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五零章 真女汉子
  幸灾乐祸的,自然不仅仅是关鹰,还有几个跟张天元有嫌隙的人,也有一些因为嫉妒而生恨的人,张天元压根就没有得罪过他,可他却因为嫉妒而希望张天元赌垮,这种心理阴暗的人,还是存在的。

  当然,损人不利己的人,怕就是关鹰这一个了,这家伙自己明明押了赌涨,还希望张天元能够赌垮,其实别说三万欧元,就算是扔出去一百万欧元,只要张天元赌垮了,那他也觉得值。

  原本他心情非常糟糕,可是这会儿看看那喜笑颜看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老来得子一般,别提多高兴了,就是不知道待会儿万一那料子果真赌涨了,他这笑容会不会变成哭丧的脸,那个时候,估计心情会非常差了。

  一旁站着的缅甸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心里头也都是紧张得不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就感觉到心脏在一个劲儿“扑腾扑腾”的加速跳动。

  他们心中还抱着一线的希望,觉得这料子毕竟还没有完全解开,或许还有希望赌涨,哪怕是不赌涨,只要不垮太多那就好了。

  可是即便如此,巨大的压力还是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有一个女性的工作人员竟然当场就晕倒了,被人急忙抬出去接受救治了,本来压力就大,再遇到这种事情,换了谁怕是这心里头也不会怎么好受的。

  这也难怪了,要是这一次再赌垮,缅甸主办方简直就成了笑话了,专家两次要求现场解石。两次居然都是直接赌垮,这不光是损失了很多金钱。而且最重要的是,损失的是缅甸翡翠公盘和缅甸政府的面子啊。

  如今工作人员们已经在考虑着该用什么策略来处理这个事情了。他们必须得做出补救策略,来防止这个事情的影响,免得降低了别的毛料商人对于那些翡翠毛料的决心。

  降价也好,促销也罢,宣传也罢,反正总归是要找到个办法来解决问题的。

  这个时候,靠近母仪站着的马蹄金笑了笑,对母仪说道:“母老板,你不是相信你那张老弟能够赌涨吗?我现在打算下一百万欧元的赌注赌垮。你干接吗?别刚刚说得那么兴致勃勃,这会儿又成了缩头乌龟了啊。”

  “谁他妈是缩头乌龟,老子跟你赌,只要你敢下,我就敢赌,他奶奶的,不蒸馒头争口气呢,你下吧,今天老子就为你破例一次!”

  母仪是个有钱人。这是真的,而且他也是个要面子的人,这也是真的。

  所以就算同意马蹄金投一百万欧元押赌垮,纵然最后真得垮了。这钱他也赔得起,其实他此时也不太相信那料子能够赌涨,就是不愿意信这个邪。他母仪到底在这上面怕过谁啊,尤其是今天。他还真就跟马氏父子杠上了。

  旁边有些人听到这话,都想加注或者改注。不过被母仪给拒绝了,他可没心情跟那些小喽罗说话,他就是为这马蹄金开一次特例,他倒向看看,最后这结果究竟会是什么,如果真得因为料子赌垮赔了钱,他也认了。

  “好,母老板够爽快,那我就押一百万欧元,不过现在没有现金,可以用支票或者划账的办法吗?”马蹄金笑着问道。

  “你马老板是大老板,是总投资生意的,信誉一直很好,跟我母仪这种小商人不一样,没有钱也行,只要写个条子就可以了,摁上手印并且盖章,然后再签上名字,我相信你会兑换的。”母仪其实也没想赢,所以对于对方那什么来押注,他都不关心了,他这一次,就只是想争口气而已。

  ……

  “天元,坚持下去,虽然说这块料子到现在为止,出绿的可能性不大了,但咱们做生意的,最忌讳的级是半途而废,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那就继续坚持把料子切完,不用怕,就算最后赌垮了,有伯父替你顶着。”

  柳生平叹了口气,蹲在那块料子附近看了一会儿,基本上可以确认,这块料子赌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虽然说花费了二百九十万欧元,但是现在看这情况,好像最后甚至比不上那天百瑞祥解开的那块六十万欧元的料子。

  他虽然心痛不已,可是毕竟是长辈,怕张天元会因此而一蹶不振,所以就到张天元的身边,发自肺腑地劝导了几句。

  “老板,你看,那柳生平急了。咱们幸亏是没拿下那料子,不然今天也会是个笑话,比之前的那次笑话更大。”老秦也在人群之中,有些得意洋洋地对一旁的百瑞祥老板说道。

  他之前在竞拍区就说过狠话,不相信张天元还真得就能够赌涨,现在他的话就快要应验了,你说他高兴不高兴?

  张天元看了看柳生平,心道自己这个岳父还真是不错,这要是换了某些人,只怕已经开始骂起来了,很多人都是这样,你干得好的时候,把你夸得跟一朵花似的,说你多好多好,当你出现了问题的时候,却又完全不一样了,甚至把你说得是一文不值。

  很显然柳生平夫妇都不是那样的人,他们既然认定了张天元这个未来的女婿,就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伯父,您就放心吧,我现在那种感觉还没有消失呢,说不定切开的这些,恰好就避过了里面的玉肉,那也是有可能的嘛。你别看那恶绺还在延伸,但是说不准就只有不到一公分左右就没了呢,没把东西完全切开,这就说不定。我是不会半途而废的,不管是赌涨还是赌垮这是态度问题,如果因为害怕就不敢继续解石了,那也太逊了。我不会那样的,你和伯母就坐在那里,等着看好戏吧。”

  这样的话,只能是安慰的话。不过柳生平却从中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意思,心里头暗道:我这未来的女婿还真得是处变不惊啊。这要换了别人,怕是已经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吧。这才二十路岁啊,如果他年纪再大些,那岂不是更厉害了,简直无法想象啊,居然这么自信,这以后肯定事情能够越做越大的。

  罢了,年轻人都能这么稳,我这个做长辈的总不能连他都不如吧,那就干脆坐下来慢慢等吧。看看这毛料里面到底会出什么样的料子!

  此时的柳生平,脸上的担忧和阴郁之色已经全部都没有了,因为他想通了,赌石这种事情,实在说不准,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就愁眉苦脸,担惊受怕的,万一赌涨的话,那不是白担心了吗?

  看了看一旁的翁红。柳生平有点惭愧了,自己的老婆居然都比自己强,脸上一点紧张的表情都没有。

  其实他不知道,翁红心里头乱得很。只是翁红不太懂什么翡翠赌石,所以听到张天元的话,那就认定了肯定能够赌涨。虽然说这里专家不少,可是在她眼里。她的这个未来女婿,才是真正的大专家。

  张天元很是悠闲的取下了手上的手套。然后卸下了口罩。

  “不准备切了吗?”

  “就知道,年轻人就是喜欢半途而废啊,不行了不行了。”

  这话刚说完,却见张天元坐在了旁边的石墩上,然后拿出了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还点了点头道:“蛇队,这水温刚刚好,不错。”

  “咣当”!

  后面一堆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他们可真的是服了张天元了,在别人都万分紧张的时候,他却一个人悠哉悠哉地跑那儿喝茶去了,这简直就是气人啊。

  “唉,专家就是专家,果然跟咱们不一样啊,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那么稳,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佩服,真得是太佩服了,这还品起茶来了。”

  “狗屁专家,那不过是故作镇定罢了,你看他腿在抖动,眼睛在不停地左右晃动,额头上冷汗直流,就知道他现在紧张得要命了。”

  “咳咳,他好像是在唱歌啊,这腿在打节拍呢……”

  “靠,没心没肺啊,无语了。”

  “你也先别无语了,这解石还没完成了,先看到最后再说吧,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到底会怎么样的。”

  “吵吵吵,烦死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看戏了?”

  这些围观的人,抱什么心态的都有,看到张天元那稳坐钓鱼台的样子,有人甚为佩服,认为张天元拿得住架势,是好样的,就应该那么镇定,这才是大师,这才是专家的典范嘛。

  当然也有看不惯张天元的,认为张天元实在是太能装了,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一幅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儿,这简直就是侮辱他们的智商,紧张就紧张呗,有什么好装的,也是逗得飞起。

  虽然这些人这么想,可还是不愿意离开,一来是想看张天元的笑话,二来其实他们也是心存侥幸,想要看看那石头里面到底还有没有翡翠,毕竟这块毛料体积可是不小啊,就算是一分为二了,每一半是不小,就算是这两块半片的石头,也是有赌性的,如果现在就地拍卖,肯定有人愿意出价的,只是究竟愿意出多少,那就不知道了。

  看到张天元慢条斯理地在那儿喝茶,翁红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居然走了上来,说道:“天元,让我来试试怎么样?我还没解过石呢,也想试试。”

  “别胡闹了,没看到天元正烦着吗?”柳生平一听,简直有些无语了,都这个时候了,自己这老婆怎么突然间想起这么一茬来?

  “伯父,没事儿,我正好有些累了,这样吧伯母,这刀锯有点重,澳门赌博网站:你一个人怕是不行,我给你画好了线,让蛇队帮你一起切吧,你反正就是过过手瘾对吧,碰碰就行了。”张天元笑了笑道。

  “天元啊,你怎么也胡闹啊,这一刀下去,可就是好几千万啊,你真舍得啊?”柳生平苦笑道。

  “没事儿,伯母既然想要试试,那就让他试试,只要按照我画的线往下切,就算是切穿了也没事儿,如果真弄坏了,我自己来担着,不用伯母赔。”张天元这会儿还真有些累了,这切石也是个体力活啊,尤其是切大型毛料的时候,那真是特别费劲的。(未完待续。。)