远的,这个时候或许已经到餐馆里吃饭呢,不知道能不能赶得及看着好戏。

  在几秒钟之后,这些想离开却还没来得及离开的人,全部都来了一个向后转的动作,然后重新挤占最好的位置,去争相恐后地伸长了脖子看向了那块料子。

  仿佛是故意要诱惑这些人似的,张天元让柳生平和翁红让到了一旁,然后将刀锯又切了下去,一块足足有小孩头大小的碧绿的翡翠便露了出来,光是看露出来这些,那都是绝对的大涨了。

  “我去,高冰种阳绿翡翠啊,这是高档翡翠的料子啊,大涨了!真得大涨了!”

  因为是夏季,所以此时太阳已经挂在了天空,阳光照下来,射在那碧绿的翡翠之上,就仿佛是一汪碧潭绿水,是那么的诱人,那么的漂亮,仿佛从天而降的碧玉仙子一般,令人着迷。

  高冰种的料子,自然种水是没有玻璃种那么好的,可是这种料子在高档料子之中却更是容易卖出去,毕竟没有玻璃种那么昂贵,可是从品质上来讲却又不差。

  “啥情况啊,外面怎么那么吵?”

  缅甸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因为已经确定了这块料子会赌垮了,所以都到附近的办公室里开会去了,商议着要怎么弥补这个事情,可是谁也没想到,刚刚会开了没几分钟,外面就变得乱哄哄起来,澳门赌博网站:很多人在那里一边大喊着,一边朝赌石现场跑去,正在主持开会的官员对此非常纳闷,就多看了一眼,派了个人出去问了一下。

  “涨了涨了,涨了啊,哈哈,而且是大涨!”

  从外面跑进来的工作人员,喘了口粗气,兴奋地用缅甸语大喊了起来,脸红脖子粗的,就好像是多年的光棍娶到了媳妇,那叫一个高兴啊。

  “领导,咱们这会还开不开啊?”有人笑着问道,这一下子,原本非常沉重的氛围,好像一下子就变得轻松了起来。

  “还开个屁啊,赶紧都去,都去给张老板捧场啊。哎呀呀,这真得是没想到啊,居然是大涨,大涨啊,哈哈哈哈!”

  底下的工作人员听领导这么激动,连粗话都说出来了,一个个也是兴奋不已。急急忙忙就朝外面冲了出去,这可是大事情啊。真正的否极泰来,本以为会使一件非常悲剧的事情。可是实际上却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好得多,这实在是令人喜出望外。

  “张老师,服了,真是服了,我赌石这么多年了,如此惊险的大起大落,还真的是从未见过,神了!你真得神了!”

  “张老师,我给您跪了。这是真正的赌石之神啊!太厉害了,我瞎了狗眼,刚刚才哪儿说的,唉。”

  “张老师您别愣着啊,继续解石啊,快给咱们看看,这到底能涨到什么情况上!哎呦,急死人了,快点啊!”

  “怎么?是帝王绿的玻璃种?今儿可真是见识到了。这么好的翡翠,做梦的时候都没见过啊,这运气也太好了吧。”本来是高冰种阳绿的翡翠,可是这一传十十传百。传出去之后,就变成玻璃种帝王绿了,或许是因为大多数人根本就分不清玻璃种帝王绿和高冰种正阳绿的区别吧。毕竟真正用肉眼看过去的时候,差不了多少。再加上阳光那么一照,很多人自然就产生了错觉了。

  华夏神眼!

  赌石之神!

  真正的大师级赌石高手!

  财神爷附体!

  类似的称赞一个接着一个被扔向了张天元。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块料子赌涨了,这赌石就是如此,成王败寇,你赌涨了,那么你就是神,而你赌垮了,那你就废了,换来的是完全不同的境况。

  这个其实前后对比一下就知道了,刚刚认为张天元这块料子肯定会赌垮的时候,骂什么的都有,多难听的都有,可是现在,就算是那些心里头嫉妒和仇恨张天元的,也只能把那些话埋在心底了,因为你现在说出来,那丢的就是你的人。

  “都让开,让开,不要堵在这里,张老板还要解石呢!”

  缅甸主办方已经让士兵开始清场了,因为刚刚混乱的时候,很都人几乎都靠近了料子附近,反而是把张天元挤得没有空间继续解石了。

  如果说这个时候谁心思坏了,在那玉肉上面猛地砸一下,将玉肉砸烂了,那张天元绝对亏死了,别说很难查出来,就算你真得查出来了也没什么意义,因为翡翠坏了,赔钱也换不回来那么好的料子啊。

  张天元之前对这些缅甸的士兵是没什么好感的,不过这会儿,他真是要感谢一下这些士兵了,如果不是这些人,就凭他跟蛇麟,再加上柳生平和翁红,根本就不可能把这些人赶走的。

  这些人虽然很是不甘心离开,但他们却不敢不离开,因为那些缅甸士兵手里头明晃晃的枪管,那可不是玩具,万一真走了火,那为了看一块料子而把性命丢了,可就不划算了。

  现在这些人虽然知道这块料子肯定能够赌涨了,但究竟能涨多少还不清楚,毕竟玉肉还没有完全解出来呢,谁也说不清楚,如果说这料子值不上三千万rmb,那就没有任何意义可言了,因为值不上这些钱,那就是赌垮,这是相对性的,可不是说出了好翡翠就一定算是赌涨。

  想看张天元笑话的人,还抱有着最后的一线希望。

  “咔咔咔……”

  等周围被清场之后,张天元才得以安心地拿起那切石机,打开电源之后,在毛料上面切了起来,那笨重的切石机,在他手里却好像绣花针一般,是那么的轻松写意,很容易就把料子给剥光了,就跟苹果剥皮似的,要多容易有多容易。

  之前张天元跟柳生平已经商量好了,为了避免破坏翡翠的完整性,不要将其切开,因为那样会导致边角料变多,最后浪费很多好料子,还是干脆将料子送到宝岛或者柳氏珠宝在香港的加工厂,把翡翠制作成成品珠宝,其中一半给张天元,另外一半则留在柳氏珠宝,就当是代工了,反正柳氏珠宝的制作工艺,可不比张天元的加工厂制作出来的差。

  所以今天这翡翠,张天元肯定是要完整完好地切出来的,不然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里面的翡翠大概有六十公斤左右,而且是高冰种的阳绿料子,非常接近玻璃种,如果是让一些良心不太好的珠宝商得到了这块料子,估计多半会直接当成玻璃种的料子出售的,对于大多数不懂翡翠的人来说,区分这两者,难度实在太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