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五一章 见证奇迹的时刻
  “天元,你真得让我来解石吗?不怕我给你解坏了?”

  听到翁红问这话,张天元暗自苦笑,怕是我就算不让你来解石,你也会心里不舒服吧,那可不行,你是我未来的岳母,无论如何,我也得满足一下你的愿望啊,正好我也有这个能力。

  张天元点了点头,那边柳生平也是无奈了。

  “太好了,我翁红活到这个岁数,还没碰过切石机呢,小蛇,你来帮我把切石机放上去,我来操作。不过天元,要怎么切,你可得指点我啊,别切坏了就好。”

  翁红兴奋地搓了搓脸颊,然后去换了一身衣服套在自己的衣服外面,又戴上了口罩,这俨然是要大干一场的意思了,其实这切石机的操作并不复杂,关键就是要看准了往哪儿切,这就需要专业人士从旁指点了,张天元给上面都画了线,只要是照着他画的那个线往下面切,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张天元这未来的丈母娘本来就是冰雪聪明之人,要不然也不会生下柳梦寻那样漂亮聪明的女儿啊,所以看了张天元的操作过程,就基本上知道要怎么做了。

  “伯母,就照着我画的这线切,一直往下切,切到底算完事儿。”

  张天元在就是想让自己的伯母玩玩而已,所以放在切石机下面的,其实是那半块没有翡翠的料子,甚至上面的线都是乱画的,就算翁红胡乱切,也不怕会把里面的玉肉给切坏了。本来就没有玉肉,想切坏那也不可能啊。

  翁红也是看张天元累了。想要帮忙,不过张天元还真不敢让她轻易去切那半块有料子的。虽说划了线,可万一切偏了,那损失就太大了,到时候不仅是他难受,他这未来的岳母也会内疚的。

  就算是为了两个人着想,这也应该是切那半块没有翡翠的料子,反正不管怎么切都没事儿了。

  张天元和翁红这番对话,声音虽然不算大,可也不小。附近的人都听的是清清楚楚,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简直无语了。

  有些人觉得,这专家就是专家,还真是拿得住啊,居然敢找个外行人来切石,还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而有些人则认为张天元是彻底疯了,做事情完全就是不靠谱,一点都不考虑事情的严重性啊。这外行人先不说不懂切石。就算是懂,第一次的时候,也肯定是会紧张的,这就跟新手开车是一个道理。别看会开,可是真正上路的话,该出事儿还是会出事儿。尤其是紧张的时候,就容易把油门当刹车给踩了。

  张天元之所以让蛇麟帮着翁红。主要是因为这解石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光是要压着切石机的刀锯往下面去切。也得费很大的力气,光是翁红去解石的话,澳门赌博网站:那肯定不行。

  就这,累了很大功夫,最后把那半块料子都切成四段了,每段也就四五公分左右,还是一点翡翠都没有看到,反而还把蛇麟累得满身是汗。

  翁红倒是很轻松,因为她就是做做样子,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干,大部分的重活,那都是蛇麟做了。

  很多人看到那料子的情况,都是确认了自己所想,这半块料子,有许多特征可以体现出这块石头应该有翡翠,可是最重要的翡翠,却始终没有出现,都切成那个样子了,还是没有见翡翠,其实都可以确定,这毛料赌垮了。

  因为这一半毛料还是没有恶绺的一半,所以人们自然就认为,另外一半更不可能出翡翠了。

  “垮了垮了,肯定是垮了,不用看了,估计今天场馆的门还会早点打开,咱们就早早去里面乘凉吧,把心放到暗标料子上,本届公盘的这明标料子,简直没法看了。”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打算,一些原本还准备竞拍明标料子的人,也把这个计划临时取消了。

  “你说得没错,这肯定是垮了,还是老子英明啊,哈哈哈,当初就没出价!”

  “就你还出价?你这次来就带了五万欧元吧,连那料子摸下都不行,行了,也别吹牛了,没什么好看的了,走吧走吧,去吃早点,本来火急火燎赶过来,连早点都没吃,还以为能看到什么好戏呢,谁知道屁都没看到啊,晦气!”

  如今这个情况已经非常明显了,料子都切成那样了,还没有见翡翠的影子,这进一步印证了赌垮的可能性,很多人看到这情况之后,都是大摇其头,外围的人开始渐渐离开了,他们本来站的远就看不清楚,早就快没耐心了,这会儿再一听现在这种情况,哪里还有心思浪费这个时间啊,一个一个,结伴而行,要么打算去吃早点,要么就是聊着天准备等待会场开门,去看暗标的料子了。

  本来他们这判断也没有多大问题,按照常理来讲,这料子如今被分成了两半,其中一半没有翡翠,另外一半也多半是没有翡翠的,很少会出现翡翠只待在其中一半的情况,当然有,不过不多。

  更何况,另外一半还是有恶绺的一,那就更是让人不看好了,他们认为彻底赌垮了,也是情有可原的,谁能想到张天元这是故意在逗你玩呢。

  “伯母,过瘾了吧,接下来换我了,我已经休息好了。”

  翁红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没能解出料子来,不然就更高兴了。”

  “幸亏没解出来,不然还不被你给切坏了啊,你看你那下刀,简直惊出了我一阵阵的冷汗啊!”柳生平现在的心情也不知道是该庆幸啊,还是该哭丧着脸。

  张天元笑了笑道:“伯父,有句话叫苦尽甘来,这苦已经完了,接下来那就是甘甜了。”

  他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继续玩下去也没多大意思了,反正经历了这连续的切垮之后。如果最后来个大涨,那一定会轰动全场的。而且这个事情,也必然会在这些人的脑海之中打上深深的烙印,就算他们想要忘记,怕都是难以忘怀了。

  尤其是这种一波三折的事情,最是难以忘记的。

  “各位慢走,不送了啊,待会儿可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张天元倒是不在乎那些离开的人,因为那些人事后肯定会问情况的,这样一来。这件事情必然会在他们之间流传开来,甚至有可能被传得更加神乎其神,那样,这个事情的影响力也就更大了。

  “嘿嘿,母老板,看起来今天我押那一百万欧元,是要赚翻了啊,哈哈哈,你到时候可别赖账啊。”马蹄金此时非常得意。看着母仪那张已经完全没有笑容的脸,他不知道有多高兴了。

  “放心,你母仪爷爷我不会赖账的。”母仪连头都没有扭,而是死死盯着张天元即将解开的最后一块料子。就像是那薄纱美女即将揭开薄纱的最后一刻,他咽了口唾沫,钱早已经不去想了。他只想知道,自己到底信没信错张天元。

  张天元此时没有再看围观的人。而是吩咐铲车司机把剩下的半块料子放到了切石机上面,然后深深吸了口气。接下爱,真得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连他自己都有点小紧张了,他很想知道,当里面的翡翠问世的时候,多少人会惊讶得目瞪口呆,多少人会后悔没有跟张天元家斗一斗,抢下这块料子,那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已经走出很远的人,还回过头来看了一下,发现张天元的举动,都是不由咧嘴一笑,在他们开来,张天元就剩下一张嘴了,现在所做的事情,不过就是负隅顽抗,垂死挣扎罢了,完全是没有意义的。

  有很多刚刚在母仪那里下了注赌垮的人,也在算着自己到底能赚多少钱,不少人脸上都洋溢起了兴奋的笑容,按照一赔三的赔率,他们押了赌垮,那可是赚了不少钱啊。

  “咔嚓!咔咔咔!”

  合金刀锯再次与石头接触,发出了那种难听的声音,不过此时因为下面很多人都在那里聊天,现场很混乱,使得这声音也听起来不是那么清楚了,那些人之所以会在下面聊天,就是因为他们觉得没必要再关注了,又不想这么快离开,只能靠着闲聊来打发时间了。

  真正关注这块料子的人,已经寥寥无几,除了柳生平夫妇、萧峰锐、慕容德、母仪之外,再就是那关鹰和百瑞祥的老板了,但即便是这些人,也基本都认定那半块料子里面不可能出翡翠了。

  柳生平现在已经想着一旦解垮之后,要怎么安慰张天元了,他最怕的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给张天元心里头留下阴影,让张天元从此一蹶不振,所以必须得想好办法来挽救,让张天元可以重新站起来。

  萧峰锐和慕容德的想法也很类似,他们都是张天元真正的朋友,在当初张天元最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所以这一回,他们自然也会全力支持张天元,只是这赌垮的现实,他们没法改变,就只能是安慰安慰张天元了。

  虽说三千万的rmb,对现在的张天元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一次就亏这么多钱,对人的自信心打击那可是非常严重的,他们真害怕张天元会一时想不开去干出什么傻事情来,那可就不好了。

  而至于关鹰和百瑞祥的老板,则是抱着不同的想法,关鹰是巴不得张天元死呢,如果因为赌垮,张天元从此变得疯疯癫癫,甚至直接去自杀,那他会高兴得很呢。

  百瑞祥的老板则是无奈地摇头,他其实还挺信任张天元的,觉得这小子能成,打算今后不管是厚着脸皮还是降下身份去跟张天元合作,可是如果这块料子赌垮的话,那怕是又不行了,百瑞祥是股份制公司,董事会是不会同意他那么干的。

  说起来,当初他之所以拒绝帮助张天元,也是跟董事会的决议分不开的,董事会那帮人,只想着自己的那点蝇头小利,全然不管什么潜力挖掘。

  看准了里面的翡翠,张天元然后就将刀锯放到了上面,似乎是随便选择了一个地方,可是实际上,那却是计算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